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武侠仙侠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六章 化险为夷

第五百八十六章 化险为夷

        轰隆隆之声大作!

        金色雷电在触及绿影后猛地炸裂开来,化为无数道金色电弧朝四周爆射而开,宛如一轮金色太阳,一闪即逝,引得附近虚空为之猛的一震。

        那团从巨鼠骸骨中飞出的浓郁绿影如遭重击,被震飞了出去,倒射出十数丈之远。

        但其并未遭到重创,立刻便稳住身形,再次朝着韩立飞扑而来,速度更快,一闪之下便在半空中消失无踪。

        韩立此刻周身金光大放,体内功法全速运转,口中大喝一声。

        他背后金光一闪,真言宝轮浮现而出,无数金色波纹从中散发开来,形成一个金色波纹区域。

        周围的一切瞬间静止,翻滚的煞气,震荡的虚空,还有距离韩立只有丈许远的那团绿影。

        韩立长呼出一口气,额头上浮现出一层细密冷汗。

        这绿影速度真是快的可怕,这两下交手快如闪电,若非他反应够快,又身怀时间法则,此刻定然已经被其侵入了体内。

        他伸手擦掉额头冷汗,朝着绿影望去,面上露出一丝好奇。

        但就在这时,原本静静停滞的绿影忽的波动了一下,绽放出明亮绿光,竟将周围的金色波纹也染成了绿色。

        韩立心中一惊,不过不等他做出什么反应,绿影中忽的爆发出一股强大法则之力。

        一道绿线从绿影中飞射而出,迅疾无比的朝着韩立飞射斩去,所过之处,金色波纹被割出一道长长的缝隙。

        不过绿线破开金色波纹,消耗显然也极大,飞快变得黯淡,但最后还是飞射到了韩立身前。

        那团绿影再次波动了一下,外形豁然变得纤细无比,仿佛一张绿纸一样,紧随在绿线之后,朝着韩立飞去,眨眼间便跨过这丈许的距离。

        韩立手刚刚抬到一半,绿影已经一闪没入了其体内。

        绿影入体,立刻化为一股庞大而精纯的煞气,飞快在他体内蔓延开来。

        煞气所过之处,韩立全身经脉立刻变得冰凉麻痹,一丝仙灵力也提不起,身体也动弹不得。

        他身上金光仿佛烈日下的冰雪,飞快消散,周围的金色波纹区域也消失无踪,全身被一股幽绿光芒笼罩。

        一连串的变化快如闪电,韩立一贯机敏的反应竟然完全应付不来便被制住。

        他一颗心立刻沉了下去,但并未惊慌失措,脑海中念头电转,急思对策。

        此刻,一阵桀桀的狞笑之声突然在他脑海中响起。

        韩立神识海中,突然出现一团暗淡的绿光,看起来是一只绿色老鼠,一出现立刻气势汹汹的朝着一个盘膝而坐,双目紧闭的金色小人扑了过去。

        “找死!”

        金色小人蓦然睁开双目,怒吼一声,双手一搓,再冲前方一点,一道晶莹剑影顿时浮现而出,斩在了绿色老鼠身上。

        此时,韩立体内的仙灵力虽然无法运转,但脑海中庞大的神识之力却并没有影响。

        “嗤啦”一声!

        绿色老鼠立刻被斩成两半。

        但被斩成两半的绿色老鼠似乎一点事情也没有,化为两团绿光继续朝着金色小人扑去。

        金色小人眉头一紧,两只手再次一扬。

        两条晶莹锁链浮现而出,闪电般缠绕住两团绿光,却没有用力将其压碎。

        两团绿光被晶莹锁链捆缚住,立刻奋力挣扎,隐约发出吱吱的尖叫之声。

        绿光虽然暗淡,却蕴含着惊人的神魂之力,奋力挣扎之下,两条锁链也震颤不已,隐隐有松脱的趋势。

        金色小人单手一掐诀,两条锁链立刻缠绕在了一起,同时附近晶光一闪,有多出几条晶莹锁链,同样迅疾缠绕在一处。

        在清脆的锁链碰撞之声中,一个锁链囚笼浮现而出,正是“神念囚笼”之术,那两团绿光被关在了里面。

        两团绿光一闪再次融为一体,化为一只绿色老鼠,眼中露出惊怒之色,奋力撞击神念囚笼,同时牙齿狠狠撕咬囚笼上的锁链。

        神念囚笼晃动不已,但并没有被撞开的趋势。

        然而未等韩立松一口气,异变再次发生。

        绿色老鼠被神念囚笼禁锢,绿影带来的那些精纯煞气立刻失去了控制,变得散乱起来。

        韩立体内的仙灵力仍然无法运转,但他身上蕴含煞气却感应到了那些精纯煞气,自动涌现了出来。

        他身上浮现出一层浓郁黑色雾气,翻滚不已。

        轰隆!

