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武侠仙侠 - 九天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六章 较量较量

第二百七十六章 较量较量

        如今,感受到了压力,并且决定全力出手,争一争风头的并不只有惟宗新一个,从另外几个方向杀向了城里来的青云间、白天默,以及玄崖古等人,同样也留意到了东方那一股子强横的气息,他们知道那是方贵杀进来的方向,心下顿时起了些与他较量之意!

        “方君玄法是修炼的不错,但我尊府血脉,难道真就不如他?”

        紧随惟宗新之后的,便是白天默,他留意到了南方忽然升腾而起的强烈战意,便知道惟宗新也已尽了全力,不由得咬了咬牙,沉声道:“今天我就借此机会,和他比比!”

        说着话时,他忽然收回了半空之中的剑海,再下一刻,则左手连捏四五道不同的法印,分别点在了自己的额心,胸眼,两肋及丹田的几位大穴位置,也随着他的动作,周围层层黑雾弥漫的虚空里,忽然出现了一片夜空,夜空之中,有五颗大星闪烁起了清冷的辉光!

        那五颗大星的辉光,恰好对应着他的五个大穴位置。

        也是与此同时,他周围气血滚滚荡荡,像是流动度加快了十倍之上,就连他的双眼,都在这时候变得血红一片,像是有殷红的鲜血要顺着脸颊流落下来,而他一身灵息,则像是突破了某个闸口,一下子狂暴了好几倍,瞬间便将周围的魔灵斩飞出去了一片!

        再下一刻,他狂势无匹,撕开了一道道防线,大步向前冲了过去。

        “白天君……”

        青云间见了他这模样,便知道他已毫无保留,将血脉秘法的威力全部催动了起来,这真是想借着这一战,与方贵好好较量一下了,心里隐隐觉得不妥,却已来不及阻止。

        无奈之下,也只好紧紧跟随其后,将两翼的魔灵尽皆斩杀,护着他两翼。

        “都动了真格的了?”

        而在此时的北方,玄崖古见着东方、南方、西方,同时爆出了强大的气息,也知道那些人都动了真格的,不由哈哈大笑,道:“这几个家伙,是真将这一场狩魔之战,当作了较量的战场不成?罢了,那青云间、白天默、惟宗新,再加上我,都是这几年里展露头角的尊府小辈,旁人提起来,向来将我们相提并论,那今日,就看看谁更胜一筹好了……”

        说着这话时,他也忽然间张嘴,吐出了一颗血红色的木珠,若仔细看去,便可见那木珠上面生满了道纹,皆是天然形成,却正是他平时精心祭炼,赖以成名的魔山异宝,此珠一现,周围虚空里便立时有道道狂风呼啸,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扫出了一条路来。

        若在这时候从高空看去,便可以现,原本这四方人马,只有方贵那一路度最快,其他几路,多多少少都已受到了魔灵阻拦,停滞不前,但在这时候,却忽然间都爆出了惊人的神威,度猛然加快了起来,北方、西方、南方三个方向,度还要过了方贵。

        而这般倾尽全力,则使得他们正在以极快的度逼近了城心。

        只是这样做的后果,却使得局势渐渐脱离开了他们的掌控,他们渐渐感觉,周围的压力越来越大了起来,无数的魔灵争相向着他们冲了过来,层出不穷拦在了身前……

        他们都是尊府血脉这十年里面涌现出来的小有天资的杰出俊才,可以很确定的说,再过上几年,当他们都成长了起来,达到了筑基上境的话,那么他们也都会成为安州尊府里可以代表整个筑基阶层的天骄人物,中层顶梁柱一般的存在,实力与胆魄自然都不会差。

        但饶是如此,他们还是高估了自己,或说是低估了魔灵!

        这种随着魔山苏醒,便立时可以肆虐一方,将好好一方沃土化作人间地狱的魔域生灵,绝非眼前看到的这么简单,他们愈是冲进了城中,便愈是感受到了这一点……

        最明显的就是,怎么感觉眼前的魔灵越来越多,杀之不尽了?

        在这时候,他们都已毫不留手,不仅施展出了仙门玄法,更是尊府秘术都催动了起来,而威力最强大的魔山异宝,在这时候也一件一件的祭在了半空,将一片一片的魔灵扫落,在这凶势之下,那周围的魔灵可以说数量在急剧的减少,一只一只的化作黑色莲花。

        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周围涌了上来的魔灵居然越来越多了。

        这顿时让他们产生了某种怀疑:“是不是我们忽视了什么,不然魔灵怎么杀不干净?”

