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玄幻奇幻 - 我能看见战斗力在线阅读 - 一百零九章:伍青丘

一百零九章:伍青丘

        武道资质是什么,阵师求悟性,炼体要根骨,禅修说慧根,或是最烂大街的说法,血脉。

        在唐罗看来,所谓资质,无非就是由两部分构成,一部分是先天的,比如身体吸纳灵气的度;是否有血脉潜藏,先天气蕴。

        而后天的,就是自律专心,还有最重要的,想象力。

        或者说,在唐罗看来,武道天赋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想象力。

        这样说吧,在妖族出现之前,人族是不知道灵力为何物,更不知道境界为何物的,上古时的人族只知道强横身体。

        那么修行是怎么开始的呢,是当人族现,就连狐妖、蝙蝠这样弱小的生物,在经过吐纳后,都会成长的比人族更强壮。

        人族渴望这种进化便开始了崇拜,将一些性情较为温和的妖族当做图腾,如鹿、鹤、猿、鬼。

        当然,有崇拜温和的,就有崇拜力量的,亦有人族将性格凶残的大妖看做先祖图腾。

        不论是性格平和的妖兽,还是性格残暴的凶魔,在上古时都是人族仰望的存在。

        在妖魔的眼里,人族就如无有灵智的牛羊豚鼠一般,是他们食谱上的一味。

        这些实力凡寿命悠久的物种,自然不会知道,隐藏在人族血液中的东西,究竟是多么可怖。

        从将妖魔当成崇拜对象开始,人族就开始了模仿,模仿妖兽的行动,模仿妖兽的吐纳呼吸。

        有人死去,也有人从模仿中获得力量。

        也不知道是不是同物种间冥冥之中真有联系,在第一人破镜之后,人族便有无数修行者冒了出来。

        他们有的自称上古炼气士,有的自称图腾力士,有的自称术士,更有自称是上天派遣的神使下凡。

        不管当时的认识有多肤浅,对灵气的开有多稚嫩,但无可否认的是,他们就是人族修行者的先驱。

        在哪个前头没有路的年代,人族比拼的才是本身的天赋,而到了现今,前辈先贤已经将能够考虑到的和不能考虑到的都考虑到了。

        于是世家子修行已经不需要带脑子了,毕竟前人已经将所有通过关隘的智慧,都通过言传身教,刻录著书的方式传给了后人,只要按部就班的修行就好了。

        所以在世家里其实没有什么天才,只有按部就班的人才,因为真正的天才,从来不是通过别人的教导出现的。

        没有人能够教导天才,因为天才总能走出自己的路。

        对天才最好的教导,就是开他本身的想象力,再提供资源,免去它重复做功的部分,以免其浪费时间。

        想象成神兽并表现出来,唐罗就是挑选天才的方法。

        布置完任务的院长站在教案后,静静看着眼前五百名学员从安静到喧闹,在现唐罗并不介意后,甚至有人离开座位,跑到边上同一群人群策群力。

        或是独自思考,或是结成小团体讨论,或是几个人争得面红耳赤,众生百态就在这小小的测试前显露出来。

        而在这一阵喧闹中,有个孩子将手高高举起,小脸上满是疑惑。

        唐罗朝孩子招了招手,示意对方上来说话。

        “院长...”

        走到近前的孩子十根手指搅在身前,仰着头扭捏道:“就只能想象自己是这五种神兽吗,能不能...能不能想别的。”

        唐罗蹲下身子,让视线同孩子保持平行,和颜悦色道:“你想变成什么呢?”

        “灵龟行不行?”

        “灵龟和玄武有什么不同么?”

        “不同的!”

        少年急切的否定道:“肯定是不一样的。”

        “嗯,那你是要将自己变成灵龟吗?”

        “是的!”

        少年面露喜色,点点头道。

        “你叫什么名字?”

        “弟子名叫伍青丘。”

        “现在开始么?”

        “可以么?”

        “当然可以。”

        唐罗点点头,然后起身后退,给少年腾出了足够的空间。

        设计成锥形的阶梯教室,本就是要将所有弟子的注意力集中在讲台前。

        在看见伍青丘上台后,越来越的人停下了讨论,随着越来越多学院的目光聚焦台上,教室渐渐变得不那么喧闹。

        当然,其中也有根本没有理会台上情况继续讨论的,其中就有堰苍伍家的几位少爷。

        旁人认不得伍青丘,他们是认得的,庶出的家生子,被分到灵兽湖,每日就做些剁料喂鱼的简单工作。

        要不是族中六七岁年纪的弟子少,说什么也不会将这样出生的弟子带到赤霞山来。

        本想着可以在入学后有个伺候生活的仆人,却没想到此时竟然第一个登台献丑,这让伍俊辰一众嫡系很是不满。

        “这是喂乌龟喂傻了吗!”

        伍涛滔不满道:“若是他搞砸了,其他人该怎么看我们!”

        世家子大多早熟,盖因后院的主母姨母没有一个省油的灯,这些少年每日耳濡目染,心思又怎能纯粹,眼下看到伍青丘上去,第一个想法就是要在赤霞山丢人了。

        毕竟一个自小喂鱼,连字都认不全的孩子,有什么资格第一个登台演练。

        一时间,伍家的小少爷们看向台上的眼神有些不善。

        好在伍青丘是背对着阶梯,不然瞅见本家兄弟嫌恶的目光,定会让他瑟瑟抖。

        其实从一开始少年便不愿来赤霞山,更没有奢望攀附圣地贵人想法。

        如果可以选,他就愿意呆在灵兽湖边的小屋里,每日照看老龟和笨鱼。

        想到灵兽湖里的伙伴们,伍青丘不由得越哀伤。

        福至心灵,就不自觉开始模仿老龟上岸时的神态。

        只见其身形迅佝偻,清明的眼神迅浑浊,四肢缩起,整个人缓缓、缓缓伏到了地上,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看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伍青丘,众人哄堂大笑,本还以为第一个上台的会有什么过人之处,就这?

        伍家弟子更是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偏偏伍青丘仿佛没有听到一般,依旧趴伏在地上。

        笑完过后的学生们继续自己的讨论,而唐罗却显得有些惊喜。

        惊喜的自然不是伍青丘模仿乌龟趴在地上的模样,而是惊讶少年的天资。

        只是喂养灵龟,便能寻到一种独属于自己的入定法,这特娘的是个练冥想法的天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