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武侠仙侠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五十八章 泣血阵图

第九百五十八章 泣血阵图

        韩立心中暗自戒备,目光一直追着火线走向移动,就见其顺着地面一直延伸出百余丈后,才似乎到了终点,停了下来。

        只听“呼”的一声,两边地上忽然升腾起熊熊赤焰,将韩立所处的这片空间,整个照亮了起来。

        韩立双目微微一眯,环顾四周一圈之后,神色微微一变,心中惊叹不已。

        只见这片空间约莫两三百丈方圆,四周墙壁之上竟然连绵不断地,雕刻着一幅幅巨大的石雕壁画,其中既有山岳耸峙,又有河流奔腾,一些看起来就雄伟壮阔的城郭关隘,分布其间。

        雕刻出来的山林之上,既有奇珍异兽肆意奔腾,又有修行之人凌空飞行,看起来俨然是一副仙界景象,与这积鳞空境更是半点不沾。

        “这里怎么会有这样的壁画?难不成是过去流放在此之人感怀过往,在此雕刻出来的?”韩立喃喃自语道。

        思量间,他抬步绕过身前石台,顺着墙边将所有壁画都仔细查看了一番,见其上画面虽然繁复,却并不连贯,彼此之间似乎也没有什么明显关联。

        不多时,韩立来到空间深处,就看到地面上摆着一口三丈大小的黑色石棺,上面雕刻着一只提线木偶一样的傀儡男子,其所有关节之上,都悬有一根丝线,高悬在半空中,看起来神情木讷,肢体僵硬,显得十分怪异。

        那些丝线缠绕过石棺表面,最终汇集在了那傀儡男子的头顶上方。

        韩立走上前去,仔细查看之后,发现傀儡男子头顶处,所有丝线相互联结,汇成了一个形如八卦的圆形图案,其中央有阴阳双鱼图,外围却并未分出八卦卦象。

        他略一犹豫后,抬手在八卦上轻轻触摸了一阵,发现八卦阵位之上的线条并非是死物,而是可以向下按动的。

        韩立见此,心下一喜,口中默念着“乾三连,坤六断,震仰盂,艮覆碗……”,随即抬手在八个阵位上按动起来。

        随着八个阵位图浮现而出,位于正中的阴阳双鱼图的鱼眼位置忽然陷了下去,紧接着便有一阵石材摩擦的“隆隆”声响传来。

        只见石棺缓缓向下滑开,里面并无任何尸骸,而是出现了一个五寸见方的透明水晶方函。

        函内放有一个银色的镂空圆球,上面布满了繁复至极的奇异纹路,当中有阵阵古怪的,好似神魂波动一样的力量,荡漾着传递而来。

        “看来就是此物了……”韩立目光微微闪动,沉吟道。

        他打量了镂空圆球片刻,再仔细朝着棺内四周查看了一阵,正欲伸手去拿那方函之时,忽然眉头一皱,心里隐隐觉得哪里似乎有些不对?

        一想到这里,韩立抬起头环顾四周,看向周围那一幅幅山水壁画,眼中异色一闪,收回了手,退到石棺前头,将棺盖重新推了上去。

        他在原地踱着步子来回走了几圈,脑海中反复回忆着玉简中记载的内容,当中有一句话突然闪现在了其心头:“八方阵位,在形而不在意,需以此图之。”

        韩立忽然一停脚步,目光重新落在了四周的壁画之上,眼中闪过一丝恍然神色。

        只见其抬步径直来到石棺正后方,抬起手在壁画上一阵摸索,朝着其上雕刻着的一轮圆日重重按了下去。

        “嗤……”