        ……

        ……

        “不好……”

        最先现了问题所在的是青云间,他跟着白天默冲到了城心位置,立刻便现了城间大道地面之上,已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隙,里面正源源不断的涌出了某种黑色的魔气,如今正有许多魔灵从那些裂隙旁边涌了出来,定睛看时,便赫然看到在那裂隙旁边,居然有一只显得十分肥胖的魔灵,正张大了嘴巴,将一颗又一颗黑色的虫卵,吐进了那裂隙之中。

        裂隙里面魔气无尽,虫卵很快便被魔气侵袭,飞快成长,化作新的魔灵爬了出来。

        ……难怪这些魔灵一直杀之不尽!

        “这城里的魔气弥漫太久,灵脉已被侵蚀,化作了与魔山相通的魔脉了……”

        青云间单论实力,不见得过了白天默,但他却是个猎涉极广之人,对于阵道、符道以及北域遍地都是的魔山,都有着很深的了解,一见到这一幕,立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直惊的冷汗都流下来了,那只魔灵,想是因为吞噬了太多血肉,居然有了产卵之能,而若只是产卵,却也不算什么,可是又偏偏赶上了一条魔脉,却一下子便让局势变得可怕了。

        那庞大无尽的魔气,可以让那些魔卵源源不断的破壳而出!

        “我去杀了它!”

        而这一声提醒,也顿时使得白天默留意到了这里,他一见之下,便立时大吃了一惊,奋起余勇之力,急急仗剑向着那裂隙边缘的魔灵冲了过去,迎头一剑斩落……

        “吼……”

        那魔灵感应到了杀意,顿时仰头嘶吼,一霎那间,地底裂隙之中,忽然有无尽魔气喷涌了出来,像是一座黑色的火山爆,于此同时,周围数不清的魔灵都蜂拥而来,有些是从周围被它的吼声召唤来的,有些竟像是从地底钻了出来的,一鼓脑儿全扑向了他们。

        “这可怎么打?”

        白天默的那一片剑海,几乎倾刻间便被魔灵淹没了,整个人都被那无尽魔灵引的狂暴气势催的不受控制向后退了回来,连带着青云间与玄崖玉、苍日化等人,同时一退四五丈,然后便被无数魔灵围住了嘶杀,这些魔灵居然像是不要命了,在这之前,它们意识到了凶险时,还会化作魔气逃遁,躲避危险,但这时却像是全然不顾自身,只知道扑杀生人。

        白天默纵是咬紧了牙关,连冲了几次之后,却也徒劳无功,被逼了回来。

        “我来也……”

        “哈哈,终究还是被你们抢先了一步……”

        也就在此时,北方与南方同时有两个声音响起,却是惟宗新与玄崖古两个也终杀了过来,但他们笑声未止,便忽然现白天默等人正身陷重围之中,立时大怒,仗剑冲杀了上来解围。

        轰隆隆……

        但他们不冲过来还好,这一冲了过来,周围便立刻魔气涌动,比刚才还强横了数倍,便像是直接化作了一片黑色大海,层层浪头打了过来,却连他们也给包围在了中间,在这情况下,别说是冲了过去斩杀那只魔灵了,哪怕是抽身而退都已然做不到了……

        “这是怎么回事?”

        迎着这突如其来的剧变与庞大压力,他们皆是心下大惊。

        这时候的他们,本来就因为心里存了较量之意,刚才出手之时,拼尽全力,但如弦紧绷必不持久,这时候他们其实都已有些疲惫了,而在这疲惫之下,忽然遭逢剧变,而且还是这等凶猛恐怖的魔潮席卷,心里便难免吃了一惊,隐隐的升起了一丝惊惧之意……

        这就坏了!

        在与魔山生灵厮杀之时,最忌出现惧意。

        哪怕只有一丝,也会被瞬间放大,最大吞没自己的整个心志。

        白天默等人便是如此,一生出了惧意,便立刻感觉周围的魔灵,似乎一下子变得强大了起来,强大了足有三四倍,从本来可以轻易斩杀,变得像是根本无法战胜一般,甚至那狰狞而丑陋的模样,在们他眼里都变得极为可怖,只要看上一眼,便感觉从心底怵……

        心慌意乱,手脚也不听使唤了起来,仿佛灵息都受到了压抑。

        哪怕他们胸甲之内,早就贴上了对抗这恐惧之意的明心符,也不起作用了,若是揭掉他的胸甲,便可以现,他们胸口的明心符,在这时已变得极为黯淡,接近于熄灭!

        而恐惧是会传染的,当开始有第一个人感受到了惊惧之时,周围人便是本来没受影响,在这时候也变得手软脚软了起来,他们已经有人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内心里大叫着,让自己不可恐惧,但偏偏,愈是这么大叫,内心里的阴影愈是庞大,直要将自己吞噬……

        “汪汪汪……”

        也就在此时,浓密的黑云之后,忽然一阵响亮的犬吠声震彻了天地。

        所有人在这时都不由得精神一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