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玄幻魔法 - 快穿之桃花精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在线阅读 - 第276章公主高贵(十九)

第276章公主高贵(十九)

        陆尧确实没有心思喝茶水,其实这一路上他心思有些千奇百怪,总觉得公主从前和自己说的这些话好像是可以考虑。

        陛下仍然是只会寻欢作乐,仍然就像一个暴君一样,可是公主却是这么的不一样,她甚至可以跟着自己亲自过来,亲自监督所有的一切,甚至还这么的有想法,有她在,那么这一切也都出不了乱子。

        “正是因为我太了解这些人是什么心思了,看着皇帝是个不管事的,各种小心思便全部都升了起来,若是我再不亲自过来盯着,恐怕这赈灾的款怕是到不了百姓身上。只不过解决的这些倒也没什么,真正还未解决的是皇帝。只要他一日还是这样的无所作为,寻欢作乐,那么这样的事情便永远都不会少。”

        桃夭放下茶杯,面色凝重。

        曾经的景珩之所以能够谋权篡位成功,不还是因为楚煜自己太过昏庸吗?

        一个昏庸无能的帝王被造反,那实在是太容易不过了。

        “公主说的是对的,我心里也都明白。”

        陆尧叹了口气,今日他也都忙了一天,再说到这些事情,可真是有些无可奈何。

        陛下已经登基快有好几年了,没有丝毫的改变,怕是也改不过来了。

        “陛下的本性就是如此,他就不是一个做帝王的料。莫不是你觉得皇帝还能够改?楚煜已经是改不了的,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好皇帝,他的梦想就是终日寻欢作乐。从前的确是有过这样的想法,只是觉得陛下年幼,喜欢寻欢作乐,应该也正常想着若是年纪再长大些,便会知道自己肩上的责任有多么的重,现在看来,好像倒也都是我想错了。”

        陆尧惭愧的低下头,为自己曾经的想法感觉到那么的可笑,一个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改变呢?应该是改不了的。

        “所以陆将军觉得我从前说的话可有道理。既然皇帝不是那块料,那么让他坐在这个位置上,只会害更多的人,倒不如重新换一个皇帝,怎么样呢?”

        桃夭知道现在自己说的这些话有多么的大逆不道,可是这毕竟也是实话,陆尧还是沉默了,其实这些话他心里也有想过。

        但毕竟为人臣子,怎么可以生出这样的心思?但是公主说这些却是可以的,因为说的话,其实他内心深处也是比较赞同。

        “好了好了,今天也都忙了一天,陆将军还是好好休息吧。再过几日,我们便可以回去了。”

        桃夭笑着离去,她也正期待着公主府会成什么样子,看看初棠究竟有没有照顾好景珩。

        今日宫里的气氛又不太对劲,也不知楚煜是喝醉了还是发什么脾气,又是将各种珍贵的价值连城的花瓶全部都砸了一地,宫人们全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其实这种情形都发生无数次,每一回他们都怕的要死。因为每一回可都是要死人的,保不准哪一天就轮到自己身上了。

        可现在公主又去了云州,不能及时赶回来,真是害怕没人能够劝得了陛下。

        而月瑶则是一直将香囊全都系在腰间,这香囊里可是已经装满了熏香,希望能够控制着住楚煜的脾气,而她真的是彻底已经觉得厌烦了。

        也许正是因为公主不在,所以他心里的压力又是增加了好多。每次看到陛下发脾气,就将身边的人拉下去打死,真的觉得好悲哀。

        为什么是这么一个暴君坐到王位上呢?为什么不能换成另一个更好的陛下呢?为什么他们终日都要忍受着这种恐惧呢?

        这一回,她在门外的时候,忽然就停住了脚步,想到进去一进去又是在装作一副献媚讨好的样子,又是得有意无意的让他闻到自己身上香囊的味道,才能够控制得住他的脾气,真是不知道这种生活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到头。

        而她下的毒必须少量多次,要不然很容易就会被太医给查出来,那不然可就糟了。

        听到里面宫人哭着求饶的声音,月瑶深吸一口气,知道自己是时候该进去了。

        “你们这些蠢货怎么又惹陛下生气了,全部都滚出去,少在这里碍眼!”