        一阵轻响之后,那轮圆日竟然直接下陷了进去。

        “果然如此……”韩立心中一喜,又朝着右手边下一副壁画走去。

        那幅壁画上雕刻着的,是一片云起风暴景象,韩立便从中寻了一块云团按了下去。

        紧随其后,他又在一幅大江横流图景和一幅山岳潜形图景中,各自找到了一条江河和一座山峰,分别按了下去。

        天为日,云从风,水无形,山成势……八卦阵位尽藏于这些壁画浮雕之上。

        随着韩立将代表着八卦阵位的所有隐藏机关按下,整个空间开始剧烈震荡起来,那口放置于地面上的石棺开始摇摇晃晃地向下沉去,地面上开始露出一个通道入口。

        “好一个在形而不在意……”韩立笑着说了一句,走了过去。

        通道入口并不大,是一截延伸通往地下的石阶,仅能容纳一人通过。

        韩立没有过多犹豫,抬步走了进去。

        走过十数级后,台阶向左一转,出现了一道一人来高的门洞,里面亮着白色光芒。

        韩立小心翼翼的走入其内,才发现里面方圆不过十余丈,并没有多少陈设,显得有些空荡荡的。

        不过,空间虽然不算很大,墙壁上却密密麻麻地镶嵌着一块块雪白星骨,而将此处映照得分外明亮的,便是这些星骨上释放出来的光芒。

        韩立抬眼望去,就看到正对着他的位置上,贴着墙壁摆着一架黑色的石质长条案几,上面并排摆着两个看起来十分精致的白色玉匣。

        他略一查看后,发现并无任何异样,便“吧嗒”一下,将其中个一个玉匣的盖子打了开来。

        匣盖翻开之时,并无任何宝光外溢,也无任何异相出现,只有一颗拳头大小的圆球,安静躺在玉匣之中。

        圆球通体乌黑,模样与方才在石棺中见到的那颗十分相似,同样是多层镂空,上面密布着古怪的符纹。

        只是这颗圆球上没有半点力量波动传出,除了外形精美之外,看起来没有任何稀奇之处,相比之下,反倒是之前那颗更像是真的。

        韩立抬手将那颗镂空圆球捻起,捧在手心仔细查看起来,隐隐能够看到球心深处,有一道道细如发丝般的金色电光游弋,看似无声,却有迅雷之势。

        他心中微动,隐隐觉得此物肯定不简单,便小心将之收入怀中。

        韩立定了定神后,目光便落在了另外一个玉匣上。

        这玉匣有些不同,表面嵌有一个圆盘,上面镌刻有道道繁复纹路,外围有两圈镂空圆洞,每一个孔洞下方,都刻有一个米粒大小的金色符纹。

        韩立眉头微皱,抬手去拿玉匣,想要将之拿到近处细查,却发现这东西竟好似和桌案融为了一体,牢牢地镶嵌在其上,根本纹丝不动。

        他见此情形,手臂之上玄窍亮起,手臂上的力道暴涨,抓住玉匣猛地向上一抬。

        玉匣剧烈一震,连带着下方的桌案也随之猛地一颤,但也仅此而已了,两者都没有被韩立强行拔起,依旧稳如泰山。

        韩立眉头一挑,忽然抬起一拳,朝着玉匣之上猛砸了上去。

        但见玉匣表面白光一闪,一层星辰光芒从中骤然亮起,化作一股磅礴巨力反震而出。

        韩立连忙向后撤开一步,卸下了这股力道。

        其转头再看向这玉匣时,眼中疑惑神色越发凝重起来,关于那颗金属圆球,蟹道人的玉简中记载得很清楚,是必得之物。

        至于另一个玉匣中藏有什么,他就没有提及过了。

        韩立眉头紧皱,身上玄窍亮起,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量运转起来,朝着玉匣上挥拳砸去。

        “轰隆”

        毫无意外,玉匣上的反震之力也变得更加强大,直震得韩立倒退开去数步,后背都抵在了一面墙壁上,才停了下来。

        韩立口中冷哼一声,并不打算放弃,正想要再次以更大力量砸开玉匣时,却发现身下有一道裂隙正在蜿蜒扩大,一直连通到了那架石质案几上的玉匣底部。

        其眉头一皱,心中闪过一丝了然,知道不能凭借外力破开此物了,否则只会连这片空间一起毁掉,而他也没有时间继续在这里耗着了。

        就在韩立打算返回前殿,察看一下那边的状况时,他的眼角余光忽然瞥见,在四周墙壁上星骨光芒的映照下,地面上竟然有一幅星辰图案。

        不过,与之前在穹顶上见到的那片星图相比,眼前这副不但面积小了许多,当中还有许多缺漏之处。

        韩立的目光在星辰图案上,仔细凝视了良久,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意外之色,发现其上忽然猛一抚掌,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而后,他从袖中一扯,取出那支星澜笔,开始在星辰图上修补起来。

        良久之后,韩立画完最后一笔,猛地一收,直起身来。

        随着这一笔落下,地面上的星辰图案开始绽放出熠熠光芒,一阵轻微的机括转动之声响起,玉匣上的圆盘开始缓缓转动,最终“啪”的一声,自己打了开来。

        韩立心中一喜,上前一看,就见玉匣之中放着一张不知来自何种鳞兽的浅灰色皮革,整齐叠放成了一个小方块。

        “这是……”

        韩立捻起皮革,轻轻铺展开来一看,眉头不禁又紧皱了起来。

        只见皮革上绘着一个深嵌入地下的五角祭坛,祭坛五个边角上则分别绘有一头背生双翼的古怪异兽,却正是此刻五位玄城城主,正在催动的那座血祭大阵的模样。

        皮革上方,写有《泣血阵图》四个古篆大字,这与厄脍告知众人的血祭大阵,明显不同。

        韩立心中疑窦丛生,开始仔细打量整个阵图。

        他很快就发现,这泣血大阵上部的一些构造,和前殿那座血祭大阵完全一样,基本可以肯定就是同一座,而厄脍之所以故意隐瞒,肯定是别有用心。

        另外,通过阵图可以看出,那座大阵的血池内空间极大,里面的墙壁上雕刻着的阵纹之繁复隐秘,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在大阵图形之外,四周还有一小段一小段的注解,分别讲述了布置此阵的一些紧要关窍和具体作用。

        韩立越往下看,眉头皱得就越紧,终于明白了厄脍究竟想要做什么。

        他一路浏览下来,目光最后落在了右下角处的一段注解上,眉头忽然向上一挑,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