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武侠仙侠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六十二章 蓄势待发

第九百六十二章 蓄势待发

        “呵呵,看来是我大意了。能够被带来此处的,都是各位城主的亲近心腹,哪可能会自顾逃走。不过就凭你们这些乌合之众,即便是联合在一起,又能掀起什么风浪来?”邵鹰阴恻恻一笑,说道。

        说罢,他双手闪电般探入身后,重新收回时,两只手掌已经戴上了一副白森森的骨爪,上面星光熠熠,竟是布满了数十处星窍,俨然一副级别颇高的星器。

        与此同时,其身上衣袍也是无风自鼓,体表之上,一个接着一个玄窍亮了起来。

        “两百八十三处,你竟然开窍如此之多……”石穿空见状,神色不禁微微一变,喃喃道。

        不只是他,其身旁那名胡长老的脸色也跟着变了,两百八十三处玄窍意味着,其实力已经达到了城主级别,甚至已经超越了秦源等人。

        “救城主,救城主……”就在这时,一阵含糊不清的声音,从地上传了出来。

        邵鹰抬头望来时,就看到方才已经倒地的方蝉,不知何时已经重新站了起来。

        其胸口鲜血淋漓的伤口上,有一缕缕红色血雾冒出,破碎的血肉飞快蠕动着,正以肉眼可见速度一点点地自行修复了起来。

        与此同时,其身形竟再度拔高了数丈,胸膛和肩颈关节处也都开始生出片片黑鳞,双目之中血色更甚,一身凶煞气息暴涨,看起来与一头凶恶鳞兽并无两样。

        “你给他吃了什么,不像是疗伤的兽丹?”邵鹰皱眉道。

        “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这叫血潮丹。”石穿空笑道。

        这枚血潮丹,同样是三哥石破空当年所赠,其是否与那玉玦印信一样藏有什么手段,石穿空并不清楚,不过刚才方蝉濒临死地,他也别无选择,只能将之给其服下。

        从现在的状况来看,这丹药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并且功效之强,还远超他的预期。

        “我还当是什么灵丹妙药了,不过是短暂激发肉身之力的丹药罢了……”邵鹰一语说罢,身形骤然一闪,在原地消失不见。

        石穿空早有防备,暴喝一声,双手紧握着一根紫黑长棍,朝着身侧虚空横扫过去。

        “铮”的一声刺耳锐鸣。

        两只锋利骨爪在棍身上划出数道火星,一闪而过。

        邵鹰身形倒飞而回,站定之后,看向石穿空手中的棍子,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之色。

        就在这时,其头顶上方一片阴影笼罩了过来,却是方蝉大跨步冲了过来,抬起一只巨掌朝着他拍了下来。

        “轰隆隆”一阵巨响!