        月瑶一进去便装作发脾气的样子,全部将里面的人都赶了出去。

        而宫人们连滚带爬的赶紧跑出去再说,只要能够远离陛下的视线,也许就不会受到牵连。

        “陛下,这又是怎么了?为何总是大发脾气?”月瑶压下心里面的嫌弃,坐到楚煜身边,确实没想到刚坐下,却又是遭受了一顿指责。

        “你可知现在朝廷是怎么说的,说朕这个皇姐做的比朕还要好,亲自去云州倒是显得朕这个皇帝废物无能了!”

        楚煜气得脸上通红,本来他就不开心现在的皇姐变成这副样子,更不想遭受这些指责,好像搞得自己是一个多么无能的废物一样。

        “原来是因为这件事呀,可是毕竟公主也是真的去了,说一说也就说一说吧,反正受苦受累的是公主,又不是陛下,陛下为何要关心这么多呢?”

        月瑶忍下想要翻白眼的冲动,也觉得这些话根本就没有说错。

        公主做的的确是比陛下好多了,更何况这一次还能去这么远的云州中,更是代表着的确是有善心,明事理,这样的人本来就比陛下讨人喜欢,这难道都不是肉眼可见的事实吗?

        陛下就仿佛是第一天才知道,还发这么大的脾气,也真是不觉得可笑。

        “不行不行!凭什么威胁朕的地位?她的名声凭什么超过朕?”

        楚煜深吸几口气,还是觉得心里乱糟糟的。虽然平日里寻欢作乐,可这时候本能的却感觉到了一种危险。

        倘若不是皇姐而是皇兄的话,怕是早就杀了他了,现在只不过是看在是皇姐的份上,也融踏在自己头顶上蹦跶,可现在却真的是要容忍不下去了。

        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个姐姐这么的显眼过这可不是一件好事啊。

        “陛下难道是糊涂了吗?公主即使做的再好,那也只会是公主啊,更别说她现在已经成亲嫁人了,做的好事又怎么会威胁到陛下呢?”

        月瑶心里一紧,连忙为桃夭说着好话,现在能够稍微压制一下陛下的人可只有公主了,若是连公主都出事了,那以后还真的是不知道该要怎么办了。

        “陛下,您听我说,公主做的再怎么样,她也只会是公主,甚至做的一切都可以代表着是皇家颜面,她做的这些好事也只会积攒在陛下的头上,不会给陛下带来什么不好的呢!”

        月瑶只能好声好气的劝着,心里白眼都翻了无数个,就陛下这样无能的废物,还有什么资格去计较公主呢?

        若是不想被群臣指责,他自己也拿出本事来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会寻欢作乐。

        总算是将人哄好之后,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自己宫里去,却没想到宫里头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是静妃。

        月瑶愣了一下,随后又挤出一抹笑。

        “不知静妃姐姐深夜前来是为了何事?方才陛下这还在发怒呢。经过我一番劝说之后,总算也算是安定下来了。”

        感受到来自静妃的注视,月瑶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只能随意说着别的事,希望今晚能够平安度过。

        “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我早就已经发现了,我之所以没说出来,只不过是不想说现在这里没有别人,你难道还要在我面前隐瞒吗?”

        静妃面色凝重,上前几步,拉着月瑶的手便坐到床边。

        看起来她是有些慌张的。

        “不知静妃姐姐说的是什么事,我真的不知道。”

        月瑶赶紧摇头,其实这件事情越少知道的人越好,若是失败了的话,她不想牵扯到任何人身上,自己以命抵命就好了。

        “你不要瞒我,我不是傻子。平日里,在后宫里,只有你和我最为接近,你的所作所为,只要我稍微微微用心观察,便能猜到。”

        静妃微微叹了口气,其实月瑶能够有这样的想法,她也是非常理解的,毕竟陛下实在是不算一个好人。

        “既然静妃姐姐也猜到了,那么此刻我也只能实话实说了。我本来就是抱着这个心思才来到陛下身边的,陛下每次动起路来,总会责罚身边的人,每一次总会打死几个人。陛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手上有多少条人命吧?”

