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武侠仙侠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杀人不是请客吃饭

第二百三十五章 杀人不是请客吃饭

        “今日这计划可真是瞬息万变,真没想到会突然杀出来一个妖女,若非她横插一脚,恐怕魏巍兄弟四人早就死在了刘秋水的手下,这样一来倒是能给我们省去一个大麻烦,还有就是那臭小子,居然跟妖女走到了一起,这下咱们想对他下手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提起方才一战,小淫,虫二人虽并未出多少力气,可在魏巍三位师兄的剑气同归于尽之下,也依旧心有余悸,此刻他二人正在回去的路上,琢磨着兄弟四人凑到一起再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但他兄弟二人刚刚走到那处藏身的破楼跟前便已察觉到了不对劲,破楼已经塌了半边,至于接下来,兄弟二人四处寻觅,都不见玉生烟下落,倒是从残垣断壁之中摸出来了一只带血的手。

        那正是玉生烟的手。

        “怎么回事?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淫,虫心神剧震。

        他二人又继续往下挖,很快又分别挖出来另外一只手,两条腿,以及,一副躯体。

        唯独不见了头颅。

        “老大老大去了哪里?这事儿究竟是谁干的?”

        兄弟四人同气连枝,遭受如此劫数,杜迁与小淫,虫愤怒之下竟是齐齐一口心肺之血喷了出来。

        “究竟是谁干的?有本事给我滚出来。”

        昏黄夜色之下,一道消瘦人影缓缓朝这边走过来,腰间配刀,手里提着两个包袱。

        那包袱之上还在不断向下滴着血液。

        “推胸至腹手,真是好厉害的武功。”

        那人冷冷一笑。

        “只是现在没了手,我看他又如何下地狱去推胸至腹。”

        “是你”

        杜迁撕心裂肺咆哮。

        “宋一血,是你杀了老大他们。”

        “不。”

        宋一血淡淡摇摇头。

        “是他们自己杀了自己才对。”

        “胡说八道,我们现在就要让你偿命。”

        “如果是之前的话,你们要让我偿命说不定我根本就不敢跟你们动手,可是你们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

        宋一血满脸嘲讽。

        “连着遭受重创,你们能不能捏死一只蚂蚁都不一定,又如何让我偿命?”

        “能不能让你偿命你试试就知道了。”

        小淫,虫一跃而起,直朝宋一血扑去,即便在这过程当中没能忍住五脏六腑沸腾,再度哇的吐出一口血。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宋一血将两颗血淋淋的头颅抛向小淫,虫,紧随其后斩出一刀,那一刀正对小淫,虫而去。

        小淫,冲面色微变,他知道宋一血同样受了伤,但这伤比起他们二人来却轻了许多,即便平日里的宋一血在他们二人眼里不过只是一只随意可以捏死的蚂蚁,到了此时此刻,宋一血也已成了张牙舞爪的饿狼,稍有不慎便能取走他兄弟二人性命。

        “想伤我?门儿都没有。”

        避过宋一血一刀不算难,但谁知宋一血竟半点惊讶的样子都无,反而一直冷笑。

        “又是谁说我这一刀是为了伤你?”

        两颗人头在刀罡之下爆炸成血雾。

        原来宋一血只是想摧毁那两颗死人头。

        “宋一血,我与你势不两立。”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小淫,虫歇斯底里咆哮,换来的依旧是宋一血冷冷冰冰。

        “难道你们竟觉得我们现在还能坐下来好好谈谈不成?”

        两道人影极速撞到一起,宋一血只觉得如同一块千钧巨石碰撞到了自己身子,差点没忍住一口血喷出来,心里惊骇不已,心道境界的差距果然不是只靠投机取巧便能弥补,好在小淫,虫虽如此厉害,他却也受了不少反震之力,即便宋一血被震的后退十多步,却也并没有害怕的意思。

        “你以为你能打得过我们两个人?”

        “能不能打得过总得要打了才知道。”

        闷哼声响,宋一血不知身上挨了多少拳头掌力,依旧苦苦咬牙支撑。

        小淫,虫歇斯底里道“让你这样死岂非太过便宜了你?我要抽你的筋扒你的皮,方能消我心头之恨。”

        “加上我这一份。”

        眼见收拾两颗死人头无望,杜迁同样加入到战斗中来,宋一血两面受敌,心道不妙,连忙一刀劈开一条出路。

        扭头就要逃走。

        “今日是我太小瞧了你们两个,没想到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还如此厉害,也罢,咱们的帐等日后慢慢再算也不迟。”

        “想走,你走的了么?”

        眼见就要得手,小淫,虫兄弟二人冷笑,紧随其后追着宋一血到了一条死胡同。

        “这难道真是天意?”

