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武侠仙侠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一十章 暗渡楚禹

第八百一十章 暗渡楚禹

        韩立身形顿在半空,并随着四周虚空挤压而开始变形,面露痛楚之色。

        “哈哈!”

        照骨真人口中一声狂笑,另一只手掌五指一张,猛地往下一拍。

        韩立上方,一只白光缭绕的骨爪浮现而出,朝着韩立的头颅狠狠拍落。

        韩立面露惊恐之色,双手猛地一握拳头,化为两股青濛濛飓风的朝着上方的骨爪砸了上去。

        二者相撞并未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反而“噗”的一声轻响,两股青色飓风在骨爪一捏之下,当场的溃灭消失了。

        接着白色骨爪表面白光一涨,带着万钧之势径直下压,一股仿佛撕破空间的巨力直接往韩立头顶压下来。

        韩立的身躯依旧无法动弹分毫,接着周遭虚空猛地一震,其表面护体灵光溃散,身躯也随之砰然崩碎。

        照骨真人先是一喜,随即脸色一僵,他的眼前出现了诡异的一幕。

        只见韩立崩碎的身躯,骤然缩小,化作一枚四分五裂的红色豆粒,上面有一滴淡金色的精血蒸发开来,化作了一缕白烟升腾而起。

        另有一块无常盟的兔首面具缓缓掉出,轻飘飘地落向下方。

        几乎同一时间,与之遥隔数十万里的另一个方向上,石穿空的身躯也被从天而降的白色骨爪一掌拍碎,情形与这边竟是如出一辙……

        照骨真人收回分身后,面色变得阴沉无比,目光一转,望向了被京观塔所围的血滴侯。

        后者此刻身处自己的暗红色灵域之中,也没有试图逃开,神色显得颇为平静。

        “能弄出这等程度的虚假分身,竟连老夫都被骗过,也算是你小子的本事了。老夫现在心情很不好,若想要活命话,现在告诉我,他们真身去了哪里?卸甲城,鱼梁城,还是固阳城?”照骨真人口中长吐出了一口气,压抑着心中怒火,缓缓说道。

        其口中的几座城池,都是与硫森城距离相距无多,能够传送前往楚禹城的另外几座城池,韩立两人既然假身来了这里,真身便多半是去了那三座城池之一。

        “前辈就莫要开玩笑了,我费那么大力气才以秘术造出精血假身,甚至不惜以自己作为诱饵,引诱你追寻至此,又怎会告知你他们的真实去向。”血滴侯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开口说道。

        “既然你活得不耐烦了,那就让你的神魂来告诉老夫吧!”

        照骨真人一声暴喝,双手猛地一挥,其枯骨灵域立即急速收缩,朝着血滴侯的灵域压迫而去,那七八座白骨京观上火苗猛地一窜,所有头颅眼中绿火大盛,全都飞掠而起,如蝗虫过境一般,呼啸着朝血滴侯猛冲而去。

        然而就在此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一直被其灵域笼罩的血滴侯,脸上笑意越发浓郁,他手掌一翻之下,掌心之中出现了一枚玉符,将之“啪”的一声捏碎了。

        玉符断裂之后,当中立即有一道强大无比的空间力量喷涌而出,在其身后凝出一道幽深的黑色光门,他向后退开一步,身形随即隐没其中,消失不见了。

        照骨真人双瞳一缩,额头青筋暴起,即便是他,想要阻止却也根本来不及,只能一拳砸在虚空之中,发出阵阵雷鸣般的虚空爆鸣声。

        良久之后,天空声音渐消,照骨真人神色也逐渐趋于平静。

        他望了一眼远处的硫森城,喃喃自语道:“既然不知道你们去了哪座城池,那我便去楚禹城等着,你们休想活着离开南疆……”

        几乎与此同时,南疆域最南端的雄踞城外,正有两道人影从高空中缓缓飞落。

        两人身材俱是不高,容貌普通,却长得十分相似,看起来像是一对孪生兄弟,修为都不过真仙境后期,在这雄踞城方圆万里内,自是看起来寻常无奇。

        然而,这两人却并非他人,而是去而复返的韩立和石穿空。

        当初,血滴侯提出自己带上两具自己血炼道兵伪装成的假身,作为诱饵赶往硫森城,让韩立两人自行赶往卸甲城,乘坐传送阵前往楚禹城。

        韩立却认为这一做法存在一定风险,因为包括卸甲城在内的其他几座城池,都与硫森城相距不远,一旦血滴侯他们被照骨真人追上并识破,那么他就犹有余力去其他几座城池追杀他们二人,所以才决定冒险返回雄踞城。

