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都市职场 - 生活系巨星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四章 酒吧老板娘

第三百三十四章 酒吧老板娘

        左高阳直接把杨修远和林小七带到了四天后举行婚礼的酒店。

        林小七他们预定的住处也是这里。

        已经有工作人员提前过来布置了,林小七和杨修远是第二批过来的。

        布置不复杂,婚礼的拍摄是最简单的,因为本来就要录制视频。

        有摄影老师穿插在其中很正常。

        这事对于左高阳来说,就只有一个任务,稳住他老婆,不然他老婆发现就成,其余的所有事情全部包给节目组。

        左高阳没认出来杨修远,杨修远将错就错,干脆也没跟着去吃饭,到了酒店就自己上楼找房间去了。

        林小七和左高阳一起吃饭,这已经是节目拍摄期间了。

        包括杨修远和林小七登机也是素材,到时候看怎么剪辑。

        这档节目的时常不长,一期可能也就半个小时左右,说实话,不怎么赚钱,找到的金主爸爸也是看着林小七的号召力上才冠名的。

        有点让林小七练手的意思。

        杨修远要唱的新歌也指望着这些素材搞个mv出来。

        网上有人说杨修远太懒了,连mv都没拍过!

        吃过午饭,林小七上楼,顺便让人给杨修远的房间送去了吃的。

        林小七敲门的时候,杨修远刚刚打开电脑。

        自从他自己写了剧本后,对于电影更感兴趣了。

        会去查当下上映的电影,他先看主创团队,电影真的看人,很多人你看到他就知道故事不会差,有些人你看到他出现你就会觉得是烂片,这个是有原因的。

        “晚上出去喝酒。”林小七笑道。

        杨修远点头,蜀都的酒吧文化在整个华国都是排在前列的。

        而且蜀都有街头艺人的文化,六年前就正式规划了这个职业,领证上岗的那种。

        相对来说,蜀都是华国生活节奏偏慢的一座城市,而且极具现代化。

        “我最后一期想玩一把大的,到时候再帮我一次怎么样?”林小七一屁股坐在了杨修远旁边,说道。

        “什么大的?”

        “在公司搞一场音乐快闪,把tx系所有艺人全部叫过来。”

        这件事林小七琢磨很久了,在林小七看来,这些做娱乐的人其实都不娱乐,你让姚文石和林志军去听一场演唱会试试,他们就像是木头一样坐在下面,一点活力没有,不入戏。

        杨修远差点喷了。

        去公司搞一场音乐快闪?胆子真大。

        “怎么安排?”杨修远笑问道。

        林小七嘿嘿一笑:“所以我找你来了啊。”

        这件事要是林小七自己搞,他不敢,以他在公司的地位,那些领导能当场不给他面子,办公重地,岂能胡闹儿戏?

        所以,这件事要搞,杨修远是个关键。

        别人不知道,林小七是知道的,现在杨修远都是和林志军丁翰这些人平等对话的。

        这件事有意义吗?

        林小七想过,很有意义。

        这不是胡闹,而是传达一种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本来也是娱乐公司,做这些事天经地义。

        而且还特别亲切,会拉近整个公司和歌迷之间的距离。

        “要是咱们一起搞,那就没问题了,只跟人事部沟通就行,或者给林总那边打个招呼。”

        杨修远思索了一下,点头了。

        他试着带入林志军的位置想了想,确实是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事情。

        对于国民来说,tx和阿里已经有点被神话了的意思,两大互联网巨头,如果华国有财团,那阿里和tx就是最大的两个。

        这种事是很接地气的事,能提高国民度。

        晚上,杨修远和林小七一起出去喝酒。

        两人口罩都没带,就带了个帽子。

        南河畔,傍晚,夜生活刚刚开始。

        走在河边的街上,两面都是小酒吧,七月正是清凉的月份。

        无数高挑靓丽的小姐姐衣着清凉有说有笑。

        路过一家家小酒吧,能听到里面驻唱歌手的歌声。

        杨修远还听到了自己的歌。

        这座城市是偏向文艺的城市,南河畔的酒吧大都还算安静的,驻唱歌手大都也是唱民谣的。

        两人进了一家叫《君悦》的酒吧。

        用红砖和木头砌成的围墙和门如果没有贴满一些演出海报,看起来就是一个寻常人家的小院子。

        这边的酒吧文化已经和音乐镶嵌了,民谣、爵士、轻摇滚。

        楚南枫的工作室就在诞生在这种城市背景下。

        这个时间点已经有不少人了,有说有笑的,很热闹。

        蜀都美女和帅哥都多!

