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武侠仙侠 - 一剑斩破九重天在线阅读 - 六一、天心惊变,王崇决断

六一、天心惊变,王崇决断

        缙云仙子林绿珠俏脸通红,但却也知道,是王崇救了自己和姚莲舟,打了个稽首,柔声说道:“还要谢过道友救命之恩!”

        王崇打了个哈哈,说道:“也不用谢我,就算我想躲开,那黄袍儿也不肯哩!”

        王崇说的有趣,林绿珠忍不住扑哧一笑,颇有娇媚之意。

        武当如今是威灵和耀德两位祖师执掌,林绿珠是威灵老祖门下,第九弟子灵灵大师座下爱徒,跟另外七位同门合称武当八美!

        论姿容,也是世间罕有的美人儿!

        此时展颜一笑,王崇还禁受得住,姚莲舟却神色微微一动,显然被这位仙子容光所摄,心潮略有起伏。

        王崇转过身,冲着姚莲舟一拱手,说道:“又再见到姚道友!”

        姚莲舟亦举手一礼,谢过王崇的救命之德,问道:“道友为何这般凑巧,就路过此处?”

        王崇苦笑道:“我也是有事儿,要去极西之地,哪里料到,就会遇到黄袍儿!”

        王崇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一事,暗暗忖道:“我在径山寺出家修行,不合身边留着胡苏儿,本想此番带她出游,找个地方随便扔掉。既然有此机缘,不如就赠她一个前程。”

        王崇冲着林绿珠微微拱手,说道:“我奉师门之命,要在径山寺出家二十年,但身边不合带着女眷。某有个不情之请,还望仙子答允!这头小狐狸是我养的小宠,无处可去,想要赠与仙子!”

        胡苏儿听得呆了,哪里想到,王崇就要把她送人?

        虽然说,若是能混入武当门下,从此一步登天,但是她心头还是眷恋自己公子,急忙忙的说道:“我不要离开公子。”

        王崇叹息一声,说道:“却是留不得!”

        林绿珠瞧了一眼,泪眼婆娑的小狐狸,盈盈一笑,说道:“不过区区二十年,我就替你养了!”

        她答应了王崇,又对小狐狸柔声说道:“你家公子只是出家二十年,又不是终身做和尚,到了年候,我送你回转就是。”

        林绿珠虽然不识得王崇,但却知道有些门派,佛道合修,往往有些古怪的规矩。王崇一身道法玄功,又有出家二十年之限,到了年候,肯定还是要回归道家,所以她一口答应下来,也以此开解小狐狸。

        王崇救了她一命,林绿珠倒也并不觉得,替王崇养小狐狸二十年,算得什么大事儿。

        她身为武当弟子,自然护得住胡苏儿。

        王崇不等胡苏儿反抗,伸手提了小狐狸,扔给了林绿珠,叫道:“如此就多谢仙子,我还有些事情,就先去了。”

        他实在不想跟这两人多呆,倒不是对林绿珠有什么避讳,而是真不想结交姚莲舟!

        他王崇也是有节操的人,才不想惦记人家的未婚,。

        王崇踏上莲花宝座,拱手为礼,姚莲舟和林绿珠也只能跟他别过,眼瞧王崇去的远了,林绿珠这才笑道:“这位道友也是个急性子,居然也不问我们是谁,也没通秉姓名,只说一句在径山寺出家。”

        姚莲舟有些神不守舍的答道:“这位道友法号观羽!驻锡之处,距离这里不远。仙子想要再见他,倒也不难。”

        林绿珠暗暗记在心底,也跟姚莲舟一礼,说道:“此番游历,绿珠颇多感慨,想要回山去潜修一番,也跟姚道友就此别过。”

        姚莲舟颇有不舍,但随即一想,忖道:“日后我可找个借口,去武当山拜见灵灵大师,便可有机会见到林仙子。”

        他出身吞海玄宗,宗门不禁婚嫁,林绿珠乃是道门玄宗有名的美人儿,此番联手对敌,又复结交了一分情谊,倒是让姚莲舟多了一分情思。

        姚莲舟目送林绿珠遁走,叹息一声,也不想再参与围剿吕公山了,足下一顿,剑光升起,亦直奔吞海玄宗,想要回师门潜修一段时日。

        林绿珠抱着小狐狸,御剑飞遁。

        小狐狸嘤嘤哭的伤心,林绿珠柔声劝了几句,胡苏儿这才擦了擦眼泪,她却是个有心计的,眼珠一转,就找了一个话题,问道:“林仙子可知道峨眉的燕金铃和尚红云?”

