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科幻灵异 - 暗月纪元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最后的三道楼梯

第二百五十八章 最后的三道楼梯

        “呵呵。”面对洛离的问题,唐凌勉强扯动了一下嘴角,敷衍的笑了一声算是回答了。

        搞什么啊,这个傻大个的跟随自己,还真的是寸步不离的跟随吗?就连洛辛的话都可以无视的跟随自己?

        真是讲义气啊!

        只不过,唐凌很头疼啊,到时候要怎么甩掉这个傻大个?

        倒是洛辛在这个时候看向了唐凌“你怎么会懂阵法?”

        “不,我还称不上懂阵法。我只是会生搬硬套的对比。”说话间,唐凌从衣服里拿出来了他对比的那张纸,递给了洛辛“时间有限,我一共对比出来了56对,原本想问问你的意见,不过你很忙啊。”

        洛辛略带疑惑的拿过了唐凌递给她的纸,只是第一眼就震惊了,她根本没有想到唐凌画出来的阵纹,甚至是魔纹,是如此的精准,就连洛辛自己要画出这些,都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

        “你,一天?”洛辛的脸色变了,但她不会忘记时间紧迫,一边说,一边又带着唐凌和洛离前进了两步,这里并不是关键的阵点,洛辛破解这些地方还是相对轻松的。

        “嗯,一天,是时间耗费的太长了一些吗?”唐凌抓了抓后脑勺,笑着问了洛辛一句。

        的确,用精准本能来描绘,来对比,一天时间也仅仅只对比出了56对有相同相通作用的阵纹和魔纹,这度唐凌自己并不满意。

        看着唐凌的笑脸,洛辛忽然有一种想打死唐凌的冲动,他这是在显摆吗?

        洛辛黑着脸不说话,又想哭,因为自己好像很蠢的样子。

        一边走,洛辛一边看着唐凌对比出来的结果,这一次,洛辛是越看越心惊,她忍不住停下脚步“都是你对比出来的?”

        “有帮助吗?”唐凌正在四下打量,从这个位置又能见到入口。

        他看见星辰议会的人,在那个‘大头怪’的指挥下,开始前行了。

        从位置上来判断,他们至少已经前行了三步,而且都是对的。

        “太有帮助了。”洛辛忍不住脱口而出,这种对比才不是唐凌所说的那样轻描淡写,反而是一种非常耗神的事情,对比若是那么容易,洛氏也不会耗费三代的时间去研究,最终才有6层的把握破阵。

        唐凌对比出的符号,和洛氏的笔记对比出的结果有些重复,这就证明了唐凌的正确性。

        而少部分没有重复的,对洛辛的帮助的确不止一点半点。

        “有帮助就好。”唐凌非常淡然的样子,心中稍许松了一口气,那个‘大头怪’很厉害的样子,如果没有绝对的优势甩掉他,只要每次都被他占便宜,直接知道了起始点,说不定就会真的被他带着人拦截,甚至反。

        唐凌内心是真的淡然,但洛辛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唐凌在炫耀,‘哼’的一声,把那张纸一把塞回给了唐凌,然后走在了前方。

        “真是搞不懂。”唐凌觉得无语,洛离则在唐凌的身后悄悄说了一句“她一直就很要强,你不懂。”

        跟要强有关系?唐凌的确不懂。

        诡屋内。

        唐凌三人和龙七带领的星辰议会,就在此展开了一场破阵的对决。

        不得不承认的是,科洛的确很强,他破解的度,和洛辛破解的度几乎旗鼓相当,这还是在洛辛得到了唐凌对比结果帮助的情况下。

        当然,科洛是借助了先进的仪器,它们的分析度比起人脑来,快了不知道多少倍,但前提是科洛要给出正确的计算方向。

        没有人说话,原本龙七还会挑衅两句,但随着阵法渐渐的在破解,他也变得沉默了起来。

        还有比这间屋子更诡异的地方吗?至少在龙七的记忆之中,是想不出别的地方了。

        有时,他们明明就和唐凌三人相距很近,和擦肩而过也没有任何区别。

        就比如他们站在a楼梯,唐凌他们站在b楼梯,两道楼梯紧紧相邻,唯一的区别就是有个高度上的落差。

        这落差也不过半米左右,给人感觉伸手就能抓住唐凌。

        可是,碰不到,他们就是触碰不到唐凌三人。

        那几个被龙七派遣,试图去抓住洛辛脚的士兵,一伸手,然后半个身体就诡异的消失了,就像被什么东西切割了一样。

        显然,龙七的这番试探又惹恼了科洛,他回头警告了龙七一句“就算他们在你面前,你也不要试图去触碰他们。除非我们真正的追上了他们。”

