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武侠仙侠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线阅读 - 第九百零一章 前夕

第九百零一章 前夕

        “关于那位紫灵道友,我在玄城,还有其他三个城池中都已经仔细调查过,并没有发现丝毫线索。”晨阳看了韩立一眼,叹了口气说道。

        “没有找到?”韩立眉头微皱。

        “如果那紫灵道友在我玄城之中,就算没有确切消息,风闻应该还是有的,不过根据我的调查,关于紫灵的一丝风闻也无。以我推测,此人估计在傀城,或者进入积鳞空境后不幸陨落在了鳞兽之口。”晨阳急忙说道。

        韩立听闻此话,面色一沉,没有说话。

        “紫灵虽然没有找到,那位石空的情况,我已经打探到了,他此刻就在玄城的城主府,不过被关入了牢狱之中。”晨阳再次说道。

        “被关入了牢狱?可打探到是为什么?”韩立闻言,问道。

        “关于这个情报,城主府的人看管得极严,我多方打听,也没有探听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只是厉道友你也不用担心,石空虽然被关了起来,并无生命危险。”晨阳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

        “多谢晨道友,虽然没能找到紫灵的踪迹,不过能打听到石空的下落,也算是完成了在下的要求。”韩立垂首默然了片刻,抬头说道。

        晨阳听闻此话,暗暗轻呼了一口气。

        “那我就先告辞了。”韩立点了点头,告辞离开。

        晨阳望着韩立的背影,眸中似有一道异芒闪动,转身回到了内室。

        蟹道人此刻正站在屋子一角,垂首而立,看到晨阳进来后,缓缓抬起了头。

        “会武在即,你似乎心情不怎么好。”蟹道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若是你身为城主,麾下之人盲目自信,想必你的心情也不会好吧。”晨阳苦笑了一声,说道。

        蟹道人闻言,默不作声。

        “易立崖虽有实力,但过于自负,和其他几城的顶尖高手相比,还是有些差距,恐怕也就骨千寻还有些希望。至于你的那位厉道友,倒是让我有些看不透,不过比起骨千寻来,恐怕还是有些不如的吧。”晨阳没有理会蟹道人,喃喃自语道。

        ……

        韩立离开晨阳住处,很快返回了自己的房间,心中念头转动。

        石穿空此刻被关在玄城牢狱内,想要将其救出可不容易,来到玄城这么长时间,他已经感受到,玄城的实力比青羊城厉害许多,想要从牢狱中救人可不容易。

        还有紫灵,如今也不知是吉是凶。

        韩立静坐良久,忽的摇了摇头,平复了一下心绪,面上神情恢复了平静。

        现在不是考虑紫灵和石穿空的时候,先打好五城会武,拿到天麟陨晶解除了黑劫虫的隐患再说其他吧。

        韩立心中如此想着,缓缓闭上了眼睛。

        ……

        城主别苑沙秋院,一座石殿内。

        一名身上裹着兽皮大氅的中年壮汉,正靠在一张宽大石椅上,黝黑的鼻头在火光的映照下泛着光泽,其不是别人,而正是通余城城主符坚。

        在其两边下首位置,左右分开,各自坐着六名通余城修士。

        “此次五城会武,厄脍城主显然是十分看重的,这次拿出来的奖励之物,每一个都颇为不凡,你们必须都给我全力以赴,争取名列前茅。尤其是你,段通。”符坚目露精光,开口说道。

        那名浑身缠满绷带魁梧大汉,就坐在他的下首位置,符坚话音落下半晌后,只是沉闷的“嗯”了一声,就再无其他反应了。

        符坚对此似乎也早就习以为常了,并不计较,开口继续说道:“玄城的朱子元先不去说,白岩城的方蝉和玄止城的风无尘,你可有把握胜过?”

