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武侠仙侠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三十五章 免礼

第八百三十五章 免礼

        随着石破空和石穿空的拜倒,血滴候也忙不迭的跪拜了下去,口中大声称颂。

        韩立目光微闪,只是微微躬身冲主座方向行了一礼,却并没有跪拜。

        石穿空跪倒在地,见此青柠,顿时大惊。

        魔主对于规矩看得极重,见驾不跪,乃是大罪。

        他心中大为懊悔,竟忘了提前再和韩立提及一下此事。

        未及他做出什么反应,一声冷厉的喝斥便从旁边传来:

        “大胆狂徒,见了圣皇竟然不跪!”

        只见在大殿左侧布列了一排排座位,此刻已经有两人端坐于此。

        韩立心中微震,自从踏进大殿之后,心神便全部被魔主吸引,竟然完全没有注意旁边的情况。

        旁边的第一排座位共有十三个,通体呈现出暗金色,和后面的朱红色座位截然不同。

        此刻第一排第五个座位上坐着一人,此人是个身穿紫色宫装,头戴紫金凤冠的妙龄女子,眉目如画,容貌绝美,说是倾国倾城也不为过。

        宫装女子旁边的第六个座位上,坐着一个紫袍圆脸青年,个头不高,身体滚圆,乍看好像一个矮冬瓜,冷喝出声的正是此人。

        两人身后侧方各坐了一名身穿蓝色甲胄的高大魔族,看起来是韩立,血滴候这样的护卫之流。

        韩立没有理会那圆脸青年,而是看向那宫装女子,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这宫装女子,正是先前阻止他和大皇子接触的那个白裙女子。

        宫装女子清澈双眸此刻也看了过来,并无愤懑之意,反而对韩立嫣然一笑。

        此女容貌本就极美,此刻展颜一笑,艳丽的风姿好像百花盛开,即便是韩立也略微失神了一下,随即立刻恢复过来,收回了视线。

        “厉某并非圣域中人,此次不过是保护十三殿下,才来到夜阳城。圣皇大人统治圣域,我虽然心中敬仰万分,但对在下来说却也只是前辈高人,自然无须行跪拜之礼。”韩立微一沉吟,开口说道。

        他虽然不愿意跪拜,却也不想得罪魔主,毕竟啼魂之事还要指望此人。

        “放肆,竟然还敢辩驳!”圆脸青年面色一沉。

        “算了,明真,都是些许小事,不要在此争吵。”魔主淡淡开口。

        “是,父皇。”圆脸青年大感意外,口中立刻答应了一声,狠狠瞪了韩立一眼后,倒也没再多说什么。

        跪在地上的石穿空也为之一愣,眼中露出惊讶之色。石破空脸上神色似乎没什么太大变化,只是眉梢微不可查的稍稍一挑。

        “你就是厉飞羽?既然非我圣域中人,跪拜之礼就免了,破空,穿空,你们也都起来吧。”魔主面色平静,无悲无喜的说道。

        “谢父皇。”石破空,石穿空还有滴血候,闻言站了起来。

        韩立也再次微微躬身行了一礼,表示谢意。

        “穿空,你这次离开圣域时间不短,前往真仙界之行如何?”魔主看向石穿空,面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

        “启禀父皇,儿臣在真仙界见识了不少异域风情,收获也颇多。”石穿空急忙说道。

        “你此番修为精进不小,看来确实不虚此行。我辈修炼中人正该如此,要增广见识,多历磨难,才能有所精进。”魔主赞许道,最后一句话却是对殿内众人所说。

        “父皇说的是。”石穿空深以为然,答应了一声,那个宫装女子和圆脸青年也点头应是。

        “父皇,精进修为固然重要,只是我等皇族肩负圣域亿万臣民之生计,也不能一味只顾自身修炼。近年来天庭布置在我圣域附近的驻军频频调动,似有大的动作,儿臣恳请父皇彻查,以防天庭再次进犯。”石破空拱手说道。

        “知道了,此事我自会安排。”魔主听闻此话,不置可否的说道。

        就在此刻,一个侍从从大殿外快步走了进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启禀圣皇,大殿下,八殿下,十殿下在外请见。”

        “让他们都进来吧。”魔主说道,然后对石破空等人摆了摆手。

        几人见此,退到了一旁。

        石破空在第三个座位上坐下,滴血候守在其身后,而石穿空来到最尾端的座位,韩立自然跟随在其后。

        “厉道友,父皇性格偏执多变,虽然不知道他为何会宽恕你刚刚的无礼,但实是万幸。你接下来万万不可再和他老人家有所冲突,否则莫说救助啼魂,你的人身安全也无法保证了。”石穿空低沉的声音在韩立脑海中响起。

        韩立闻言略一沉默,然后默默点头。

        他岂会不知刚刚所为有些不当,只是有所为,有所不为,让他向别人屈膝跪拜,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石穿空看到韩立点头,神情略微一松。

