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武侠仙侠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十五章

第六百七十五章

        说起来,韩立如今对于这部被天庭觊觎的《大五行幻世诀》确实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毕竟他如今已得到了《真言化轮经》的全本功法了,从其上所述来看,若能持续修炼下去,足够其修炼至大罗境了。

        《大五行幻世诀》虽然是真言门最高秘典,但对于修炼的要求必然不低,且修炼过程绝不会简单,最好的未必是最适合自己的。

        同时他也明白贪多嚼不烂的道理,若是一得到更好的功法,就要放弃之前所修,那到头来反而会一事无成。

        如今的他急需提升实力和修为境界,以期在这越发混乱的真仙界中能够立足和自保,只有活下去,才能再考虑其他之事。

        当然对于这部功法,他还是心存些许好奇的,若真能有缘一窥究竟,他自然也不会介意。

        二人谈话之间,已飞出了一段不短的距离,前方地形渐渐变得平坦,从绵延起伏的山脉变成了此起彼伏的丘陵地带。

        而且这些丘陵颇为奇特,大多数都是双丘并立,形如驼峰一般,不知为何会如此。

        地形虽然变化,不过丘陵各处的植被草木仍旧极为旺盛。

        “此处各种草木灵气倒是异常旺盛,不知这里属于真言门的哪一域?”韩立看着下面的地形,问道。

        “看来厉道友对真言门的地理情况,也颇为了解啊?”热火仙尊闻言,面上露出一丝惊讶。

        “厉某前些时日得到了一份真言门的简略地图,对这里大致知道一些概况。”韩立解释道。

        “原来如此,此处是真言门的木皇域境内,不过处于木皇域边缘,没有多少好东西,我们现在在往中心区域前进,那里有不少药园,希望没有毁在当年那场战火中。”热火仙尊点点头,叹了口气说道。

        “一切由你安排就好。”韩立点头说道。

        此处视野清晰,两人慢慢提高了遁速,化为一红一青两道遁光朝着前方飞射而去,很快消失在远处天际。

        ……

        与此同时。

        一片白雾弥漫的荒凉废墟上空,一道紫色虹光急掠而过,在虚空中拉出一道道模糊残影,紧随其后另有两道遁光相携而行,紧追不舍。

        前方虹光之中,一名生有卷曲白发容貌俊朗的紫袍青年,正眉头紧皱着急速前行,一双紫眸之中闪烁着些许厌恶神色,时不时地回头遥望一眼。

        与其相隔十数里之外,一名身材矮小背颈有些佝偻的秃顶老者,正与一名身穿白色儒衫的男子身上遁光相互联结,共同催动着一道狭长飞梭,急速飞掠。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元竞仙宫的宫主陆吾良,和坐镇伏泽仙域泽渊城的监察仙使赵真,而前面被死命狂追的人则是与韩立等人失散的石穿空。

        “没想到这小子对于空间法则的参悟竟到了此等地步,速度实在快的诡异,你我二人联手催动这件七品仙器飞梭,竟然也追了这么久还没能将他拿下。”陆吾良眉头紧皱,开口说道。

        “这倒无妨。催动三大至尊法则对于仙灵力的消耗可不低,此人速度比之前已经下降不少,明显是消耗过剧的样子,应该也撑不了多久了。况且这真言门遗迹如今这副鬼样子,只怕我们身处的这块陆地也没有多大,等将他逼到边缘地带的时候,他自然也就无处可逃了。”赵真气定神闲的说道。

        “赵道友所言甚是,他如今已经是瓮中之鳖了,落到我们手上也只是时间问题了。”陆吾良嘿嘿一笑,开口说道。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追到此人之后到底该如何处置?”赵真全力催动着飞梭,脸上却是露出几分犹豫神色,问道。

        “哦,为何会有此担忧?”陆吾良眉头一紧,疑惑道。

        “陆宫主还不知道吧?此人之前在聚琨城中便出现过,还与苏流道友交手过。听他说,此人的身份似乎有些棘手……”赵真缓缓说道。

        “赵道友就别打马虎眼了,都到了这份儿上了,还是有话直说的好。”陆吾良一怔,忙说道。

        “广源斋……此人有广源斋的背景,并且身份似乎还不低。可惜现在联系不到苏流道友,否则就能求证出个确切答案。”赵真喃喃了一声,如此说道。

        陆吾良闻言,目光微闪,似乎也觉得有些难办。

        犹豫片刻之后,他又开口说道:“既然仇已经结下,现在想收手也不太现实了。反正是在这真言门遗迹之中,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打他个魂飞魄散,死无对证。”

