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武侠仙侠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二十一章 特立独行

第九百二十一章 特立独行

        随着队伍不断前进,一行人渐次登高,第二日太阳升起的时候,才沿着山边峭壁爬上了千丈高峰的临近峰顶的半山腰。

        越往上去,道路就变得越是狭窄艰难,走在最前头的一头鳞兽和一具傀儡,几乎是一边开路一边前行,速度自然快不到哪里去。

        玄城众人几乎全都站在鳞兽背上,一个个神情凝重。

        “轰隆隆……”

        一阵阵好似雷鸣般的闷响,不断从山壁下方的山谷沟壑中传来。

        众人听得心悸不已,纷纷朝下方望去。

        紧接着,就见山谷下方有一阵白雾升腾而起,速度迅猛至极,伴随而来的则是那连响不断的轰鸣之声。

        白雾下方,一团团狂暴风刃席卷而上,当中蕴含着彻骨冰寒之气滚滚而来。

        “又来了,小心!”

        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众人身上玄窍亮起,纷纷出手。

        只见段通站立在一头乌鳞象脊背上,抬起那只炼有通玄臂神通的右手,硕大的拳头紧紧握住,稍稍后撤一步,猛地朝着一团直奔他而来的白雾砸了下去。

        “轰”,虚空猛地一震。

        段通的拳头顶端,好似笼罩有一层星光漩涡一般,牵动着他身前一片虚空猛地朝前一压,化作一股摧城开山般的庞然巨力,砸落了下去。

        这股力量与那被狂风吹卷的白雾,猛然撞击在了一起,同时溃散了开来。

        与之相隔较远的另一头乌鳞象背上,那名看起来有些痴傻的猪脸少年方蝉,左手拎着一根烤熟的妖兽大腿,猛地从上面撕咬下一大块肉,大口咀嚼起来。

        兽腿明显已经彻底凉透,上面冻着一层白腻的油脂,看起来就有些令人反胃,那方蝉倒是丝毫不在意,吃的正欢。

        他眼角余光瞥见一团白雾正朝着他这边飞射而来,眉头微微一蹙,像是被打扰到了吃东西的兴致,脸上露出一抹不悦神色。

        忽然,就见其双目之中寒光一闪,手中兽腿一收,身子转向白雾,猛地张口发出一声尖锐厉啸。

        一股强大无比的音波,几乎以肉眼可见的姿态不断放大,冲击向了那团白雾。

        两相碰撞之下,白色雾团连带其下方的旋风一同迸散开来,化作一片雾汽冲散四方。

        韩立远远望着那尚未散尽的雾气,眼中突然闪过一抹异色,惊声疾呼道:

        “小心……”

        其声音尚未落下,那蒙蒙雾气之中,就有一片黑色阴影急冲而出,紧接着就有一头巨大的鳞蟒头颅从中猛然探出,张开血盆大口,朝着方蝉当头咬下。

        鳞蟒身躯隐在山崖下的雾气之中,但是一颗头颅的大小,就几乎与一头乌鳞象相当,其张开大口时,更是好似能将整头乌鳞象吞入腹中一般。

        平日里看似痴傻的方蝉,此刻整个人却是机警万分,在韩立的提醒下,身形早已经当空跃起,先一那鳞蟒一步跃至当空,一张外突大嘴忽然张开,朝着下方再次发出一声厉啸。

        “嗷……”

        这一声响起,只见一圈圈白色星辉一样的东西,自其口中喷涌而出,化作一圈圈肉眼可见的强大波动,冲向了鳞蟒头颅。

        鳞蟒头顶砰然炸开一团血花,大片鳞片崩飞开来,头颅重重砸落在了乌鳞象的脊背上。

        “哗啦啦”一阵响……

        乌鳞象背上的黑色石殿被砸得粉碎,乱石碎瓦掉落了一地,与方蝉同住一殿的另外两名白岩城修士,也忙从象背上跳跃而起,攀向陡峭的山壁。

        被砸中的乌鳞象身下山崖轰然作响,竟是不堪重负直接崩塌开来,其惊慌之下前蹄腾空,庞大的身躯猛然向后倒退,撞在了后面的一头鳞兽傀儡身上。

        鳞兽傀儡一个站立不稳,加之身下山崖垮塌,竟是也身形一坠,随着崩裂开来的晶蓝岩石,朝山崖下滑落了下去。

        傀儡脊背上站着两名面附轻纱的黑裙女子,双手在虚空中不断挥舞,手臂上箍着两个白色骨环,上面星光熠熠,闪烁不定。

        那头形如蛮熊的巨大鳞兽傀儡,胸口处一圈环形兽核光芒狂闪,四蹄踩着不断滑落的岩石,奋力向上攀登,试图回到山崖上,然而乱石崩碎垮塌的速度实在太快,蛮熊鳞兽虽奋力攀援,却仍是无可避免地向下滑落而去。

