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武侠仙侠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厚礼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厚礼

        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虽说之前一线天的事情与张凤府无关,是他小淫,虫自己做了张凤府的替死鬼,可小淫,虫原本就性子极为怪异,自然而然将这笔账算在了张凤府头上。

        此刻见张凤府突然出现,小淫,虫却是根本来不及管刘秋水如何,径直朝张凤府出手。

        张凤府早有预料,便将祸水东引,杜迁与小淫,虫二人要找他报仇,他却迅靠近芊芊,心道一个刘秋水治不了你尊使,再加上这两个又如何?

        正与刘秋水纠缠的芊芊见张凤府这般小动作,便已猜到了张凤府脚底抹油的心思。

        咬牙切齿道:“小子,想跑,你跑的掉吗?”

        张凤府果真将小淫,虫二人带过去之后便撒腿就跑,小淫,虫与杜迁二人紧追不舍,却被刘秋水厉声呵斥回来。

        “一个小毛贼而已,以你们两个的本事难道还怕拿他不住?先替我解决了这妖女再说,眼下可是最合适的下手机会,这妖女平日身边高手如云,好不容易逮到这个机会,若是被她跑了就后患无穷。”

        小淫,虫二人顿住脚步,心想刘秋水说的也有道理,尤其杜迁之前在罗生门大打出手,若是不趁此机会杀了芊芊,等到兄弟几人行踪暴露,任他兄弟四人本领通天,也绝对别想从九重天飞出去。

        只不过此时几人并不知所谓妖女,并非真正的妖女罢了。

        “兔崽子,算你运气好。”小淫,虫怒啐了一口,他三人要围攻芊芊,却不料芊芊根本没有恋战的意思,转身便朝张凤府逃走的方向追去。

        “斩草除根……”

        刘秋水眯了眯双眼,宝剑调转势头之前竟先往魏巍身上刺去,魏巍早料到她不会善罢甘休,仓皇出剑抵挡,只是他原本便已负伤,此时刘秋水却是巅峰时候,如何能是刘秋水的对手,三剑便节节败退。

        “刘秋水,今日纵然我死也绝对不会让你好过。”魏巍歇斯底里咆哮。

        刘秋水暗道不妙,果然见魏巍已经使出先前所见的同归于尽剑法,顿时迅后退,却是不曾想魏巍不过只是障眼法罢了,借着这得来不易的机会飞逃遁。

        “狡猾。”

        刘秋水手中宝剑脱手而出,直朝魏巍逃走方向而去,只听得魏巍凄惨大叫一声,宝剑准确无误刺中他肩膀,又将他整个人死死钉在一处墙壁之上。

        刘秋水冷笑,半个呼吸时间便再也笑不出来。

        等她追赶过去时候,墙壁之上只剩下一把剑,还有一条被剑死死钉着的膀子,魏巍已经没了踪影,地上血迹也在昏暗中不知蔓延到了何方。

        刘秋水心里一沉,片刻之后心中已有了计较。

        ……

        “张凤府。你以为你逃的掉么?”

        芊芊满是嘲讽,实则心里却不住嘀咕,怎的这家伙只有一条腿却还蹦哒的如此之快,面对身后小淫,虫兄弟二人的追杀,芊芊根本不将他们放在眼中,她要的,不过只是给芊荨制造麻烦罢了。

        故此才让张凤府去杀刘秋水,而不是自己出手,心道张凤府到时候若是出了事情,芊荨定不会撒手不管,到时候看她如何做选择。

        “逃不掉也得逃,哪怕是现在就死也比落在你这女魔头的手里好的多。”

        张凤府头也不回的冲进一条巷子里,跟尊使比直线的度,那只是自讨苦吃,纵然一条腿蹦哒的再快,也绝对不如尊使的两条腿,尤其在见过身后这个女人飞檐走壁的厉害本事之后。

        芊芊几乎紧随其后冲进了那条热闹的弄巷之中,但张凤府早已不知道钻到了哪里去,这条弄巷中,卖酒,卖菜,卖烧饼的叫卖声此起彼伏,来自九重天最底层的荒城百姓络绎不绝,隐隐也有鸡飞狗跳之声。

        “这家伙……”

        芊芊恨的牙根儿痒痒,但她心知张凤府就在附近,只是不知藏在何处,便也不着急,只是面对身后两个极其讨厌的家伙有些无奈。

        “你们是打算在这里跟我动手么?”

