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武侠仙侠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三十九章 脱困

第七百三十九章 脱困

        “主人,虽然你打定的注意不会轻易改变,但我还是想要提醒一句,此刻域主和其他一些大罗级别的九幽族修士都在堕湖区那边,暂时无暇顾及此处。此时的修罗城外围算是防备最为薄弱的时候了,若是你们想要逃离修罗城,我可以带你们出去,只是时间紧迫,必须马上离开。若是这个时机一过,你们再想走就很难了。”啼魂看向韩立,略一迟疑后,开口说道。

        韩立目光扫向狐三等人,见他们一个个皆是伤痕累累,神色萎靡的样子,眉头紧锁在了一起,但很快他的目光就变得坚定了起来。

        “已经到了这里,若是就此返回,这些罪不是白受了么?况且我身上的状况,也不容许我后退。你们当中若是有人不愿继续,可以现在就自行离开。”韩立叹了口气,开口说道。

        “我的状况比你只坏不好,若是现在退出,我一样心有不甘。”百里炎哈哈一笑的说道。

        “我可没有半途而废的习惯。”狐三笑了笑,似乎扯动了脏腑伤势,嘴角微微一抽。

        “我们广源斋不做亏本买卖,现在退出的话,岂不是亏大了……况且这笔账,我也一定要讨回来。”石穿空也点头,说道。

        魔光没有说话,仍是自己那副万事无谓的样子,只是目光总是若有若无的瞥向少女模样的啼魂。

        “既然主人你决意如此,我便带你们去罢。”啼魂点了点头,说道。

        “我们人数太多,行动多有不便,在到达业火地坑之前,就请诸位先待在我的洞天之宝内吧。”韩立顿了顿说道。

        紧接着,他的手指上花影一闪,一道丈许高银色光门随即浮现而出。

        银色光门张开之处,正对着的便是竹楼一层,里面浓郁的天地灵气流淌而出,让久未接触灵力的狐三等人一阵心旷神怡。

        “这……莫非是玉昆楼拍卖会上那件?我记得当时被百造山的一位长老买去了……”狐三一看此景,先是眉头一蹙,继而有些惊讶道。

        “并非那件,此物是从别处得来的。好了,诸位还请先进去吧,这竹楼内是洞天灵气汇集之地,浓郁程度不输仙界一般的洞天福地,你们暂且在里面调养一阵,别处就不要走动了。”韩立没有过多解释,说道。

        魔光闻言,当先一步跨入竹楼,其余几人对着韩立略一抱拳,也走了进去。

        整个花枝洞天之内,所有禁制同时开启,竹楼也被封禁起来,狐三等人对此自然清楚,却都只是惊叹于竹楼之内的灵气充沛,一个个盘膝坐下,抓紧调理伤势,并未有任何多余动作。

        关闭洞天之后,韩立神色一松,口中发出一声压抑闷哼。

        之前连番酷刑般的折磨,饶是体魄强健如他,也犹有些耐受不住,更别说幽魂虫的强力侵蚀下,对神魂的损伤更是难以言表。

        “主人,你没事吧?”啼魂有些担忧道。

        韩立摆了摆手,翻手取出一枚金色丹药服下,闭目调息起来。

        “我没事,咱们走吧。”片刻之后,他睁开双眼,脸上挤出一个不太好看的笑容,对其说道。

        “此去祸福难料,主人你现在的状况,真的不要紧吗?”啼魂犹有些不放心道。

        “在灰界时间越久,受到的煞气侵蚀就越严重,我有预感,若是再不快点赶到洗煞池的话,煞衰就要压制不住爆发了,到时候不用别人动手,我也神仙难救了。”韩立苦笑了一声,如此说道。

        “洗魂区对九幽族人来说是个特别所在,非九幽族人不得进入。我虽受域主器重,但也只能随同他一起进入,平日里更不得在里面逗留。所以我们要进洗魂区,还是只能走你们之前那条路。”啼魂点了点头,道。

        “走那条业火通道的话,岂不是还要惊动里面的禁制?”韩立有些疑虑道。

        “这个无妨,交给我便是。不过进了洗魂区那边是个什么状况,我就不清楚了。”啼魂露出些许笑容,说道。

        “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先去了在说。”韩立轻叹了一声,说道。

        “主人,你且忍耐片刻,我这就带你出去。”啼魂点了点头,说道。

        说罢,其手腕一抖,一根猩红锁链凭空生出,“噗”的一声,从韩立的肩头穿了过去,

        韩立只是眉头微蹙了一下,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啼魂就这么拘押着韩立,从幽牢九层一路向外而去。

        她在九幽族的身份特殊,寻常九幽族大罗修士尚且要忌惮几分,更不用说普通幽奴了,故而一路倒有走得顺畅,甚至连一个敢于上前询问探查之人都没有。

        没过多久,两人就出了幽牢,沿着地下通道几经转折,来到了业火地坑外。

        走过了一条长长的通道,韩立一眼就看到了进入火池外的那道门洞旁,立着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却正是已经被炼制成了傀儡的苏流。

