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武侠仙侠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六十三章 不简单

第九百六十三章 不简单

        石穿空手握紫黑长棍,身上布满了一道道鲜血淋漓的可怖伤痕,面上看着还算淡定,其心中却是叫苦不迭。

        他们双方之间的差距实在太明显了,即使三人合力,也不是邵鹰的对手,况且那位胡长老还一个不慎,先送了性命。

        眼见邵鹰来袭,石穿空不得不后撤开一步,手中紫黑长棍急速抡起,呼啸之声大作。

        一片迷蒙棍影,如同织开了一张严密的防守大网,笼罩向了邵鹰。

        后者却只是一臂探出,手中骨爪瞬间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星辰之力,直接将大半棍影扫除,另一臂却是直接朝着石穿空的腰部横斩而去。

        这一击要是得逞,石穿空难免要和那胡长老异样,被生生撕成两半!

        韩立见此情形,正欲出手之际,就看到方蝉的身影已经从旁横撞了上去。

        邵鹰嘴角露出一抹阴谋得逞的微笑,身形一止,竟直接舍弃了石穿空,向后避让开了方蝉。

        眼见方蝉与其擦身而过的瞬间,邵鹰猛地抬起一掌,手臂上玄窍光芒大作,连带着手上的骨爪也绽放出一片灿烂星辉,拍打在了方蝉后背上。

        “砰”的一声闷响。

        猪脸少年背后立即炸开一片雪亮的星辰光芒,一股排山倒海般的磅礴巨力从中狂涌而出,直接将其后背炸得血肉模糊,把他整个人都打飞了开去。

        方蝉庞大的身躯趋势难止,直接撞断了祭坛边缘的石栏,坠入了下方漆黑的深渊中。

        石穿空看到这一幕,神色顿时一变,想要施救,却已经来不及了。

        “不用着急,下一个便是你了。”邵鹰扭头看向他,笑着说道。

        说罢,他双手在身前交错一划,两道骨爪相交而过,铮鸣作响。

        石穿空眉头紧皱,瞥了一眼后殿方向,目光忽然微微一闪,双手一握紫黑长棍,缓缓开口说道:

        “尽管放马过来。”

        邵鹰嘿嘿一声,双腿之上玄窍陡然亮起,脚尖一踩地面,身形爆射而出,速度比之刚才,竟然又快上了几分。

        眨眼之间,其身影就来到了石穿空的身前,两只骨爪上星窍光芒大亮,骤然前刺,直插石穿空的胸膛。

        石穿空的反应也是极快,双手横棍而出,先是将骨爪隔开,继而猛地一转棍身,连带着两只骨爪被顺势一绞,直接将邵鹰的身躯扭在了半空。

        他脚尖一抬,腿上白光大亮,裹挟着风雷之势,势大力沉地朝其心口处踢了上去。

        邵鹰身上砰然作响,玄窍内的星辰之力狂涌而出,身子在虚空一抖,整个人从石穿空头顶飞掠而过,双爪带着紫黑长棍猛地朝前一甩。

        石穿空立即被一股大力拉扯,身不由己地冲着前方摔了出去。

        还不等他落地,邵鹰的身影已经追赶了上来。

        两人速度差距实在太大,石穿空根本来不及防守,就被邵鹰追至身前,一抓刺透胸膛,直接钉在了地面上。

        “咳……”石穿空干咳一声,口中立即呕出一口鲜血。

        他刚挣扎着想要起身,另一只手臂便也“嗤”的一声,被另一道骨爪刺穿。

        邵鹰低头俯视着被他钉在地上石穿空,冷笑着说道:“要不是城主留你还有大用,你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却不成想,石穿空竟然也笑了,有些惨然地说道:“嘿嘿,其实我知道……”

        一语说罢,他突然身子倒翻而起,双腿探了上去,死死钳住了邵鹰的脖子。

        邵鹰惊疑间,正想脱身,神色却骤然一变。

        只见一道人影从后殿阴影处一闪而出,速度快到匪夷所思,几乎瞬间就来到了他的身后,手握着一柄白骨弯刀,朝着其脖颈处一斩而下。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隐匿多时的韩立。

        危机降临,邵鹰拼死挣扎,奈何石穿空也抱着必死之心,丝毫不肯松腿,他双手骨爪又钉在地上,根本来不及抽回。

        眼看韩立就要一刀结果其性命之际,邵鹰眼中突然寒光一闪,背后衣衫“嗤啦”一声撕裂了开来,两道锋锐如刀的骨翼从中蓦地突刺而出。

        只见其上十数处玄窍光芒大作,锋锐边缘白光一闪地径直斩向韩立。

        韩立眼眸猛地一缩,竟是主动收刀,向后退避开来。

        却见那骨翼横扫过处,虚空之中立即浮现出一道扭曲裂痕。

        邵鹰双肩一抖,星辰之力爆发开来,直接震开了石穿空的双腿。

        他抬手抽出刺入其双臂中的骨爪,直起身来,一脚将石穿空踢了出去,而后骨翼一展,飞上了半空,冷冷俯视向韩立。

        “小子,我等你多时了。”邵鹰笑着说道。

        韩立先是瞥了一眼石穿空,见其并无性命之忧,随即将目光望向邵鹰,答非所问道:

        “你背上这是骨翼,还是星器?”

