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武侠仙侠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三十七章 究竟是谁?

第七百三十七章 究竟是谁?

        韩立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合上了双目,全神贯注的尝试操控脑海中万魂草所化的这些黑气,从外面朝着黑色波纹禁制所在冲击,试图破开禁制。

        有了之前冲破类似禁制的经验,再加上前后夹攻,黑色波纹禁制表面黑光连颤,很快便露出了松动的迹象。

        韩立目光一亮,果断再次施展念剑诀神通,不过这次不是一道,而是一口气凝了三道晶莹剑光,从神魂中一闪而出,以掎角之势斩在了黑色波纹三处地方。

        “嗤”“嗤”“嗤”

        伴随着三声裂帛般的脆响,黑色波纹禁制之上被斩出了三道细小的裂口。

        黑色波纹禁制猛地一亮,裂口处一缕缕黑气缭绕之下眼看便要合拢,但就在此刻,三道晶莹锁链从神魂中间不容发的疾射而出,恰到好处的卡在了三道裂口上,正是神念之链。

        黑色波纹黑芒闪动,竭力想要弥合三处破损之地,不过神念之链极为坚韧,任凭黑色禁制如何冲击,都死死堵在那里。

        不仅如此,三条神念之链还绽放出一阵阵晶光,并扭动不已,试图扩大三处裂口。

        黑光晶芒交织,彼此冲击缠斗,成了胶着之势,也使得韩立神识海中的这片区域乱成了一团。

        韩立见此情形,不惊反喜,再次闭上眼睛,运转神识之力和万魂草药力,继续前后夹击的冲击黑色波纹禁制……

        时间一点点过去,转眼间过了一日一夜。

        幽牢之中,韩立整个人仍旧斜靠在那里,一动都没有动过,但他脑海中的情况却宛如惊涛骇浪的海面一般,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黑色波纹禁制此刻赫然已经破开了数十个裂口,每个裂口中都串着一根不断扭动挣扎的神念之链。

        韩立的神识之力,还有万魂草的药力仍在前后冲击这黑色禁制。

        细看之下,可以发现这层禁制比之前黯淡了许多,且正在剧烈震颤,但仍旧牢牢守在那里,并未彻底破碎。

        此时,韩立低垂的头颅上,面色却已隐隐发白,不时有豆大汗水滚落。

        连续冲击了一天一夜,他脑海中的神识之力消耗极大,万魂草的药力也已经消耗大半,显然这种状态也持续不了多久了。

        “不亏是大罗境修士施加的封印,不能再拖下去了!”

        韩立一念及此,猛一咬牙,脑海中的数十根神念之链霎时间光芒大放,同时疯狂舞动,仿佛数十条触手,朝着四面八方猛地一阵撕扯。

        黑色波纹禁制剧烈颤抖,裂口顿时被撕裂了些许,散发出的黑光随之狂闪。

        “给我裂!”

        韩立双目腥红一片,心中狂吼一声,脑海中的神识之力顿时如脱缰的野马一般,朝着神念之链内狂涌而去。

        那数十根卡在禁制裂口上的神念之链纷纷一亮,且粗大了几分,再次奋力一撕。

        外面的万魂草所化黑气滚滚一凝,化为了两只黑色大手,一把抓住黑色波纹禁制,也猛地一拉。

        黑色波纹禁制再次一抖,发出阵阵裂帛般的声音,裂口再次扩大了几分,整个禁制看起来比此前稀薄了几分,但却仍没有丝毫崩溃的迹象,还在牢牢坚守。

        “念剑诀!”

        韩立心中再次狂吼一声,脑海中剩余的神识之力顷刻间化为一柄柄晶莹剑光,而后尽数朝着一处蜂拥而去,一阵交织凝聚之下,赫然化为了一道巨大晶莹剑影。

        剑影一个模糊,斩在了黑色波纹禁制上。

        “咔”

        黑色波纹禁制顿时被撕裂出一个巨大口子,再也支撑不下去,在一声闷响过后彻底爆裂而开,消散无踪。

        几乎同一时间,万魂草所化药力本也已经不多,被黑色波纹这么一冲,也彻底飘散。

        韩立紧绷的身体几乎猛地松懈,大口喘息,脑海中的神识之力此刻已经尽数耗光,眼前阵阵发黑,几乎昏过去。

        这一日一夜的冲击,真正将他全身精力尽数用光,但总算破开了一个禁制,令其心中充满兴奋之意。

        “不行,绝不能昏睡。”韩立咬紧牙关,迫使自己保持清醒,缓缓呼吸吐纳。

        时间一点点过去,足足过了一两个时辰,他脑海中耗尽的神魂之力才恢复了一些,虽然距离完全恢复还差的远,但起码眼前不再阵阵发黑。

        韩立轻呼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催动神识朝着体内其他地方探查起来。

        他之前虽然也能感应体内各处情况,但终究不及使用神识探查更清楚。

        结果略一查探,他心中便是一沉。

        他身上其他地方虽然也被禁制之力所禁锢,但并不强,乃是丹田上那些煞雷禁制的余波,只要能破解丹田内的禁制,其他地方立刻便能迎刃而解。

        只是丹田内的煞雷禁制远比他先前预想的厉害,远非脑海中的黑色波纹禁制可比,即便有蟹道人相助,只怕也难以破解。

        韩立眉头紧皱,心中念头急转,思考着煞雷禁制的破解之法。

        就在此刻,一阵脚步声从传来。

        他面色微变,立刻收回神识,同时低下头去。

        只见远处九层通道口,一高一矮两个身影出现在了那里,不是别人,正是那灰衣大汉阴禅和少女幽络。

        韩立用眼角余光扫了一眼幽络,目中闪过一丝诧异。

        他总觉得此女的举止有些奇怪,尤其是自己服了此女给那大汉的丹药后,才能有后面一系列的自救举动,若其目的真是如其所述,难道会不知道这一点?

