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武侠仙侠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六十一章 生死交锋

第九百六十一章 生死交锋

        随着粘稠血光入体,厄脍身躯一震,面上闪过一丝痛苦,不过立刻又被一片欣喜之色压下,闭目运转功法,消化这股血光之力。

        他四肢隐隐膨胀,通体透出一股耀眼血光,身上那些朦胧的玄窍顿时狂闪,一颗颗飞快变成实质。

        此番开启玄窍的速度,比之前吸收血色池水时快了数倍。

        “泣血法阵,原来是这般用法。”石穿空此刻退到了远处,遥望着血阵内的情况,面露震惊之色,口中喃喃道。

        血阵不断运转,光门内的血光源源不断涌出,似乎无穷无尽一般,融入血阵内,通过符坚四人净化,最后被厄脍吸收。

        不过短短时间,厄脍体内便开启了二十几处玄窍,散发出的气息越来越庞大,仿佛一片遮天蔽日的乌云笼罩住了在场所有人。

        相对于厄脍,符坚等人的气息却开始渐渐衰落。

        此时,血阵周围,再度陷入混乱。

        方蝉站在孙图身下的雕像后方,双目圆睁,一张外凸的猪嘴猛然巨张,本就奇大的嘴巴更是快咧到了耳根下,看起来十分狰狞恐怖。

        “嗷……”

        一道巨大无比的狂啸之声从其口中传出,滚滚音波如江水大潮一般狂涌而过,冲击向了那座雕像,却被笼在其外的血色光幕给拦了下来。

        “轰轰轰”

        血色光幕巨震不已,看起来好似海浪一样起伏不定,将滚滚波动传递向四周,连带着整个血阵四周的光幕,都变得有些不稳定起来了。

        邵鹰看着这一幕,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意外之色。

        按照之前厄脍所,剩下的这些人中,除了他和六花夫人以外,根本没人能够撼动这层血幕结界,而他们两人却根本不会这么做。

        数息之后,那层血色光幕上的波动逐渐变缓,最终重新恢复了平静。

        另一边,段通身上的绷带已经层层解开,**的身躯和粗壮的手臂上一片紫黑之色,上面密布着深黑色的古怪纹路,看起来十分诡异。

        只见其口中发出一声暴喝,凌空飞越而起,猛地抬起一拳,朝着血色光幕上砸落下去。

        其身上黑色纹路光芒亮起,本就粗大无比的右拳上肌肉鼓胀,上面浮现出点点星光,竟然有近百玄窍。

        只见其使出通玄臂神通,手臂上的黑色纹路越来越亮,竟从中生出一股股灼热气浪,不断外放而,发出“轰……轰……轰……”的声音。

        “给我破……”段通双目怒睁,好似修罗再世,口中发出一声暴喝。

        其巨拳蓄力完满,朝着前方雕像猛砸了下来。

        “休想捣乱!”

        就在这时,一声怒喝从旁响起。

        只见一道白影一闪而过,却是朱子元瞬间来到了段通正前方,手中白色骨枪在虚空中一挑,朝着段通猛刺了上来。

        “铮……”

        一声有些尖锐的巨大声响传来,朱子元的枪尖竟是直接抵住了段通的拳头。

        一股股狂暴气流,随即自两人交击之处炸裂开来,化作无数道混乱飓风,卷向四面八方。

        朱子元的骨枪被压得弯出了一个巨大弧度,枪尖都几乎要反折回来。

        其口中冷哼一声,双手紧握长枪,手臂上数十处玄窍同时亮起,连带着骨枪上的星窍也随之绽放出道道光芒。

        一股沛然无比的星辰之力从其体内爆发而出,沿着双臂灌入长枪之内。

        “呼”的一声响!

        眼看就要弯折的骨枪顿时朝前一崩,重新恢复了原状,段通则被这股力量一冲,身子忍不住倒飞了出去。

        落地之后,段通没有丝毫停留,脚尖猛一蹬地,身形贴地爆射而来,挥拳砸向朱子元。

        后者则枪花一挑,主动迎了上去,与之厮杀在了一起。

        朱子清见状,正欲上前帮忙,一眼瞥见轩辕行同样正在攻击血阵光幕,随即秀眉一蹙,手中长枪同样一挑,杀了过去。

        石穿空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幕,眉头拧成了疙瘩。

        他目光先是扫了一圈四周状况,随即朝着后殿方向看去,神色显得有些犹豫。

        韩立临走之前过,让他尽量明哲保身,不要参与双方争斗,可眼下这状况,明显是玄城一城之人占据着优势,一旦血阵之内的状况尘埃落定,情况可就要急转直下了,届时自己的处境怕是更为危险。

        六花夫人一直站在原地,既没有动手破坏大阵,也没有出手对付其余各城之人,只是眉头紧皱,脸色阴沉,目光时不时看向阵内的厄脍,不知在想些什么。

        另一边,秦源手下的那名玄止城长老,也同样在尝试着破坏法阵,却始终无法奏效。

        就在这时,又有一声暴喝传来。

        只见方蝉好似扎开马步,忽然双脚猛一跺地,地面石板随即爆裂开来。

        其双拳紧握,满脸青筋暴起地发出一声痛苦咆哮。

        随着这一声响起,方蝉身上的肌肉开始快速暴涨,身形开始急速变大,体表开始生出一个根根钢针般的黑硬鬣毛,脖子变得越发粗壮,外突的口鼻也开始变得愈加明显,竟是化作了一个浑身乌黑,半人半彘的魔物。

