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玄幻奇幻 - 崩坏纪元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一十八章 懵逼的侵蚀律者(二合一)

第两百一十八章 懵逼的侵蚀律者(二合一)

        “她怎么能够这样?!仗着自己逐火之蛾首席科学家的身份,就正大光明地庇护律者?”

        半着动力甲的战士气不过,一拳砸在旁边的合金墙壁上!

        这里是基地地下三十三层,曾用来关押罪大恶极的罪犯,其中不缺乏崩坏犯罪者与崩坏兽。动力甲的重击,也只能勉强在合金墙壁上留下几道擦痕。

        逐火之蛾的规模不比以往,但科技发展一直处在大爆炸中,几乎每天都有新鲜玩意诞生,这些过时的老式动力甲废物利用,也让驻守在基地中的战士人手一台。

        在此地聚集的战士都没有佩戴战术头盔,一个个或沉默、或愤怒、或冷笑......

        受到部分侵蚀之力感染的他们,心智处在暴虐之中,将他们的愤怒不断扩大,也将理性压到角落!

        “博士这么做,太让我失望了,亏我以前还以她为偶像。”一名短发女性忿忿道:“大家又不是没有家人异变成死士,还不是为了守护家园,拿起武器消灭了曾经自己最为亲密的人!”

        “调查清楚了,那个被关押的女孩叫‘铃’。”

        说话的男子蹲在角落中,头发花白,嘴里叼着一根不知道从哪搞来的香烟。

        男子深吸了一口,压低声音继续道:“她是融合战士樱的亲妹妹,那个樱,又和霁将军有关系。”

        “*!要我说,这第一代融合战士几乎都是沾亲带故,执行任务的就那么几人,战友情可是实打实的!当初我就听说凯文将军连任务都放弃,就为了送那个怪物回来!”

        “亏我还以为他们的品德多么高尚!原来是和那些政*是一丘之貉!”

        “呵呵~融合战士,融合战士。说的那么好听,还不是注射过崩坏兽基因的怪物!说的难听点,那些怪物掌控的强大力量都来自崩坏,搞不好什么时候就会变成崩坏兽!这崩坏兽帮助崩坏怪物,那是理所应当的!”

        “唉~一星期换一次班也给取消掉。”一名战士抱怨,“怕是博士动用了关系,不想让我们放出消息。”

        “呵~她没有在第一时间封锁内部论坛,这些消息早就满天飞!如今那小娘皮正在为这件事头疼。”

        暗中观察的爱衣表示很认同。

        想到论坛里火爆的景象,不时有战士点头附和。

        “那博士不让我们换班...是什么意思?单纯泄愤?她也没那么幼稚啊。”

        躲在角落里抽烟的沧桑男子吸掉最后一口,烟口处的火星亮了又灭。

        随意把烟头往地上一碾!男子吐出烟气,萧瑟道:“那女孩八成就是律者,超级城市内的大崩坏连个浪花都没翻出来,唉~”

        不少上过战场,略微知晓律者破坏力的战士心生恐惧,在侵蚀之力的干扰下无限放大...

        “律者...”战士们面露惊恐之色。

        “每个律者都有特殊能力,这第十二律者......”

        “博士这几天也没来。”

        “第十二律者的能力是什么?”

        “我们不会是...陪葬品吧?”

        恐惧传染,战士们联想前因后果,顿时背后寒毛倒竖!惹得一身冷汗!

        “不行,我们得杀了她!”有人咬牙。

        “那可是律者!随意一击就能摧毁城市的律者!”有人恐惧,不敢随大流。

        “呸——你们没看到那律者薄弱无比?兴许这律者拥有其他能力,否则...想想那小娘皮的异常...”

        “杀了她!”

        “必须要杀了她!”

        已被侵蚀之力腐蚀心神的战士们双眼血红,甚至不少人扣上子弹,打开枪械的保险。

        躲在角落里的沧桑男子似也受到感染,振臂高呼间,一群人呼啦啦地往关押律者的舱室走去。

        仇恨搭配上适量的恐惧,再加上众人给予的勇气,他们全然忘记进入指定区域需要极高的权限。

        咔~

        需要权限的合金门直接打开,人群鱼贯而入,在仇恨的支配下,没人去在意。

        基地,议员办公室内。

        察塔一脸严肃,肘抵桌面,双手交叉,遮挡住下半张脸。

        鬓角泛白,双眼中血丝盘纵,证明他这几天过得并不好。

        投影中,是一名战士前进的画面。战士周围人数不少,正混杂着各类杂声。

        一旁的基地地图上,第一道权限锁,已标为绿色。

        “杀了她...杀了她...”

