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网游动漫 - 天灾末世,我重生囤货躺赢在线阅读 - 第10章:我知道里面有人

第10章:我知道里面有人

        她睡得倒是安稳,程千淮躺在床上却怎么也合不上眼。

        一想到自己现如今和她住在同一个房间里,他就激动的无所适从。

        他从床边拿起手电筒,从一旁锁着的抽屉里拿出来了一张照片,一眼看去便知道是宋今禾,只不过略显稚嫩了一些罢了。

        女孩身穿校服坐在窗边,马尾柔顺的垂在挺直的脊背上,微风拂过,几缕发丝轻轻绕着耳畔。

        “我能配得上你了。”

        他轻轻摩挲着照片上女孩嫩白的脸,眼中浸染着浓重的爱意。

        *

        宋今禾这一晚睡得并不好,不是因为认床,而是小区内的人略显杂乱,晚上明显骚动了一阵子,有人在尖叫求救,明显距离她的窗口不远。

        这里本就是高档小区,楼与楼之间间隔很大,因此只可能是发生在这栋楼上的事。

        她揉着酸涩的眼睛坐起来,天已经大亮,虽说没有太阳却也能看清楚屋内的装修。

        和它的主人一样,显得清冷了些,颜色也都是以黑白灰为主。

        就在她愣神之际,房门却被人轻轻敲响,随后便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起床吃早饭吗?我帮你温了袋牛奶,你刚好可以配着三明治吃。”

        宋今禾连忙回应:“来了。”

        说完便将床上的被褥整理好,随后走了出去。

        餐桌上摆放着三明治和牛奶,一旁的电磁炉还冒着些许热气,上面正热着一壶水。

        “刚好我家有一台小型发电机,今天反正是够咱们两个用了”

        程千淮将牛奶和三明治推给宋今禾,自己也拿着一个三明治咬了一口,只不过配的是一杯红茶。

        “今天咱们在家休整一下吧,晚上还是10:30回去怎么样?”

        程千淮抬眼看着宋今禾,寻求着她的意见。

        宋今禾思索片刻,抬起头看向他:“我有件事要办,晚上去等我解决完一切再回来接你可以吗?

        来回大约一个小时左右,我会尽快。”

        程千淮沉默片刻后试探性的开口:“能冒昧问一下是什么事吗?我可不可以陪着你?”

        宋今禾喝了一口牛奶:“报仇,如果你不介意看到我犯法的那一刻的话,自然可以跟着。”

        程千淮双手交叉,郑重开口:“我不介意,我还可以给你打下手。”

        这话倒是把宋今禾逗笑了:“那你跟着我吧,这样也省时间。”

        一来一回她一个人的确有些费劲,再者说如今政府已经很难将手伸到这些小事上了,他们如今应该在忙着建立生存基地。

        毕竟国家各位高层也能窥探到一丝不同寻常味道,全球爆发的大范围天灾明显没有停歇的痕迹,因此他们总要以大局为重。

        两人正吃着早饭,门却突然被人敲响,安静下来甚至能隐隐听到有人在门外窃窃私语。

        不止一个人,

        宋今禾与程千淮对视一眼,随后小心翼翼的走近门前,附在猫眼前窥视着外面的情况。

        “你们确定里面有人吗?咱们之前不是敲门统计过人数吗6楼明明没有人居住的痕迹。”

        “绝对有,我昨天就听到楼上有走路的声音,刚刚又听到了,肯定是有人昨天晚上进去了。”

        程千淮看着门外的人,加起来足足有5个,有老有少却都是男人,袖子里鼓鼓囊囊的明显是藏了武器。

        “门锁没有被破坏,肯定是这家的主人回来了,人能安全回来手里肯定有好东西。”

        为首的男人显得贼眉鼠眼,干瘦如柴的身体导致眼睛有些突出,看起来像只阴沟里的老鼠。

        他身后站着一个精壮的男人,腰后别着一把斧头,上面隐隐能看到些许血渍,想来这人身上已经沾染了人命。

        末世降临第二天就敢杀人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毕竟如今幸存者们还残存着一丝理智,总觉得政府会前来营救,因此真的敢动手抢劫杀人的并不多,大多数人都有所忌惮。

        眼见着敲门没人开,精装男人咬了咬牙开口道:“我知道里面有人,识相的话就开门让哥几个进去挑点东西,否则别怪我直接把门砸烂,到时候谁也落不到什么好处。”

        程千淮皱了皱眉,示意宋今禾躲去屋里,却被她拒绝。

        “不需要,就算躲起来也总会被他们抓到,倒不如直接正面对上。”

        她从背包里掏出手枪递给程千淮:“我还不会用,你拿着吧,这样也有威慑力。”

        对方欣然接过,不着痕迹的将她护在身后,随后打开了门。

        精壮男人扯了扯唇角迈步想要走进来:“这还差不多,你……”

        他脸上的笑容还没落下,脑袋却突然被冷硬的枪口抵着,身子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

        “什么东西?你敢阴老子?”

        他脸色瞬间变得阴沉,嘴角抽搐了一下就想从腰后将斧头掏出来:“别以为拿把玩具枪就能吓唬到我,老子也是进去过的人,能看不出你这个小伎俩?”

        程千淮勾唇笑:“是不是真枪,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枪口微微偏移,直直的擦着他的耳朵射过去,半边耳朵直接被炸烂成了肉泥,鲜血糊在他的脸上,样貌分外可怖。

        站在男人身后的人迅速散开,面露恐惧的直接逃离,连个屁都不敢放。

        枪,这个人真的有枪!怪不得他能安全的回到家里的,能没有几把刷子吗?

        精壮男人的惨叫声响彻整个楼道,震得宋今禾耳膜嗡嗡作响。

        他的耳朵算是废了,如果没办法及时处理造成感染发炎的话,这条命能不能留下都不一定。

        宋今禾站在程千淮身后看着,神色并无半分异样,走到在地上痛的打滚的男人面前蹲下,一脚直接踩在了他破烂的半边耳朵上。

        用力碾压,鲜血掺杂着男人尖叫声不断外涌,整个楼内竟无一家敢开门查看情况。

        “疼吗?疼的话就记住这种感觉,再敢招惹不该招惹的人,你可能连疼都感受不到了。”

        极度的恐惧令男人忍着痛从地上爬了起来,跌跌撞撞的捂着耳朵离开,鲜血顺着指缝滴落在地面上,楼道内瞬间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回家吧,杀鸡儆猴,今天应该都不会再有人过来打扰咱们两个了。”

        宋今禾打了个哈欠,坐回餐桌前继续吃着程千淮做的三明治,只可惜牛奶已经没了温度,总归没有热的好喝。

        程千淮倒是有些意外的看着她,唇角勾着浅淡的笑:“我以为你会害怕的吃不下饭,没想到你倒是冷静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