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武侠仙侠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六十四章 入阵拜会!

第九百六十四章 入阵拜会!

        “哈哈,好小子,竟然隐藏如此之深,就连邵鹰都不是你的对手!”

        这时,一声朗笑的话语声,忽然从血阵当中传了出来。

        “厄城主说笑了,我也只是耍了点上不了台面的小手段罢了,和厄城主相比,根本不算什么。”韩立抬头望去,一边笑着,一边朝着晨阳身下的那座雕像,缓步走了过去。

        阵中其余四人,身子几乎已经支撑不住了,全都垂头耷脑坐在原地,似乎连抬头看一眼的力气都没有了,看起来似乎用不了多久,就要彻底丧命阵中。

        反观厄脍,此刻身上气势简直攀登到了顶峰,身上玄窍已经开出一千余处,若是任其再这么继续吸收大阵之力下去,只怕将周身所有玄窍都冲破,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厉道友有如此心机手段,坦白说,厄某很是欣赏。现在,我可以不计较你杀死邵鹰长老一事,再给你一个机会,你觉得如何?”厄脍望着朝自己方向走来的韩立,笑着问道。

        “没想到城主如此宽宏大度,厉某愿闻其详。”韩立伸出一根手指,在那层血色光幕上轻轻戳了戳,不置可否的问道。

        “只要你现在出手杀了那两个碍眼的家伙,就可以和石空道友一起加入玄城,成为城中最具权柄的长老。当然,若是你不想待在玄城,青阳,玄止,白岩,通余四城,你可以随意挑选一座,去当个城主,前提是要随时听我调宣即可。”厄脍正色说道。

        “厉道友,时至今日,你还会相信此人的鬼话吗?晨城主就是下场!”轩辕行神色大变,大喝道。

        段通听闻此言,也是下意识握紧了拳头。

        韩立回身扫视了二人一眼,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难得厄城主替我考虑如此周全,没让我连石道友一起除掉了,只可惜我不是你们积鳞空境之人,否则还真找不出个合适的理由拒绝这等好事。”

        “哦,是吗?那可真是太可惜了,也就只能劳烦厉道友,耐心等我这血阵运转完毕,之后再来好好交流一番了。”厄脍面色不改,淡淡说道。

        “厄城主如此繁忙,我看就不用再等了,厉某这就进来拜会。”韩立嘿嘿一声的说道。

        “哈哈,厉道友还真是个急性子!想进来的话,厄某自然欢迎之至,却不知你有没有那个本事?”厄脍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大笑的说道。