        “石道友,那两位是?”韩立瞥了那宫装女子和圆脸青年一眼,传音问道。

        “那是五姐石竞妍和六哥石明真。”石穿空传音回道。

        “他们和大皇子可有关系?”韩立双眉一动,再次问道。

        “五姐修为高深,而且胸怀大志,是我们众人中极出色的一个,可以和大哥,三哥相比。她的麾下也掌握了不小的势力,六哥和十二哥都是她的支持者。”石穿空低声传音道。

        韩立听闻此话,暗暗吃惊,同时脑海中回想当年此女阻拦他和大皇子相谈之事,琢磨着这其中是否有什么阴谋。

        就在此刻,伴随着脚步声,大皇子等人走了进来。

        “拜见父皇,恭祝父皇修为精进,早日达成道祖之位,永恒自在,万古常青!”大皇子等人俯身拜倒,齐声说道。

        “好,好,都起来吧。”魔主面上露出一丝笑容,似乎对大皇子的奉承颇为受用。

        大皇子等人依言站起身,走到一旁的第一个座位上坐下,八皇子和十皇子也在各自的位置上坐下。

        入座后,大皇子目光在殿内四下环视了一圈,先是分别朝三皇子石破空和五公主石竞妍微微颔首示意,最后还目光一转的冲韩立笑了笑。

        韩立对此仿若未闻,大皇子似也不以为意,移开了目光。

        接下来的时间里,不断有人前来,恭贺魔主出关。

        来的这些都身负爵位,管辖着夜阳城,甚至魔域各方的事务。

        眼前这个庆典,倒是有些像世俗中的早朝。

        石穿空不断给韩立介绍这些人的身份,倒是让韩立对整个魔域各方之人有了一个大概的印象。

        很快,殿内的座位差不多都坐满。

        只是第一排的位置,仍旧只有石破空等七人,并未再有别的皇子公主来此。

        “石道友,不是说此次圣皇出关,乃是整个圣域的大事,其他皇子公主不来吗?”韩立看着空了几乎一半的位子,传音问道。

        “七哥目前镇守在黑鸭城,严密监视天庭的动向,无法分身,十二哥性喜游历,长年不在夜阳城,连父皇也拿其没有办法。至于二姐,四姐,九姐,十一姐她们四人拜入了我圣域的一位道祖门下修炼,我也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她们,这次肯定也不会前来。”石穿空解释说道。

        “原来如此。”韩立哦了一声。

        又过了片刻,外面再没有人出现。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便开始吧,我闭关这段时间,圣域内发生了哪些重要之事,你们依次报来。”魔主敲了敲身前的桌子,说道。

        大皇子石斩风闻言,首先起身。

        “启禀父皇,您闭关的这段时间,儿臣巡视了墨河,庸凉,寒云,孤星四域,这些是儿臣所写的简报,请父皇御览。”石斩风取出一本玉册。

        一道灰影从魔主身后飞出,一个闪动出现在大皇子身前,接过玉册,然后身形一晃出现在魔主身旁,恭敬呈上。

        韩立面色微变,知道此刻他才看清那灰色人影的真身,却是一个灰衣人影。

        此人脸上罩了一层黑气,看不清面容,身体飘飘荡荡,浑不似血肉之躯,而是一道阴魂。

        “那人名叫影子,乃是父皇的贴身护卫,谁也不知道他的身份来历,也没人见过其容貌长相,但实力极强。”石穿空看到韩立的视线,传音说道。

        “很好,你清扫这四域的盗匪,功劳不小。”魔主拿过玉册,飞快翻看了一遍,点头道。

        “为父皇分忧,儿臣不觉得辛苦,反倒是父皇您辛劳闭关修炼,儿臣前些年偶得了一株‘元空草’,进献给父皇,希望能对您有所助益。”石斩风手腕一动,取出一个白色木匣,将盖子打开后,里面是一株数寸长的小草。

        此草通体银白,有九片叶子,形状却各不相同,每个叶子上都布满了一团团银色道纹,散发出强烈无比的空间法则波动。

        那影子一闪取过木匣,放在魔主身前。

        魔主眼睛微亮,仔细打量木匣中的元空草两眼,点头将其收起。

        “皇儿孝心可嘉,赏天青玲珑丹三枚,太初圣铠十副,龙象镇狱剑十口。”魔主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对影子说道。

        影子身形一闪消失,下一刻便立刻出现,手中多了一个白玉托盘,上面有三块巴掌大小晶莹剔透的水晶,每个水晶中封印了一枚天青色的丹药,十件白色铠甲,十口金色长剑。

        淡淡的药香从那三枚天青色丹药中散发而出,韩立闻到这股药香,体内打开的三十六个玄窍立刻蠕动不已,似乎想要将那三枚丹药一口吞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