        察塔嘴中也跟着念叨,伸出手指,颤抖地点向第二道权限锁。

        地图上,红色锁具标志变成绿色,战士前方的合金门迅速打开,没有一丝停顿。

        到了被明显改造过的r—765号监禁室,战士们更加愤怒。

        房门悄无声息的打开,紧接着是里面的两道合金门。

        战士们将狭小的走廊挤得满满当当。

        现在,就只剩下最后一道门。

        最为普通的木制房门。

        普通人都能踹开的房门,更不用说这些身穿动力甲的战士。

        “杀了她...杀了她!”办公室内,察塔紧盯着投影,双眼中血丝仿佛能渗出血水来!

        “杀了她,我就能获得解脱!”

        嘭——

        气阀伸缩间,领头的战士踹倒木门!

        察塔忍不住站起身子,怒声喊道:“快杀了她——!”

        嘭~嘭~嘭~哧~

        动力甲摔倒的声音,气阀泄露的声响,投影也跟着天旋地转,画面最后锁定在房屋内部的天花板上。

        察塔愣住。

        忽然,他看到一个粉色身影。

        那身影慢慢转身,用似笑非笑的表情俯视着他。

        咔~呲——

        电流声闪过,投影一片黑暗。

        呆愣的察塔一屁股坐倒在椅子上,身形狼狈,好似耗干了全部力气。

        半晌。

        察塔拉开抽屉,从抽屉里拿出一把造型精致的老式手枪。

        手掌颤颤巍巍,直到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

        察塔闭上双眼。

        砰——!

        。。。

        “哥哥,没事吧...”

        铃的声音很小,身影缩在八重霁身后,探出半个脑袋瞅向地上阴影。

        “没事。”

        八重霁习惯性地伸手揉了揉铃的小脑瓜。

        看似轻柔有爱的动作,其实八重霁已调动全身防御。

        一旦侵蚀律者出手偷袭,他也能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侵蚀律者到底是性子高傲,把这一切当成一场玩闹?还是意识不足,连掌控宿体都无法做到?

        这点,直到现在也无法下定结论。

        “去室内玩,哥哥处理些东西。”八重霁拍了拍铃的背。

        铃乖巧地点头,“嗯”了一声,不再去好奇那些突然倒地的战士,缩回室内。

        反正只要有哥哥在,自己就会很安心。

        八重霁拽起破门而入的战士的脚腕,将其拖到外面。

        扫了一眼狭窄走廊中密密麻麻昏迷战士,八重霁不为所动。

        他只是用意识冲击让这些人昏迷。

        若是杀了,处理尸体会很麻烦。

        再说,这些人都是被侵蚀之力干扰,连最基本的理性与思考能力都丧失掉。

        不如让他们接受“心理治疗”后放到崩坏前线,为人类对抗崩坏做出贡献。

        跟梅大致说明了一下情况,处理好这些战士,八重霁又亲自动手修好房门,继续待在铃的身边。

        看着正在玩游戏的铃,八重霁露出笑容。

        ‘还有什么招式,快使出来吧。’

        苏醒后,他也招呼了爱衣,一旦发信基地内出现异常情况,就切断网络,从物理层面上破坏连接,将基地改成单独的区域网络。

        那时,即便是爱衣受到控制,在短时间内也无法将基地区域网与外界网络连接。

        绯玉丸记忆中,侵蚀律者掌控基地中央计算机,发射*弹毁灭超级城市的场景,也不会再发生。

        “哥哥...你不玩嘛?”

        铃瞅向八重霁,小心翼翼地问道。

        “好啊,一起。”八重霁道。

        经历这件事,铃的性格也变得更为柔弱了些。

        看似毫无防备的八重霁,一直期待着侵蚀律者能够动手偷袭。

        夜晚。

        铃睡在床上,八重霁打地铺。

        意识比以前强横数倍的八重霁几乎不用睡眠。

        盘坐在铺子上的八重霁调动一半的意识进入意识空间,继续炼化无形心气,另一半意识分成两份,一份监视“侵蚀律者”,一份巡视体内。

        一心三用。

        以律者的意识级别,想必八重霁把意识贴到她身边,律者都不会发现。

        除了第八律者。

        侵蚀律者虽然被八重霁称之为第八律者的究极进化体,主要是侵蚀之力异常强横。至于意识方面......