        邵鹰冷哼一声,没有回答,只是双翼一展,立即从高空中俯冲而至。

        临近之际,其双手骨爪直刺而出。

        韩立眉头微微一皱,竟是丝毫不闪不避,向后撤开一步后,手中白骨弯刀从斜下方骤然上撩,劈砍向了邵鹰。

        后者两道骨爪在与白骨弯刀接触的瞬间,猛地一弯折,直接抓住了刀身,其背后两道骨翼立即包绕了过来,朝着韩立劈砍而去。

        韩立前被控制,后被追击,却是没有丝毫慌乱。

        其身形向前一靠,握刀的手突然一松,任由刀被邵鹰夺去。

        紧握一拳,运转起大力金刚诀来,臂上白光盘旋,朝着邵鹰胸膛猛砸了下去。

        这一近身,一出拳,速度极快,在一定程度上拉开了与骨翼的距离,竟是先一步砸在了他的胸膛之上,轰然作响。

        邵鹰只觉的心脏好似停跳数息,胸口一阵沉闷,紧接着就是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巨力冲撞而来,口中闷哼一声,倒飞了出去。

        不过临去之际,其还是以双翼划过了韩立的后脊。

        韩立后脊之上,顿时皮开肉绽,血流如注,一截白色脊骨都裸露了出来。

        然而他却好似浑然不知一样,趁着邵鹰去势未尽,运转起羽化飞升功紧追了上去。

        于是,与之前邵鹰对付石穿空时,几乎一样的场景出现了。

        其尚未落地之际,便被韩立追上,一拳砸向了胸膛。

        不过,邵鹰的速度毕竟比石穿空要快得多,已经收回了双臂,交错在胸前格挡住了韩立的拳头。

        “砰……”

        邵鹰身躯重重砸入祭坛边缘,震得整个祭坛为之剧烈一颤。

        厄脍目光望向这边,眼中不禁闪过一丝疑惑之色,这个人族竟然这么强?

        邵鹰口中呕出一口鲜血,连忙挥动骨翼朝着身前格挡而去,生怕韩立继续追击过来。

        结果,他这一挥之下,才发现自己的骨翼竟然落了空。

        韩立不知为何,竟然没有趁机连续攻击?

        他正疑惑不解时,眼角余光就瞥到自己胸膛血迹沁染的地方,竟然凭空多出来了一枚树叶模样的玉,而韩立早已经退到了离他很远的地方,满脸笑意地掐着一个古怪法诀,口中似乎还吟诵着什么。

        邵鹰心中悚然一惊,正想行动时,却为时已晚了。

        只见那染了他鲜血的玉,表面一道道纤细脉络接连亮起,从中绽放出一道刺目光芒,其附近虚空中的空气骤然一缩,凝固在了他的周围,紧接着便有一轮白色骄阳升了起来。

        “轰隆隆……”

        一声剧烈的爆鸣响起,一团炽烈白光骤然炸裂开来,化作一团白云升腾开去。

        一股狂暴气浪,朝着四面八方涌动而去,半片祭坛山崖在大片烟尘之中崩裂开来,“哗啦啦”地滑向了深渊。

        泣血大阵的结界光幕被狂风气浪不断吹卷着,剧烈颤动,上面的血色光芒飞快消融,眼看就要无法支撑下去。

        厄脍神色一变,连忙一掐法诀,将自身从血阵中取得的力量源源不断地输送出去,帮助大阵抵抗那暴空界符带来的恐怖冲击。

        直到十数息后,这股波动才终于逐渐减缓,慢慢停息下来。

        半座祭坛彻底崩毁,凭借血阵阻挡的另一半反倒幸免于难,没有受到多少影响。

        大殿屋顶上方掀开了数个巨大空洞,隐约能够看到上方极深的苍穹中,有大片黄云涌聚。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感到措手不及。

        朱子元方才一拳逼退段通之后,本能地察觉到这边有异,就立即身形一闪,来到轩辕行身前,一掌将其打退后,一拽朱子清的胳膊,拉着她飞速后退,来到了六花夫人身侧。

        轩辕行也没有再去追赶,而是退了回去,与正朝这边而来的韩立两人,汇合到了一起。

        众人算是都没有受到暴空界符的影响,此刻看着那半边空荡荡的祭坛,和早已经灰飞烟灭的邵鹰,神色复杂到了极点。

        六花夫人最先认出了那块玉是为何物,所以此刻看向韩立的目光就变得越发复杂。

        不远处,段通身上黑雾已经消散大***露出的身躯上,符纹光芒已经变得十分黯淡,整个人看起来消瘦了一大圈,只有那条通玄右臂还保持着原状。

        他将死僵毒炼入通玄臂中,通过消耗肉身之力,来在一段时间内增强自己的攻击力,这本就是来寅吃卯粮的消耗法子,只能在一开始占据优势。

        之后被朱子元发现了这一点后,两人的生死决杀就变成了拖沓的持久战,时间一长,段通自然开始落入了下风,若不是韩立突然杀了邵鹰,惊退了朱子元,他也撑不了多久了。

        他没有靠近韩立这边,与两方人马都保持着足够的距离,剧烈地喘息着。

        朱子清身上伤痕不少,但伤势并不算太重,此刻站在哥哥身旁,仍是忍不住满眼惊奇地打量着韩立,小声说道:“哥,你的眼光真好,这家伙还真不简单……”

        她对于那个整日都阴恻恻的邵长老并无多少好感,所以心中也不觉得应该记恨韩立。

        朱子元自然知道,对于他们来说,韩立实力如此之强,绝对不是什么好事,眼中便更多了几分凝重和忌惮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