        “有没有这个本事,还请厄城主拭目以待。”韩立不为所动,淡然说道。

        说罢,他单手一掐法诀,口中响起一阵晦涩难明的吟诵之声,继而抬起一掌,手臂之上玄窍光芒大作,朝着身前雕像重重劈了下去。

        只见一片雪亮光芒笼罩住了他的手掌,压迫在血色光幕之上,竟是直接令其深陷了下去。

        厄脍本想再开口说些什么,但见此情形,眉头不禁微微一蹙,显得有几分意外。

        然而,当韩立的手掌触碰到晨阳身下的雕像时,那层血色光幕陡然间血光大盛,“砰”的一声反弹了上来,直接将韩立逼退开来。

        厄脍见状,眉头稍稍一松,眼中笑意更浓。

        石穿空等人之前也曾试过攻破光幕,所以眼见韩立尝试失败,倒也不觉得意外。

        韩立似乎对此并不在意,深吸了一口气后,身形微微一晃,便来到了孙图所在的雕像下方,如法炮制,再次吟诵咒语,劈掌打向那道血色光幕。

        结果自然也是一样,只能堪堪触碰到那尊雕像,就会被一股无形之力给反弹开来。

        他目光微微一闪,身形再次移动到了秦源身下的雕像,劈掌打了过去。

        “一名区区两百余处玄窍的人族玄修,也想凭蛮力打破泣血结界?你这比痴人说梦还不如,不管尝试多少次,都是没用的。”厄脍摇了摇头,不屑的说道。

        说罢,他便不再去看韩立,反而是闭上了双眼,开始加吸收泣血大阵当中的血肉之力,一副稳坐泰山的样子。

        晨阳等人感受到涌入自己体内的那股力量再度增强,纷纷出一声痛苦嚎叫,可惜因为太过虚弱的缘故,声音并不如何响亮。

        韩立对于周围众人的异样眼光并不在意,在尝试击打过符坚身下雕像之后,来到了厄脍身下的雕像后,同样劈出了一掌。

        只见其周身两百五十余处玄窍尽数亮起,掌心之中仿佛摄来了一轮骄阳,朝着血色结界上重重劈斩了下去。

        当其掌心触碰到那座血红雕像的时候,五座雕像下方位置,同时浮现出来一道,之前并未出现过的隐秘符文。

        紧接着,就听“嗡”的一声颤鸣。

        整个血色光幕剧烈一颤,表面好似风吹湖水一样,荡漾起阵阵涟漪。

        厄脍惊觉不对,双眼猛然睁开,接着就看到了令其不可思议的一幕。

        韩立手掐法诀,一步迈出,竟是好似穿过了一层水帘光幕一样,直接跨入了泣血大阵当中。

        “怎么可能?”所有人见状,俱是吃惊不已。

        韩立面带微笑,身形高跃而起,直接来到光幕最顶端,位置比雕像上的五人更高出丈许,虚空而立,竟是丝毫不坠。

        “不愧是泣血大阵,实乃旷世奇作!这磅礴如海般的力量,光是置身其中,都令人惊叹万分啊……”韩立深深嗅了一下空气,由衷赞叹道。

        “不可能,身在血阵之中,不以泣血星图为依托,会被直接当做祭品献祭的,你……怎么可能……”厄脍满脸地不可思议之色,叫道。

        “厄城主,你是说这个吗?”韩立笑着问道。

        说话间,其手上法诀一变,并指做出一个画圆动作,他的脚下立即有血光凝聚,汇聚出一个五芒星的图案,与厄脍等人身下雕像上的一模一样。

        “砰”

        就在这时,下方的血色光幕上突然传来一声闷响。

        韩立低头望去时,就见段通救主心切,也想像他一样跨入泣血结界中,结果就被一股巨力反震而出,直接弹飞了开来。

        众人看得一阵皱眉,朱子清更是忍耐不住地掩嘴偷笑了一声。

        血茧中的孙图等人见状,好似窥见了一线生机,一个个挣扎着想要抬起头,朝韩立这边望过来,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之色。

        晨阳头颅微抬,眼睛努力望着韩立的身影,继而还挣扎着,想要看一眼屋顶上方的天空,眼中神色复杂难名。

        “厄城主,厉某进来拜会了……不知道你,可有准备好?”韩立收回视线,笑着说道。

        一语说罢,他神色突然一肃,双手在身前不断变换法诀,响起一阵急促的吟诵之声。

        片刻后,只听其一声暴喝:“给我来……”

        “轰”的一声沉闷声响,从大阵深处忽然传来。

        五座雕像皆是猛地一颤,其体表之上浮现出一连串全新的符文,整座大阵的运转随即为之一窒,好似要停了下来。

        可紧接着,血池下方的粘稠血光就立即再度涌动起来,疯狂汇入符坚所化的血茧之中,继而经过一层一层的净化,冲入了厄脍的体内。

        厄脍面露异色,正有些不知所措之际,就现那股涌入他体内的纯净血光,竟然再次透体而出,朝着韩立飞冲而去,一闪之下便融入了其体内。

        “呃……”

        韩立口中出一声轻呼,整个人顿时被血光包裹,周围好似有根根纤细血丝缠绕,同样织就出来了一个血色大茧。

        他的身躯,重新成为了这座大阵血光的运转终点。

        随着那股强大力量涌入体内,韩立面上瞬间变得狰狞起来,周身经脉之中传来阵阵如同刀劈斧凿一般的尖锐疼痛,令他的牙关都咬得几乎要崩碎开来。

        他原以为经过前面几人的过滤精纯之后,汇入他体内的这股血肉之力,应该不至于太过狂暴,可事实却是以他开辟两百多处玄窍的体魄来承受这股力量,终究还是有些太弱了。

        不过好在韩立对于忍受痛苦这件事情颇为在行,虽是疼痛难耐,倒也不至于承受不住。

        只见血茧之中,他的体表上也开始浮现出一千多处白色光点,其中自然也是有实有虚。

        “怎么可能?你怎么能掌握这泣血大阵!你究竟是什么人?”厄脍满脸匪夷所思之色,惊声问道。

        韩立对此全然不做理会,只是双目猛地圆睁,出一声畅快长啸。

        他双目一阖,连忙运转起天煞镇狱功来,疯狂将汇入体内的血肉之力蕴化,去冲击那一处处尚未化实的玄窍。

        “砰”“砰”“砰”

        不过十数息的时间,他胸膛处便有三处玄窍接连开辟成功,那度竟然犹胜厄脍三分。

        “这是……”六花夫人神色越凝重,喃喃自语道。

        朱子元等人就更是大惑不解,惊疑万分了。

        “大哥……怎么会这样……这个人族莫非和大墟有关?”朱子清喃喃说道。

        石穿空也是神色复杂,怎么都想不到韩立是如何做到,在这血阵中与厄脍分庭抗礼的?

        “不管你是何人,想要与我争,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厄脍见状,面色越变得阴沉,神情却已经冷静了下来。

        说罢,他双手突然一掐法诀,朝着自己眉心处猛地一点。

        只见其眉心处血光一亮,一个古怪符纹印记浮现其上,其周身血光立即大盛,开始将那从自己体内流出的血肉之力截流下来。

        韩立察觉到身上汇入的血肉之力突然衰减,移目望向厄脍,笑着说道:“正本清源方是正道,你不过是正途歪用罢了,也想要与我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