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科幻小说 - 黄泉狱主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在人间有谁活着,不像是一场炼狱?

第五十七章 在人间有谁活着,不像是一场炼狱?

        “也许争不过天与地,

        也许低下头会哭泣,

        也许六月雪要飞进心里……”

        秦爱国开着自己心爱的农用小三轮,拉着砖头,左顾右盼跑在鹰城的小路上。

        他很疲惫,已经不知道多少天没有好好的睡觉了。

        兜里的电唱机里传来歌声,歌词字字句句都唱出他心中的艰辛,所以他很喜欢。

        电唱机用了很多年他都不舍得扔,因为这是儿子上班第一个月工资买来孝敬他的。

        想到儿子,秦爱国精神忍不住一振。

        秦硕是他的骄傲,大学毕业之后,留在鹰城当了公务员,谁碰见他不夸赞几句?

        孩儿他娘走的早,全凭他自己一人把秦硕拉扯长大,不容易啊!

        “……会有柏林墙出不去,

        一生与苦难做邻居……”

        电唱机里的歌词,如同尖刺刺进秦爱国的心窝。

        是啊,真的不容易,一生与苦难做邻居,秦爱国一生坎坷,孩子娘走了之后,他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妈,年轻的时候想给孩子找个后妈吧,孩子不同意。

        现如今都老了,谁还要?

        趁现在还有一点儿力气,多拉点儿砖,给儿子攒点儿钱,毕竟儿子刚娶了鹰城的媳妇儿,买房需要钱啊!

        “可找到你了,”

        刚想到这里,一个身穿制服的人就从犄角旮旯冲了出来,冲着秦爱国喊道,“老子在这里蹲守了好几天……”

        秦爱国脸色大变,这要是被抓住,自己这两个月可就白干了。

        他当机立断,调转车头冲向大路。

        此时,不知道怎么着回事儿,鹰城的天突然阴了下来,温度也冷了。

        “活见鬼~”

        “怎么会下雪??”

        秦爱国感觉天上居然有雪花落下,他嘀咕两声,踩足油门冲向红绿灯。

        他要在红灯亮起之前冲过去,这样骑着电动车的官差才追不上自己。

        红绿灯路口的上面是个立交桥,一辆超载的大卡车正艰难的爬上来。

        而立交桥上,“咔嚓嚓~”一条条裂缝如同咧开的笑脸出现……

        秦爱国的电唱机还在唱:

        “……在人间有谁活着,

        不像是一场炼狱~”

        “轰~”

        立交桥砸落,一股气流直接把秦爱国推了出去。

        “扑通~~”

        秦爱国在地上翻滚了几下,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秦爱国醒了过来,他脑子里一团浆糊。

        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

        桥?

        桥塌了?

        我的小三轮!

        秦爱国忽然想了起来,砖,还拉着砖呢!

        他急忙起身,朝着倒塌的桥冲了过去,嘴里喊着:“我的车,我的砖……”

        可惜立交桥已经拉起了警戒线,警探将人流挡住。

        秦爱国就怕见穿制服的,他迟疑的停了下来。

        桥下有个小三轮的车头,驾驶座上空空,秦爱国侧耳细听,隐约还有歌声:

        “我不哭我已经没有,

        尊严能放弃,

        当某天那些梦啊~”

        儿子买的电唱机质量真好,

        孩他娘,你看看,儿子真棒!

        秦爱国想了一下,还是转身走了。

        赶紧回去,别让儿子担心。

        只是,小三轮没了,还得赔砖钱,儿媳妇儿又得说了。

        让儿子为难了。

        不行,不能让他们知道。

        秦爱国想着,冲着路边招手:“出租车……”

        ……

        七里桥离鲁镇算不得远,

        但秦寨沟是在七里桥往里,靠近石人山的方向,有一段山路,小轿车过不去,所以秦寨沟很穷。

        石磊赶到的时候,已经中午,秦寨沟并没什么人。

        秦爱国住在村的西面,背阴,左近有些老树,即便是大中午,还有些阴森森的感觉。

        走过树荫,树下有浑厚的树叶,脚踩上去,时不时还冒出一些泥浆。

        秦爱国家看起来比较破旧,油毛毡铺在墙头,“滴答滴答”滴着发红的水。

        刘海峰本就胆战心惊,看着四周阴冷,忍不住缩缩脖子。

        他刚要开口,“唧唧~”脚下一声尖叫。

        刘海峰吓得蹦了起来,叫道:“鬼~”

        “滋溜~”

        刘海峰脚下,一只大老鼠一溜烟的逃了。

        石磊没理会刘海峰,他抽抽鼻子,似乎嗅到一股臭味。

        刘海峰有些尴尬,急忙用手扇扇,说道:“怎么这么臭啊,养猪也不好好打扫,难怪大白天有老鼠!”

        “秦硕~”

        “你真没出息!”

        “我嫁给你算是瞎了眼,你爸被人家弄成这样儿了,你还不去找人家?”

        “你二叔被人打了,你连个屁都不敢放,你还是人么?”

        “你还有脸说自己是鹰城的官差吗?”

        从秦爱国家传来女人尖刻的吵闹声。

        “你家臭死了,居然还敢让我回来?”

        “让我回来干嘛?伺候你爸??”

        “我跟你说,想都别想,我在家连饭都没做过……”

        石磊看看刘海峰,两人幸灾乐祸,找对人了。

        听着有人敲门,女人的声音停了下来。

        一个身材单薄带着眼镜的年轻人开门,看看石磊和刘海峰问道:“你们找谁?”

        “我们是红人空间设计室……”

        不等刘海峰说完,年轻人身后,一个身材又矮又胖,皮肤黝黑,脸上还有麻子的女人就跳了出来,低啸道:“什么?红人空间设计室?”

        “不就是把我公公搞病的装修公司么?”

        “我跟你什么说啊,你们可是要赔钱的,我们家可是鹰城土生土长的,这次不拿出五十万,休想了结……”

        ……

        石磊没理会女人的无礼,也不看秦硕脸色涨红,他急忙打量这个不过二十来平米的小院儿。

        院子是乡村常见的模样,但整个院子的布局看起来阴森,特别是院子西边,一个歪脖子槐树,在风中摇晃,声音极其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