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网游动漫 - 无限捡尸人在线阅读 - 20 和平医学院18

20 和平医学院18

        花昊明盯着那个白塑料袋几秒,好像明白了什么,默默收了起来。

        两人都再没说话,沉默在他们之间发酵。

        直到遇到夏白。

        夏白看了看蔺祥的光头,觉得还不错,蔺祥毕竟才十几岁,没有中年秃顶男人的倔强,即使头发都快没了,还要留一缕遮挡。

        他又看向好像没看到他的花昊明,用说要吃什么早餐的语气,说:“你是异食癖啊。”

        “……”

        见他没反应,夏白又说:“蔺祥把头发都给你吃了,为你付出太多。”

        蔺祥有点感动,他的悲痛付出夏白是看在眼里的。

        花昊明问:“为什么我后颈那么疼?要裂了一样。”

        夏白和蔺祥顿时禁声。

        “我也没想到我是异食癖。”花昊明停顿了几秒,跟他们说:“刚才我又想了想,我以前确实有过,不过不算癖好吧。”

        “我小时候有段时间吃不起饭,被一群混混摁在地上打时,意外尝到了土的味道,那段时间就开始吃土了。”

        游戏中,他们几个,癖好都跟人生经历和心理因素相关,紧贴在内心深处。

        两人没想到他说了,还是说了这么一段历史。

        他不再那么随便又封闭,给他俩划的范围好像变了。

        “哥你好牛逼啊!”蔺祥感慨,“小时候是个吃不起饭的小孩,现在已经是个我一亿都请不动的人了,这不就是某点逆袭流大男主吗?”

        “……”

        他的思路挺独特的。

        不过,两人确实也没想到,花昊明有一段这样的经历。不只是蔺祥随口说的一个亿,温冬当时很真诚地提出给钱,他也不屑一顾,像是家里很有钱,从小不缺。

        当然,也可能是成了玩家后就不缺了。

        花昊明看向夏白,“你呢?昨晚有什么惊心动魄的经历?”

        蔺祥激动地说:“夏白没有癖好异化,他还从女校工那里套出了关键线索!”

        花昊明:“?”

        不可能!

        这不科学!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夏白。

        夏白心虚地转了转眼珠,看向别处,“你感觉怎么样啊?”

        “对,哥,受影响了吗?”蔺祥问。

        至今他们都不清楚癖好异化的人,第二天有没有对昨晚的印象,白天的思维是不是受到了影响。

        “昨晚的事模模糊糊有点记不清了,但是你们一提醒,是有一点画面感,至于现在,脑袋里像是有一层厚厚的脑雾,影响应该不会很大。”说完,他问:“你们从女校工那里打听到了什么?”

        蔺祥立即跟花昊明说起昨晚从女校工那里打听到的消息。他问:“哥,如果我们找到真相,游戏是会有动静的吗?”

        花昊明回过神,认真分析说:“系统会有提示,会有门、路等光口生成,通过就能离开游戏。”

        蔺祥:“那怎么没有提示啊。”

        “第一种可能,我们确实还没见过故事主角,需要找到她,她是什么畸形也是故事的疑点,不能略过。这种可能比较大。”

        “第二种可能,就是我们的推论错了。”

        夏白捏了捏太阳穴,他脑袋里也有一层脑雾,迷糊不清的感觉很不舒服。

        按了一会儿,正要好好捋一遍时,温秋和孟天佑走了过来,“聊聊?”

        肯定不是简单的聊聊。

        今天中午,毫无疑问,是蔺祥和温秋去做教学准备,温秋很难说今晚夜里会异化成什么样。今晚又将是温冬癖好异化的第三天,也就是说,今晚他应该会把自己折磨死或者杀死别人。

        按照他异化的癖好,更可能是把自己折磨死。

        花昊明:“聊啊。”

        自从宋明亮撑死了宋强后,花昊明怕他伤害别人就一直捆着他,后来发现他白天不会做什么,今早就收回了他的软剑,此时宋明亮不知去了哪里。

        温冬很疼,暂时没法走路,请假留在宿舍休息。

        现在,就他们五个人了。

        五人没在餐厅吃饭,而是买了包子去教学楼旁边的小树林,边吃边聊,除了花昊明,他不吃。

        温秋对花昊明说:“我弟弟昨晚自宫了,看情况第二晚的异化都不会轻松,不死也会很惨,你今晚就是第二晚了。”

        花昊明对温冬的自宫表示惊讶和痛惜,但还是说:“你有话直说,我们现在哪有那么多时间弯弯绕绕。”

        温秋习惯了他这死样子,还算心平气和的说:“直说就是,我们都没时间了,要不要交换线索,今天就行动?”

        花昊明想了一会儿,捏了捏鼻梁,看向夏白。

        夏白按着太阳穴看向蔺祥。

        他们以为蔺祥会觉得保命为重,会同意跟温秋交换消息,一起通关游戏。

        没想到蔺祥说:“那也是下午了,等我们从解剖实验楼出来再说。”

        很明显,他们那个班级群就是他们的游戏指引,里面课程表里的课是他们的任务,无故不能缺席,更不要说特意点名的教学准备,安全起见,今天他们还是要去做教学准备,上解剖课。

        温秋一一看过他们,“行,希望你们好好考虑,游戏奖励是重要,但也要有命拿才行。”

        等她走了后,蔺祥说:“他们之前不跟我们共享消息,现在来找我们,一定是还缺什么,而我们已经找出完整的逻辑链,就差找到楚雪林,看她哪里畸形,来确认我们的真相了。”

        “我们都到这一步了,这时候再跟她交换信息就亏了。”

        蔺祥呼了一口气,“今天中午去做教学准备的时候,我去找楚雪林的尸体,检查她到底哪里畸形。如果找不到,或者验证不了我们的推论,我们再跟他们互换线索不迟。”

        他的思路是清晰的,而且他快速适应了这游戏的节奏。

        花昊明:“你不怕了吗?”

