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武侠仙侠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五十七章 鳞犼守门

第九百五十七章 鳞犼守门

        “喝……”

        片刻之后,只听秦源口中发出一声长喝,脸上一片通红,双目圆睁,满脸的畅快之意,哪里还有往日病病殃殃的痨病鬼模样。

        其身上衣衫无风自鼓,袖袍猎猎作响,体表之上竟然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白色光点,其中除了两百多处光芒凝实意外,其余则多为虚幻光亮。

        这边异相方生,另一边异相又起。

        晨阳全身上下同样亮起密集的光点,当中凝实的同样只有两百余处,更多的则为虚光。

        之后,符坚和孙图也都是差不多的光景,只有最后出现异相的厄脍不大相同,其身上虽然也有虚实两种光点,但其实化的光点,却足足有八百余处。

        “这是……”轩辕行眼睛睁圆,喃喃自语道。

        韩立同样眉头微挑,对此已经有了猜测,只是仍是觉得有些奇怪。

        “厉兄,这些人身上亮起的光点,怎么看起来都与玄窍契合,这些难道都是他们开辟出的玄窍?”石穿空忽然传音问道。

        “数量如此之多,不可能都是玄窍……不过,就我猜测的话,那些光芒实化的光点应该是他们已经开辟出来的玄窍,而那些光芒虚化的则是尚未开辟出来的。只是……”到这里,韩立停了下来,沉吟起来。

        “只是什么?”石穿空疑惑道。

        “不知石兄还记不记得?当年我们初见晨阳时,他曾提及过厄脍的玄窍数量,已经开辟出了一千余处,可这里能够看到的却只有八百余处,这就有些古怪了……”韩立沉吟半晌,回道。

        “莫不是他当年有意欺瞒,故意恐吓我们?”石穿空似乎想到了什么。

        “这就不清楚了。等之后再问问晨阳便知道了。”韩立目光落在晨阳身上,缓缓传音道。

        两人正话间,大阵中的五人却是同时发出一声暴喝,其身下五芒星阵中透出的血色光芒骤然大盛,几人被笼罩其中,像是加倍承受着莫大痛苦,脸上全都浮现出狰狞之色。

        众人见状,神色皆是一变,朝着各自城主身上望去。

        韩立目光在晨阳与厄脍之间游移,眼神不禁一跳,心中惊疑不已。

        只见那两人身上,之前还处于虚化状态的那些玄窍中,有一些已经开始有血光盘踞,光芒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一点一点的由虚转实。

        与此同时,这几人身上的气息,也在明显节节攀升,看起来真的是获得了极大裨益。

        围观众人,惊呼连连,轩辕行等人眼中,更是毫不掩饰的流露出艳羡之色。

        “哗啦啦……”

        祭祀血池之内,鲜血好似沸腾,翻滚得越发剧烈起来,大量血液雾化,被五座雕像吸纳,池中的液面也开始缓缓下降,之前被掩埋其中的大量莹白骨骼,也开始显露出来。

        如此一看的话,让那具沉在血池之下的尸骸浮出水面,也的确不过是时间问题了。

        “难不成真的是我多虑了……”韩立暗自沉吟道。

        他目光在身处血祭大阵的五人身上逡巡了数次,并未发现有任何不妥之处,便有些心疑自己是不是小心过头了。

        “石兄,我要到后殿去看看,你暂且留在这里,注意这些人的动向,若是此处有变,能不牵涉其中,就尽量袖手旁观,等我回来。”韩立思量片刻后,传音道。

        石穿空闻言一愣,传音问道:“我厉兄,既然你觉得此处可能生变,何不让我同去?”

        “后殿内是什么情况尚不得知,你没必要与我一起去涉险,况且此处也的确需要你帮我盯着。我此处有变,也只是以防万一,并不是一定会有。况且,你我二人明显关系亲近,若是同时离去太过引人猜想,容易生出不必要的麻烦。”韩立知道石穿空的顾虑,如此道。

        石穿空闻言,虽然并不完全认同,但最终还是点头应了下来。

        韩立冲其点了点头,转身绕过血池外的光幕,朝着通往后殿的三座石拱桥走去。

        “厉道友,你这是要去哪里?”

