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武侠仙侠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七十八章 信封与瓶子

第八百七十八章 信封与瓶子

        “咦!”

        白袍男子望着韩立此刻的模样,双目奇光闪动,口中轻咦了一声。

        韩立听闻此声,顿时从突破的狂喜之中恢复了过来,身躯一晃,下一刻凭空越过十几丈的距离,出现在了白袍男子身前。

        白袍男子眼见此景,面上神色没有再生变化,只是一言不的望着韩立。

        “多谢阁下照拂,让我在星池内多修炼了一段时间,不知我该再支付多少玄点?”韩立看了白袍男子身旁的沙漏一眼,拱手说道。

        他刚刚虽然虽然在修炼之中,对外界的感知并没有中断,对于白袍男子的举动,心中颇为感激。

        “不必了,刚刚厉道友出时限也不过半刻钟而已,不必另行支付费用了。只是我有一个疑问,希望你能解答。”白袍男子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话锋忽的一转,如此说道。

        “道友但说无妨,厉某知无不言。”韩立微微一怔,旋即笑着说道。

        “厉道友修炼的这门功法极是不凡,不知能否告知叫什么名字?”白袍男子眸中似有热切光芒闪过,问道。

        “羽化飞升功。”韩立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

        这部功法的名字,他早已经和骨千寻提及过,倒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羽化飞升功!羽化而登仙,真是好名字,厉道友如今功法大进,日后玄斗场上必将大放异彩,幻影之名更加实至名归了。”白袍男子微微一笑,颔赞道。

        “阁下过誉了。玄斗场中生死存亡系于一线,今日不知明日事,苦修只为在场上多几分活命的机会罢了。这些虚名只是过眼云烟,不值一提。”韩立苦笑了一声,说道。

        “玄斗场虽然朝不虑夕,但好歹还是公平厮杀,外界看似自由自在,又何尝没有人心叵测?稍有不慎,一样身陨道消,万载修行一朝丧。”白袍男子摇了摇头,如此说道。

        “说的也是,倒是厉某矫情了。若论修炼,本就逆天而行,又何必在乎是在外界,还是这玄斗场呢?”韩立哈哈一笑道。

        韩立又和白袍男子闲聊了几句后,便告辞离开。

        白袍男子目送韩立离开,口中似乎喃喃自语了一句什么,很快再次盘膝坐下。

        ……

        韩立离开星池,沿着来势的甬道向下行去,只觉得此时的身体与来时相比轻若鸿毛,仿佛随时可以离地飘飞而去一般。

        他脚下一动,整个人顿时离地飞起,仿佛一团柳絮悬浮在了半空,飘飘荡荡,似乎根本不受地面引力的影响。

        韩立心中一动,双脚虚空一踏,空气“啵”的一声轻响,整个人顿时向前飞射而去。

        此刻在甬道中,眼看便要撞上前面的石壁,他身形滴溜溜一转,脚下再次虚空一踏,身体立刻倒射而回。

        韩立童心大起,好像找到了一个新奇的玩具,脚下连连虚空踏出,整个人在通道内凌空飞舞,仿佛一只灵巧的飞燕。

        玩耍了好一会,他才尽兴停下,脸上仍然笑容不减。

        《羽化飞升功》竟然真的离地飞起,这个能力在外界自然不算什么,但在这积鳞空境中却是太实用了。

        有了此种能力,以后无论战斗,还是做别的事情都要方便多了。

        韩立收拾了一下心情,很快返回了自己的住处,正要坐下稍作休息。

        虽然打通了那处玄窍,身体修为大进了一步,只是修炼了这么久,他的神识之力消耗很大,此刻颇为疲累,只想倒头大睡三天。

        就在他正要躺下之时,目光忽的一惊,望向屋内的石桌。

        原本空无一物的桌子上,此刻摆放了一个信封,信封旁边还有一个数寸大小的红色小瓶,透过半透明的瓶壁,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盛放了一些暗红色液体。

        韩立心中一凛,猛地转看向房门。

        只见房门那里并无什么异样,上面新买的天星贝完好无损,散出一片星光笼罩住大门,并没有被破坏过的痕迹。

        但他的面色却有些不太好看了。

        竟然有人能突破天星贝,潜入自己的房间,看样子还没留下丝毫线索。

        韩立一下子睡意全无,迈步走到桌子旁,神识在信封和小瓶上探查了好一会,没有现什么问题,这才拿起信封裁开。

        信封内一张淡紫色的纸张,上面写了一行蝇头小字。

        韩立目光一扫,神情立刻大变,身形一晃便出现在石门旁,侧耳感知外面的动静。

        片刻之后,他才面色一松,转身走回了石桌旁,再次看了紫色纸张一眼。

        上面写道:“青羊城主觊觎尔体内之真灵血脉,欲据为己有,近日便欲难。阁下如不想陨落其手,便饮下瓶中之物,或可救尔一命。”

        韩立望着这一行字,脸色阴晴不定,默然不语。

        这信封和小瓶究竟是谁送进来的,莫非是蟹道人?