        他记得送夏白入学的路上,蔺祥说他最怕死尸和鬼之类的。

        蔺祥伸出汗湿的手,“爷怕死了,只是想想就这样了。”

        “……”

        夏白从兜里掏了掏,掏出了几张符纸放到蔺祥的手里,“别怕,这个给你。”

        蔺祥:“这是什么?”

        夏白:“镇尸符。”

        花昊明:“……”

        蔺祥:“?”

        “不说你这镇尸符在我们的现实世界是不是真的有用,这里是游戏世界。”花昊明感觉他的脑雾都被撞得一荡一荡的,“只有在游戏里得到的技能才能在游戏里生效,就是说,除非画符的人是在游戏里得到的画符技能,或者跟游戏里的npc学会的画符,否则这没用。”

        蔺祥却非常配合地接了过来,“图个安心。”

        花昊明:“他们比我们更早查到楚雪林,可能对楚雪林的了解比我们还多,说不定也有这个计划,你防着点温秋,同时可以利用这点,跟着她找楚雪林。”

        蔺祥问:“你们昨天去停尸房还有什么发现吗?”

        花昊明又用力按了按太阳穴,“如果真是楚雪林诅咒,总有个诅咒媒介,接触或者看到,我们这么容易中招……”

        夏白替他说:“正对停尸房门口有几个人体标本,其中有一个穿着长裙的女尸。”

        花昊明:“对,她,重点看一下,穿着衣服是挺奇怪的。”

        夏白又给他说了一遍一楼的分布,直到马上要上课才去教室。

        蔺祥听他们讲了那么多,本来生出一些信心,全被上课时一道惊雷打散了。

        几人听到这道雷声都转头看向窗外,冷风起,天阴暗,雷声过后,雨水倾落。

        他们进游戏这几天,从没下过雨,最多是阴一阵,这场突如其来的雷暴雨,像是某种不详的征兆,让几人心里都是一紧。

        一下课,看到辅导员的消息后,教室里的其他同学都匆匆冒雨离开了。

        没有意外,这次是蔺祥和温秋。

        在教室里站了几十秒,他们谁都没说话,想说又不知道说什么,或者知道说了也没意义。

        最终,各自还是按原计划来。

        蔺祥和温秋去停尸房了。

        夏白、花昊明和孟天佑撑着伞站在外面的树下等着他们,大颗雨珠顺着伞骨稀稀落落滑坠。

        雨一直在下,天黑沉沉的,闪电惊雷时不时跳出来,只有风停了。

        远处走来一个身影缓慢靠近,温冬艰难地走了过来。

        他身上大部分都湿透了,看起来是雨淋的,额头上却能看出是流的汗,脸上看不到一丝血色。

        他走过来后,虚弱地靠着树,看着实验楼门口。

        三人都没跟他说话,都知道这时候不跟他说话最好,他可能也没力气说话了,全身好几处都在抖。

        天越来越阴黑,电闪雷鸣频频,这样的天气很难让人轻松,时间一点点过去,他们也跟着急,尤其是温冬来了后,情绪好像会传染。

        “你们也计划让温秋进去找楚雪林的尸体吧?”花昊明开口问孟天佑,打破了开始压抑的沉默。

        “也?”孟天佑说:“你们果然也查到这里了。”

        花昊明倾斜了一下伞,用指骨用力按了下太阳穴,笑了一声,“我们何止是查到这里。就算温秋是老玩家,也不一定能比蔺祥早发现楚雪林的秘密。”

        一直紧绷的孟天佑听到这里笑了,“我们第一次去图书馆就查到楚雪林了,你觉得你们比我们了解她吗?现在也不怕告诉你了,我们早就知道得差不多了。”

        花昊明一脸“真的吗我不信”,笑说:“你是说楚雪林的畸形?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吗?”

        孟天佑愣了一下,觉得他脸上的笑容太刺眼了,“我们不仅知道她身体有畸形,还是缺陷型畸形,所以她这个医学博士自己养蝾螈,想研究蝾螈的再生能力。”

        夏白忽然开口,“蝾螈是她养的?”

        孟天佑看向夏白,语气温和了些,“是啊,她在一个鱼缸里养蝾螈,就放在阳台那里,有学生看到了。”

        夏白想到他在图书室看到的楚雪林的照片,其中有一张确实有个鱼缸,只是鱼缸里有水草绿藻之类的东西,他没有看清里面是什么。

        夏白的眼睛一点点睁大。

        豌豆花,蝾螈。

        豌豆、红豆、蚕豆。绿藻、蝾螈。

        那个呼之欲出的答案出来了。

        不是,不是再生……是共生!

        他呆呆地看向停尸房的方向,不由地上前一步,“错了,不是楚雪林,故事的主角不是楚雪林,是共生的ta!”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