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都市职场 - 生活系巨星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五十四章 踏实

第两百五十四章 踏实

        说了地址,江波挂了电话,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杨修远,在杨修远出名的时候,整个梅溪县的人都谈过这个人,那个时候的他在到,突然发现是自己教过的学生。

        有种百味陈杂的感觉。

        杨修远是他出来教书带的第二届的学生,

        第一届是中途接的,从初二教到初三,第二届是从初一开始带,一直到他们毕业。

        可以这么说,那一届是他最用心的一届。

        但人都是俗人,教书能赚多少钱?

        上有老下有小,还刚刚结婚,带到初三的时候,江波就去搞了副业,也是从哪个时候起,他对于教书的热情就减半了。

        对杨修远有印象不是说他成名之后才有印象。

        而是他从内心里面有几个感觉对不起的人。

        其中就有杨修远,他打过杨修远,就为这事,还跟自己的老婆吹过牛,指着电视机说:看看,牛吧,当年我揍过。

        杨修远他只揍过一次,一次就有效,初二上季揍的,下季成绩就提升了。

        提升不是一点点,语文物理考了好几次第一,就是偏科严重。

        那种欣慰是一个老师忘不了的。

        但初三开始,他自己放松管教了,杨修远的成绩又有回落。

        他曾经在毕业的时候,公开说过一句话,他对不起杨修远,如果他自己不折腾,一直保持热情,杨修远的成绩不可能是那样。

        杨修远对于江波恋恋不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是他第一次尝试到一种感觉,努力是真的有收获的。

        都说努力重要,努力到底重要什么?很空洞。

        但那个时候杨修远明白了,努力是一定有收获的,这也是在未来特别影响杨修远的一件事。

        问清了地址,杨修远从家里拿了几样东西。

        两瓶好酒,一个篮球。

        杨修远给朋友送礼,喜欢送酒,白红都会送,那是杨修远在卖酒的时候养成的习惯。

        卖酒的人会喝酒,虽然他不是很喜欢喝,但有对的人他乐意喝。

        酒和菜,遇到对的人才会有滋味。

        出门,带着帽子,脖子上还有一条曲绣衣给他买的围巾,他带围巾不是保暖,是起到一定的遮掩作用。

        冬天,一个帽子,一条围巾,杨修远这个人就成了一个大众的普通人,他喜欢这种感觉。

        江波住的小区距离家,不算远。

        杨修远选择了步行,他不急,回家就是寻求一种安定。

        这大半年他的步子有点快,快到他有时候都恍惚,若是没有曲绣衣,估计就迷失了。

        他说家和曲绣衣带给自己的感觉是安定,一点也不夸张。

        另一边。

        江波挂了电话之后,进入客厅,客厅有一些人,都是以前教过的学生。

        这是江波回首往事,最有成就感的事,对于他所有的学生来说,也许他不是一个好老师,但对一部分人来说,他可以拍着胸脯说,等得起他们,也对得起自己老师的这个身份。

        江老师,那我们不打扰你了,新年快乐!

        江波进屋,有人要走。

        江波没有挽留,因为一开始这些学生打电话要来坐坐的时候,他就说过不用那么麻烦,因为他们今天也会去父母家。

        但这些学生一定要来坐坐,坐坐就坐坐吧。

        几个学生起身,江波一直送他们到电梯。

        不是不留他们吃饭,而是一开始就说好了,而且马上杨修远要过来,杨修远的身份特殊,人太多不好。

        自从当了校长之后,很多人都会来家里坐坐,江波一律拒绝,但学生例外。

        进屋,妻子在收拾东西,孩子在妻子身边蹦蹦跳跳的,因为要去爷爷奶奶家了。

        下午过去吧,还有人要过来。

        还有人?妻子略微皱眉,这是突发事件,应该跟先前那通电话有关,肯定是拒绝不了的人。

        领导?

        不是,一个学生。江波脸上带着掩盖不住的笑意。

        学生?妻子纳闷了,学生能打断你的计划?

        一个你们都想象不到的学生,也许这就是老师这个职业最可贵的地方,我以前可能太在意物质上的东西了。

        说着江波还叹了一口气,他自己一边教书一边也在折腾,一步一步爬到了一校之长的位置上。

        那是他自己奋斗的一种成就感,这种学生事业有成的成就感,能给他的心理带去很大的慰藉,以前的他可能有点忽略了,因为有一种感觉,这个人的人生他参与过!

        谁啊,怎么还乐上了?妻子好奇了,笑问道。

        ....

        杨修远进小区的时候看了看时间,十点半,他想的是坐一个小时吧,吃饭怕太麻烦人了,这种关系这么突然吃一顿饭,大家都紧张兮兮的,没有必要,于是又给程大兵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十一点半来接自己。

        电梯打开,出来一群人,衣着光艳。

        杨修远和他们对视一眼,都愣了愣。

        咦!

        杨修远能听到有人惊讶的声音,笑了笑,让开了身子。

        不可能!

        怎么那么眼熟?

        谁啊?

        老同学?

        电梯门关上的时候,杨修远还能听到外面的嘀咕声。

        是不是老同学杨修远也不知道,他是真记不清,但没有眼熟的。

        敲门,门打开。

        高中三年,在鹏城十年,今年又过了一年,时隔十四年的时间,又见到了哪位对他影响比较深的人。

        江老师!

        快进来吧。江波笑道。

        杨修远进屋,江波脸上的笑意一直没停。

        师母!

        后面,江波的妻子冉红霞还有点不敢相信,真来了!

        快坐快坐,老江说你要过来,我都不相信!

        先前江波告诉她,要来的人是杨修远,冉红霞是真不信,结果人真来了。

        老师的孩子是个男孩,七八岁的样子。

        杨修远把篮球给了他。

        谢谢哥哥!

        不客气!

        江波看到篮球,笑了笑。

        我当班主任一共带过三届学生,你们那一届玩闹的最厉害的,篮球从初一全年级打到初三全年级....

        杨修远记得那些事,在他心里,江波是一个好老师,他自己喜欢打篮球,带着全班打,亲自主持篮球活动,一个班一个班去联系。

        最后班级不够打了,就去一个年级一个年级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