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都市职场 - 生活系巨星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文化差异

第一百五十五章 文化差异

        “是吗?远哥还是航哥的救命恩人?说来听听?”王野比较好奇,问道。

        袁航来了兴致,开始讲起当年的往事。

        “你们可能不知道,当年的修远很青涩,卖房子一点技巧都没有,我看着都着急,但人品确实没得说,那个时候我跟修远之间有矛盾,二手房嘛,你们都知道那些破事,我当时就想赚钱,就跟另一家公司的人相互搞,到处撬客户,撬到了五五分层。”

        “可能是得罪的人太多了,然后被一哥们一砖头撂倒在了排水沟里面,我当时就感觉脑瓜子嗡了一下,然后就没意识了,后来醒过来已经在医院了,是修远下班后看到我了,给我背去了医院,要知道我当时和修远是有矛盾的啊,还吵过架,要不是他送我去医院,说不定我早凉了...”

        杨修远在一旁安静的喝茶,不同的角度看同一件事,就是这么神奇。

        “我去,仗义,那航哥你是该请远哥吃饭。”

        袁航笑道:“后来我就跟修远成了朋友,他还忽悠我去了鹏城大学跟他一起自考...”

        不管是王野还是卢飞舟,对于杨修远的认知又深了一层,这人品确实没得说。

        王野本来还想开个玩笑,说不会就是远哥砸的吧,但又觉得不合适,这不是亵渎远哥吗!

        “你不是说带你儿子过来给我认识吗?我红包都准备好了。”杨修远岔开了话题,说完还从兜里掏出来了一个红包,这是真给袁航儿子准备的。

        “下次一定带,不过你忙,以后找机会吧,这次确实流弊大了,都干到国外去了。”袁航笑道。

        他找杨修远一起聚很忐忑,人随时都会变,现在的杨修远早已今非昔比,人家还当不当自己是朋友都两说,他怕带儿子会唐突。

        一接触发现又还好,也没有太过特殊。

        聊到歌,王野和卢飞舟来了劲。

        “一开始我听到《baby》这首歌我都不相信是远哥写的,但我媳妇特别喜欢,现在是她在远哥作品里面最喜欢的一首,我还跟他争论,说绝对不会有夜空中最亮的星火,结果我被打脸了,火到了全世界。”王野说道。

        卢飞舟接话笑道:“我还好,一开始听到这首歌就觉得很厉害,其实我们这一群人很关注远哥的,私下里聊的很多,包括我时不时还去远哥的圈子中逛逛,我们有个群,当时《baby》一出来,我们就在群里讨论过,也有争论。”

        “我不是去国外跑了一段时间吗,听过那边的音乐节,其实欧美的听众跟国内比,有很大的文化差异,国内的听众是一定要有优美的旋律和高大上的词,不然你就上不了台面,这就是国内的音乐市场,其实欧美那边很丰富,有些歌从头到尾就一句歌词,但台下几万个观众都跟着嗨,他没有旋律,只有节奏,这种歌都能火,你就可以看出来两边巨大的文化差异。”

        “所以我一开始就看好这首歌,当然,群里面也有人吐槽这首歌的,其实说到底还是文化差异。”

        杨修远看了卢飞舟好几眼,他认同这个观点,有很多音乐人都埋怨过国内的音乐市场不好,其实是理解不够通透。

        有一个文化潜意思的东西,就像卢飞舟刚刚说的,一定要优美的旋律和有底蕴的歌词才能火,才能被社会大众认同。

        这是一种独特的文化。

        欧美确实是另一种文化,他们很多人听歌不是奔着我要听懂这首歌去的,我为什么要听懂?音乐不是让人享受的吗?连听歌都要计较几句歌词那太累了。

        在欧美,一首歌的歌词部分只占作品百分二十的重要性。

        国内不一样,国内一首歌的歌词部分最少要占百分之五十的重要性。

        这就是文化差异,如果用华国文化来评判《baby》这首歌,确实上不了台面,杨修远也没准备让这首歌上所谓的台面。

        只是用来拉周子安一把,周子安只有在国外站起来,国内才会认同他。

        这一次站起来了吗?不仅站起来了,还飞了,销量是硬道理!现在说周子安是华国流行歌手第一名都不过分,因为在国际上来说,华国没有出现这种歌手。

        其实周子安自己也做过一些这种口水歌,一方面是市场需要商业歌曲的存在,再就是用来演唱会唱,演唱会全去唱所谓的道理人生会很闷,会消化不良。

        就像杨修远选择的一起摇摆一样,这种歌就是唱一个氛围,只要你发挥好就能带动全场。

        这种聚会更像是叙旧,上午就到了,然后喝喝茶吃饭,再去钓鱼。

        算起来,杨修远很久没这么玩过了。

        湖边,四个大男人坐在一起钓鱼,这处庄园是袁航老板的地盘,对外开放,也是请客户玩的地方。

        他们这边的钓台是商务钓台,就是不公开的那种,很安静,还有服务员服务,茶茶水水的一会儿过来添加一次。

        “飞舟结婚了吗?”杨修远问道。

        卢飞舟摇头:“我这种人远哥你又是不知道,估计会光棍一辈子吧。”

        “哈哈,光棍一辈子?怕是要死在女人身上吧。”王野笑道。

        其实卢飞舟比杨修远还大两岁,但叫法都习惯了。

        杨修远笑了笑,没做评价,转头跟袁航聊在了一起。

        卢飞舟泡妞很有一套,一般的女人只要加了他的微信,就很难逃离他的魔掌。

        因为他的微信很高大上,座驾奔驰g系列,穿越草原,穿越沙漠,各种作家合影,听音乐会,各国旅游。

        加了微信,一看,卧槽,又有钱又有品位长得还不差,这种男人太难得了。

        线下见面,若是卢飞舟也感兴趣,就会带着姑娘去他的书店转一圈,最装逼的是他的办公室,一大面书墙,很多书都是翻看过的。

        一套流程走完,很多女人会沦陷。

        当然,卢飞舟也不会用强,同意就在一起,不同意哥们马上又有人,典型一浪子。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跟他在一起的每一个女人都是心甘情愿的,也是快乐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袁航找杨修远也没什么事,就是叙旧,说了好久要一起吃饭喝酒,一直没聚成。

        在袁航心里,是真把杨修远当救命恩人了,这点杨修远自己也没想到,他以为袁航有事要拜托他。

        结果过来是单纯玩的。

        钓了鱼摘了荔枝和龙眼,杨修远走时还打包了两个菜,毕竟家里还有个人嗷嗷待哺。

        这两天曲绣衣在研究做菜,但曲绣衣的思维方式太跳动了,很多调料都想尝试,做出来变成了四不像。

        如果运气好,会有那么一道菜能吃,因为调料放对了,或者组合不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