        光线有点暗,林小七叫了几瓶啤酒和一些点心。

        服务员并没有认出来这两人是杨修远和林小七。

        “你的歌!”杨修远笑道。

        两人坐的位置是一个相对的两人座,里面有个靠墙的小表演台,上面有个驻唱歌手在表演,唱的正是林小七的歌。

        林小七耸肩,他早期的一些歌确实很适合在这种小资情调的酒吧中唱。

        “要不我们过几天来这里整点活?”

        杨修远一口酒差点喷出来:“你不是说已经安排好了吗?”

        林小七指着那个小表演台:“呐,这不就是在安排吗?”

        林小七不喜欢剧本,他做了一期在魔都那边酒吧的节目,那是一个比较燥的酒吧,下面的人正嗨,老板带着一个人上台了,林小七,这种惊喜是表演的人也意外的。

        如果让下面的人去安排,会出幺蛾子,所以,这种集中的场地表演都是他自己找地方。

        林小七仔细的看了看这家小酒吧的布局,看那里能架摄像机。

        他这档节目的精髓不是表演嘉宾,表演嘉宾固然重要,但主角是给与惊喜的观众,要捕捉观众的情绪变化。

        一瓶啤酒没喝完,林小七对着服务生招了招手。

        服务生是个小男生,略帅。

        “先生您好,有什么需要吗?”

        “你们老板在吗?”

        服务生明显紧张了,被一个客人叫老板,这可不算是好事,他甚至第一时间去看桌子上,看是不是出了什么纰漏。

        “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我可以给您安排。”

        林小七摇头:“别多想,就想请你们老板喝酒。”

        服务生无奈,只有去叫老板,巧的是今天老板过来了。

        老板喜欢喝酒,每次过来她都会亲自给自己调上一杯酒喝,这会正好在吧台。

        “悦姐,那边有人想请你喝酒。”服务生来到吧台,无奈的说道。

        经常来的客人都知道君悦的老板是个肤白貌美的美娇娘,也有人请她喝酒,不过一般情况下是不会答应的。

        陆悦也不是时常呆在店里,一个星期来一天就算是勤快的了。

        陆悦正在调酒,看了看那边,把手上的两杯酒递给了服务生:“拿过去吧,就说是我请的。”

        她这间酒吧是接手的别人的,那个时候和一个闺蜜盘过来一起做,后来闺蜜遇到事了缺钱,陆悦就把钱转给了闺蜜,这间酒吧就成了她自己的了。

        但不是主业,她喜欢喝酒也喜欢音乐,干脆就自己做了,一个月来几次,她喜欢这种感觉。

        好的时候赚钱,不好的时候也亏钱,不过对于她来说,这些都还好,只要总体不亏就可以。

        “两位先生您好,这是我们老板请的,她今天不方便喝酒,见谅。”

        服务生和陆悦想的差不多,这种情况以前也遇到过,大部分情况是一句老板不在就完了。

        久而久之也没人要请老板娘喝酒了。

        林小七愣了愣,有点没搞清楚是啥状况。

        但顺着服务生的目光看到了老板。

        女的?

        灯光略微有点朦胧,长发披肩,透过简单的轮廓,能看出来是个美女。

        林小七和杨修远对视一眼,大概明白了。

        应该是误以为搭讪的。

        “你可能误会了,我们是有点事想跟你们老板谈,不一定要喝酒,麻烦你再去问一遍,若是真没兴趣或者没心思那也没事,这酒就算我们账上,无功不受禄。”林小七笑道。

        服务生愣了愣,似乎有点惊讶林小七的通情达理。

        还是自己真的误会了?