        “为什么?”龙七也一直在忍耐科洛的坏脾气,他不得不忍耐。

        “你难道没有见识过空间能力者?你难道不觉得那几个死去的家伙,就如同被空间能力者杀死的那样?”科洛扬眉,语气之中都充满了不耐烦。

        龙七眉头一皱,心里对这个地方就起了几分毛骨悚然的感觉。

        对,那几个死去的士兵,的确像是被空间能力者的代表招式——空间切割所杀死的那样。

        那说明了什么?说明了这里充满了空间刀刃。

        那些看似很近的楼梯,其实相距不知道有多远,这些极大的空间被压缩在了一起,自然就会形成空间刀刃。

        所以,龙七和科洛的对话刚刚结束,就听见了‘啪啪啪’几声闷响,然后他们就眼睁睁的看见,那几个士兵消失的半截身体,出现在了离他们大概有十几米远的,上方的楼梯上。

        龙七的额头上布满了冷汗,他的心里反复的回荡着一句话‘只是目测十几米,只是目测’。

        对的,这里你不能相信自己的双眼。

        如果说这擦肩而过是给龙七的第一个震撼,那么下一个震撼就来得更加诡异,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唐凌三人走入了墙中。

        就像变成了墙里的画像一般,但还在活动,还在继续前行。

        人是立体的!墙面上的画不管再怎么逼真,那也是二维画面!它营造不出真正三维世界的真实感,就算再怎么利用视觉效果来欺骗。

        这感觉,就像是唐凌三人变成了‘纸片人’在前行,只要想着等一下他们也要这样,龙七就从心底寒。

        他的思维甚至就产生了一种错乱感,他进入了墙中,再从墙中走出,他还是自己吗?

        对于未知,人类总是会本能的产生恐惧。

        “他们在墙中,也只是你的视觉欺骗。他们只不过身处在另外一个空间,这就是这里的迷人之处。”科洛的眼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

        他试图安慰龙七,但龙七却深刻的认为科洛像一个变态。

        此时,龙七几人也来到了唐凌三人之前来到的那个分岔路口。

        选择窗还是向下的另外一条路,科洛用了七分钟计算出了正确的结果。

        他选择了窗口。

        而当他们一群人心惊胆战的,也经历了一次跳楼般的惊吓落地后。

        那诡异的笑声再次出现了,和唐凌三人通过时,一模一样的笑声“咦,哈哈哈哈”

        “谁?是谁?”龙七很淡定的,下意识的就掏出了手枪,可从他握枪的,微微有些颤抖的拇指来看,他内心已经有些崩溃。

        其实,一开始就有士兵觉得不对,老是在这屋内听见莫名其妙的声音,却找不出来源。

        如今,这笑声是所有人都听见了,这不可能是唐凌三人弄出来的声音,也不可能再自我欺骗。

        “有鬼!”有士兵忍不住喊了出来,却被龙七抓住,一把扔出了楼梯。

        下一刻,这个被扔出去的士兵,四分五裂的尸体,‘啪啪啪’的落下,竟然出现在了好几处不同的楼梯上。

        “乱军心者,必死无疑。”龙七收起了手枪,冷声说了一句,尽管他也被这个不知道是不是地狱的地方,折磨的内心崩溃,但他绝对不允许队伍乱起来。

        “愚蠢。”科洛只是如此讽刺了一句。

        此时,唐凌三人的眼前只剩下最后三道楼梯。

        一道通向天花板,诡异的沿着天花板延伸了出去,然后就给人一种模糊看不清的感觉,不知道它究竟延伸到了哪里。

        而一道中规中矩的通向了二楼,是的,终于看见了二楼了,是一个漆黑的走廊,什么也看不清楚。

        最后一道则是通往了墙中,而墙中栩栩如生的有一条隧道,楼梯就在隧道中延伸,同样看不到尽头。

        “按照洛氏的笔记,这第二重阵法在这里就会结束。这里是最后的关键阵点,一旦破解了,我们就可以进入九号遗址的三条主街。也就说,破解了第二重阵法,九号遗址的大部分地方,我们都可以自由行动了。”洛辛深吸了一口气。