        本来按照雄踞城和稔山城的距离,他们应该更早到达的,只是为了隐匿身形,两人均是死死压制住了境界修为,连遁空飞行都不敢全力而为,故而此时才到了雄踞城。

        “石兄,看来你的那位三哥对你的确不同,派来护送的这位血滴侯也是忠心耿耿,甘愿冒险与一位大罗修士周旋,来为你争取一线生机。”韩立一边走着,一边说道。

        “这血滴侯不是我三哥手下修为最高的,却一向是最为忠诚的,过往我也曾听三哥时常提起,只是一直没有见过。日后若是能在夜阳城相见,我定要厚报于他。”石穿空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说话间,两人已经拿着通牒,通过查验,走进了雄踞城内。

        在兽栏处租下一辆马车之后,两人便马不停蹄的直奔城主府。

        “天钺侯的性情我并不熟悉,听你和血滴侯道友的描述,似乎也是一位枭雄角色。此类人的心思最难揣摩,所以这次返回雄踞城,也当真是在赌了。”韩立传音说道。

        “上一次‘云山绕’里的杀局,他选择了袖手旁观,只希望这一次他也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能够安然离开这里,我石穿空都会承他这一份情。”石穿空眉头微皱,回道。

        一语说罢,两人皆是不再言语,耳边回响着兽蹄踩地的“嘚嘚”声,各怀心事。

        城主府占地面积极广,前半截的一座座气势宏伟的建筑,算是城主的官邸所在,而后半部分的广袤园林则算是天钺侯的私宅。

        官邸与园林接壤的区域,有一座圆形的塔式建筑,六七层高的样子,上面布满了精美至极的雕塑装饰,那便是雄踞城的传送大殿了。

        雄踞城不同于别处,在这里使用传送法阵,需要经过严格的盘查。

        韩立两人来到城主府一座侧门外,就被守门的修士给拦了下来。

        “这是我们的通牒,还请查验。”石穿空主动赔了笑脸,将两个全新的通牒递了上去。

        他们二人的身份,摇身一变,成为了魔域中部沉丘域,第一大家族的外族子弟,一个名为叫余中炎,一个名叫余中淼。

        “既然你们是沉丘余氏子弟,可有族徽凭证?”为首的一名年长修士,查看过通牒之后,神色稍缓,看向两人,问道。

        石穿空早有准备,手掌一翻,取出两块巴掌大小的圆形铁牌,上面雕刻着一只头生如棘双角的凶猛异兽,背后悬有两道羽翅,下方则铭刻着一个“余”字。

        年长修士接过圆牌仔细打量了片刻,开口道:“余涯兽纹没有问题,背后双翅也的确是外族的象征,你们二人可以进去了。”

        “多谢前辈。”

        石穿空连忙谢过一声,收回通牒和族徽,与韩立一起快步走进侧门之内。

        两人穿过门洞时,上方的探测法阵光芒微微一闪,其上警示用的赤红光芒忽然一闪,正要亮起,石穿空就从怀中翻出一小面圆形铜镜,悄悄朝着上面照了一下。

        法阵上光芒微微一闪,随即消失不见。

        其中一名守门修士目光微微一闪,仔细朝着上方的法阵看了一眼,又见那里一切正常,随即摇了摇头移开了目光,只当是自己眼花了一下。

        韩立两人暗自松了一口气,开始沿着府内廊道一路向内走去。

        城主府内守卫森严,几乎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修士值守,沿途还有一队队修士巡逻,两人一路上话都没有多说,只顾埋头赶路,不多时便来到了那座七层高塔下。

        塔门入口之处,有一列人排着长队,等候进入塔内。

        韩立两人便走上前去,排在了队伍最末端。

        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队伍前方的人接连步入高塔之内,很快就轮到了他们两人。

        两人走入高塔之内,迎面就看到了前方伫立着一座由十八根盘龙柱构成的传送法阵,里面正站着三个魔族男子,等候法阵启动。

        法阵之外,除了一名手持阵盘催动大阵的中年修士之外,就只剩下另外三队人了。

        “你们两个要传送去何处?”塔门之内,右侧有一架红木案几,后面坐着一个身着黑袍的长须老者,打量着韩立两人,问道。

        “回禀前辈,我们要去楚禹城。”石穿空连忙施了一礼,说道。

        “算你们运气好,今日去往楚禹城的名额还剩下三个,你们只需再等上一个人一起,就可以传送去往那边了。”黑袍老者眼见生着细密鳞片,嗓音阴柔,目光幽幽道。

        “不知需要等候多久?”韩立眉头微蹙,开口问道。

        “这谁说得上来?看你们运气了,说不定马上就有人与你们同行,说不定就是等到明日,也未必能凑齐人数。”黑袍老者头也不抬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