        林绿珠笑道:“怎么不知!都说这两人是阴定休钦定的三代弟子,尤其是尚红云,已经得峨眉掌教赐下了雷霆霹雳四口仙剑,如今已经是小一辈数得着的人物。你提她们作甚?”

        小狐狸细声细气的说道:“我也是跟着公子,追杀一个邪派修士的时候,机缘巧合,结识了她们两个,还做了手帕交。后来峨眉掌教玄德仙长亲自出马,收了她们入峨眉,我还去峨眉看望过她们。”

        小狐狸这番心思,用的对了地方,林绿珠微微讶异,忖道:“都说峨眉三代要有一仙二云两个铃铛,五位最秀出的弟子大兴宗门。这小狐狸既然认识燕金铃和尚红云,也是个关键人物,我不如请师父收了做个记名弟子,传下些不要紧的道法,遮莫也能分一分峨眉大兴的气运。”

        传授妖怪正宗道法,已成了各派禁忌,但收些护山的灵物,传授一些寻常法术,各派却有不同,武当就是不大在乎这些旁支细节的宗门。

        若是吞海玄宗,绝不会手下小狐狸,就算峨眉也颇多禁忌,所以当日胡苏儿,就只有失望,眼巴巴的看着玄德收燕金铃和尚红云,却没有她的份儿。

        王崇也不知道,小狐狸哭了一场,被林绿珠哄了一场,居然有了一番机缘。

        他把胡苏儿扔给林绿珠,也没想太多,只是想少个麻烦。

        王崇此时坐在莲花宝座上,正在摆弄玄白,这头天罡大妖被九鸦魇神术所迷,已经俯首帖耳。

        王崇也想过,要不要再炼一具妖身,可是又瞧了瞧玄白,觉得这头大妖太丑,就放弃了此念,一面摆弄,一面暗暗忖道:“当初见了老师的青牛,我就发誓要弄一头坐骑。这头大妖丑是丑了些,天赋的遁法,却不输给浮游天海。我催动浮游天海,还要自己飞遁赶路,骑乘了这头大妖,便可轻松”

        他伸手一拍玄白,喝道:“孽畜!还不现了原形!”

        玄白身子一抖,双翅铺开,现了灰背海燕的原形。王崇收了莲花宝座,踏上了玄白的后背,喝道:“起去!”

        玄白双翅一张,施展了天赋妖术——风雷流光!

        灰背海燕天赋异禀,能在汪洋大海之上,冲风破浪,不惧雷雨,就算风浪多恶,雷光多烈,都能自如翱翔。

        故而这一门天赋妖术,催动起来,生有风雷两相,宛如流光走电,在天下群妖,有记载的妖术之中,遁法之速也能列入前十!