        其两眼无神地平视着前方,双手交叠在身前,掌心中锁链上连着的双刃斧和流星锤,被交错着背在身后,身上缝合出的伤痕韩立再次看来,仍是觉得触目惊心。

        对于这位天庭曾经的监察使,他并无多少好感,但毕竟同为仙界之人,见其最终落得如此下场,难免生出兔死狐悲之感。

        韩立被啼魂“押送”着来到门洞之前,正要走进去,苏流忽然双手一扯,黑色锁链牵动着巨斧和流星锤到了手上,身形朝旁一移,挡在了路中央。

        啼魂见状,眉头微微一皱,手掌一挥,一面散发着缕缕黑色煞气的令牌浮现而出,在苏流面颊前方悬停了片刻之后,又倒飞回了她的手中。

        苏流见此,则重新收起了兵刃,退回一旁,恢复了原本的木然状态。

        韩立与啼魂走入门内,发现桥头之上空无一人,囚禁着热火仙尊和蚩融的笼子,仍旧悬挂在桥下。

        走到近前,韩立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主人,你认识他们?”啼魂朝着桥下望了一眼,问道。

        “你可有解除他们身上禁制的方法?”韩立略一沉吟后,开口问道。

        “他们身上禁制要解起来不难,有我身上的九幽令不过是数息之间的事情,只不过这两人受业火炙烤煞气熏染时间太久,已经接近于半个灰仙状态了,只怕禁制一解他们便会因为神智难控而暴走。”啼魂想了想后,说道。

        “那就先救他们出来,解禁一事,暂且放下。”韩立点了点头,吩咐道。

        “这个容易。”

        啼魂说着,身子一晃的飞身而下,双手掐动法诀在铁笼上接连点动了是十数下。

        铁笼上立即浮现出丝丝缕缕符纹痕迹,暗红色光芒略一闪动后,随即消失不见了,封闭的笼门也随即打了开来。

        热火仙尊靠在笼内一角,对此全无所知,不为所动,倒是另一边的蚩融缓缓抬起头来,看向韩立和啼魂,眼中闪过一丝不解和惊慌神色,身子却没有动。

        “你的神智并未丧失,但身上禁制还不能解,能站起来的话,就自己出来。”韩立面上神情不变,说道。

        蚩融沉默片刻,什么都没说,缓缓站起身,将热火仙尊也搀扶了起来。

        “进去吧,一切等之后再说。”

        韩立随手一挥,一道银色光门随即出现在了两人身前。

        蚩融深深看了他一眼,仍是不解他为何要救自己,扶着热火仙尊,跨步迈入了竹楼之内。

        啼魂飞落到韩立身边,就见其手腕一转,关闭了花枝洞天。

        “主人,稍待片刻。”两人走到断桥尽头,啼魂开口说道。

        说罢,她身上暗红光芒一亮,身形向下一坠,就落入了业火之中,消失不见了。

        过了约莫三十息的功夫,火池之内黑焰突然向上一燎,一道人影飞掠而出,正是啼魂。

        “好了,池底和入口处的禁制都已经被我暂时封住了,现在可以放心走了。”她拍了拍手掌,干净利落道。

        “有劳了。”韩立点了点头,微笑道。

        “幽络,你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在这时,一声厉喝传了过来。

        韩立心中一紧,扭头望去时,就见一名双眼细长,皮肤惨白好似水鬼一样的瘦高中年男子从门洞那边走了出来,其怀中还抱着一只形似狸猫的茸白小兽。

        正是之前在傀堡中见到的大罗级别修士鬼木!

        在其身后,还站着数十个奇形异状的傀儡和幽奴,而已经化作傀儡的苏流也在其中,双手之中已经握住了那柄双刃巨斧和流星锤。

        “鬼木长老,我奉师尊之命,带此人受业火炙炼,一时三刻之后就会将其带回幽牢。”啼魂闻言,不紧不慢的说道。

        鬼木细长双眸微眯,打量了一眼啼魂手中的猩红锁链,见其一直贯穿了韩立的胸膛,眉头不自觉地微微上挑了一下,慢条斯理道:

        “域主大人此刻正盯着堕湖区那边,阴栝长老闭关之前,特意嘱咐我照看罗生区一二,并且言明了此事暂时不要禀报域主,你又何来的域主之命?”

        啼魂知道瞒不过去,索性手掌一收,将猩红锁链从韩立身上拔了出来。

        韩立身上留下的两个血洞,迅速合拢,恢复如初。

        “你当真要背叛域主,不肯回头?”鬼木眉头一蹙,开口说道。

        “此事一过,我自会向师尊领罪,鬼木长老今日若是肯放我一马,日后必有厚报。”啼魂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之色,开口说道。

        “哼!冥顽不灵,多说无益。”鬼木冷哼一声,弯腰将怀中白色小兽往脚边一放。

        那小家伙先是在其腿边蹭了一蹭,如人形一般直立了起来,双眼滴溜溜转着朝韩立这边呲牙斗狠,继而一转身,朝着门洞方向蹿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