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都市职场 - 朝花夕食在线阅读 - 第8章 不辞而别

第8章 不辞而别

        来人是原主哥哥的奶娘,而原主在小时候也曾经被她带过。

        林语安用迟疑的语气问道:“是奶娘吗?这是我的朋友。”

        简单介绍后,她就没有继续说了。

        希希听到林语安喊对方奶娘,就慢慢退到一边,没有再拦着了。

        妇人双眼微红露出惊喜,但很快又把笑脸收了回去,并上前拉着她的手,“没想到小姐还记得奶娘,来,少爷已经在等着了,我们快点去见他。”

        林语安却站着没动。

        “小姐?”

        “奶娘,赶了大半天的路,身上都是灰土,我想先去更衣,这样哥哥看着也舒服。”

        妇人的脸一下就红了。

        “是奶娘疏忽了,我们先回房里去。”

        林语安拉着希希的手,往属于她的院子走去,跟在后面的青禾好奇的打量着四周。

        希希回头瞄了一眼驴车上搬下来的箱子,扯了扯林语安的衣袖。

        “甜甜的。”

        “一会见完哥哥,就给你烤,好不好?”

        希希歪着头想了一想,最后不太情愿的点了点头。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琵琶的乐曲。

        奶娘皱眉,“是谁在弹奏?”

        忽然一阵大风刮过,林语安抬起手挡了一下,只是当她放下手时,却发现希希不见了!

        青禾快步走上前,紧紧的抓着林语安的手,一脸害怕的左顾右盼,“小姐,希希小姐又不见了!她,她真不是那什么吗?”

        奶娘也回过头来,发现少了个人。

        “这…这是怎么了?!”

        林语安却若有所思的看向刚才琵琶乐曲传来的方向。

        这是她第二次听到乐曲了。

        上次也是这样,乐曲响起来后,希希就不辞而别了,这让林语安感到有些难过。

        仿佛她对希希来说,什么都不是。

        “甜甜的要留着!”

        林语安耳边响起蚊子大小的声音,她愣了一下,难道是传说中的传音入密吗?随后她松了一口气,即使希希只是惦记着吃的也好,这样至少还有再见面的机会。

        “小姐……”

        林语安回过神来,看到脸色发青的奶娘和青禾正担忧的盯着她看,她连忙解释道:“希希只是回家了。”

        谁知两人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林语安怔了怔,“啊,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青禾都吓得结巴了,“怎,怎么?”

        “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希希会点轻功吗,刚才刮了一阵风,她就是那时候走的。”

        “真的吗?”

        青禾还是一脸怀疑。

        “当然是真的,你不是碰过她的手吗?是暖的呀。”

        “嗯,也是。”

        奶娘听到她们说的话后,也松了一口气。

        不是那些脏东西就好。

        林语安进到自己的闺房后,不着痕迹的打量着,房间里的东西虽然不多,但都很紧致小巧。

        原本林家祖上就家境殷实,后来林正南娶了云大将军的小女儿,自己又当上了官,就成了附近屈指可数的富贵人家。

        奈何前几年云大将军为了帮人求情,被牵涉到一件案子里,当今皇帝斥责他不思为君分忧反而攀附权贵,最后被夺了官职和抄家,全家十岁以上男丁被尽数流放南境。

        林语安的母亲虽是外嫁女,但也受到了牵连。

        林正南因此被调到南边的小县城,只是没想到才过了两年,就因为遇到时疫夫妻两人双双离世。

        在青禾的帮助下,林语安梳洗更换好衣服,就去看原主的哥哥林若晨了。

        一路上林语安的心是紧绷的。

        其实在她穿越过来听说原主的父母已经离世后,她是松了一口气的。

        因为她并不知道,应该怎样跟父母相处。

        在她穿过来之前的世界里,她的父母很早就因感情不合离异了,并且各自拥有了新的家庭,她们变成了多余的人,从小是跟着外公和外婆长大的。

        所以林语安跟父母的感情很淡。

        特别是外公外婆离世后,她跟父母更是一年都见不到一面,甚至连电话都不会打。

        只是等会,她就要跟原主的哥哥见面了。

        尽管继承了原主的记忆,但林语安还是有些担心会被人看出端倪,然后发现她跟原主的不同。

        很快她就来到林若晨的院子。

        何达已经在外面等着了,“小姐,大夫正在帮少爷看诊,我们先到偏房用些点心喝口热茶,好吗?”

        “好。”

        林语安从善如流的接受了管家的安排,带着青禾往偏房走去,但她才走了两步,就听到正房内传来一个低哑的声音,“何叔,是安安过来了吗?”

        何达连忙回应,“是的。”

        “那快点带她进来,外面冷,不要冻着了。”

        林语安无奈的跟着何达进屋,连做点心理建设的时间都没有。

        林若晨今年十五岁,气质清雅一身的书卷气。

        由于腿部受伤,他正靠坐在床榻上。

        “……哥哥。”

        听到妹妹糯糯的声音,林若晨再也忍不住了,他双眼通红的把妹妹拉到怀里紧紧的抱住。

        林语安愣了一愣。

        这时她心底突然涌出一阵阵的酸楚,眼泪也控制不住流了出来。

        兄妹俩抱头哭了许久。

        何达眼眶微红的劝道:“少爷,小姐这才刚到家,先前还病了一场,身子还弱着。老爷和夫人在天之灵,也不会想看到你们这样伤心的。”

        林若晨连忙松开手,不顾自己也是泪流满面,直接拿起帕子小心的拭去林语安脸上的泪水,“安安,虽然爹爹和娘亲不在了,但你还有我,哥哥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作为兄长,他必须坚强,这样才能保护好妹妹!

        “嗯。”

        这时一旁的大夫看他们兄妹二人这样,就提出告辞,“林少爷的腿骨裂了,至少还需要静养三个月,特别是前头的这一个月,不要随便移动以免骨头移位。”

        林语安转头看了一眼林若晨的腿,发现只是做了很简单的包扎。

        “为什么不上夹板或打石膏?”

        大夫惊愕的看着她,“夹板?石膏?请问林小姐说的这些是什么?”

        看到大家这样惊讶的表情,林语安瞬间就明白现在还没有这两种治疗方法。

        她很懊恼,现在最想做的是打自己两下,明明在知道番薯的事后,就提醒过自己说话要小心,刚才怎么就这么多嘴了呢?!

        这要怎么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