        只见得这头大妖,化为一道黑光,隐隐挟有风雷,越飞越快,才只是天罡境的妖怪,速度之速,已经胜出了寻常大衍境,这也是他天生种族的优势,天生就善于飞翔。

        三四个时辰,王崇就远远的眺望到了,自己少小时生活的山山水水。虽然天心观在苦寒之地,颇有穷山恶水之貌,但终究生活的太久,忍不住心头起了几分特殊的情绪。

        天心观选择此处,作为山场,不是不想搬迁到富庶的地方,实在是天心观太过弱小,富庶之地,轮不到这么一家不成气候的小门派占据。

        毕竟天心观上下数百口,修为最高的老祖天心道人也不过大衍境,门中几个长老更不过勉强炼就罡气,品质还颇为差劲。

        不要说正道大派的长老,就算峨眉一个才入门没几年的三代弟子,比如莫银铃之流,就能把天心观从上到下,全数灭了,连老祖都活不成。

        随便一头大衍境的妖怪,都能把天心观上下搅闹的天翻地覆。

        王崇不想让玄白知道,自己屠灭旧日师门的事儿,随手用九鸦魇神术,把玄白弄入梦乡,找个了山洞,丢入进去,自己催动了巨鲸妖身,重新施展浮游天海的法术,向天心观飞去。

        天心观上下,并不知道大祸临走,数百弟子正在做每日的早课,由一位长老宣讲本门道法,这位长老也是神思不属,因为门中如今除了他,再无其他长老。

        他一面给门下弟子讲解道法,一面暗暗忖道:“老祖都忍不住,让人抬了棺材上路,伏驮师兄也亲自去峨眉山了,我还留在这里,好生气闷!”

        王崇此行,务求要把旧日同门一网打尽,所以先不动手,把一十三头黑魂鸦放出,又把两条冥蛇放出,在附近兜了几转,确保无有遗留,这才催动了黑魂鸦,闯入天心观留守弟子的梦境。

        当先几个被迷惑的,就是看守山门的弟子。

        天心观底蕴不足,胎元境弟子也不过一二十人,在门中已经算得人上之人,根本不会做守门的苦差。看守山门的弟子,只是一些炼气的层次,哪里抵挡得住这般邪门秘法?

        凑巧今日领头看守山门的天心观弟子,叫做宋穷终,跟王崇乃是同门,仗着学道年久,曾欺负过好多次才入门的小王师弟。

        后来王崇炼气大成,就被派入峨眉,盗取功法,还未有来得及,在这位师兄面前扬眉吐气。

        九鸦魇神术之下,宋穷终只差眼前一黑,就浑浑噩噩,被摄了神魂。

        王崇都没来得及认出,这是欺负过自己的宋师兄,就忙着把其余守护山门的旧日同门,也一一拉入了梦境。

        随着黑魂鸦发力,把这些人的梦境连成一片,几个看守山门的弟子,迷迷糊糊转身走向讲法的大殿。

        正在做早课的天心观弟子,正听得云山雾罩,对长老讲解的道法,一知半解,就忽然都感觉困倦上来,梦中都见到一头黑羽乌鸦。

        也不用王崇怎么驱使九鸦魇神术,这些炼气层次的弟子,就被法术所迷,浑浑噩噩。

        九鸦魇神术能够操纵黑魂鸦,能入梦杀人,更能一念引人入梦,将人心操纵。

        此法若是有了提防,危害也不算大,但若是没有提防,黑魂鸦越是迷惑的人越多,连成一片的梦境也就越发强大,威力亦复会不断增长。

        王崇之前,也用过几次九鸦魇神术,但从未有如这一次,一口气就侵染了数十人,而且被黑魂鸦所控的天心观弟子,数目还在不断扩大。

        王崇端坐在莲花宝座上,抵律识大开,忽然心有潮血,阴阳之窍一涨一缩,竟尔一分为二!

        第二处阴阳之窍大开,九鸦魇神术的威力,不知不觉,竟尔又提升了一个层次,一十三头黑魂鸦邪力暴增,梦境竟尔由虚化实。

        王崇心下骇异,惊道:“我下山之后,就没修炼过几次五识魔卷,为何这道法,与日俱增?修炼七二炼形术,也会打开天地之窍,突破天罡,也会把玄命之窍加深一层?”

        王崇原来在天心观的时候,也不觉得这门道法如何,但离开天心观,却渐渐觉察,五识魔卷,颇有许多奇异。

        他伸手一按自己的眉心,问了一句演天珠,演天珠却根本没有动静。

        王崇也是无奈,他限于修为见识,是无法知道,五识魔卷的修为“与日俱增”,究竟是好是坏。

        正在开讲道法的天心观长老,忽然觉察不对,急忙睁眼看时,却见下面听讲的弟子,一个个如堕梦境,闭着眼睛,却都站了起来,满地乱走,却不会相撞,情形诡异至极。

        他心头大骇,急忙一声喝,身上起了一层烟雾,先把自己牢牢护住。

        这才大喝道:“你们中了什么邪法?”