        “风无尘虽占据速度优势,但只要无法破开我的防御,问题就不大,一旦他贴身与我近战,反倒如了我所愿。”段通沉默了片刻,说道。

        “方蝉呢?”符坚问道。

        “此前没与他交手过,不太清楚。不过此人上一次,能够击败骨千寻,足见其实力不俗。这么多年之后,想必他的战力应该也有所上升。”段通再次沉默了一会,才说道。

        “嗯,你能如此谨慎,到也是件好事……”符坚点了点头,说道。

        ……

        别苑另一处石殿门口处,正陆陆续续有人往殿外走出。

        很快,大殿之内就只剩下了一名身材瘦高脸色苍白的中年男子,和一名模样俊俏的白衣青年,却正是秦源与风无尘二人。

        “无尘,近些日子看你一直闭关不出,可是又有所突破?”秦源笑着问道。

        “回禀义父,之前修炼累积多年,昨日里方才水到渠成,又开了一窍。”风无尘恭声答道。

        “不错,不错……是个好兆头。看来这次五城会武,进入前三甲应该是没跑了。”秦源颔首笑道。

        风无尘闻言,却是眉头微微蹙起,沉默了下来。

        “怎么了?是有什么心事?”秦源眉梢一动,问道。

        “不知为何,孩儿总觉得这次会武感觉不太对劲,心里有些不安。”风无尘迟疑片刻,才开口说道。

        “哦?难不成是因为拜访六花夫人无果,没能拿到全新的兵刃?须知兵刃再如何好,也不过是身外之物,我们积鳞空境之中,自身肉体才是根本。”秦源皱眉道。

        “义父所言甚是,是孩儿多虑了。”风无尘忙说道。

        “不过这次的状况的确出我意料,不仅是你拜访六花夫人无果,就是后来我亲自登门,也被告知他正在闭关炼器,吃了闭门羹。”秦源话锋一转,说道。

        “会不会是因为青羊城那两人的缘故?先前就是他们突然拿出个什么信物,硬生生挤走了孩儿拜见六花夫人的机会。在那之后孩儿几次再想拜访,也都不被允许。”风无尘抬起头,目光微闪的说道。

        “两个青羊城小鬼,哪来得那么大的能量?多半还是我们哪里做得差了,才令六花夫人心生不悦的。等到会武之后,义父再去拜访一次试试。”秦源一摆手,说道。

        “不管是不是因为那两人的缘故,此番会武上一旦被我碰到他们,就决计不会让他们好过,骨千寻或许我还要花些力气,至于那个人族……”风无尘话说了一半,没有继续说下去,脸上的森然笑意中,杀机毕现。

        ……

        与此同时,白岩城的众人也在一座大殿中汇集,孙图正在做着战前的动员。

        “五城会武即将开幕,不求诸位人人名列前茅,只希望你等全力以赴,至少都能够首战告捷,等到返回白岩城,我会根据诸位表现,另做封赏。”孙图朗声说道。

        “我等定然全力以赴,不负城主重托。”一名灰袍男子立即响应道。

        紧随其后,众人也随之高呼道:“全力以赴,不负重托……”

        在一声声慷慨激昂的欢呼声中,还夹杂着一些断断续续,不太和谐的鼾声。

        那声音的来源,便是坐在孙图下首位置左侧的方蝉。

        此刻,他正背着靠石椅,四仰八叉地半躺在椅子上呼呼大睡着。

        也不知他是不是正在做着什么样的美梦,一张丑陋的猪脸上,全是满足的笑意,嘴角躺着涎水,时不时地咂吧两下,发出一阵含糊不清的呓语。

        孙图说得越是激扬,他的鼾声就越是响亮起来,不过在场所有人对此似乎也都已经习以为常,并没有人觉得有任何不妥。

        就在这时,方蝉的喉头忽然一动,地包天的嘴巴微微张开,口中发出的鼾声忽然由粗转细,声音变小,声调却便高了起来。

        这一声声响起之后,一股奇异的波动随之从其口鼻中传了出来。

        起先是石殿中的桌椅开始轻微晃动起来,继而所有人都感到手脚一阵麻木,头脑都有些昏沉起来。

        “又来了……”众人连声哀叹。

        一旁的孙图见状,嘴角挂着一丝笑意,屈起一指,在方蝉脑门上“啪”的一弹。

        方蝉浑身猛地一抖,双眼猛地睁了开来,有些茫然地看向身旁众人。

        孙图抬起袖子擦了擦他嘴角的口水,笑着说道:“没事,你接着睡……”

        方蝉便憨憨一笑,调整了一下坐姿,把头往后一仰,再次睡了过去。

        ……

        夜里,月光皎洁如霜。

        城主府内,一座独立大殿屋顶之上,两道人影并排而躺,仰望星空。

        其中一人剑眉星目,相貌堂堂,身着白色骨甲,双手枕在脑后,脸上神色平静,却正是连续数次夺得五城会武魁首的朱子元。

        另一人容颜绝美,气质冷清,身上同样穿着贴身骨甲,曲线玲珑。

        “大哥,城主也真是的,战前动员一事自己撒手不管,反倒让你来做……”那绝美女子轻声抱怨道。

        “子清,这里是城主府,你声音再小,城主他老人家也听得到。”朱子元笑道。

        “城主大人有大量,才不会计较这些呢。”绝美女子闻言,忙吐了吐舌头,亡羊补牢道。

        “这次五城会武,是你第一次参加,对于各个城池的战力状况,一定要牢记在心。通余城里的段通,其一手通玄臂神通不可小觑,我观他……”

        朱子元话还没说完,就被妹妹朱子清开口打断了:“好了,好了!大哥,加上之前在动员会上说的,这已经是第七遍了,我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