        那团浓郁绿影带来的煞气立刻融入韩立体表缭绕的黑色雾气中,黑色雾气似乎吃了一记大补药,狂涨起来。

        《玄煞暝灵功》不知为何自动疯狂运转起来,飞快吸收绿影带来的煞气。

        韩立神识海中,被神念囚笼中的那只绿色老鼠,此刻面上忽的露出惊恐之色,发出刺耳尖叫。

        它身上的绿光剧烈闪动,随着那些精纯煞气被吸收,身体竟十分缓慢的开始缩小,仿佛一个漏气的气球一般。

        韩立见此情形,微微一怔,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一丝复杂之色一闪而过。

        其神识海中,金色小人并未做其他举动,只是催动法决,继续困住那只绿色老鼠。

        随着《玄煞暝灵功》的运转,周围的煞气也翻涌起来,潮水般朝着他体内涌来,尤其不远处巨鼠骸骨散发出的浓郁煞气,此刻更是形成一道粗大煞气光柱,源源不断的注入到了韩立体内。

        此刻他吸收煞气的速度,比先前冲击仙窍时,快了何止十倍。

        大量煞气涌入韩立体内,形成一道宏大无比的煞气洪流,朝着那些关闭的仙窍冲击而去,竟自发的开始冲击起了仙窍。

        韩立自然早已看得目瞪口呆了。

        但他此刻全身无法动弹分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他体内的仙窍在这股煞气洪流的冲击下,赫然飞快开始松动,然后一个接着一个被强行冲开。

        不过片刻之间,便已经有三个仙窍被强行冲开!

        韩立心中大喜。

        但很快他便有些笑不出来了,脸上骤然浮现出一层血红,看起来有些吓人。

        仙窍如此蛮横的被强行打通,他体内经脉也剧烈震颤,比之前催动煞气冲击仙窍痛苦百倍不止。

        但他此刻无法运功护体,只能咬牙苦忍。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韩立体内《玄煞暝灵功》的运转越来越快,那些绿影带来的精纯煞气,很快尽数融入进了他自身煞气中。

        他脑海的神念囚笼中,那只比此前缩小了数倍的绿色老鼠发出一声绝望尖叫,“砰”的一声碎裂开,彻底消亡。

        韩立看到此幕,心中一松,收起了神念囚笼。

        没有了那些煞气,他身体的掌控权也回到了自己手中。

        只是《玄煞暝灵功》仍然脱离了他的掌控,疯狂运转着,飞快吞噬周围的煞气,冲击那些仙窍。

        随着“砰”“砰”两声闷响,韩立体内又有两处仙窍被冲开。

        他身体一颤,脸上的血红再次加深了几分,嘴角流出一道血丝,胸膛剧烈起伏,,气息显得有些杂乱。

        韩立心中一惊,急忙运转体内仙灵力,全力护住身体和经脉。

        对于疯狂运转的《玄煞暝灵功》,他心中念头急转后,并没有试图制止。

        时间流逝,韩立体内不断有一声声闷响传出,正是仙窍被一个接着一个冲开。

        不知过了多久。

        此时,韩立身上煞气浓郁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非但凝若实质,看起来仿佛一丛丛黑色火焰般在他身周跳跃。

        他此刻面上血红一片,几乎能滴出血来,嘴角留下两道血痕,看起来有些狰狞,且受伤不轻。

        不过,他一双眼中,却满是喜色。

        他此刻体内仙窍已经被冲开了一百零六个,《玄煞暝灵功》仍然在疯狂运转,吞噬着周围的煞气。

        “砰”的一声闷响从他体内传出,又有一个仙窍被冲开。

        韩立身体一抖,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眼中喜色更浓。

        打通一百零七个仙窍,他的修为已几近金仙巅峰,再进一步,便能达到太乙境了。

        就在此刻,他体内一百零七个仙窍仿佛共鸣一般,同时震颤起来,飞快吸收周围的天地灵气。

        滚滚天地灵气进入韩立体内,化为一股股精纯仙灵力,在经脉中奔腾流淌。

        《玄煞暝灵功》似乎终于尽兴,慢慢停止运转,最后彻底停止了下来。

        韩立整个人宛如虚脱了一般,瘫坐在了地上。

        半晌后,他才翻手取出一枚疗伤丹药服下,坐直了身子,闭目调息起来。

        良久之后,他睁开眼睛,脸上血红之色已消失大半,显然伤势已经控制住了。

        韩立深吸了一口气后,站了起来,感受着体内骤然大增的仙灵力,心潮澎湃,忍不住用力握住拳头。

        方才这一幕可谓是惊险之极,似乎是这具巨鼠残骸中残留的一丝残魂,有或许是经过了不知多少万年后此骸骨诞生了自己的灵识,竟想要通过其所带着的无边煞气,对自己神识海进行入侵。

        换做其他仙人,即便是太乙境修士,面对此等规模的煞气冲击,肉身无法动弹分毫,连神魂恐怕也早就崩溃了,若被对方得手,后果不堪设想。

        所幸自己此前从墨雨处得到了一门依靠煞气冲击仙窍的《玄煞暝灵功》,并在此前在此煞气环境下修炼了如此之久,同时神识之力异常强大,这才堪堪化险为夷。

        并且阴差阳错之下,被煞气灌体,实力再次突飞猛进,如今距离太乙境界只有一线之隔了。

        只是这次修为大进实在太过蹊跷,而且他此刻体内煞气囤积了太多的煞气,让他有些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