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武侠仙侠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三十四章 挑拨离间

第八百三十四章 挑拨离间

        韩立此时身处祭坛顶端,举目打量了一下四周。

        只见那两尊雕像耸立在身前,越发显得高大,投射下两片巨大阴影,罩住了几人,仿佛两尊站在天上的神祇,俯视着下方的凡人。

        他此时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一阵阵巨大压迫感从两尊雕像上散发而出,沉甸甸的压在心头,以他此刻的修为,竟然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韩立心中一凛,暗道难道是刚刚的异变再次出现了?

        就在此刻,他眼睛余光看到身旁的石破空三人面色也隐隐发白,显然也在承受雕像散发出的巨大压力。

        三人立刻朝着两尊雕像参拜行礼,行礼之后,他们的神情立刻缓和了许多。

        眼见此景,韩立心中一动,略一沉吟后,也躬身朝着两尊雕像行了一礼。

        说来也怪,他行了一礼后,压在身上的庞大威压顿时徐徐收回。

        韩立眉梢一挑,对于这天煞圣皇和幽冥圣母产生了些许兴趣,这两尊雕像如此通灵,莫非魔域真有这两尊神祇?

        “二位殿下诚心拜祈,圣皇圣母定然看在眼中,赐下无边福祉,护佑二位殿下。”一个头领模样的祭司站了起来,还了一礼后说道。

        此人是个中年男子,一头蓬乱的黄发,皮肤黝黑粗糙,仿佛乡间辛苦劳作的老农一般,唯有一双眼眸却异常明亮。

        韩立打量此人一眼,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

        这老农模样的祭司身上的气息并不如何强大,也就只有金仙初期的水平,他一根手指便能碾死,但这人不知为何,却给他一种莫名的心悸之感。

        “多谢廉贞祭司吉言。”石破空点头轻笑了一声。

        韩立闻言,心中一动。

        因为啼魂的缘故,他这些年也研究过夜阳城祭祀殿的情况,祭祀殿乃是夜阳城的一个特殊之地,里面的一众祭司虽然受圣主管辖,却并不需要执行任务,专一侍奉天煞圣皇和幽冥圣母。

        祭祀殿中以大祭司为首,其下是数名高阶祭司,廉贞祭司便是其中之一。

        韩立目光很快从廉贞祭司身上移开,朝着其他祭司望去,并没有发现修为更高的人,心下微微有些失望。

        “哈哈,三弟,你来的也颇早啊。”就在此刻一声长笑从下面传来,几个身影登上了祭坛。

        为首之人是个三十七八岁的紫袍男子,身形高大,服饰打扮和石穿空二人一般无二,头顶的紫金冠上也镶嵌了三颗明珠,眉宇间有一个淡淡的紫色标记,闪动着神秘的紫色光芒。

        韩立见此,微微一怔,这人不正是十年前他在摩诃区邀请他的那人吗?

        只是原本的一头黑发,变成了全白。

        此人身旁站着两个人,也是一身紫色锦袍,其中一人正用不善的目光朝这里看来,正是此前刚入城时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位八皇子。

        另一人,则是个瘦削青年,面色蜡黄,气息不匀,一副痨病鬼的模样。

        三人身后还跟着几名随从,打扮气度均是不凡。

        “原来是大哥,还有八弟,十弟,我们倒是许久没有见面了。”石破空遥遥冲对方几人抱拳一礼,含笑说道。

        而韩立听了这话,心中顿时了然,原来这气质不凡的高大紫袍男子,竟就是石穿空的大哥,魔主的大皇子,石斩风。

        那当时对方出言邀请自己的目的,就值得琢磨一二了,而当时出言提醒自己的白发女子,又是何人呢?

        其心念电转间,脑海中一下子涌起不少疑问,目光也开始有意无意的四下逡巡起来。

        “八哥石传甲你已经见过了,那个一脸病容的人是十哥,石伯符,他小的时候得了一场怪病,缠绵了许久才治愈,不过他也因祸得福,领悟了一种极为厉害的诅咒法则,不可小觑。八哥和十哥都依附于大哥。”石穿空的声音在韩立脑海响起,传音说明另外两个皇子的情况。

        韩立闻言,暗暗打量了十皇子两眼。

        此人修为也达到了太乙境,虽然只是太乙境初期,但身上气息奇特,给人一种十分不舒服之感。

        “是啊,我们虽然都在夜阳城,但各司其职,却是许久没有见面了。我最近刚刚得了真仙界的两瓶紫罗仙酒,今日觐见了父皇以后,三弟和十三弟不如到我府上来,我们兄弟几个畅饮一番,岂不美哉?”石斩风哈哈大笑道。

        石穿空面色微变,正要暗示石破空拒绝,不过他还没有开口,石破空已经点头答应了下来:

        “大哥既然有此美意,小弟自然奉陪,说起来,我们兄弟几个平日里分处各地,也是难得接着父皇出关之际,才好在此一聚。”

        石穿空心中大急,事已至此,却也无可奈何。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对了,厉道友若有兴趣,也可前来,那日我和你说的事情仍然算数的。”石斩风目光忽的一转,对韩立含笑说了一声后,然后自顾自的上前参拜天煞圣皇和幽冥圣母。