        月瑶面露讽刺,其实这也是他最为痛恨的地方。作为一个暴君,整日饮酒作乐无论残暴,这就是他最大的过错,这样的人若是能长命百岁的话,那可真是说不过去了。

        “可是你可否有想过,这件事情若是成功了的话?你自己会怎么样?”

        静妃好心的劝着,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即使她们现在好像是有公主作为后盾,可这样的事又怎么能够逃脱得了呢?

        “没关系,只要能够杀了他,为姐姐接报仇,那么我会怎么样我根本就不在意。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只要达成了这个心愿,那么这一切我都不会在乎。”

        月瑶摇摇头,丝毫不在乎,自己若是贪生怕死之人的话,当初就不会做下这个决定,也不会在楚煜身边这么久,时时刻刻都会感受到恐惧当中。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深刻的感觉得到,若是楚煜继续坐上这个位置上的话,才是对更多人的残忍。

        “好,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了,那么今晚就当做我没来过,就当做我不知道你的计划吧,能帮你,我定然是会帮你的。”

        静妃微微点头,既然事情都闹到这种地步了,自己若是不能帮忙的话,也绝对不会拖后腿。

        她也不喜欢现在的这个陛下,曾经也被陛下诸多的羞辱,心里面怎么可能没有一丝的怨气呢?

        “多谢姐姐,宽宏大量。”

        月瑶拉着静妃的手,真诚的感谢道。

        其实后宫里也是有很多好人的存在的,每一次她顶着陛下的怒火前去劝慰,都能够感觉得到那些宫人感激的目光,即使能够救下他们,自己也是心甘情愿的。

        即使许多时候也挨了陛下的许多辱骂和训斥,但也没关系,这些辱骂训斥根本就不算什么,起码这条命终究还是保住了,那么这也就够了。

        这一夜,月瑶其实睡得也不太安稳,其实能不能成功,她自己心里头也是没数的。

        宫里的太医医术可是最好,也必须时刻注意着下毒的数量。多了的话,必然会被发现,若是少了,日久天长下来,还不知道要过多久才能散发出毒性。

        更何况每日留在楚煜身边,简直是战战兢兢,生怕他的怒气会牵扯到自己身上。

        而香囊里的香味儿好像是越发的没用了现在的楚煜发起脾气来,甚至连这些香味儿都控制不了,还真的是不知道该要怎么办了。

        每当想要后退的时候,便总会想起姐姐的事,姐姐可是唯一对自己好的人,自己怎么可能不去为她报仇呢?

        现在还有公主,就连从前病重的公主都能够这么坚强起来了,自己又有什么理由会退缩呢?她总是等着公主能够回来,希望能够快点回来。

        而楚煜每次看着那一张张指责的奏折刚开始还会大发脾气,可有了月瑶在边上劝说,总算也算是学能够学会视而不见了。

        从前,他从未将这个皇姐放在眼里,无非是因为总是病着的缘故。

        可现在即使好了,即使能爬在自己头上又怎么样呢?可是也读不了自己的位置啊想来应该也没什么好在意的。

        而这些时日,景珩的情况可就惨了,他总算是感受到了这身子虚弱无力的滋味,甚至比上一回生病的时候还要惨。

        那时候,起码桃夭还在府里,总归是回来看看他,可现在呢?没人来看他,来伺候他的人居然只有初棠,再也没了别人。

        而初棠呢,根本就不会尽心的伺候,时常在面前说一些莫名其妙尖酸刻薄的话可真是难听。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