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都市职场 - 生活系巨星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朋友来访

第五十二章 朋友来访

        “咦!”一进门,杨修远被吓了一跳。

        正对面站着一个摄像老师,扛着机器,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儿。

        杨修远摇摇头,把行礼搬了进来,以后得适应有摄像老师在的日子了。

        房间是套房,有客厅卧室阳台,但没有厨房,一楼有餐厅,只要是白天,基本上都有食物。

        收拾好行李,杨修远站在阳台上,能看到草坪花海以及不远处的湖泊,这个地方很大,包括建筑,自己呆的区域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节目组这么豪气吗?两个人就准备了这么大一个地方?”杨修远问摄像老师。

        摄像老师没回答,变成了杨修远的自言自语。

        杨修远总觉得有点夸张了,这么大一个地方,就两个音乐人拍节目。

        拿了纸笔,杨修远进了乐器房,乐器房中,随处可见的摄像机,倒是没了摄像老师跟着。

        遗憾,选什么歌?

        是用那首本身就叫遗憾的歌?

        别再说是谁的错

        让一切成灰

        除非放下心中的负累

        一切难以挽回

        ....

        还是那首描写痴男怨女的新不了情?

        心若倦了

        泪了干了

        .....

        或者是那首曲折后的期盼,好久不见?

        我来到你的城市

        走过你来时的路

        .....

        那个记忆中,说到遗憾,关于情爱的歌曲一大堆。

        杨修远哼唱极具,总有违和感,他的爱情有两段,一段是学校时期的,早恋。

        还有一段是出身社会后的,那是他刚刚进入房地产行业不久,和一个年龄跟他差不多前辈之间的爱情,最后那个姑娘回家相亲结婚了,现在的孩子恐怕都能打酱油了。

        后来的杨修远就彻底淡忘了这一块,安心发展事业。

        在杨修远二十八年的人生之中,爱情的比重占得很少。

        在本子上写写画画,不知道选择那一首。

        另一边,林小七带着耳机拖了一把椅子坐在了阳台上,手中有纸笔,思绪飘远。

        遗憾,自己这一辈子有那些遗憾?

        高中时不敢对某个姑娘说的话?

        大学时钟爱的游戏和网吧?

        若是不走音乐这条路,自己又是怎样一番生活?

        想来想去,遗憾这个词有点飘,切入点太多反而有点犹豫了。

        下午,林小七工作室的人到了。

        杨修远时不时能听到楼上传来的一些声响,或许自己以后也会过上这种生活,一群玩音乐的朋友一起唠嗑一起玩音乐。

        三点半,邱丽给杨修远打了个电话,有朋友到了。

        下楼,一辆宝马停在了旁边的小停车场上,旁边站着一个“仙女”。

        “咳咳,老师,您是拍我呢,还是看美女?”杨修远对着身边的摄像老师调笑道。

        摄像老师闹了个大红脸,他是跟杨修远一起下的楼,突然出现一个大美女,情不自禁多看了几眼。

        曲绣衣语笑嫣然,比起旁边的那片薰衣草,更吸人眼球。

        杨修远上前,笑道:“前几天请你吃饭不出来,现在又找过来了?”

        “我说是节目组希望我来的,你信吗?”

        信个屁,曲绣衣的性格他清楚,有时候仙得要命,有时候又古灵精怪的。

        摄像老师很懂,没有跟拍,杨修远和曲绣衣并列而行。

        走上了草地旁的小道。

        “压力大吗?”

        “还好。”

        “我给你算了一下,今天一号,你们六号就得彩排吧,七号正式登上舞台,也就是说,最好是三号以前就要出歌,然后在编曲,后面还要彩排。”

        “这么懂?”

        “嗯哼,这档节目我每一期都看的好吧。”

        和曲绣衣走在一起,怎么说呢,在鹏城这个地方,杨修远有一些女性朋友,但曲绣衣跟那些姑娘是不一样的。

        也许是一开始就知道这姑娘的性子,专业、独立、善良,还是个二代,有了先天代入感,总觉得她有点小耀眼。

        曲绣衣倒是蛮享受的,她来,还真有节目组的鼓动,包括王野也收到过这种鼓动,节目组在采访他们的时候,都提过,可以去找杨修远,这样会适当的增加一些剪辑份量。

        “确实,对于作品,越早出越有把握。”

        “什么主题?”

        “遗憾。”

        曲绣衣侧头:“遗憾?有灵感吗?”

        “有,灵感太多,不知道怎么选择。”

        “那我觉得你应该需要一个听众!”

        “你还真信啊,我吹牛的,慢慢写吧。”

        曲绣衣停下了脚步,一阵微风袭来,杨修远嗅到了淡淡的香味,有薰衣草的味道,也有曲绣衣身上的味道,余光看过去,确实漂亮,主要是气质,眼睛不小,乌黑清亮,但一笑就眯起了眼,有种爽朗的妩媚感,能让人心情变好。

        “那还有闲心散步?赶紧回去写啊。”

        “呃....”

        回到房间,曲绣衣没走,硬是要上来看看。

        这一次,摄像老师依然没跟着,曲绣衣同意入镜,但不希望被刻意拍摄。

        卧室的书桌上,上面有纸笔,曲绣衣看见了。

        “这上面是你写的词?”

        杨修远点头,没阻止,上面有两首词,杨修远在纠结选那一首。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可以啊老杨,那朵花让你这么念念不忘,居然都变成歌词了?”曲绣衣笑问道,语气中怎么听都有一股子酸味的感觉。

        “正经说,你觉得那一首词好?”

        两首词,一首是那些花儿,一首是遗憾。

        暂时来说,杨修远只找到这两首他觉得自己唱起来会有感觉的作品。

        至于新不了情、好久不见,这种感情太深沉,是幸运或者是不幸,杨修远的感情还没有达到如此深沉的地步。

        就算是上一任在老家相亲成功,当时的杨修远心里也只有点空落落的感觉。

        他体会不了那种死去活来的感情是什么样子的。

        曲绣衣看得很认真,但她看太容易出戏了,总会想这是不是就是杨修远的内心世界。

        自己是不是在触碰一个不太愿意面对的结果。

        她对杨修远有好感,但没表明,像是隔着一层纱布看,掀开纱布,里面是什么?这种感觉是未知的,又期待又有点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