        ‘嗯?来了来了。’

        监控侵蚀律者的意识略显兴奋,一股肉眼近乎不可见的黑气从铃的体内冒出。

        ‘它这次会选择谁?周围可没有生物个体,这么微弱的意识,连侵蚀思维都做不到。’

        ‘诶?有意思。’

        在意识的监控下,那一股黑气默默依附到八重霁身上。

        隐入体内,随波逐流。

        八重霁心意一动,崩坏能反应炉下方缓慢旋转的黑色小剑微微颤抖。

        想了想,八重霁还没去动这丝侵蚀之力。

        ‘我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半之脚踏进“太虚”的八重霁,在心性方面,颇有点随心所欲的味道。

        黎明破晓。

        这间宿舍本来是关押罪犯的牢房,模拟太阳光什么的全都没有,只剩下最基本的灯光常亮。

        若是不经常看时间,铃很难算出现在是什么时候。

        一夜过去,躲在铃体内的侵蚀律者,一共只发出三道极为微弱的侵蚀之力,全部隐入八重霁体内。

        比以往侵蚀先行者战士心魂时,要多出一丝。

        八重霁按兵不动,以往他侵蚀人类时,控制的侵蚀之力远超这些,只要他想,隐藏在体内的侵蚀之力将会瞬间泯灭,毫无威胁。

        ‘侵蚀律者想慢慢影响我?’

        这时候,八重霁心中的两个有关侵蚀律者的猜想,已经偏向“侵蚀律者意识薄弱”这个猜想。

        如若不然...

        三天,八重霁体内积攒了九缕侵蚀之力。

        按照历史,这时候人类只剩下逐火之蛾各分部基地,超级城市已被侵蚀律者控制的*弹毁灭。

        而侵蚀律者,也被梅博士采用特殊手段封印。

        如今,侵蚀律者还老老实实待在宿主体内,偶尔释放一缕侵蚀之力侵蚀他人。

        你要说侵蚀律者没降临,但她确实降临了!一直待在宿主体内,还时不时干扰外界。

        你要说侵蚀律者降临了,但她却没发出律者级的威能!

        就连伴随律者降临的大崩坏,也没有造成多大影响。

        一星期。

        二十一缕侵蚀之力隐藏在八重霁体内,这些侵蚀之力若是融合,已经能形成一道肉眼可见的黑色气流。

        八重霁不由得好笑,这侵蚀律者是准备拖延一年吗?

        那到时候第十三律者,还会不会降临?

        “哥哥,姐姐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铃按捺不住,询问起自家姐姐的消息。

        这么长时间没有联系姐姐,铃心中格外担忧。

        倒不是担忧自己,而是姐姐。

        八重霁摇摇头,“我也不清楚,最近崩坏频发,樱身为顶尖战力之力,任务很多。”

        “哦~”铃小声应道,小脸上的失落不加掩饰。

        为了防止体内的侵蚀之力突然爆发侵蚀进终端,借用网络逃出升天,八重霁把自己的终端也只连接了基地内部的地下区域网,并且时刻注意侵蚀的一举一动。

        侵蚀律者没有核心存在,只需将自身意识包裹在侵蚀之力中,一旦通过基地网络逃到互联网内,想抓住她,几率小到如大海捞针。

        不过,凭借律者的高傲,侵蚀律者几乎不会做出这种选择。

        第八晚。

        八重霁继续一心三用,一股监视侵蚀,一股巡视体内,一股炼化心气。

        ‘忍不住了吗...’

        巡视体内的意识察觉到那些隐藏的侵蚀之力逐渐汇聚到一起,并朝着大脑所在的方位移动。

        八重霁立马收回炼化心气的意识,着重监控体内。

        侵蚀之力汇聚成一条黑芒,跟随血液移动。

        ‘我能否假装被她侵蚀操控?’

        念头刚诞生,便被八重霁掐灭。

        侵蚀律者一旦侵蚀,是实打实的操控,这点他早有体会。

        想要从这方面欺骗侵蚀律者,几乎不可能。

        八重霁脑中的想法念头一个接着一个诞生,又逐一否决。

        眼看那股侵蚀之力即将进入大脑,八重霁不再犹豫。

        崩坏能反应炉下方的黑色小剑轻颤,发出一声剑吟,瞬间消失不见!又瞬间回到原处!

        除了旋转速度加快几分,黑色小剑仿佛从没有离开一样。

        躲在铃体内的侵蚀律者,脑门上则冒出无数问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