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科幻灵异 - 诸天普渡在线阅读 - 第388章 摧山

第388章 摧山

        “慢着!”

        “老妇认输!”

        南岳夫人突然大叫起来。

        漆黑刀光一顿,缓缓没入虚空。

        那晕染了天地墨色也缓缓消褪。

        像是要将整个天地都吞噬、毁灭的璀璨黑光,骤然敛去。

        “……”

        刀光消逝的地方,现出了陈亦的身影。

        看着南岳夫人,脸皮抽动,神色有几分怪异。

        南岳夫人以为他是在讥讽自己。

        却也不以为意。

        识时务者为俊杰!

        南岳夫人都活了千百年,这个道理再明白不过。

        人老为精,她已经精成仙了。

        低个头,服个软,对她来说再简单不过。

        实际上,陈亦心里却是这样的:四十米大刀,差点收不回来,你要再倔多几秒,佛爷就要和你同归于尽了……

        当然,那是这一刀真的斩出来的话……

        陈亦从始至终,就没有打算斩出这一刀。

        这蕴含着阿难一缕破戒刀意的一刀,和那个该死的八部龙神火一个德性。

        全是用出来就要坡该的东西。

        无论是敌人,还是他自己。

        都只有坡该这一个结果。

        区别只是,阿难刀破戒刀他还能稍稍“拔”出来唬唬人……

        “佛陀弟子,果然非同寻常。”

        南岳夫人口中虽认输,心中却没那么服气。

        说的话中也暗暗点了出来。

        意思就是:你能有赢,只是因为你是佛陀弟子,不是你真能胜我。

        在她看来,这小和尚绝不可能有本事斩出这一刀。

        十有八九,是那位佛赐下的手段。

        “说吧,你要带老妇去何处?”

        陈亦能听出她的言外之意,也不理会。

        反正赢的是他,还不许输的人多喊几句?

        而且,对于一个挂比而言,还会留着脸皮这种东西吗?

        不过南岳夫人的干脆,倒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当此之时,百年之期,可就是相当于绝了她的念想。

        “呵呵,”

        南岳夫人一看便知他所想,温声慢笑:“老妇虽有千年道行,位居中品仙班,三界之中,也算屈指可数,”

        “可这三界之中,却还有上仙之位,上仙之上,仙道之极,区区中品仙位,不过也是大些的蝼蚁罢了,”

        “何德何能,轮得到老妇来觊觎那造化之机?”

        陈亦眨了眨眼皮,若有所思:“所以,你不过是为人所驱使?是天帝,还是那位女仙之首?”

        上次从张果老口中听到过这些秘闻,倒是一直记在心中。

        “呵呵呵,这可不在你我赌约之内,老妇也无必要说与你听,只不过……”

        南岳夫人笑容之中带上了几分正色:“小和尚,前次老妇要带你回山,确是惜你仙姿玉质之材,如今看来,倒是老妇不自量力了,”

        “不过,老妇实是怜你之材,想要忠告两句,”

        “你虽有那位护持,可金阙上那位,也非是易与。仙道之极,举手投足,有毁天灭地之威,有翻覆阴阳之妙,”

        “莫说是这两位,便是那天界上仙,阴间鬼雄,就足以搅乱乾坤,”

        “你不过初列仙班,贸然介入如此纷乱之局,稍有不慎,便是粉身碎骨,”

        “不如早早脱身,济世渡人也好,游戏人间也罢,你是佛陀弟子,总能得个逍遥,何苦趟进这浑水中?”

        你当我想啊?

        我就想到处旅旅游,收刮收刮宝贝,开开心心,自由自在,问题是背着一大堆房贷……不是!背着一大堆因果,不能不努力啊……

        这么比起来,似乎他比房奴都要悲摧……

        “这就不劳夫人费心了,”

        陈亦撇了撇嘴,正色道:“不过南岳夫人善意,小僧铭感在心,心领了,百年之期,许你超脱之机之言,绝无虚假,也绝不实言。”

        南岳夫人双眼微微眯起。

        她倒有些看不懂了。

        先前她是笃定小和尚是信口开河。

        但现下他已赢了赌约,也没必要再虚言哄骗。

        看他模样,也不似诳言。

        难不成,这小和尚,或者说他背后那位,还真有什么通天手段,能让人超脱这方天地牢笼?

        “那老妇便翘首以待了。”

        她终究是年深日久的老……仙,道行精深,虽有心动,却也不会太过,只是笑着淡淡说了一句。

        “小和尚要去何处,便快快走吧,迟了,便是老妇也做不得主了。”

        “别怪老妇没有提醒你,这三界之中,能藏得住老妇的所在,恐怕不多,若被元君察觉,莫说老妇要实言,便是小和尚你,怕也只能躲回你那师尊座下,才能保住小命了。”

        南岳夫人神色莫名地说道。

        陈亦眉头微挑,看来这位南岳夫人,也不是他所想的那般牛气啊……

        “好,南岳夫人,那就恕小僧冒犯了,还请莫要抵抗!”

        陈亦伸手,搭上她肩头,

        走你!

        两人身影一隐一现。

        再现时,却只有陈亦一人。

        那位南岳夫人已被送进须弥空间中的小雷音寺中。

        陈亦只是交代了两句,也不理会这位积年老仙满脸的呆滞,又出来了。

        抬头看了看湛蓝的天空,撇了撇嘴。

        轻松吃掉一个老车,意外之喜啊。

        低下头,目光扫过远处。

        那里,许宣正拿着一柄伞,牵着白蛇妹子小手,在枫叶红遍的群山之间,花海之中,飘来荡去。

        欢欣的笑声在万紫千红之间飘响,一种名为情意的东西悄悄在其间流淌……

        陈亦嘴角不住地抽动……

        那该死的爱情啊!

        佛爷不嫉妒,一点都不嫉妒!

        看了看脚下的山峰,轻轻吸了口气。

        “喂我一嘴狗粮,佛爷还你们一嘴泥!”

        陈亦自言自语,牙齿咬地咯咯响,话音未落,身影倏然消失。

        在他消失没多久……

        那一处满是鲜花的山谷中,许宣举着把破伞,携着美人,在花海之上带起漫天纷纷扬扬的花瓣。

        从所未有的畅快,让他的笑声传遍整个山谷。

        “哈哈哈哈!”

        “这便是御风而行!”

        “天地之间逍遥游!”

        与他同举着一柄伞的白蛇,看着他的模样,也不禁露出笑意。

        却在这时,她脸色突然一紧,目光转向一方,正是陈亦与南岳夫人刚刚所立的那处笔直峭立的绝峰。

        “轰……”

        “轰隆……”

        “轰隆隆……”

        一阵阵沉闷的轰鸣声,渐渐响起。

        开始还是若有若无,很快便如同雷鸣一般。

        “怎么回事?”

        这么大的动静,许宣就算是聋子,也能发现了。

        顾不得花香怡人的清爽,美人在怀的旖旎,惊疑不定地扭头。

        就在这时,便见一座峭立的高峰突然从中间分成了两半,缓缓向两边倾倒、塌陷。

        漫天的尘土骤然升起,碎石四射。

        非但是那座山峰,那平滑如镜一般的裂口,从山顶,到山脚下,一直向外蔓延,长达逾百里。

        所经之处,山谷,山石,一切都裂成了两半,露出一条深不见底,如渊般的沟壑。

        本是仙境一般的所在,倾刻化为绝地,入目尽是纷扬的粉尘、碎石,连天空都被遮蔽,宛如末日般。

        “……”

        无论是许宣,还是小白蛇,都在吃了一嘴泥的狼狈中寂然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