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都市职场 - 朝花夕食在线阅读 - 第61章 是宁王吗?

第61章 是宁王吗?

        “剩下的让你哥哥告诉你吧,晴儿,今天回家!”不料阿笙并没有继续说,而且还要把希希带走。

        林语安惊得立即拉着希希的小手。

        希希看看她,又看看阿笙,有些迷茫。

        看到希希这个样子,林语安脑海里浮现的是二母争一子的故事,虽然跟现在的情况不符,但她不忍让希希为难,只好先放开了手。

        不过大家都没想到是,希希并没有走向阿笙,反倒抓起林语安那破了口的衣袖,对着阿笙说:“三件!”

        众人:“!!!”

        沐晨立马转身过去,从他不断耸动的肩膀来看,都知道这货肯定笑得正爽。

        阿笙瞥了他一眼,“好!”

        希希对着林语安笑了笑,“明天见!”

        那笑容如阳光般散发着光芒,让大家冰冷的心都得到了解封。

        “嗯。”

        为了这个笑,林语安觉得自己冒点险,吃点苦都是值得的。

        “我们也走了。”

        沐晨也拎起了小胖墩的衣领往外走去。

        小胖墩用力蹬着两只小短腿,嘴里不住嚷嚷:“我自己走!”

        “呵,你自己走?刚才差点被雪埋住的是谁?”

        “那,那是不小心!”

        “呵呵!”

        ……

        随着他们的声音飘远,林语安的注意力又回到了林若晨身上。

        “哥哥?”

        林若晨从自责和愧疚中醒过来,他再次抓着妹妹的手,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安安,对不起,我不应该让你冒险的!我应该自己去做诱饵的。”

        林语安叹了口气。

        眼前的男孩再聪明年纪也摆在那里,这要是在前世不过是个初中生呢,想到今天出门前,他不停嘱咐自己不能单独一个人,她心底就已经原谅他了。

        与前世的父母相比,眼前这个不大的男孩其实不错了。

        “我原谅你啦!”

        林语安轻轻的拍着林若晨的手臂,原本是想拍后背的,可惜她手短够不着。

        林若晨又哭了一会,才红着眼呆滞地看着妹妹。

        林语安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便重提刚才的疑惑,“他们抓我跟外祖父有什么关系?”

        其实她心里已大概明白,那些人抓她是为了要挟云老将军,毕竟在南境有能力带兵的,就沐王父子和云老将军父子了。

        不过为了转移林若晨的注意力,她才这么问。

        果然,说到这件事林若晨脸上的表情就变了,“这次南甸国来袭,很可能是与京城里的人勾结的。”随后又说了那些人绑她的原因,跟林语安猜测的一样。

        林语安脱口而出道:“那个勾结的人是宁王吗?”

        “安安为什么这么说?”

        林若晨怔了怔。

        “……”林语安努力的想着理由,毕竟不能说以后的世界里,不管是电视剧还是小说,里面的宁王大多都不是好的吧。

        在这本小说里也是一样,可惜她看到的内容里,都没怎么详细说过宁王的事,只是在大家谈论的话语中得知有这么个人,内容大多是说他跟安王争夺皇位时失败了。

        “不喜欢。”

        最后她只能硬着头皮给了这么一个理由。

        “安安见过他?!”林若晨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其实他们也在怀疑宁王,只是一直找不到证据,妹妹是什么时候跟宁王接触过的?

        难道是在泸申县?爹爹和宁王……

        想到这里,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在林若晨的脑海里冒了出来。

        “没…没有。”

        林语安仔细的过滤了一次原主的记忆,确实没有见过。

        “那为什么会不喜欢他?”林若晨努力的把那个念头按下,这件事必须好好查一查,随口问了一句。

        “……”

        这种打破沙钵问到底的人,真讨厌!

        林语安心中叹气,撒一个谎要用无数个谎来圆,于是她只能很没技术的,又把锅甩在了行商们的身上

        “听行商们说过宁王的事?”林若晨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看到他在想事,林语安悄悄的抱着手炉跑去厨房,她还没吃午饭肚子已经在打鼓了。

        今天吃的还是白菜豆腐馅的包子,毕竟这大冬天,他们还要茹素,能吃上这个已经很不错了。

        林语安洗净手后,就一边喝着豆浆,一边吃包子,等肚子不再空空如也的时候,就吩咐红玲给哥哥送一笼包子过去。

        看他在门口等到伞上都积了雪的样子,就知道他也没有用午膳。

        “好的。”

        红玲动作利索的把包子和豆浆放进食盒,然后再套上一个食套,就往外走去。

        林语安看出那个食套并不是她做的,而且好像还加了一层皮革,她好奇的问道:“那个食套是怎么回事?”

        “是何管家让孙妈妈做的。”

        原来林若晨了解到食套的来龙去脉后,就把妹妹做的那个收了起来,然后让孙妈妈连夜赶制了几个,让厨房送饭的时候用。

        钱厨娘:“乡君想的这个食套,确实很实用,饭菜送出去都还是热乎的,大家吃着也暖心。”

        “没,没什么。”被这样当面夸赞,林语安脸红了,不过说起这个,她就想起了之前没问的事。

        钱厨娘:“锅子?”

        “嗯,这样一边煮一边吃,就更不怕菜凉了。”林语安点点头。

        她的火锅呀!

        就算做不到前世那样花样百出,至少可以品尝到清汤菌菇锅吧。

        想想就流口水。

        钱厨娘脸上却闪过一丝为难。

        “钱婶怎么了?”

        “唉,不是钱婶不愿意做,而是这个锅子挺危险的,所以现在大家都不怎么吃了。”

        林语安微张着小嘴。

        “危险?”

        钱厨娘看了看左右,才小小声的说道:“事情是这样的。”

        当今的皇帝原本是有嫡子的,而且还是皇后所出,所以还在襁褓中就被立为太子。

        只是在太子七岁那年,冬天特别的冷,东宫里的几个下人们为了能吃上一口热乎的,就在宫里烧起了锅子,但他们没注意防火,一个不小心就把宫里烧了起来。

        “太子殿下在那场火中受了重伤,没多久就不治了。”

        没想到吃个锅子,还会有这样的事。

        林语安紧蹙着眉,心中却满满都是疑惑,“东宫应该很大吧,按常理来说下人们偷吃锅子也是躲在一边,如果真是起火,也不会这么快烧到主殿寝宫的吧?这场火有蹊跷。”

        “不要乱猜!”

        一个低哑嗓音在厨房门口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