        邵鹰身形一闪,堪堪避让开来,其身前的大地却遭受重击,地面乱石飞溅,崩裂开一道巨大的口子,一只延伸到了血色光幕外,才停了下来。

        不等他站稳身形,身后忽然风声大作,那名胡长老已经紧追而至,手中握着一柄闪着白光的精致短刃,朝着他的后脑刺来。

        邵鹰冷哼一声,没有躲避,一只手绕道脑后护住头颅,另一只手反向身后猛然一扯,那白色骨爪上星光大作,从中生出一股强大的撕扯之力,直接将虚空牵引得一阵扭曲。

        胡长老身子被这股力量一扯,竟是不由自主地朝着邵鹰靠了过去。

        他心中悚然一惊,忙双脚一跺地,双足直接陷入了地面石板下,才堪堪止住了身形。

        然而,不等其稍稍安心,邵鹰已经身形一转,朝他袭了过来。

        好在一旁的石穿空和方蝉都已经赶了上来,将其截了下来,三人联手与之混战起来。

        另一边,轩辕行虽然比朱子清修为略高一筹,可后者身上的骨甲和手上骨枪,却都是十分厉害的星器,弥补了两者间的实力差距,打得难分难解。

        相比他们,朱子元与段通两人可就斗得凶狠至极,可谓是险象环生了。

        此刻,段通身上裸露出来的皮肤上,一道道紫黑符纹全都亮起,就好像是燃烧起来的符纸,传来阵阵灼热的气息。

        随着这股气息越来越烧灼,他的肌肤之上开始有丝丝缕缕的黑色烟雾升腾而出,将其整个人笼罩其中,就连身上的玄窍都无法再看清。

        朱子元将其一枪挑开之后,与之拉开了距离,眼中也不禁闪过一丝忌惮之色。

        “看来和上一次五城会武时相比,你的进境提升很大啊……”朱子元忍不住赞叹道。

        “本来是打算从骨千寻那个娘们儿身上讨回胜绩的,现在只能算你倒霉了。”段通声音沉闷,从缭绕黑雾中传了出来。

        “哦,那就看看你有没有实力了。”朱子元随意的回了一句,眼角余光瞥了一眼朱子清那里。

        “与我交手,竟然还敢分心,你找死!”段通勃然大怒,身形急冲而至,抬起右拳就朝朱子元当头砸了下来。

        其右拳本就奇大无比,此刻被黑雾缠绕,更好似一头黑色魔狮朝着朱子元咬了下来。

        朱子元收回视线,双手一握枪身,向上一挺,枪尖之上一团星辰白光凝出,在与其右拳接触之际,骤然爆发出刺目光芒。

        只见那白光与黑色雾气相融一处,就好似炽烈骄阳刺入阴云之中,立即发出阵阵“嗤嗤”之声。

        黑色雾气剧烈翻滚,还是快速消融,大片雾气被灼烧干净,段通的拳头重新显露了出来。

        然而,其却并非是握拳姿态,而是以手掌死死抓住了雪白骨枪的锋利枪头。

        朱子元双手握枪,口中发出一声暴喝,将枪身朝上猛地一挑。

        白色骨枪之上,一处处星窍接连亮起,枪尖之上爆发出的雪白光芒暴涨数倍,从段通紧握的指缝中四散透出。

        然而饶是如此,段通却也并未收手,而是就势跃身而起,被朱子元挑向了高空。

        就在此时,段通手臂之上的符纹忽然亮起大片赤红光芒,一股股浓郁雾气从其掌心迸发而出,如两条游蛇一般,缠绕着白骨枪身朝着朱子元游弋而去。

        朱子元见状,眉头微蹙,双手猛地一抖,白骨长枪随即猛地一震,枪身上所有星窍几乎同时迸发出一股强大的星辰之力,直接将那两条黑雾游蛇震成了粉末。

        可还不等他稳住枪身,“咔”的一声脆响,忽然从枪头上传来出来。

        紧接着,他就看到自己的星器骨枪枪头处,已经好似彻底腐朽,变作了乌黑之色,从枪尖往下一直到枪杆连接处,全都碎裂了开来。

        “糟了,是死僵毒……”朱子元正欲退开时,突然浑身一僵,眉头紧皱道。

        他只觉得双腿好像灌了铅一样,变得沉重无比,莫说辗转腾挪,就是移动些许,也都变得异常困难。

        “哼,我的通玄臂里早已炼入了死僵毒,你就安心受死吧!”段通一声暴喝,一拳砸向朱子元。

        其右臂巨拳上黑雾凝聚,好似黑云压城,带着一股强大无比的压迫之力倾轧而来。

        “哥哥!”远处朱子清瞥见这一幕,大声疾呼道。

        她才刚一分神,就被轩辕行一掌劈中肩膀,肩头骨铠砰然炸裂,身子顿时如一只破麻袋般直接倒飞了出去。

        朱子元见此,双目一凝,眼中怒火狂涌,周身玄窍尽数亮起,本已经难以动弹的身躯,硬生生一个拧转,避开了段通这一拳。

        “轰隆”一声巨响,地面炸裂开一个深坑,乱世纷飞,烟尘四起。

        ……

        就在众人厮杀得难解难分的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此刻大殿之外的天空中狂风呼啸,滚滚黄云正好似被人驱赶着的黄羊,从四面八方朝着这边聚集了过来。

        在这些遮天蔽日的黄云笼罩下,下方以大殿为中心方圆百里漆黑一片,宛如锅底一般。

        越积越厚的云团,层层叠叠地累加在一起,并在一股神秘力量的操控下,渐渐形成了一个好似风暴一样的巨大漩涡,正当中处有一个黑漆漆的空洞,就如同它的眼睛一般,冷冷俯视着下方的大殿。

        一道道粗大的电弧在云团漩涡中出没跳跃不止,沉闷的轰隆隆之声不绝于耳。

        不多时,漩涡便已有万丈之巨,一股强大至极的威势便在其中孕育着,积蓄良久却一直隐忍不发。

        ……

        大殿之内,泣血大阵中的五人,除了厄脍之外,其他四人已经完全瘫坐在了雕像头顶,一个个脸色煞白,浑身不住的颤抖着。

        孙图几人似已放弃了抵抗,目光黯淡,几近绝望。

        晨阳虽耸拉着脑袋,神色萎靡,眼神深处流露出来的,却是难掩的焦灼和忧虑。

        与此同时,通往后殿的石拱桥上,一道人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却并未急着赶过来,而是小心收敛了声息,闪身来到了桥这边。

        此人自然不是他人,正是韩立。

        方一回到祭坛上,他先是看到了就看到了泣血大阵中的异样,除了厄脍之外,晨阳等人明显有些不对劲,和他离开前那般景象完全不同。

        这让他不由的回想起自己不久前丹田处的硫焱血云引发的禁制,莫非眼前这一切也和此有关?又或者是厄脍的阴谋?

        他未来得及多想,接着便目睹了极其惨烈的一幕,秦源手下的玄止城胡长老,偷袭邵鹰不成,反被其手上一对骨爪刺入了胸膛。

        只听“嗤啦”一声响。

        邵鹰双手左右一分,那名长老便口中发出一声惨呼,整个人被撕裂了开来。

        未等其元婴出逃,邵鹰就又一抓撕扯而下,将之击成了粉碎。

        而已经化身半个妖兽的方蝉,口中发出一声厉啸,滚滚音波便朝着邵鹰狂涌而至。

        后者足尖一点,身形瞬间横移开去,避开了攻击后,却是直接掠向了石穿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