        小淫,虫与杜迁二人正在她背后满脸冷笑。

        即便只剩下兄弟二人,却也依旧不改好色本性,面对芊芊的高贵雍容以及倾城之貌,此时兄弟二人仍不免见色起意。

        “老四……”

        杜迁                只需要一个眼神便足够说明一切。

        小淫,虫

        (本章未完,请翻页)

        嘿嘿一笑:“抓住她,待咱们兄弟享受完了再杀也不迟,否则岂不浪费了这么一副绝佳的皮囊。”

        兄弟二人齐齐出手向芊芊而去,芊芊心中不愿就如此放过张凤府,只因控制张凤府便等于拿捏住了芊荨,故此她并不离开弄巷,任凭小淫,虫二人手段尽出也只闪不接,如此直到整条弄巷的百姓商贩纷纷闭门不出。

        小淫,虫隐隐觉得哪里不对,但到了嘴边的肉又怎可能放走?故此他兄弟二人也并未用杀招,用的也只是一些擒拿手段,只可惜这些手段似乎并不能拿芊芊怎样,反而让这边的动静招惹来了更多的人,弄巷另一头已经被人围的水泄不通。

        “这两个蠢货,真是见了漂亮女人便挪不开眼睛……”

        当刘秋水匆忙赶到他三人所在之地时候,眼见这等阵仗便知今日的计划多半将会搁浅。

        这里这么多人,妖女又是九重天的大小姐,即便这里住的只是一些平民百姓,可用不了多久时间也定会引来妖女的爪牙。

        此时她若是再出面,给人记住了她的样子,怕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你们这两个家伙难道还看不出来么?妖女是故意在拖延时间,再晚一点咱们今天一个都走不掉。”

        刘秋水一声怒喝让杜迁二人从美好幻想之中回过神来。

        “哎呀,坏事了,老四。”

        “现在说这些还有屁用啊。”

        小淫,虫亦是心中懊恼,心道自己兄弟二人根本就是吃了自己艺高人胆大的亏。

        “战决,人多眼杂,刘秋水,还不出来帮忙?你加上我们二人将妖女团团围住,她又能躲到哪里去?”

        情急之下小淫,虫大声说了一句。

        只可惜此时此刻刘秋水已看出来今日计划基本已经失败,且不说已经跑了一个魏巍,就说即便能真的杀了妖女,她刘秋水的身份也绝对藏不住。

        到时候九重天的报复,恐怕她一个刘秋水根本承受不起。

        “借刀杀人,只能如此,妖女,既然我不能借他们的刀杀了你,我便借你的刀杀了他们两个。”

        刘秋水阴冷一笑,大声喊道:“我就来,今日绝对不能放过妖女,否则咱们都得死。”

        一声大喝之后杜迁二人信心十足,却是根本不曾想到刘秋水在说完了那句话之后早已经逃之夭夭,因为此刻,她还有一件比这里所有人命加起来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小淫,虫杜迁二人再不留手,招招都是杀手,芊芊见刘秋水只说来却并不来便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杀了小淫,虫与杜迁并算不得什么,他二人无门无派,纵然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人为他们几个臭名昭著的家伙来九重天寻仇,不过芊芊却依旧不打算杀他们,只是一直躲闪,任由杜迁二人武功再高,却也依旧不能拿她怎样。

        如此直到三十招之后,杜迁二人才看出不对劲。

        “不好,老四,这妖女是个高手,她是故意在耍我们,咱们也被刘秋水给耍了,她根本就是想借妖女的手杀了我们,赶紧撤。”

        但此时芊芊等待已久的九重天爪牙终于到来,其中不乏高手,眼见这等情况,小淫,虫兄弟二人又哪里还有心情继续斗下去?能在妖女的手中活了命已经算是天大的造化。

        “追。”

        匆匆赶来的九重天爪牙之中也尽都是一些熟悉面孔,至少此时正钻进了鸡窝里的张凤府见过的已经不下两个,断指的吕林,孔武有力腰缠金鞭的呼延,以及十多个气息内敛,面露杀机的爪牙。

        “小姐,不好意思,让你受惊了。”

        消息传播的度极快,尤其情势危在旦夕,故此呼延二人也来不及思索为何平日里孟轻舟寸步不离的大小姐怎的会突然被人追杀,此刻见到芊芊真容时候,却已经确定的确是大小姐本人无疑。

        “还算你们来的快,倘若再慢一点,我这条命可就得被那两个家伙拿去了。”

        芊芊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这般冰冷语气与芊荨相差无几,呼延二人再不怀疑,恭恭敬敬道:“小姐恕罪,只是却不知道孟兄去了哪里,倘若有他在,小姐该不会受如此危险。”

        “他去哪里还需要向你们汇报么?”