        他很快摇了摇头,此次潜入他房间的手法,和上次暗赠闭窍秘术时不同,要高明的多,应该不是同一个人所为。

        而且如果是蟹道人所为,如此重要的事情,蟹道人应该会给他留下标记,以免他误会。

        不是蟹道人的话,那又是谁?而且纸上的内容不知是真是假?还是有人想要利用这些,扰乱他的心神?扰乱他心神的目的何在?

        霎时间,无数问题涌上韩立的心头,一时脑海中竟无法集中精神。

        他立刻觉不妙,急忙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神。

        比起探究是何人潜入进来放下的信封小瓶,此刻当务之急,是确认纸张上的内容是否真实。

        他一念及此,脑海中不由又闪过了晨阳这个人来。

        回想和此人相遇的经过,似乎其当初看到自己展现的真灵血脉时,确实曾经露出一丝异样神色。

        不过,青羊城主要真灵血脉有何用处?只是为了要提高战斗力吗?

        韩立默然了片刻,拿起了那红色小瓶,细细端详起来。

        瓶内是一些暗红色的液体,看起来很像是某种血液,但却没有丝毫的血腥气,更散出丝丝奇特的气息。

        韩立一番搜肠刮肚,也辨认不出这是何物,便将信封和红色小瓶收起,转身走出了房间,很快来到陈林的住处。

        但陈林似乎不在里面,他敲了好一阵门,也没有回应。

        韩立眉头微皱,略一沉吟后,转身来到毒龙住处门口,抬手敲门。

        “厉道友,有什么事情吗?”毒龙开门看到韩立,面上微露惊讶之色。

        “倒也没有什么大事,有些事情想要询问一下毒龙道友。”韩立神色如常的说道。

        毒龙哦了一声,将韩立请进了房间,泡了两杯茶水。

        “毒龙道友,不知你可知道真灵血脉?”韩立也没有喝茶,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真灵血脉?这个我当然只是,真灵乃是天地间诞生的一种奇特异兽,实力远比寻常凶兽强大。拥有真灵血脉的人,能使用那些真灵的部分能力,每一个都潜力不凡。只可惜我们圣域中的真灵数量非常稀少,拥有真灵血脉的族人极少,不过听说仙域那里要多一些,厉道友问这个做什么?”毒龙略微一怔,有些奇怪的看了韩立一眼,但还是回答道。

        “没什么,只是最近听人说起真灵血脉,觉得好奇,可惜厉某见识浅陋,所以来向毒龙道友咨询一下。”韩立笑道。

        几年相处下来,他也摸到了毒龙的一些性格,目光敏锐,处事稳健,是个干才,唯一的弱点就是爱炫耀,喜欢听人吹捧。

        “真灵血脉的确是不可多得的珍贵之物,尤其是对我们体修而言更是如此。”毒龙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点头道。

        “此话怎么讲?”韩立目光微凝,问道。

        “有用真灵血脉的人,肉身一般都比寻常人强大很多,使用真灵血脉变身后,更能让肉身之力飞跃性提升。不过这些都不算什么,真灵血脉之力还有一个妙用,很少有人知道。”毒龙说道最后,面露神秘之色。

        “哦,却不知是什么妙用?还请毒龙道友赐教一二。”韩立心中一震,不动声色的问道。

        “此事我也是偶然听说的,真灵血脉之力可以辅助打通玄窍。”毒龙压低声音说道。

        “当真?”韩立听闻此话,心中一动。

        “我也是听人所言,并未亲眼见过,我们圣域内拥有真灵血脉之力的人太少,而且光有血脉之力还不行,还要有相应的功法才能挥真灵血脉的作用。”毒龙耸了耸肩膀,说道。

        “原来如此,多谢毒龙道友为在下解惑,在下还有事情,先告辞了。”韩立目光闪动,立刻站了起来,告辞离开。

        话音刚落,他不等毒龙相送,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毒龙有些怔,随即摇了摇,对此也没有在意。

        韩立离开了毒龙的房间后,立刻朝自己的住处走去,面色略有些复杂。

        想不到真灵血脉之力竟然还有这等作用,难怪他打通玄窍的度远比其他人快的多。

        如果真灵血脉有这等妙用,青羊城主图谋他体内的血脉之力,就完全说的通了。

        只是如果青羊城主真的觊觎他体内的真灵血脉,为何当初将他抓捕之时不动手收取,而是将他投入了玄斗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