来书屋 - 都市职场 - 最好的我们在线阅读 - 第1649章,闯祸了

第1649章,闯祸了

        郝燕脸就更红了。

        这个周末,秦淮年因国外繁忙的工作一直在出差,她过得尤为轻松。

        轻松到,她甚至会感到不习惯。

        尤其是到了夜里,闭上眼睛,总不自觉浮现出他那张英俊的脸,会去想象此时此刻的他会在做什么……

        江暖暖这么一说,像是戳中了她隐藏的心事,郝燕表情不自在极了。

        她连忙转移话题,“暖暖,我听说咱们同学里的副会长老周要结婚了?”

        “嗯,就在这个月!”江暖暖点头。

        郝燕道,“看来你也收到通知了,我是前天他给我打的电话!”

        “听说新娘是一位幼师,长得特别可爱!时间一晃过得真快啊,我记得上学时,老周还扬言要做一辈子的单身狗,现在却打脸抱得美人归!”江暖暖啧啧。

        “是啊!”郝燕附和,随即又看向江暖暖,不由说,“暖暖,你是不是也该找个男朋友了?”

        年少时,她身边一直都有顾东城陪伴左右。

        而江暖暖自始至终,都是一个人,这么长时间以来,也都没有见她交过男朋友。

        曾经的大学校友一个个也渐渐步入婚姻殿堂,郝燕现在的情况特殊,很多事情不是她能左右的,倒是江暖暖,她不禁操心起她的感情方面。

        江暖暖表情微顿了下。

        她逸出口气,“我倒是想找……”

        郝燕从她的语气里,听出很多身不由己的无奈。

        正想仔细询问时,病房的门被人敲响了,护士拿着病历本走进来,“12病房的糖糖家属,现在要带小朋友去做检查!”

        今早起来时,糖糖有些发热。

        主治医生前来检查一番后,虽然没什么大碍,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做一遍系统的检查。

        郝燕道,“好,我知道了,我们现在就去!”

        让江暖暖在病房里等,郝燕牵着糖糖的小手跟护士走了出去。

        穿过天桥,她们来到隔壁楼的检查室。

        糖糖从大半年前突然发病后住院到现在,对于这样的检查已经驾轻就熟,丝毫不会觉得害怕和抵触。

        即便如此,对于为人母的郝燕来说,每次看到女儿小小的身体躺在仪器上面时,她的心都是揪在一起的。

        忍不住的心酸难过。

        一系列的检查结束后,已经是两个小时后,母女俩从检查室里出来。

        糖糖病号服的袖子高高的挽起,白皙软嫩的小手臂上,有刚刚抽血后留下的针眼,此时正用医用的棉签按住,看起来特别醒目。

        郝燕看着很心疼。

        她将棉签丢掉后,俯身呼气在上面。

        恨不得能自己替代女儿遭受这些。

        糖糖胖嘟嘟的小手抱住她的脸,奶声奶气的说:“妈妈,你别担心!我可勇敢了,一定会战胜病魔!”

        郝燕眼角湿润,她笑起来,“嗯,糖糖最乖了!”

        穿好病号服,母女俩原路返回。

        再次走过天桥时,郝燕在前面电梯附近的拐角处,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这样的情形,前段日子在某个艺术展上也有过似曾相识。

        顾东城和袁凤华母子二人。

        他们倒不像是来探望病人的,脚步都特别匆忙,顾东城大步流星的走在前面,而袁凤华快步的跟在后面。

        神色间看起来也有些异样。

        前者脸上蒙着层阴郁,后者眼神游移很是慌张。

        是出了什么事吗?

        郝燕皱眉。

        她觉得奇怪。

        糖糖摇晃她的手,“妈妈,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郝燕摇头。

        视线里,那对母子已经先后进了电梯。

        郝燕收回目光,不管出什么事都和她没有关系,她也并不关心。

        摸了摸糖糖的小脑袋,她笑着道,“暖暖阿姨还在病房里等着,我们回去吧!”

        “嗯!”糖糖脆声。

        几分钟后,郝燕和糖糖回到儿科。

        推开病房的门,江暖暖正在窗前来回的踱步,时不时的还抓一把长发。

        听到声音,她连忙上前道,“燕子,你们回来了!检查都做完了?”

        “嗯!”郝燕点头。

        江暖暖就呼出口气,“还好你和糖糖刚刚没在!”

        “怎么了?”郝燕疑惑。

        “没事!”江暖暖摇头。

        郝燕敏锐的扑捉到了她眼神的闪烁,追问道,“暖暖,是不是刚刚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

        江暖暖一脸的欲言又止。

        最终,在她的眼神直视下,只好老实交代说,“燕子,我好像闯祸了……”

        郝燕更加不解。

        江暖暖就道:“刚刚你带糖糖去做检查的时候,顾夫人和东城母子俩来了,然后五年前那晚的事情真相,东城都知道了……”

        郝燕心脏猛地一沉。

        随着悬月高挂,夜色渐渐转深。

        亮着盏床头灯的病房里,像是白天一样,郝燕和江暖暖两人靠在窗前,病床上的糖糖已经被哄睡,恬静的睡颜有着无限的童真。

        避开了糖糖,江暖暖就将白天发生的事情叙述了一遍。

        那会儿护士进来通知后,郝燕就带着糖糖去做检查,留下江暖暖一个人在病房里。

        她待着无聊,就到最近选秀比赛里的小鲜肉投票,正在粉丝群里欣赏各种idyi直拍的盛世美颜时,病房门突然就被推开了。

        江暖暖以为是她们这么快就回来了,心里还奇怪着,抬头后看到的却是袁凤华那种刻薄的脸。

        打扮珠光宝气的袁凤华不请自来。

        连门都没敲,直接气势汹汹的闯入。

        进来后,便叫嚷道:“郝燕那个狐狸精在哪里,叫她给我立即滚出来!这个小贱人,我看她天生就是个狐媚的胚子,水性杨花,还生了个来路不明的小野种!”

        袁凤华进病房以前,特意到护士站打听过了。

        因为之前接二连三的碰壁,她也担心会又有人替郝燕撑腰,得知病房里只有一位女性好友探病后,她的底气顿时就更足了。

        袁凤华今天来是为未来准儿媳妇出气的,上来便挑最难听的说,否则回去后也不好交差。

        江暖暖深知袁凤华为人有多无耻。听到她这样辱骂郝燕,尤其还殃及到了糖糖,自然就忍不了,当即丢掉手机回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