        “没有,属下绝对没有这个意思。”

        二人齐齐单膝跪地。

        芊芊这才稍有

        (本章未完,请翻页)

        缓和道:“念你们来的够快,我便不与你们追究,我现在已经没事了,你们可以回去了。”

        “这……”

        吕林不解。

        “难道小姐你不跟我们一起回去么?现在九重天的形势,小姐你也应该是知道的,许多人想对你下手,有我们二人在,可保证小姐你安全。”

        “你们也知九重天如今形势?难道不知大比即将开始么?现在正是需要你们的时候,不必管我,这里是我的地盘,我能出什么事情?”

        “可是……”

        “可是什么?难道我说的话你们也不听了么?”

        “不,属下万万不敢,既然小姐执意如此,属下只好从命。”

        了解芊荨的性子,更了解她说一不二的脾气,当初最为得意的毒童子便是因为得意过头,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被芊荨砍断双手,此刻仍半死不活的躺在揽月坊里被女人伺候着。

        “慢着。”

        芊芊突然叫住二人。

        “还有一件事情需要你们做,将这条弄巷里的所有人都驱散出去,命你们的手下将两边出口堵住,做了这件事情,你们便可以走了。”

        二人倒也不敢多问,心道以自家大小姐的性子,不论做什么事情都有她的理由,不敢问,也没必要问。

        芊芊就如此跃上弄巷最高的那一栋楼的房顶,冷眼看着弄巷里惶恐不安的人们一个个被驱散出去,偶见有人鬼鬼祟祟一直低头,她便迅跃下房顶将那人拦住。

        “张凤府,我以为你能飞天遁地。”

        但当那人抬起头来时候却现根本不是。

        如此反复三四次依旧不见张凤府踪影,而此时的弄巷早就人去楼空。

        “难道这家伙还真的能钻地不成?”

        芊芊冷冷打量弄巷余下能藏人的地方,也只剩下一些鸡窝狗窝。

        浅浅一笑。

        “张凤府,这鸡粪狗粪的味道可还好闻么?我已经知道了你藏在哪里,现在给你一次机会,你若乖乖出来,先前的事情我就既往不咎,毕竟你也知道我暂时不会杀你,可你若是还要躲藏起来非得逼我主动将你抓出来,那到时候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内力激荡,用的正是先前在罗生门时候传音的功夫,声音仿佛就在耳边,这让张凤府心中紧张,却也知道芊芊不过是想诈自己出来而已。

        “这传音的功夫倒是一门好武功,若是能从这女魔头嘴里弄到这门武功该有多好?”

        摇摇头,张凤府打消了心中不切实际的想法。

        他此时就钻在一个满是粪臭的鸡窝里,以枯草遮住身子,粪便味道虽不好闻,不过至少比落在芊芊手里要好的多。

        “张凤府,你果真不出来么?我已经看见你了,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芊芊冷笑。

        张凤府依旧不为所动,却见芊芊下一刻突然一脚踢飞她面前的一个烧饼摊,稳稳砸到一处狗窝里,将那狗窝里的两条嗷嗷待哺的幼崽黄狗当场砸成一摊烂肉。

        “这个疯婆娘。”

        张凤府恨的咬牙切齿,心道如此下去自己定会被现。

        果不其然芊芊又不断毁坏这弄巷里最后可以藏身的几处鸡窝狗窝,鸡飞狗跳,半点没有犹豫。

        “停手,你这女魔头,我出来就是。”

        张凤府咬牙说道,他一说话芊芊便已锁定了他的位置,这才转怒为喜。

        “那你还在等什么?”

        芊芊步步靠近。

        张凤府低声道:                “等这个。”

        芊芊皱了皱眉头。

        “你说等什么?”

        “等给你备礼。”

        “备礼?”

        “没错。”

        “备什么礼?”

        “你看这个。”

        张凤府突然嘿嘿一笑,从鸡窝中蹭一声窜了起来,直吓得几只老母鸡扑腾扑腾朝鸡窝之外飞去,羽毛漫天,芊芊下意识以衣袖遮挡脸面,等她将老母鸡羽毛驱散时候,只见头顶几根鸡毛以及杂草的张凤府对着她再度咧嘴一笑。

        “这就是我送给你的厚礼。”

        一捧鸡粪在芊芊毫无预料的情况下尽数抛洒到了她身上,脸上,星星点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