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都市职场 - 生活系巨星在线阅读 - 第九章 《说走就走》

第九章 《说走就走》

        杨修远接过文东升手里的稿子,是文东升新电影《说走就走》的大概剧情,这让杨修远跃跃欲试的同时也有点小压力,要是没有合适的作品怎么办?

        看到杨修远犹豫,楚南枫说道:“试试又不会少块肉,你仔细看看剧情,说不定你会深有感触。”

        楚南枫知道剧情,也知道杨修远的一部分经历,两则有相似的地方,这也是楚南枫想让杨修远试试的主要原因。

        一方面希望能有意外收获,另一方面也想看看杨修远的创作能力。

        “怎么?小杨身上还有不少故事?”文东升好奇的问道。

        楚南枫笑了笑,低声神秘道:“小杨可不是简单的文艺青年,你猜猜他身价多少?”

        文东升打量了杨修远几眼:“啥意思?”

        “枫爷,您就别拿我开心了,我现在还是破产期,不欠钱已经是烧高香了。”杨修远苦笑道。

        他的账户还在冻结期,解冻要等开庭后,十年奋斗就剩下一张银行卡上的钱。

        所以,曾经的你这首歌的销量对他有点重要,直接关系到收入。

        “那就赶紧写首好歌出来,老文是大款,真让他满意了不会吝啬的。”

        杨修远点头:“我努力,感谢文导愿意给我这个机会,那我去隔壁好好琢磨琢磨。”

        看着杨修远进了隔壁的小房间,楚南枫笑道:“小杨以前是自己创业的,生意做得可以,但前段时间破产了,所以我说他的经历跟说走就走这个故事有一定的契合性。”

        “原来如此,希望有惊喜吧。”文东升也是笑道。

        但真期待吗?不,时间太短了,而且杨修远是半路出家,在文东升看来,有一首曾经的你已经是烧高香了。

        主要是他找过太多人,都是业界顶级的音乐人,最后的结果还是差强人意。

        吃过早餐,楚南枫和文东升去了楼上的房间休息,乐队的人也逐个回家了,昨晚加了通宵,今天休息。

        二楼的录音室中,就剩下了杨修远一个人。

        说走就走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两个主角,一个是混迹职场的老鸟,名叫孙浩,一个是刚出生社会不久的大学生,名叫董兴唐。

        两人唯一联系的点是都爱好骑行。

        公司裁员,孙浩不幸中招,心里有很多不服,他认为自己在公司兢兢业业做了五六年,从未犯过错,凭什么裁掉自己?

        憋了好几天后,恰好平日里活跃的骑行群中要组织一次骑行活动。

        孙浩参与了,途中遇到了董兴唐。

        董兴唐大学毕业后,半年内陆陆续续做了六份工作,都不太满意,与在学校的想象完全不一样。

        但是,两人在对方眼中,一个是职场精英老大哥,一个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应届小老弟,都是光鲜且正能量的,

        于是,两人来了一场“华丽”的蜕变旅程,整体风格是文艺在加上些搞笑。

        看完大概故事,杨修远闭眼筛选,有合适的作品吗?

        脑海里的记忆就像是一部长电影,种种画面中,有很多舞台的画面格外清晰,“他”是一名乐队的吉他手。

        从一部几十年的长电影中筛选出来一首歌,不是容易的事。

        在挑选的时候,有很多那个世界大热的歌都让杨修远皱眉,比如学猫叫、大碗宽面之类的。

        也许是自己欣赏的问题,在杨修远看来,就是一首平常且带点个人风格的口水歌,却是各个排行榜上的热门作品。

        这让杨修远有种不明觉厉的感觉,心里想到也许演唱者是巨星吧,靠着个人魅力带动起来的,不然无法解释。

        .....

        下午两点,文东升起床,心里憋着事,睡不安稳。

        一下楼,发现录音室空无一人。

        倒是在一旁的工作台上,发现了一堆稿子。

        文东升随意拿起来一张,上面有很多划掉的痕迹,但是依然能看出来是一首歌词。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天马行空的生涯,你的心了无牵挂....”

        后面的看不太清楚,但就是能看清楚的这么一段,就特别有感觉。

        “老楚的眼光确实毒辣,这小杨有点本事!”文东升自语,又拿起了另一篇稿子。

        我就像风一样自由

        就像你的温柔无法挽留

        你推开我伸出的双手

        你走吧最好别回头

        无尽的漂流自由的渴求

        所有沧桑独自承受

        .....

        文东升瞪大双眼,这一首词似乎比上一首更有感觉,他在心里设想,要是这首词配上摇滚编曲,在来一把好嗓子,不得了。

        “卧槽,这是个怪物吧!几个小时写出来这么多首词!而且质量还很高。”

        文东升拿着两篇稿子“腾腾腾”跑上楼去,在楚南枫的房间门前开始砸门。

        “咚咚咚!”

        “谁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老楚,快起来,小杨写出来了。”

        一番折腾后,楚南枫下了楼,拿着文东升递给他的稿子看了半天,问道:“这是小杨写的?”

        “不是他写的还有谁?你乐队的人早就下班了。”

        楚南枫满意的点头:“能看出来吧,破产对他的打击挺大的,字里行间皆是一种洒脱,一首歌的洒脱叫走出来了,可全是这种洒脱也就意味着对他的影响还很大。”

        文东升深以为然的点头,就像是那句歌词,无尽的漂流,自由的渴求,所有沧桑,独自承受。

        “你捡到宝了,我有种感觉,小杨以后在音乐上的成就不会低。”

        “你这样说,我还真有点后悔,前几天他要拜我为师,可惜我拒绝了。”

        文东升愣了愣,然后哈哈大笑:“你还说我假文青,你自己不就是假清高吗!”

        楚南枫黑脸,不过还是正色道:“他的作品是依托于他的经历,很有生命力,不空洞,能把情感和情绪转化为文字和音符,这是很厉害的天赋,确实很久没遇到这么优秀的后生了。”

        若是杨修远在现场,估计会被夸得脸红!

        “可惜,这几首都是好作品,但还是不太契合电影。”文东升惋惜道。

        “你还真指望人家给你写出来?“命题作文”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一件及其不容易的事,何况出题的人还是你,难度也就更大了,这几首词已经让我惊喜了。”

        “也对,或许下一部电影我可以找他合作。”

        在两人聊得正欢的时候,杨修远推门进来了,手里还提着大包小包的打包盒。

        “枫爷、文导,下午好,我没注意时间,一晃就到下午了,这个点菜准备吃的。”

        楚南枫和文东升对视,对于杨修远的感官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