        体型发生变化之后,他的双目变得一片血红,浑身上下有阵阵黑气升腾而出,身上散发出的气息竟也暴涨数倍,令人不敢靠近。

        “没想到,你小子还拥有真灵血脉。”邵鹰眼眸微眯,低声道。

        此言一出,就是六花夫人也忍不住眉头一挑,皱眉望向这边。

        石穿空更是满脸的惊讶神色。

        不过看过一眼之后,他就确信这绝不是什么真灵血脉,而是某种激化其原本魔族血脉,使之发生身体部分魔物化的手段。

        只见方蝉身形一纵,身影骤然高掠而起,来到半空中后,猛地一吸气,胸腹处立即高高鼓起。

        而后,其骤然张口,再次发出一声咆哮。

        “嗷……”

        一声几乎能够撕破众人耳膜的尖锐狂啸响起,方蝉怒张的血盆大口中,阵阵强大无比的音波呼啸而出,如狂风一般卷向血色光幕。

        “嗡嗡嗡……”

        血色光幕巨颤不已,在这股强大至极的音波压迫下,陡然向下凹陷出一个深坑,里面光芒越发散淡,看起来竟然真的出现了一丝破溃迹象。

        六花夫人见状,眉头都不禁微微一挑,显得有些意外。

        “你找死……”邵鹰见状,终于动容,身形一闪,从原地消失了。

        下一瞬,他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方蝉身后,五指成爪地朝着其后心抓了下去。

        方蝉眼中血光大盛,竟是丝毫不为所动,根本不做抵抗,反而全力发出嘶吼,想要一击将血幕攻破。

        血阵之内,厄脍瞥了这边一眼,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笑意,手腕轻轻一转。

        只见孙图身下的雕像身上光芒骤然一闪,一层血光自其双翅之上猛然冲出,汇入了血色光幕内。

        原本看似已经要崩溃的光芒,竟然在瞬间恢复如初。

        “不……”

        方蝉口中发出一声含糊不清的嘶吼,背上却已经遭到了一记重击。

        只见邵鹰手臂之上白光大作,五指指端好似有白光喷涌而出,就如同五把雪白利剑,直接贯穿了胸膛,大片血花喷洒而出。

        方蝉坠落在地,血花四溅,趴伏着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石穿空看着这一幕,眉头一皱,面色有些难看起来。

        “将这些蝼蚁尽数斩杀,莫让他们再来骚扰泣血大阵运转。”这时,厄脍的声音从血阵中传来。

        这声音冰冷无比,且显得悠远空洞,仿佛来自万里之遥。

        “遵命。”邵鹰缓缓落地,高声道。

        罢,他瞥了一眼趴伏在地上的方蝉,目光朝着石穿空和玄止城的那名长老望来。

        玄止城长老眼见方蝉那一击都无法破开大阵,此刻早已心如死灰,眼珠滴溜溜转了转,身形暴退开去,朝着来时的三座石拱桥上狂奔而去。

        “想走,城主大人可还没下令呢!”邵鹰冷笑一声,身形再次疾闪而出。

        那名长老身上一百六十余处玄窍尽数亮起,速度已经提到了极致,却仍是不及邵鹰,尚未跨上石桥之际,就已经被后者追了上来。

        眼看着邵鹰五指已经朝其后心上抓去时,那名长老忽然身形一止,骤然一个回身,手握着一柄白色三棱短刃,朝着邵鹰直刺而去。

        其转身之迅捷,与之前逃跑时相比简直有天壤之别,故而即便是邵鹰,也是眉头猛地一挑,大为意外。

        “哼……”

        然而,邵鹰却没有任何闪避之意,只是冷哼一声,手臂上星辰之力汹涌而出,五指之外笼罩起一片白色星光,直接朝着短刃上抓了下去。

        “铮”的一声锐鸣。

        只见邵鹰五指在虚空一扯,其掌心中的空间竟然发生了一阵扭曲,那三棱短刃被扯入其中,竟是直接给扭断了开来。

        那名玄止城长老借势向后一退,足尖一点石拱桥上的护栏石柱,非但没有继续逃离,而是身形越过邵鹰,直接落在了石穿空的身边。

        邵鹰扭头看去时,目光一寒,冷笑道:“原来如此……”

        只见方才被他一击重伤的方蝉,正躺在石穿空的脚边,后者则正往其口中倒入了一颗猩红色的丹丸。

        “辛苦了,胡长老……”石穿空直起身,对着身旁那名玄止城长老道。

        胡长老只是摇了摇头,没有话。

        “看来,是你在指挥他引开我,好来对那猪脸小子施救?”邵鹰神色森然的问道。

        “厄脍城主都了要全数杀尽,还不允许我们抱团取暖么?”石穿空面色不变,冷声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