        韩立才刚走出十数步,邵鹰就身形一个模糊下,拦在了他的身前。

        石穿空正欲上前,就被韩立传音制止了。

        “五位城主都在此处催动血祭大阵,我又帮不上什么忙,只好自己走走,这有什么问题吗?”韩立眉头一挑,问道。

        “此刻正值大阵运转的关键时候,不容有丝毫闪失。依我之见,厉道友还是安心为你们城主护法,不要随意走动的好。”邵鹰面容本就阴枭,此刻皮笑肉不笑的话,就更令人心生厌恶。

        “我们城主有轩辕道友和石道友一同护法,就不劳邵长老费心了。”韩立耐着性子道。

        “那也不能到处走动,万一不小心触发了什么机关,影响到了大阵运转,你岂不是要万死莫辞了?”邵鹰仍不肯让步,道。

        “邵鹰,你不要没事找事,别人怕你三分,我可不惧。大不了我们就在这里来个生死之分,也一起看看那血阵外的光幕够不够结实?”韩立冷笑一声,瞥了一眼血池,低声问道。

        与韩立厮杀,邵鹰当然不惧,只是他这边一动手,轩辕行与石穿空必然会上来帮忙,朱子元兄妹肯定也不会袖手旁观,其余三城之人或许会作壁上观,或许也会卷入其中,那可就真的演变成了一场混战。

        对于这样的结果,他倒也没有多少担忧,一怒之下就是将其余几城这些小杂碎杀个干净,他也自忖做得到,怕只怕万一影响到了血阵运转,时候城主追责,他可承受不起。

        “你最好不要惹事生非,否则……”

        邵鹰威胁之语还没完,韩立就轻飘飘地扔下一句“晓得了”,从其身旁一闪而过。

        那速度之快,令邵鹰一时间都没能反应过来,忙身形一闪,与韩立拉开了距离,再看向其背影时,眼中就多出了一分凝重之色。

        韩立没有理会邵鹰,自顾自得朝着三座石拱桥上走了过去。

        方才这小小的一阵冲突,并未引来太多人的注意,毕竟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聚集在那座血阵和阵中的五位城主身上。

        朱子清站在朱子元身侧,一双美眸朝着这边打量过来,眼中满是好奇。

        身旁不远处,六花夫人也正望着韩立远去的背影,眼中露出沉吟之色,喃喃自语道:“这小子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不过疑惑归疑惑,他还要在这边观察血阵变化,自然不会跟上去。

        ……

        后边的三座石拱桥,不论材质还是样式,都与前面三座完全一样。

        韩立依旧走的是正中那座石拱桥,很快就来到了对岸。

        石桥对岸同样是一片平坦广场,面积不算太大,前面便是两扇巨大石门。

        这边没有火光,光线十分幽暗,韩立凭借强大目力,可以看到石门上面雕刻着一头形如蛮狮,却头生尖角,面有鳞片的头颅雕像。

        只见其沿着尖角眉心到鼻梁兽嘴一线,从中央分为了两半,左右两扇门扉各占其一。

        韩立眉头微皱,站在原地沉吟良久,脑海里仔细回忆着当年蟹道人,给他的那枚玉简上记载的内容。

        末了,他的目光微微一凝,喃喃道:“鳞犼守门,看来玉简里的就是这个地方了……”

        罢,韩立走上前去,并未直接推门,而是抬起手掌在鳞犼雕像的两根外翻的兽牙上,分别按动了两下。

        只听“咔”的一声轻微响动。

        鳞犼雕像血盆大口的正中央处,四根兽齿同时倒退,露出一个黑幽幽的洞口。

        韩立左右打量了一下,身形一闪,进入了其中。

        紧接着,他身后便再次传来一阵轻响,那四根兽齿同时回归原位,将洞口封堵了起来。

        进入其内,四周一片漆黑,没有半点光亮,以韩立的目力竟然也什么都无法看清。

        “嘀嗒”

        一声水滴掉落的声音从正前方传来,虽然微小却清晰可闻。

        韩立心念一动,默默运转起大力金刚诀来,两只手臂上玄窍纷纷亮起,发出一片朦胧白光,映照向了四周。

        他这才看清楚,自己此刻正站在一级石阶上。

        由于玄窍光芒有限,韩立只能看到身前五六级台阶的距离,更远处就无法看清了。

        韩立略一犹豫,还是沿着台阶一级一级向下走去。

        走过十数级后,身前地面变得平坦起来,似乎来到了一座平台上,方才听到的“滴答”声,也变得更加临近了。

        韩立循声向前几步后,就看到身前出现了一个三尺来高的石柱,上面嵌着一个尺许方圆的石盆,里面盛着满满一盆未知的黑色液体,闻着有淡淡的腥气,似乎是某种异兽的油脂。

        “嘀嗒”

        又是一声轻响!

        一滴液体从上方滴落下来,落在了石盆之中,荡漾开来一圈圈细小的涟漪。

        韩立心念一动,手指一搓,一股星辰之力从指尖流出,“噼啪”一声响动,化作一道白光落入了石盆之内。

        “轰”的一声轻响,石盆之内顿时腾起一团火光,剧烈燃烧起来。

        紧接着,两道火线从石盆之上流淌而出,顺着石柱两侧的凹槽延伸开去,一直通向两边极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