        其实,当初洛氏最大的愿望,就是解锁这第二重阵法,毕竟在九号遗址的大部分地方都可以自动行动的话,也足够庇护洛氏流浪者营地的所有人了。

        “这一道关卡不会简单,唐凌你要帮我。”洛辛说话间,将手中的阵法图递给了唐凌。

        其实,她自己描绘出的破阵图,她自己已经烂熟于心。

        唐凌也严肃了起来,盘膝坐下,拿出了那本讲阵法的洛氏族学,然后开始分析比对起来。

        现在,时间是充裕的。

        一开始,科洛破解的度可以和洛辛相比,但因为关键阵点的阻拦,他们还是被洛辛甩下了。

        唐凌对比出来的符号最大的意义,就是在关键阵点的分析上,可以加快度。

        “至少有二十分钟的时间,可以比对。”唐凌心中大概估算了一下,就和洛辛开始一起讨论起来。

        在这个时候,洛离显得有些无聊,一边无意识的四处张望着,一边打着哈欠。

        “我觉得应该先排除这个通往二楼的入口。”洛辛在分析比对以后,用笔想要划掉其中一道入口。

        排除法,这种古老的方法在任何时候,都有着它的奇效,在这个时候也不例外。

        唐凌皱着眉头,心中总充满了一种怪异的感觉。

        从阵法理论上来看,的确通往二楼的通道最应该排除,而且它像一个典型的陷阱。

        从思维角度上来说,他们一路走来,也现了一个规律,往往看起来最正常合理的道路,偏偏是错误的选择,而那种看起来最诡异,最不可能的道路才是真正的通道。

        这就说明了主人的惯性思维是如此,这是很难破除的。

        可,真的是这样吗?唐凌心中的怪异感觉就来自于这里,但他抓不住这灵光一闪的契机。

        “啊”洛离又打了一个哈欠。

        “哥,你能不能安静,现在不能被打断思路。”洛辛转头,瞪了一眼无所事事的洛离。

        洛离伸了一个懒腰,说道“我觉得你的思路是错的。”

        “什么意思?”洛辛挑眉。

        “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反正你说要将这个入口排除,我就本能的觉得你是错的。”洛离指了指那通往二楼的通道,就是洛辛要排除那一条。

        “本能?”洛辛真觉得自己这个哥哥是来捣乱的。

        可她身边的唐凌却‘嚯’的一声站了起来,他看着洛辛问道“那你是不是觉得这条通道是对的?你感觉一下?认真的感觉一下?”

        唐凌抓住了一点灵感,他认真的问了一句洛离。

        “唔。”洛离果然闭上眼,做出了一副无比认真的样子在感觉。

        洛辛没有说话,可从她的表情来看,她是真的觉得荒谬。

        “我不知道什么错的对的,我只是觉得从这里走上去,不会有事。”洛离睁开了眼睛,然后很直接的对唐凌说道。

        “好吧。那就”唐凌说话间,一只脚就踏了出去,眼看着就要踩上那条通道的阶梯。

        洛辛有些惶恐的拉住唐凌“你有把握?如果没有,这里是阵法的最后一个关键阵点,你踏错一步,哪怕一步,也许都有万劫不复的惩罚。”

        “没有,但有一丝灵感,重要的是”唐凌望向了洛辛“洛离说了,我就应该相信这丝灵感。”

        这句话刚落下,唐凌的脚步也落下,踩在了那条通道的第一层阶梯上。

        脚步刚落,从二楼的,漆黑的通道之中,传来了诡异的,飘荡的,铺天盖地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