        林小七带着帽子,长发扎着马尾束在后面,这和平日里的林小七是两个样子。

        尽管服务生和林小七对话了两次,还是没认出来。

        不一定非得这家酒吧,若是老板不想,没那个缘分,林小七不强求。

        服务生过去没多久,老板娘过来了。

        陆悦疑惑的看着这边的两个人,两个人都带着帽子,七月天正是热的时候,有点奇怪。

        她不是怕和有些人打交道,而是没必要,服务生是原话转告的,略有诚意,恰好又没事就过来坐坐。

        “你好,有事找我?”

        林小七侧身,第一感觉是略高,估计在一米七五的样子。

        长发披肩,从下往上看,胸前鼓鼓的,女士职业寸衫,略微宽松的那种,衣服上还有两个贴身荷包,一边一个,知性美女。

        林小七绅士了一次,主动把旁边一把椅子扯了过来。

        杨修远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老板娘没坐,示意直接说事。

        林小七无奈,说道:“我手上有一个节目,想借您的场地用一用。”

        “节目?”

        “对,音乐方面的节目,其实很简单,就是要提前搭建几个摄像头,过几天我们会有人过来表演,大概形式就这样,当然,我们这不是套路,不需要你给予任何东西,你可以理解为一档自媒体综艺节目。”

        听说是自媒体综艺节目,陆悦才有了点兴趣,坐了下来。

        也确定不是那些无聊的人,林小七的态度一直都很诚恳。

        坐下来后,因为角度的问题,略微看清了长相。

        林小七不算是帅哥,耐看型。

        但有那么一丝熟悉的感觉。

        林小七因为帽子的缘故,把那些扎成脏辫的头发遮挡了,看不出来很正常。

        陆悦又看向杨修远,他们挨着很近,甚至杨修远都能闻到陆悦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这个角度看杨修远,那就很清楚了。

        “我...我们是不是见过?”陆悦这句话是对着两个人说的。

        杨修远耸肩,伸手指了指里面那个小舞台上的歌手,歌手依然唱的是林小七的歌。

        从进入这个酒吧开始,歌手一共唱了三首歌,第一首是林小七的,第二首是一个老歌手的,第三首又是林小七的。

        无聊的杨修远内心的小想法是,这是我杨某人的歌不够牌面吗?

        似乎在回应杨修远,小舞台上的歌手说话了:“接下来一首杨老板的平凡之路送给大家。”

        陆悦听到平凡之路四个字,瞪眼,立马回头看杨修远,又看林小七。

        林小七竖起了一根食指放在了嘴边,示意老板娘别声张。

        陆悦有点懵,皱着好看的眉头,心中的第一个念头是难怪带着帽子。

        “你...你们这是?”问完这个问题,陆悦还四处看了看。

        这是在做节目吗?

        “正如我先前说的那样,我做了一档节目,远哥是我叫来帮忙的,若是您方便的话,就想在您的这家酒吧中做。”

        陆悦揉了揉脸,先对着服务生招了招手:“帮我拿瓶酒过来。”

        “什么样的节目,需要我做些什么?”陆悦的脑袋略微有点宕机,本能的说道。

        对于一个喜欢听歌的人来说,tx三巨头是当下国民度最高的新生代歌手,特别是杨修远。

        这样的歌手一下子来了两个,让陆悦有点没反应过来。

        “音乐类的节目,很简单,名字叫做《来自音乐的惊喜》,顾名思义,可以简单的理解为公益演出,但不主动宣传,随缘,比如我们安排在明天,那么,明天来你店里消费的客人就是比较有缘的人,他们的单会算在我们节目组头上,再由我和远哥一人唱一首歌,意思很简单,来这里的人不管是消遣也好,借酒消愁也好,就当是一个生活的小惊喜。”

        “所以您也不要宣传,不然我的初衷就不对了,简简单单的听两首恰好遇到的歌,这就是我们这档节目的目的,没有任何功利心。”

        这也是林小七办这档节目的初衷。

        单纯的用音乐给人们带去惊喜,而不是整天就想着赚多少钱,写大卖的歌。

        这个社会,特别是艺人。

        已经到了一个极端,什么极端?

        商业的极端。

        比如一个热门艺人,你的一切都有人给你打点,衣食住行,你只要专注一件事。

        赚钱!