        已无路可走,宋一血低声呢喃,眼里脸上尽是不甘。

        杜迁冷冷道“天意如此,你这王八蛋就乖乖认命,我们现在就送你去阎王殿报道。”

        “纵然死我也要拼一把。”

        宋一血咬牙说道。

        “就算死我也要拉上你们两个垫背。”

        “小心点。”

        已经历过魏巍师兄弟三人同归于尽剑招的兄弟二人异口同声说了一句。

        “这小子要拼命了,难保他不会也有什么同归于尽的招数,咱们且提防一点。”

        但下一刻,蓄势待发准备拼个鱼死网破的宋一血竟在他二人面前调转方向,一刀劈开一栋旧楼冲了进去。

        “哎呀,上当了,这小子故意误我兄弟二人。”

        小淫,虫惊呼一声,也来不及细想便追了上去,兄弟二人一头扎进旧楼里,杜迁在后,岂不知就在杜迁刚刚冲进旧楼里的那一刹那便也惊呼一声。

        “哎呀他在这里。”

        待到小淫,虫回过神来时候,只看到杜迁后背之上已被人用刀划拉出来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

        “遭了,我们又被阴了。”

        小淫,虫懊悔不已。

        “原来他根本就没打算逃走,只是故意将我们引到这里来偷袭我们,好狡猾的小子,你等等,我这就给你处理伤口。”

        “你还有那个机会吗?”

        漆黑一片中,宋一血冷笑一声,此刻他在暗,小淫,虫兄弟二人在明,在他眼里,就如同两只待宰羔羊。

        刀罡直朝小淫,虫而去,后者大惊,就地一个懒驴打滚儿躲了过去,再看刀罡所过之处,摧枯拉朽,便是连地上的青石板都寸寸断裂。

        “宋一血,你这卑鄙无耻狡诈的小人,有种光明正大的出来,跟我兄弟二人打过。你敢吗?”

        没有动静。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小淫,虫心里一沉。

        心道“这小子实在太过狡猾,方才他那一刀我没注意从什么地方传来,此刻我有意引他说话暴露他的位置,他却根本就不上当,这样下去该如何是好?不行”

        小淫,虫又心生一计。

        “宋一血,我知道你怕我发现你的位置,然后你的小命就保不住,可你以为你不说话我便找不到你了么?这旧楼就这么大,你又能躲到哪里去?我好歹也算是与你师父笑里藏刀一个辈分的,说起来也算是你长辈,我不想等你死后笑里藏刀找上门来说我以大欺小,你若现在肯出来,我便让你一只手,只用一只手跟你打,如何?”

        还是没有动静。

        这破楼里甚至连宋一血的呼吸声都听不见,只能听到小淫,虫兄弟二人强行压制却始终还有一丝的喘气声。

        “他不会上当的。”

        杜迁忍住后背疼痛咬牙说道。

        “他既然敢引我们来这里,想必早就做好了打算,老大他们即便再受伤,论武功他也绝对不是对手,他能杀了老大他们肯定也是用了这等投机取巧的办法,咱们从一开始就掉进了他的陷阱,继续跟他耗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难道我们就这样放过这王八蛋?”

        小淫,虫压低了声音嘶哑说道。

        “就算我们肯放过,恐怕老大他们也不会答应的。”

        “不是放过他,只是将这笔账先记下来,等日后再算,日后就是咱们在暗,他宋一血在明,难道老四你还怕没有报仇的机会么?”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就这么办。”

        杜迁突然在黑暗中捏了一把小淫,虫的腿,这让小淫,冲顿时明白他的意思。

        故此他又故作不甘心道。

        “宋一血,也罢,今日就算你小子命大,这笔账,咱们将来再慢慢算。”

        兄弟二人搀扶着便准备离开。

        殊不知这时候漆黑中终于传来宋一血声音。

        “杀人不是请客吃饭,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既然来了,又哪里有不留下一点东西的道理?”

        刀罡再出。

        但这一刻小淫,虫兄弟二人却是齐齐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终于找到你的位置了,王八蛋。

        小淫,虫冷笑一声,其人化作一道极速黑影直朝声音传来的地方攻去,内力汇聚于手臂之上,绝对能轻而易举粉碎一切,也包括宋一血的脑袋。

        他已经看到了宋一血的一件血衣。

        只是就在此时忽然又听得宋一血声音。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阴谋诡计么?你们以为是我上当,却不知刚好送我了一份大礼。”

        小淫,虫笑容顿时僵硬。

        发现宋一血的血衣时候,才看清楚那真真切切只是一件血衣,再无其他。

        “啊”

        杜迁嘶哑咆哮一声。

        “发现他了,老四,快追,他已受了我一掌,定走不远。”

        小淫,虫立马折返,却只看到杜迁死死捂着自己肩膀,在那里,还有一条只剩一层皮肉连着的膀子。

        “你”

        “你什么你?赶紧追你想咱们今日都死在这里不成?”

        杜迁忍住疼痛咆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