        八皇子,十皇子等人闻言,朝着韩立诡异一笑,随后便上前行礼,不再理会石破空等人。

        韩立心中暗暗恼怒,石斩风这一记挑拨离间好不阴毒,不过面上却丝毫不动声色。

        “石道友,刚刚大皇子所言何意?”血滴候面色首先一沉,传音质问。

        “血滴候,休得胡言。”石破空眼神微冷,瞪了血滴候一眼。

        血滴候凛然应声,退了下去,但看向韩立的目光中明显带上了深深的怀疑之色。

        韩立感受到血滴候的视线,眉头微皱,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血滴候当年舍身引开照骨真人,虽然是奉了石破空的命令,韩立对其还是颇为感激的,此番二次相见,他颇起了几分结交之意,想不到血滴候此刻却因为大皇子的一句话便轻易翻脸相向,这样的人无法明辨是非,倒是不值得相交。

        “我们先走吧。”石破空冲韩立微微一笑,随后开口说道。

        几人随即从祭坛的另一条阶梯而下,走向朝着远处的圣皇宫。

        一行人都没有说话,气氛有些沉闷。

        “厉道友,刚刚大哥所言,究竟是……”石穿空心中迟疑,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虽然所问和血滴候一般,却无苛责之意。

        “十三弟,这是大哥的离间之计,厉道友乃是你的好友,莫非你还信不过他?”石破空轻笑一声,打断了石穿空的话。

        “我对厉道友自然是信任的,只是有些好奇大哥做了什么事情。”石穿空嘿嘿一声道。

        “也没有什么,只是先前我在摩诃区闲逛,偶遇了大皇子,就啼魂的伤势谈论了几句,不过当时他的容貌和现在略有些差别,所以我并不知道其身份。”韩立略一沉吟,将当日遇到大皇子的情况大致说了一下。

        “原来如此,大哥果然狡诈,竟然用这种下作手段。”石穿空哼了一声,说道。

        “大哥行事一贯如此,我们小心一些,不要自乱阵脚就是了。”石破空淡淡说道,然后看了血滴候一眼。

        血滴候面露尴尬之色,朝着韩立躬身行了一礼,道:“在下方才一时冲动,言语失当,还请厉道友见谅。”

        “无妨。”韩立面无表情的说道,语气冷淡。

        血滴候知道自己刚刚将韩立得罪的狠了,此刻道歉已经为时已晚,讪讪站起。

        几人朝着宫殿深处走去,很快来到中心处的一座漆黑大殿前。

        此殿高足有百丈,比起附近殿堂明显高出一截,有种鹤立鸡群之感,而在大殿四角处各耸立了一根数人合抱的黑色石柱,上面各自铭刻了一个栩栩如生的魔神浮雕。

        大殿之外高悬着一块巨大牌匾,上面写着“圣皇殿”三个紫色大字。

        这三个字笔意古拙苍劲,如龙蛇翻滚,竟有直冲云霄,呼啸苍穹之势。

        大殿正门外此刻站了两个紫袍侍从,看到四人过来,急忙向石穿空和石破空躬身行礼。

        “父皇可在里面?”石破空淡淡的开口问道。

        “圣主大人在。二位殿下稍等,我这便进去通报。”其中一个侍从,说了一声,飞快进入汇报。

        片刻之后,那人走了出来,道:“圣主大人有令,有请四位进殿。”

        石破空和石穿空深吸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身上服饰,走进大殿。

        韩立和滴血候,落后二人一步之遥,跟随在后面,也踏进大殿。

        殿内空间极大,但却空无一物,显得异常空旷,两侧墙壁上刻满了各式各样的雕像,有人形,也有兽型,每一个都栩栩如生,仿佛随时能破壁复活过来一般。

        这里的光线有些阴暗,这些雕像都隐藏在阴影之中,看起来有些狰狞。

        众人默默无言的往前而行,直至大殿最深处光线才复又明亮起来,地面上多出一座高台,一个紫袍男子端坐于台上主座之上。

        此人看起来四五十岁年纪,满头白发,方脸细眉,仿佛一个儒雅文士,但神色间却有一股自有不怒而威的气势。

        这人也没有散发出多么庞大的气势威压,但却仍然不由自主的产生一种臣服之感。

        韩立之前以掌天瓶神魂穿梭时,曾经见过魔主一面,不过那次对方并未显露出真身,此刻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魔主似有所感,也抬眼看了过来。

        韩立心中立刻咯噔一下,全身一阵冰凉,似乎所有的秘密都被对方看穿,面色顿时一变,体内仙灵力瞬间尽数全部运起,脑海中的神识之力也弥漫而出,流遍全身,试图抵挡魔主的视线。

        但无论他如何运转神通抵挡,在魔主的视线前都形同虚设,全身冰凉的感觉越来越重,几乎便要虚脱倒下。

        魔主的视线在韩立脸上转了转,面上露出一丝奇异神色,随即便又恢复了平静,移开了视线。

        而韩立全身发凉的感觉才潮水般褪去,偷偷松了口气,紧绷的心神缓缓松弛了下来。

        魔主的视线看过来,不过一两个呼吸,但韩立却感觉好像过了许久。

        他心神就这么一紧一松,竟然隐隐有种心力交瘁的疲惫之感,比和强敌激战一场还要累。

        “拜见父皇,恭贺父皇闭关修炼神功大成!”石破空和石穿空在高台前数丈距离站定,齐齐跪拜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