        网红更是如此。

        所以,艺人就是他那个圈子里的皇帝,艺人的一切都有人打理,打理艺人的生活就是那一群人的工作。

        那还不把你当成皇帝捧着?

        tx娱乐这一年走的很顺,林小七报上去这个节目的时候,姚文石没多想就批了。

        这档节目成本不高,嘉宾都是无偿的,杨修远周子安都没要钱,包括颜青一朴彩英也是一样。

        杨修远自己没那个精力去做这种“傻综艺”。

        林小七愿意做,杨修远肯定是支持的。

        亏钱就亏钱,千金难买一个爷乐意。

        用林小七的话来说,这才叫玩音乐,有些人是玩钱。

        陆悦看着林小七,笑问道:“你们...你们做节目这些事也是自己来谈吗?”

        林小七耸肩,笑着吐槽道:“比如我决定在你这里做一个小节目,我现在就敲定,前一天连夜安置摄像头,晚上开工然后就收工,很简单对不对?若是交给其他人,能给你整出来一大堆问题。”

        这是林小七的真实经历,就这么一个简单的事,选场地的人能从老板那边拿好处费。

        我在你店里做节目,那是给你宣传,你得给我们钱。

        老板给了钱,心里也不纯粹了,背地里搞宣传,当天还涨价。

        这个世界,人心是真隔着肚皮的。

        人人都想当割韭菜的镰刀!

        你想做一件简单的事,就有人要给你复杂化。

        没钱没有生活体验,有钱也难买一个称心如意,各个环节总是要掉链子。

        陆悦不是小女生,能听懂林小七的话。

        她在生活中也会遇到这种问题,比如下面的采购,采购拿回扣,仿佛已经是行业默认的潜规则了。

        但这样就真的好吗,无形之中你的规则和要求都在降低。

        林小七这种姿态让陆悦对于明星的印象焕然一新。

        用个俗气的词,就是接地气。

        而且这是选择性的,这种看起来吃力不讨好的节目是真没人做,特别是林小七这种歌手。

        用一句俗话说,人家分分钟几十万上下,来这里跟你耗着?

        三人碰杯,喝酒。

        陆悦喝的也是啤酒,一个国外的牌子。

        “看来我今天来店里也是缘分。”陆悦笑道。

        “对于我们来说,可能是一场小幸运,毕竟跟大胡子老板聊天和美女老板聊天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林小七也笑道。

        陆悦乐了,缓过来后,这种聊天的感觉又比较舒适。

        陆悦没问杨修远和林小七私人的问题,就聊聊酒聊聊生活之类的。

        其中有一个观点他们都认同。

        喝酒看环境和心态。

        真正懂酒的人是做过酒的人。

        喝酒其实是一件高兴的事,很多人把它跟愁苦哀怨放在了一起。

        而且华国独特的酒文化剥夺了很多人喝酒的快乐。

        华国酒文化的背后是由权利、等级和秩序维系和支撑的,怎么喝怎么敬都有学问,可这些学问压根不是酒本身的学问。

        鞠躬,低姿态,所谓的忠诚。

        这样的酒,怎么可能好喝。

        聊的比较晚,一般在外地,杨修远习惯性的会在十一点左右跟曲绣衣打电话或者视频。

        所以,在十点半的时候杨修远就让人来接他了。

        林小七留了下来,他还要等工作人员过来看看,到时候安排摄像机器的事,这得晚一些,等客人走的差不多了在系统的规划。

        林小七心里对这趟蜀都行已经有了一个详细的安排,先婚礼后酒吧,最后再去街上客串一下街头艺人,圆满。

        经历过好几次录制失败后,很多事都是林小七自己整理出来,然后交给下面的人去做,直接下死命令。

        他手上这个班子是临时搭建的,只有这样是最高的工作效率。

        当然,也磨合了一些懂林小七的工作人员。

        回到酒店,打开电脑,和曲绣衣视频。

        “你脸怎么红扑扑的,喝酒了?”

        杨修远点头:“喝了两瓶啤酒。”

        曲绣衣满意的点头,她允许杨修远喝酒,但有个量,啤酒三瓶,白酒二两。

        有时候他两自己也喝酒,开一瓶红酒要喝好几天,白酒更久。

        聊了一会儿,然后就各自洗漱去了,这样仿佛就在身边,很舒服,事干完后还得躺在床上聊几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