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明明超凶的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公开

第二十章 公开

        “来来来,开半碗,劈一碗,反劈两碗。”

        夏凡没有纠结血腥味的来由。

        反正他对赌档之类的地方一向不抱好感。

        哪怕婢女是拆了赌档索来的骰盅他都不介意,毕竟他同样都把赌档当成了移动的ATM。

        没钱就转转,转完兜里就有钱了。

        既然酒和骰盅都上了,夏凡自然要给冷烟讲讲规则,尤其是警告对方,绝对不可用武动动手脚,玩归玩,作弊就没意思了。

        冷烟有点懵。

        估计她没想到对方竟然对自己的美色丝毫不为所动,反而还专心认真地和她玩起了博戏。

        陪玩嘛。

        冷烟不陌生。

        但每每她有意无意地想要岔开话题,结果都让对方一句话给顶了回去。

        准确的说是一个字。

        “劈!”

        劈劈劈!劈你娘亲呢!

        尽管冷烟心里都已经叫骂开来,可表面上却依然语笑嫣然。

        不知不觉。

        十大缸酒都渐渐消耗殆尽。

        如今冷烟早已浑身香汗淋漓,白皙的脸蛋都变得醺红一片,那双波光潋滟的美眸都逐渐迷离了起来。

        “好久没玩,手艺果然生疏了。”

        十缸酒,至少有六缸落入了夏凡的肚子。

        若非他体质惊人,否则早都喝撑了。

        起初他还能欺负下冷烟这个新手,只是玩到一半他便发现玩不过对方了。

        大话大话。

        比的就是谁更能诈人。

        结果这小娘们太会骗人了。

        仔细想想,好像前世里他就从未在酒场上玩赢过会玩的姑娘。

        嘴上说着不行了要醉了,等到自己喝得不行了,人家就跟个没事人一样,转头就去喝下一场了。

        要不然怎么说女人都是天生的戏精。

        尽管夏凡还能继续喝,但他没必要找虐下去。

        反正该喝该玩都尽兴了。

        “公子,奴家要不行了,求求公子放过奴家一马吧。”

        冷烟见状,连忙故作醉态地讨饶道。

        深怕夏凡再上十缸酒没完没了了!

        “我怎么老感觉你说出的话都有些不太对味呢?”

        夏凡摸了摸下巴,难道这就是仁者见仁,污者见污吗?

        唉,我果然是个不再纯洁的孩子了。

        “公子,良宵苦短,除了喝酒玩乐,难道公子就不能陪陪奴家说说闲话吗?”冷烟媚眼如丝地朝夏凡道。“比如说,奴家一直都非常好奇,公子这般人物怎么会来了宛阳呢?”

        “我不是说了嘛,我来宛阳就是向苏云骁求证个事的,本来我是打算上京的,顺便拜访下你们镇武司问点事。”夏凡漫不经心道。“谁让宛阳是上京的必经之路,而救苦军又恰巧攻下了宛阳,所以我这不就来了宛阳呗,当然,最高兴的还是让我提前遇到了出身镇武司的你……”

        “……公子有事要拜访我们镇武司?”冷烟愕然道。

        “废话,不然我找你们镇武司干嘛。”夏凡没好气道。“差点忘了正事,你们镇武司应该知道忘魂宗的下落吗?”

        “忘魂宗?公子为何要打听忘魂宗?”冷烟顿时心中一震。

        “也是求证个事。”夏凡干脆直言道。“话说你们镇武司究竟知不知道忘魂宗的下落,免得到时候让老子白跑一趟京城。”

        “这个,事实上奴家也不清楚。”冷烟面露犹疑道。“公子也知道忘魂宗在江湖中向来神秘莫测,有关忘魂宗的情报根本不是奴家这个层次的人能接触到的。”

        “那你就帮我问问看呗。”夏凡淡淡道。

        “不过奴家可是要提醒公子呢,司里的机密情报可不会随随便便告知外人的。”

        冷烟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道。

        “哦?”夏凡不以为意道。“那你们要如何才能告诉我呢?”

        “除非……”冷烟稍稍拉长了一下声调。“公子愿意加入我们镇武司,又或者是帮我们镇武司办一件特殊的事情。”

        “我明白了,等价交换嘛。”夏凡打了个响指道。“顺便的话,再帮我查查河洛传人的下落。”

        “公子这就答应了?”冷烟美眸里闪过一抹诧异道。

        “我为什么不答应?”夏凡轻描淡写道。“既然你们镇武司有能力帮我解决困扰,我又有什么理由拒绝这种好事?难不成你希望我没头没脑地自己去查吗?你也不想想这要浪费我多少宝贵的时间。”

        “可江湖上对我们镇武司向来深恶痛绝。”冷烟掩口轻笑道。“难道公子就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吗?”

        “我能有什么想法?归根究底,无非是彼此立场不同罢了。”夏凡给自己倒了杯茶水悠悠喝了起来。“要是换作我来当你们镇武司的老大,老子都恨不得把整个江湖给连根拔起了!”

        “看来公子是非常认同我们镇武司的理念了?”冷烟美目之中异彩连连道。

        “认同又如何?不认同又如何?”夏凡摇摇头道。“其实从一开始,你们镇武司的所作所为到最后注定是徒劳的。”

        “但是如果没有我们,这个世道早都混乱失序了。”冷烟面容平静道。“而且奴家从不相信江湖有所谓的规矩,若是没有我们镇武司镇压四方,公子相不相信,这世道的武者便会更加肆无忌惮地横行妄为?”

        “我相信啊,毕竟我曾经便深受其害。”夏凡耸了耸肩道。“所以我理解你们镇武司,同样不介意与你们交易。”

        “那公子……”冷烟欲言又止道。

        “你想劝我加入镇武司的话还是省省吧。”夏凡摆了摆手制止道。

        “为什么?”冷烟不甘心地问了句。

        “因为时机还不成熟啊。”

        说着,夏凡缓缓起身便准备走出房门。

        “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我自会在背后推波助澜一把的。”

        “公子这就要走了吗?”

        冷烟回过神来连忙追出了门。

        “怎么,你还想留我发生点超友谊的关系吗?不可以哦,这是禁止事项!”

        夏凡头也不回道。

        “我会在客栈等你三天,如果三天内你都没有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便会离开宛阳亲自去京城拜访你们镇武司。”

        看着夏凡渐渐消失在眼帘的身影,冷烟脸上的醉意都荡然无存。

        “来人!”

        “小的在。”

        婢女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冷烟身边。

        “立刻将今夜之事飞鸽传书给京城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