        王崇也不理会这位长老,他的九鸦魇神术每拉一人入梦,威力就增大一分,自然要先把那些修为低微的天心观同门都拉入梦境,再去收拾这位旧日长辈。

        这位天心观长老,见这些人并不回应,急忙长吸了一口真气,腾空而起,就想要逃往后山。

        他这边遁光才起,就有一只大手隔空拍来,却是王崇施展了金刚苍猿臂,当头一击。

        这位天心观的长老,虽然也道入天罡,但功力甚是低微,被王崇这一击金刚苍猿臂隔空一拍,顿时就击散了护身的罡气,摔落了下去。

        数百天心观弟子,小半已经彻底迷失,还有一部分入梦境的,只是被梦境笼罩,还未遇到黑色乌鸦,只觉得天地间一片黑暗,处处危机,都想要施展法术,保护自己,但却怎么都施展不出来法术,一个个惶恐无比。

        直到这些人见到了一头黑色乌鸦,片片黑色羽毛落下,才算是得了解脱。

        王崇在莲花宝座上,慢慢的计算,一百零七,一百零八一百三十二,一百三十三

        虽然这些天心观旧日同门,渐渐都入了梦境,但是他却愁眉不展,暗暗忖道:“怎么不见那几个修为最强的同门,还有那些道入天罡的长老们?我师父,师祖,也全都不见了,他们去了哪里?”

        王崇知道,这些天心观弟子,已经折腾不起浪花来,就算那个天罡境的长老,挨了自己一记金刚苍猿臂,也不能抗拒九鸦魇神术。

        就远远的眺望向了后山,他隐隐感觉,自己此行来的有些迟了。

        “且去后山一行!”

        王崇留下了所有的黑魂鸦和一条冥蛇,确保万无一失,急忙驾驭了莲花宝座,飞向了后山。

        他也有参加过几次天心观的“祭祖”大典。

        甚至还作为优秀杰出的弟子,亲自给天心道人扛过棺材,故而对后山,也算是了如指掌。

        他足踏莲花宝座,闯入后山,兜了一圈,不由得心底发凉,暗忖道:“怎么老祖也不见了?他们都去了哪里?”

        王崇思绪如电,想起在峨眉山下,遇到了大元道人和那些同门,不由得就是微微一寒。

        “天心观倾巢而出,只怕是去了峨眉山”

        便在此时,演天珠忽然送出一道凉意:“峨眉山已经来不及了,快回去毒龙寺,求取天符书和周天道印,若能求取杨道人的道法,更是上上大吉。”

        王崇骇然问道:“怎么来不及?”

        演天珠这次却回答的极快:“这些蠢货,肯定早就被峨眉发现了,逼问出来你的身份,也不过反掌之易。你若是早去毒龙寺,还能在峨眉传信给令苏尔之前,抢得一线机缘,若是去峨眉耽搁一场,可就梦幻水月,一场捞空!”

        王崇心思如电,他也是极有决断之人,当下就有了决定,毫不迟疑的回了天心观,催运起吞海大法,一道碧浪,把这些陷入九鸦魇神术的天心观弟子尽数收了。

        催动浮游天海的天赋妖术,全力以赴,直扑毒龙寺。

        王崇也是急躁了,把浮游天海的遁法,催动至极限,巨鲸妖身法力雄浑,他也不怕消耗。

        一路上,他心头不断盘算,如果情况最差,是什么样子,如果还有一线生机,自己该如何抢夺,如果只是杞人忧天,还未有发生什么,又该如何做!

        演天珠这一次,却相对沉默,只是偶尔给他一道凉意,值得一个字“快”,或者两个字“再快”,要么就是三个字“还快些”。

        王崇也是首次见到,演天珠如此“提神醒脑”,更是不敢怠慢,肆无忌惮把浮游天海的妖术催运,整个人化为一道涛涛碧浪,在云端之上,如电逐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