        “恩,怕也只能如此了。”赵真闻言,目光微微一凝,点了点头说道。

        两人正说话间,忽然看到前面那道紫色遁光忽然一折,朝着下方的一座宽广山谷落了下去,连忙催动脚下飞梭,朝着下方追了过去。

        山谷入口处,两座高耸山峰相对而出,上面镂空开凿着许多空洞,看起来应该是用来驻扎看守之人的要塞,周围还铭刻着各种真言和符文,原本似乎还有某些禁制存在,只是如今已经损毁殆尽了,就连右边的山峰都塌陷了一半。

        赵真两人掠入山谷后,一路向内追去,就见谷内一座巨大的白石广场上,正有一道人影依着广场中央的一块黑色圆石布置着什么。

        “这小子,居然还敢停下来,布置手段对付我们?”陆吾良见状,有些意外的说道。

        “万万不可大意,此人修炼的是空间法则,不可以常理度之。”赵真却是眉头一蹙,目光凝重说道。

        “不管他要做什么,只要别让他做成了就行。”陆吾良嘴角一扯,说道。

        说罢,他身形一闪,周身之上外一层黄色灵域骤然间一张而开,顷刻间将方圆千丈的范围笼罩了进去。

        接着其身形一跃而出,周身皮肤如风干一般化作土褐之色,整个人身子骤然一沉,仿佛在瞬间增重了千倍,如一颗陨石般朝着石穿空砸落了下去。

        赵真嘴角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凝神朝下方望去。

        “轰轰轰”

        陆吾良的身躯急速下坠,带起的风声重如轰鸣,伴随而来的则是一股凝为实质的强大压迫之力,直将其灵域内的空气,都压缩得不断向着下方坍缩而去。

        眼看其就要砸落至白石广场,将石穿空砸个粉身碎骨之时,一层银光毫无征兆的蔓延开来,化作一道银色灵域扩张开来,瞬间就将方圆数丈的范围包裹了进去。

        陆吾良只觉得眼前一花,周围空间似乎突然笼上了一层朦胧蒸汽,变得有些模糊扭曲起来,下一瞬他的身影就轰然坠地,发出一声震天轰鸣。

        “轰隆隆……”

        大地之上烟尘四起,方圆近千丈的范围之内,地面岩石崩碎飞沙走石,整个大地下陷将近百丈,地面上竟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深坑。

        赵真在高空之中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目光不禁微微一跳。

        在其看来,陆吾良明明是奔着白石广场砸落下去的,可此刻他的身形分明是砸在了白石广场之外。

        他身形连忙下掠而去,正迎上陆吾良飞掠出了深坑。

        “陆道友,怎么回事?”赵真连忙问道。

        “嘿嘿……这小子果然有些门道,在我砸下的瞬间,施展了某种类似于空间挪移的神通,令我偏移开了许多。不过无妨,待我也施展个神通,一会儿将他困住,令他无法施法,再由道友你出手将其斩杀。”陆吾良干笑一声,说道。

        “那就看道友的了……”赵真目光望向石穿空那边,将信将疑的说道。

        陆吾良点了点头,双手一掐法诀,正要施法之际,却见那紫衣青年忽然转过身来望向他们,嘴角一咧,朝他们露出了一抹充满挑衅意味的笑容。

        紧接着,就见其一手一翻,掌心之中出现一个拳头大小的迷你罗盘,另一手指尖凝出一滴淡银色精血点在了其上。

        迷你罗盘之上所有灵纹一圈圈的亮了起来,接着银光大作,从中传出阵阵强烈的空间波动。

        与此同时,石穿空身后的那块黑色圆石,四周也有一座圆形法阵光芒亮起,从中映出一道冲天银光,刺目无比,令赵真两人都看得眼睛微酸,不禁收敛了视线。

        当银色光芒一闪而逝的收敛之后,两道人影却是凭空出现在了银光法阵之中。

        左边一人身形婀娜,秀发如瀑,面上被白纱遮掩,却正是那魔族少妇枫林,在其身旁还有一名满头紫发高束,身穿大红羽袍的浮夸青年。

        “参见少主。”两人身影刚一现身,便立即朝着石穿空躬身下拜,恭敬道。

        石穿空随手将那枚冒着白烟,已经完全毁去的迷你罗盘扔掉,眉头微蹙,问道:“怎么只有你们两个,井老呢?”

        “回禀少主,进入遗迹之后,我就与井老和紫晴分散了……”枫林连忙说道。

        “少主,之前我和井老在探索一处遗迹时,不知是触发了什么禁制,还是遭到其他势力偷袭,井老被一阵突然出现的灰色雾气吞没了进去,没见怎么反抗,就无声无息地消失了。我眼见情况不对,就先行撤离了,之后还来不及再回去查看,就被少主以空移盘带来了这里……”名为紫晴的浮夸青年目光微敛,抱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