        莫非此女别有用心,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或者是那九幽域的域主还有什么阴谋不成?

        思量间,韩立的脑袋垂得更低,脑海中的神识之力内敛到了一起,不散发出丝毫神识波动。

        “已经有一个清醒过来了啊。”幽络朝着里面望去,在石穿空四人牢房扫过,最后落在了韩立身上,美眸之中闪过一丝诧异,随意的说道。

        “这个人族修士神魂似乎很强大,昨日便已经清醒了。当然这也多亏了幽络姑娘的天阴涑魂丹,否则他不像只死猪一样昏睡个十天半个月又怎么可能醒来?”灰衣大汉瞥了韩立一眼,说道。

        “哦,四天便清醒过来,神魂确实强大都很。其他四人今日也必须弄醒过来,时间已经不多了,域主他老人家还等着呢。你去喂药,我会帮你一把。”幽络点了点头,随即俏脸微凝的说道。

        灰衣大汉应了一声,掐诀打开百里炎所在的牢房,取出一枚天阴涑魂丹,给百里炎服下。

        幽络两手往身前一横,五指掐出一种类似兰花的古怪法诀来。

        一道道黑芒泛起,其中夹杂着点点黑色符文,滴溜溜一转之下,化为一朵黑色莲花。

        幽络手指一动,黑色莲花从其手上飞射而出,然后飞快缩小,化为一个黑色光点,没入百里炎眉心之中。

        百里炎脑袋上立刻绽放出道道黑芒,将其皮肤也映照成黑色。

        黑芒之中浮现出一尊容貌雍容,身穿霞衣,赤足坐莲台的女子虚影,面带笑容,给人一种博爱万物的感觉,仿佛万物之母。

        女子虚影迷蒙的手臂一抬,手掌轻抚百里炎的脑袋,口中喃喃诉说着什么,仿佛是母亲在唤醒孩子。

        百里炎脑袋之上顿时浮现出一道道黑色涟漪,朝着周围扩散开去。

        附近虚空嗡嗡颤鸣,隐约能听到些许梵唱之音。

        下一刻,百里炎身体猛地一颤,慢慢睁开了眼睛。

        女子虚影一闪飘散,百里炎脑袋散发出的黑芒也随之消失。

        一旁牢房之中,韩立看着这一幕,眼中露出诧异之色。

        “幽络姑娘的唤魂咒不管看多少次,都让人叹为观止,据说即便是已经陨落之人,只要死亡不超过三日,尸身仍在,而且魂魄未被击溃,都可通过此术复活,不知可是真的?”灰衣大汉眼中浮现出钦佩之色,开口问道。

        “下一个。”幽络散去手中黑芒,并未回答灰衣大汉的问话,神情冷淡的说道。

        “是,在下多嘴了。”灰衣大汉讪讪一笑,急忙转身飞快打开了狐三牢房,喂了他一枚天阴涑魂丹。

        幽络两手掐诀,再次施展唤魂咒,狐三很快也睁开了眼睛。

        灰衣大汉和幽络如法炮制,同样将魔光和石穿空唤醒过来。

        “阴禅主管,接下来的事情需得保密,你还是不要知道为好。”幽络看向灰衣大汉,用凝重的语气说道。

        灰衣大汉一怔,随即点了点头,两手一掐诀。

        除了韩立五人外,周围各间牢房之上泛起道道黑光,形成一层黑色光幕,将各个牢房尽数遮住。

        “我已经张开了其他牢房上的禁制,你们慢慢详谈,稍后再叫我便是。”灰衣大汉开口说了一句,干脆的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就在其转身的瞬间,幽络闪电般抬手,一指点在灰衣大汉后心上,一道黑芒电射而出,瞬间没入大汉体内。

        灰衣大汉勃然变色,但不等其做什么,其脑袋上一闪浮现出一团黑芒。

        大汉脸上惊怒的神情瞬间凝固,整个人一动不动,似乎被施法定住了一般。

        韩立五人眼见这出人意料的一幕,面色尽皆一变,面色各异的看向幽络。

        幽络收回手臂,缓步走到韩立牢笼前,挥手打开牢笼走了进去。

        “听你们刚刚的谈话,阁下似乎要让我们做一件事,不知是什么事情?”韩立挣扎着站了起来,直视着眼前少女,开口问道。

        幽络看着韩立,忽的掐诀一点而出。

        一道雪亮白光飞射而出,绕着韩立迅疾无比的一转。

        几声脆响,他身上枷锁断成数截,掉落在了地上。

        “阁下究竟是谁,这又是何意?”韩立双眸凝视着幽络,缓缓问道。

        “你还是没有认出我来吗?”幽络嫣然一笑,如此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