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都市职场 - 朝花夕食在线阅读 - 第13章 鸡蛋算是荦腥吗

第13章 鸡蛋算是荦腥吗

        护食的青禾立即睁大眼睛瞪着沐晨。

        林语安感觉要是她再睁大一点的话,眼珠子可能就要掉出来了。

        沐晨也留意到小丫鬟的样子。

        他有些纳闷,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她吗?

        “青禾,你去厨房看看,厨娘做好豆渣饼没有,拿几张过来,还有别的早点。”

        “小姐!”

        青禾一脸担忧的看着林语安。

        林语安笑了笑。

        “去吧。”

        “是。”

        等青禾离开后,林若晨才问道:“你刚才为什么这么问?那是安安好不容易才做出来的,不说个好的理由,我们是不能随便告诉你方法的。”

        沐晨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他总算明白刚才那个小丫鬟为什么怒视自己了,原来以为他是想要抢配方。

        “我不是要抢安安的东西!”沐晨焦急的解释着,“只是突然想到当…咳,咳,旭哥那一位长辈身体不好,御…大夫建议他多补充乳品,只是不管牛乳还是羊乳,他喝完之后都会不舒服,我瞧着这个豆浆跟乳品差不多,就想着给他送去。”

        林若晨紧蹙着眉头。

        “这会不会太冒险?入口的东西,很容易出问题的。”

        虽然他们说得有些含糊,但林语安大概猜到那个所谓的长辈,很可能就是当今的圣上。

        确实有很多乳糖不耐症的人,会改喝豆浆。

        沐晨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到林语安后又停了下来,尽管安安还小,但要是把听到的话不小心传出去,对大家都不好。

        林语安暗暗叹了口气,就低头专心的看着自己的绣花鞋,做出什么都没留意的样子。

        在沐晨犹豫要不要继续的时候,已经离开的何达又回来了,“少爷,沐大夫来了。”

        林若晨:“快请。”

        沐大夫进来的时候,看到沐晨后有些讶异,抱拳道:“小公子早。”

        “柏叔,你怎么来了?难道阿若的腿真的有问题?”沐晨连忙看向林若晨。

        昨天他们就是用这个借口出门的。

        沐大夫:“不,昨天听说了一个新的治疗方法,就给林少爷用了,现在是来看看效果的。”

        “沐大夫请。”

        林语安连忙退到一边,跟沐晨站在一起。

        沐大夫上前仔细查看了一下,还用手轻轻的碰触着,很快他脸上露出了笑容,“太好了,这个方法不错,这样下去,估计再过两个月就可以痊愈了。”

        “真的?阿若,真是太好了!”

        沐晨雀跃的欢呼。

        林若晨淡淡的回了他一个笑。

        “我回去再找些人试试,后天再回来换药,还有那个石膏的方法也要试。”沐大夫眼里闪着藏也藏不住的喜色。

        因为说起石膏,林语安突然想起可以用石膏点豆腐,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这事不好直接提。

        她转念一想既然石膏是药材,还是让阿恒找机会去买点回来吧。

        有些事还是不要太张扬。

        毕竟她现在要好好的活着。

        但林语安不知道,她这副欲言又止的看向沐大夫的模样,都落入了林若晨的眼里。

        在林若晨琢磨着妹妹找沐大夫有什么事时,青禾已经端着摆满东西的托盘回来了。

        “小姐,豆渣饼做好了。”

        才刚拿进来,屋里就飘着阵阵的香气。

        林语安看到碟子里的金黄的煎饼,咦了一声,“这是加了鸡蛋和面粉?”

        “嗯嗯。”青禾用力的点头。

        “鸡蛋算是荦腥吗?”对于这个,林语安其实是一直模糊不清。

        沐晨看着在疑惑想事的小姑娘,又手痒.痒的伸过去摸她的头,心里还想着要是自己也有个这么可爱的妹妹就好了,他解释道:“佛家指的荤食是活的,有生命的东西,还有就是气味浓烈的东西,比如葱,姜,蒜,韭菜等,这个鸡蛋还不是活物,所以当然能吃,我看到很多僧人都有吃这个的。”

        林语安:“……”

        这是个架得很空的世界!

        等沐大夫告辞后,沐晨看着金黄的豆渣饼流口水,“要不我们先吃早饭?”

        林若晨立即先夹了一块饼到林语安的碗里,然后又给自己夹了一块,温柔的说道:“安安,快吃。”

        这边话音刚落,沐晨就一点都不客气的伸出筷子,夹了块豆渣直接放嘴里。

        他嘴里还嚷嚷:“豪迟,豪迟!”

        林语安先小小偿了一口。

        其实还是有一点蛋腥味,不过总体来说,味道确实不错,当她吃完想要再夹的时候,却看到碟子里空空如也连一点渣都没有了。

        “安安来喝点粥吧。”林若晨无奈的给她舀了一勺白粥,然后恶狠狠的瞪了沐晨一眼,“这里又不是军营,你就不能吃慢点吗?!”

        “呃……习惯了,不好意思。”

        沐晨有些羞涩的摸了摸头。

        林语安愣住了。

        这本小说是言情的!应该不会有别的类别窜进来,可是他们两个……

        她用的摇了摇头,不能再想了!

        不然可能会脑补出很多的不可描述情节出来。

        用完早饭后,林语安就和青禾离开了,其实她很想留下来听听刚才沐晨没说完的事,但是她知道自己在的话,他们是不会继续谈的。

        “你用早饭了吗?”

        青禾:“刚才在厨房等的时候,吃了一块豆渣饼喝了一碗豆浆。”

        就是豆浆太酸了。

        嗯,这个不能说,毕竟是失败的产品,小姐会伤心的。

        “也是加了鸡蛋的?”

        林语安有些好奇这个时候母鸡的生产力。

        青禾立即摇头,“哪能呀,鸡蛋这么精贵,是要留给少爷和小姐吃的,加的也不是白面是高粱面,不过也很好吃的了,厨娘还特意用菜籽油煎过,很香很香的。”

        林语安:“哦,那就好。”

        虽然对鸡蛋的产量有些失望,但至少知道了还有菜籽油。

        回房之后,林语安给了青禾一些钱,让她找阿恒去药店问问有没有石膏。

        “小姐哪里不舒服吗?要不找大夫看看?那个沐大夫才走,我让哥哥去追他回来吧!”

        青禾紧张的打量着林语安。

        “我没事!”

        见青禾还是不放心的看着自己,林语安只好说道:“早上那个不是失败了吗?所以就换别的方法试一试。”

        “石膏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