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都市职场 - 朝花夕食在线阅读 - 第34章 一将功成万骨枯

第34章 一将功成万骨枯

        林语安露出欣喜的笑脸,心情大好,“希希,你回来啦?”

        “嗯。”

        希希把视线转到林语安身上。

        “钱婶,帮忙加副碗筷。”林语安拉着希希的手,走到水缸旁边帮她洗手,等她满足的吃完一个包子后,林语安才问道:“刚才去见你哥哥了?”

        “哥哥!”

        希希猛地抬起头来,然后就端起装包子的盆往外跑。

        众人:“!!!”

        林语安连忙跑出去大喊着:“希希!”

        但也只来得及看到希希轻松的飞出围墙,然后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云亦珊追了出来。

        “天啊,她的轻功居然这么好?才多少岁呀?”

        云大夫人怔了怔。

        希希的轻功身法让她想起了一个人。

        没想到那个人成亲了。

        林语安有些沮丧,正准备转身回去时,围墙那边似乎又传来了些动静。

        “笙哥哥!”

        小胖墩兴奋的挥手打招呼。

        一个身高大约一米六左右的少年,用白皙修长的手提着希希的衣领,突然出现在厨房前的空地上。

        希希手中还端着那盆包子,那画面有些搞笑。

        林语安不经意的对上少年深邃的双眼,整个人愣住了。

        不知为什么,她心里浮现出一股熟悉感,心跳还有些乱,但不管是她自己或是原主的记忆里,都没有这个人的相关内容。

        这种感觉好奇怪……

        既然想不起来那就算了,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希希,林语安看着来人,喊道:“你是谁?!快点放开我家希希!”

        云大夫人和云亦珊都皱起了眉。

        少年挑了挑眉没说话,但手松开了,并把希希放回地上。

        希希回头瞪了少年一眼,随即把怀里抱着的盆子塞到他手上,接着快步跑回林语安身边,回头对少年做了个鬼脸,“臭哥哥!”

        林语安:“……”

        眼前的少年是希希的哥哥?!

        她刚才竟然在人家正牌的哥哥面前说希希是她家的……她捂住脸感觉有些丢人。

        小胖墩飞快的跑到少年身前打招呼,“笙哥哥。”但是他的眼睛却目不转睛的盯着那盆包子。

        少年像是窘迫的红了脸。

        他向众人道歉,“实在很抱歉,我妹妹想让我也尝一尝这美味的包子,才做出这样失礼的事。”

        云大夫人许是想起了自己的儿子,她慈祥的笑了笑,“没事,这证明我们厨娘手艺好,对了,你也还没用膳吧?要不一起?”

        少年抱拳行了个礼。

        “夫人对不起,在下还有要事,需要先行一步,感谢你们对舍妹的照顾。”话一说完,他就转身用轻功离开了。

        小胖墩凄厉的喊道:“包子!!”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少年虽然嘴上说着希希不对和道歉了,但是那盆包子却一直在他的手上,并没有还回来。

        “不饱!”

        希希又摆出可怜兮兮的表情,轻轻扯着林语安的衣袖。

        看到她这张小脸,大家什么气都没有了。

        云大夫人发话,“对,继续用膳,凉了就不好吃了!”

        由于包子都没有了,钱厨娘提议再给大家煎些豆饼,于是她们就在一旁等着。

        云亦珊想起之前小表妹说的事。

        “安安,你方才不是有事要问我吗?是什么事?”

        “呃……”

        正在给希希擦手的林语安顿时语塞。

        这时她才想起刚才在院子里说的借口,这谎要怎么圆?她琢磨了好一会才问道:“他们说外祖父跟南甸国的人打过仗?”

        云大夫人和云亦珊有些意外。

        没想到她会提这样的问题。

        云亦珊看了母亲一眼,才继续说道:“嗯,当年先帝驾崩圣上刚登基的时候,南甸国的人趁着大晋国丧就挥兵入侵南境。”

        随后就描述了当年的战况是如何的艰难。

        原本在抢豆腐干的希希和小胖墩也停下手来,静静的听着云亦珊的讲述。

        尽管这些事,当.权.者为了稳定军心,早已对外宣扬,但由当事人的家族来述说,又有不同的角度和味道。

        其中将士们的辛酸和困难,让人倍感心酸。

        林语安忍不住感叹道:“这就是诗词里写的一将功成万骨枯。”那是她能记下的为数不多的诗句之一,但是全文的话……还真的想不起来。

        厨房里的其他人都愣住了。

        云大夫人呢喃着:“一将功成万骨枯,将领们所立下的战功,确实都是由一摞摞的白骨垒砌成的。唉,珊儿,回去后提醒我,再给庄子里的大家补一份礼。”

        “嗯!”云亦珊双眼发亮的看着小表妹,“安安,这句诗词是谁写的,有全文吗?不会是表哥写的吧?”

        林语安看到她这兴奋的样子,心中立即警惕起来,很多少年之间的爱恋,就是从崇拜开始的!

        “不,不是哥哥!”她用力摇头坚定的否认。

        “哦。”云亦珊有些失望,但很快就继续问:“那是谁?”

        林语安迟疑的许久,才说道:“我不知道。”她现在非常的后悔,为什么要突然感慨呢?她是真的不知道这诗的作者是谁,隐约只记得是姓曹的。

        但能肯定不是曹操,不然大家不会这么惊讶。

        云亦珊蹙着眉问:“那安安是在哪里看到这首诗的?”也许可以在这里面找线索。

        难得听到这种为将士们发声的诗词,却没有全诗,这让她心里有些抓狂。

        林语安看着激动的表姐,只能无奈的又推到了游商们身上。

        云大夫人若有所思的沉默下来。

        如果能好好利用一下,那些游商很可能会成为另一种收集信息的方法。

        想到这里,她突然直起身子。

        这种事她能想到,也许别人也早就想到了!

        红玲把煎得香喷喷的豆渣饼端到桌子上,“豆饼煎好了,夫人,小姐,少爷请慢用。”

        用完膳后,林语安惦记着写信的事,又匆匆的赶回前厅,林若晨几人正在喝茶。

        一一行了礼后,林语安来到林若晨身边,小小的声说:“哥哥,写信!”

        等会沐晨就要回去了,这信要赶紧写完才行。

        “好。”林若晨让何磊重新摆好笔墨,提着狼毫笔问:“希希还想说什么?”

        林语安说着事先想好的话。

        “让外祖父和舅舅、表哥们一定要注意安全,还有小心南甸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