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武侠仙侠 - 九天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五章 摧枯拉朽

第二百七十五章 摧枯拉朽

        “这已经不是筑基初境可以做到的了吧?”

        见到了方贵吐气开声,以一己之力击飞了八只魔灵的场景,那些跟在了他身后的陆道允等人,被惊的连嘴巴也合不上了,直觉眼前的仿佛是幻觉。便如凡俗武夫,或许可以一人击败八位对手,但若是双方较力的话,他一个人,也绝不可能胜过了这八个人的力气叠加!

        但这时候的方贵,却赫然做到了这一点。

        别人看来,都不知怎么回事,只是觉得方贵的表现,已近乎天人,超出想象。

        倒是方贵自己,击出了这一掌后,忍不住又是一阵激动,刚才他也是无奈之下,施展出了太液真水诀,这同样也是一道玄法,但却是主修灵息,炼成之后,他周身灵息大涨,犹如大河,层层叠叠,连绵不断,灵息远比旁人更强,一掌击出,便如大河奔腾。

        若说起来,这一道玄法看似不如魔山与太乙金气那么惊人,但内里的玄妙却犹有过之!

        毕竟方贵修炼的玄法,每一道都借助了一种修炼资源,上清山诀,是借了魔山之力,太乙金气,则是借了紫玉神金,而这一道太液真水,却是借了万物母水之力修炼出来的,万物母水,本来便是这么多资源里面,最珍贵的一种,借此修炼出来的玄法,又怎么能弱得了?

        而方贵开心,也在于此,这时候的自己,其实只算是修炼成了四道半的玄法啊!

        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火脉资源,所以小五行之境都没有达到,倘若达到了小五行之境,到时候五行相生,威力同时大增的话,自己的这一身本领,又该达到何等境界?

        “哈哈,跟方老爷走……”

        大笑声中,他大踏步冲了出去,身边顿时有一道金光飞速流转。

        那一道太乙金气被他招了回来,便如一道变化莫测的飞剑,舞在身周,锋利无比,斩金切玉,而他身前的那些魔灵,刚刚才被他打的七倒八歪,还未缓过神来,便已被他冲到了近前来大杀特杀,往往金光一闪之间,那些魔灵还没反应过来,便已被斩成了两半了。

        而婴啼见方贵杀的痛快,也是兴奋无比,汪汪大叫着向前冲了过来,披着一身灿灿金甲的蛇躲横冲直撞,头顶上的独角也挑飞了三四只魔灵,虽然它没有方贵那么快的身手,无法真个将那些魔灵杀死,但所过之处,魔灵乱飞,却也显出了一副所向无敌的气概。

        一人一蛇,横冲直撞,所过之处,朵朵黑色莲花落地生根,诡异的绽放。

        “方君,我们来助你……”

        白天家姐妹见着方贵大杀四方的模样,已是心跳加快,分左右赶了过来,两人皆施展出了自身的尊府秘法,周围星辉闪耀,化作道道清芒打入了她们体内,使得他们玄法威力与一身灵息皆随之暴涨,牢牢的护在了方贵的左右两翼,陪着他一起向城内杀了过去。

        “这……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啊……”

        而见到了方贵冲杀在前面的一幕,陆道允等人则是心里已说不出什么滋味了。

        “难怪他在尊府如此受人看重……”

        “难怪那些高高在上的尊府血脉待他一直与我们不同……”

        他们以前还无法想象,为何方贵在尊府的待遇怎么比自己好了这么多,如今却有答案了。

        “原来那是因为人家的本事比我们高得多啊!”

        意识到了这一点,陆道允等人也不知是想哭还是想笑,心里倒是忽然有了种释然的感觉,以前的他们,多少还有些不服气的意思,但如今,那缕念头却顿时烟消云散了。

        原来这小鬼头天资真的这么可怖,那和他比什么?

        抱着这个想法,他们皆咬牙跟上了方贵,再不想那些没用的事了。

        于是,这一片神城之中,立时出现了特别显眼的一幕,方贵与婴啼带头冲在了最前头,魔山四处飘摇,看哪只魔灵不顺眼,便直接抬手砸了过去,一般的魔灵只要躲闪不及,那不被直接砸成黑莲,也会砸个七荦八素,紧接着太乙金气飞到,便立刻死的不能再死了。

        方贵本身,则有太液真水诀催动,灵息连绵不绝,奔腾如大江大河。

        在这种情况下,他与婴啼两个,身前几乎全无一合之将,摧枯拉朽一般直向着城里杀了进来,再多的魔灵在前面围堵,也被他们轻易的撕破了口子,而冲向了他们两翼去的,则被白天家的姐妹以及陆道允等人分别击杀,身边朵朵莲花绽放,他们则一路前行无阻。

        “我的天,是我看错了吗?”