        眼看鳞兽傀儡即将被不断崩塌的乱石掩埋下去之际,立于其上的两名黑裙女子终于下定决心将之舍弃,身形轻灵一跃,朝着山崖上飞掠而去。

        就在这时,异变又起。

        那头被方蝉打落的鳞蟒不知怎的,突然又探起头来,血盆大口猛地一张,口中泛起一阵冰蓝光芒,丝丝缕缕渗透骨髓的蓝色寒气随即狂涌而出。

        虚空之中“咔咔”作响,仿佛空气都被一点点冻结向了那两人。

        两名傀城女子身形刚刚越上石崖,就看到一片寒气当头笼罩了下来,连忙双掌挥击而出,打向了那片蓝色寒气。

        韩立目光一扫,就看到这两人双臂上亦有不少玄窍亮起,可见其在玄修炼体一事上,也是下过苦功夫的。

        然而,其力量终究不比段通和方蝉,一挥之下,只将蓝色寒气打散些许,身形尚未穿过时,下身便传来一片刺骨冰寒,竟是半个身躯都被冻结了进去。

        这么一来,这两人顿时失了行动力,身躯也是不由自主地再次朝着山崖下方坠落而去。

        韩立见状,眉头微微一蹙,身形一个闪动,就从原地消失不见。

        骨千寻正想出言阻止,却为时已晚。

        只听虚空之中,响起阵阵“砰砰”的爆鸣之声,却是韩立足踏虚空,身形直追了下去。

        他双腿之上玄窍光芒大亮,速度快到了极点,几个连闪之下,就来到了两名黑裙女子身边,一左一右抓起她们的手臂,身形在虚空中跳跃不止,三两下就回到了崖壁之上。

        这时,傀城那名背负双戟的俊美青年,也已经足踩岩壁,飞掠了过来。

        在发现韩立救人之后,他的眼中明显闪过一抹意外神色,随即转身抓起背后一杆短戟,手臂之上肌肉一阵暴起,朝着前方猛然一掷。

        “呼”的一声啸鸣。

        那杆白骨短戟爆射而出之后,在半空中划过一片灿烂银光,竟然如银河横挂一般,当中散发出一阵强烈的星辰之力波动。

        只见星辰银光闪过之际,那杆短戟瞬间刺入了鳞蟒头颅,几乎无声没入之后,又“噗”的一下,从脑后穿了出来。

        只见那俊美青年嘴角一勾,并起双指轻轻向上一抬。

        “嗤……”一道血肉撕裂的声音响起。

        一根连在短戟上的白色晶线骤然划过,那鳞蟒的头颅便如西瓜一般被剖了开来。

        俊美青年在随手一扯,那枚短戟便“嗖”的一下飞射而回,戟身旁附有的月牙形锋刃上,还完好无损地挂着一枚拳头大小的兽核。

        鳞蟒巨大的身躯滑落向山崖下方,俊美青年返身来到崖畔,从韩立手中接过两名黑裙女子,笑着说道:“在下卓戈,多谢道友援手,不知如何称呼?”

        “厉飞雨。”韩立说道。

        “这枚地阶兽核,算是谢礼,还请笑纳。”名唤卓戈的俊美青年随手一抛,将那鳞蟒的兽核扔了过来,说道。

        韩立也不推辞,接在手中,冲其抱了抱拳,转身朝着骨千寻这边飞掠而去。

        “这人……还有点意思。”卓戈面带笑意,说了一声,随即也带着两名女子返回了。

        眼见韩立落身在了乌鳞象背,骨千寻眉头紧蹙道:“厉道友,你太鲁莽了。”

        “怎么了?”韩立眉头一挑,问道。

        “我们与傀城终究是死对头,你即使不愿出手屠戮,也不该救助他们。这么一来,其他人只怕是要将你当做叛徒了。”骨千寻传音说道。

        韩立环顾四周,果然看到远处的玄城之人,纷纷神色不善地望向他这边,只有那猪脸少年方蝉,咧着嘴朝他露出笑意,也不知是憨相毕露,还是感激之前韩立的提醒之恩。

        韩立收回目光,这才扯了扯嘴角,冲骨千寻传音回道:“这里形势瞬息万变,若是双方还不愿合作,恐怕到头来都讨不到什么好。”

        事实上,在玄城一直找不到关于紫灵的消息,他联想到当年在那处山洞中发现的傀儡遗骸,便觉得她或有可能是落在了傀城人的手中。

        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想要通过傀城那边打探些消息,可惜对方大多时候都是隐秘不出,两支队伍又鲜有交集,他根本无从下手。

        如今有了与傀城搭上线的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又哪里会在乎是不是会得罪玄城。

        经此一番折腾之后,两支队伍变得更加谨慎起来,一直严密注意着山崖下的动静,可饶是如此,还是遭到了数百头形如雪豹的冰寒鳞兽数次袭击,前进地极为艰难。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在翻过了这座山峰之后,沿着山峰一路向下,终于来到了山脉深处的一座巨大峡谷前。

        韩立等一干玄城之人与傀城众人,以峡谷口为界,在左右两侧按扎下了营寨。

        峡谷之内,岩壁一半幽蓝,一半赤红,当中各有冰寒和灼热气息散发而出,而透过谷内可以看到,那道黑渊正贯穿了整个峡谷,如同一条黑色河流般将其从中央截断。

        黑渊四周同样笼罩着密集的空间裂隙,汇聚一起,恍如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