        而在这时,城池周围,还有不少北域修士,他们虽然也看到了信号,因此急急赶了过来,只是惟宗新却不愿让他们抢去了功劳,不让他们入城,而他们不得允许,自然也不敢随便闯进来,只好留在城外观战,这时候反而对战局更直观,皆看到了那惊人的一幕。

        城池四方,皆有人率众杀入,但无一不是被魔灵围堵,前行的甚是艰难,惟有方贵率领的那一路,却是势不可阻,无坚不催一般的冲了进来,与其他几路的区别极是明显!

        “那人是谁?”

        “他好像比惟宗新这样的尊府天骄还强很多啊……”

        “好像是玉面小郎君方贵?”

        “没听说金甲里面有这号人啊……”

        “……”

        “……”

        纷纷互相打听里,方贵这个名字,也顿时被很多人记在了心里。

        厮杀一刻不停,时间都已被忘掉。

        这城里的魔灵,数量何其之多,此前这城中,少说也有百万百姓,却皆已被这些魔灵吞噬,而这些吞噬了百姓血肉的魔灵,也因此实力暴涨,又比普通的魔灵更可怖了,这甚至已经不是一般的仙门可以解决的力量,但遇到了这些尊府的天骄,却还像是不堪一击。

        “都加把劲儿,我们要快些冲到城中去!”

        这时候的惟宗新,正在沉声大喝,拼命向城里赶来。

        在他们这等实力面前,魔灵实在不怎么强,可以说一只普通魔灵到了他们面前,几乎都不是一合之将,但他们也没想到的是,这些魔灵实在太多了,越往里面冲越多,几乎杀之不尽,而本来看起来并不怎么可怕的魔灵,在这数量堆积之下,却也显得越来越恐怖。

        他们已拼尽了全力,也不知斩杀了多少魔灵,但速度居然越来越慢。

        就好像是面对着一股不起眼的溪流,看起来可以随意堵截斩断,但直到正面迎上了那溪流的力量,才知道原来一条小溪里面,便有着无法形容的河水,力量庞大而莫阻……

        他们很快便已失去了最初的速度,到了最后,甚步履难艰。

        惟宗新的身后,已经有好几人都忍不住大口吞起了灵丹来补充灵气了,在这等持续不断的大战之力,灵力消耗之快,已远远超出了他们的估计,而且不仅是法力消耗严重,更是有人已经一个不提防之下,被魔灵咬伤抓伤了,于是只能赶紧借拔毒丹来疗伤。

        而越是如此,速度便越慢,冲杀起来便也越勉强,甚至随着他们的力量消耗,本来可以抵御的魔灵那让人心慌的气息,也开始越发明显了起来,他们居然感觉有些害怕……

        “难道力量估计错了,我们真不是这些魔灵的对手?”

        惟宗新都忍不住想到了这个可能,心里有些发颤了起来。

        他甚至动了要不要带人先暂时撤回去的念头,不过也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了前面有人狂笑,心里顿时一惊,抬头看去,便见城东方向,正有人大笑着冲杀了进来,所过之处,魔灵一片一片的被击飞,然后被斩杀,简直轻而易举,那为首的,居然正是那北域修士!

        “怎么可能?”

        惟宗新这一霎,显然道心都崩溃了:“难道我们面对的不是同一种魔灵?”

        一时间他心里有些堵得慌,不愿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

        那人可是个北域修士啊,他怎么可能这么强?

        一时心里也起了较劲之意,忽然一咬牙,直接催动了尊府秘法,半空之中,有星辉点点映照,使得他灵息快速恢复,力量大涨,而后他飞快的祭起了一截荆棘,借着秘法之力,在半空里飞速增涨,尖锐棘刺如飞剑,倾刻将四五只魔灵都扫飞到了一边,前路为之一空。

        “我们怎么可能输给北域修士?”

        惟宗新打开了局面,厉声大喝:“我们是尊府血脉,高高在上,若是被那些低劣血脉的北域修士比下去了,岂不是显得我们都太废物了?都跟我往里冲,抢先杀到城心去!”

        他背后的人无暇细想,只能听了他的话,纷纷施展了尊府秘法之力,祭起魔山异宝。

        借着这突然暴涨的力量,他们再度将身前围拢而来的魔灵一片片斩杀,然后加快了速度,拼命向冲了出去,速度倒是一时间提了起来,但某个问题却也越来越严重了。

        冲得越深,周围扑杀而来的魔灵便越多,像是陷入了於泥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