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玄幻魔法 - 大夏镇夜司在线阅读 - 九百八十七 京都买房

九百八十七 京都买房

        京都机场。

        王天野匆匆而来,又匆匆而走。

        只不过相对于来时的疑惑和忐忑,又或者说有些期待的心情,离开京都时的他,就只剩下兴奋和感激了。

        他从来没有想过,仅仅是走了一趟京都,肆虐了自己将近六年的隐疾火毒,竟然就被全部拨除了。

        秦阳在这其中无疑是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是靠着他的穿针引线,或者说还有那财大气粗的积分,才能做到这以前王天野想都不敢想的事。

        可能在计划进行之初,秦阳也没有想过会这么顺利。

        这或许是秦阳的运气,又或许是王天野自己的运气,更或许是两者皆有。

        即便王天野现在已经跌落到了裂境大圆满的层次,可诚如他所言,假以时日,重新恢复到当年的巅峰状态,也是有极大可能的。

        原本王天野是想让秦阳和赵棠跟他一起回楚江的,但秦阳突然接到齐伯然的电话,让他再多留几天。

        齐伯然电话里没有细说,但王天野并不是不知轻重的人,既然掌夜使都亲自打电话过来了,那自然是极其重要的事。

        反正现在楚江也没秦阳什么大事,非人斋那边的卧底计划按部就班,一切全在秦阳的掌控之中。

        而秦阳之所以留在京都,还有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想要借着这个机会,查一查那位非人斋斋主的身份。

        说起来经过了这段时间在京都发生的事,秦阳在京都变异圈也算是有些名头了。

        比如说经常去皇庭会所的那一群人,对秦阳就不会太过陌生。

        只不过最近几天以来,京都变异界的气氛有些微妙。

        各大变异家族的长辈们,都刻意约束了那些年轻人,让他们不要随便惹事生非。

        这让京都这些变异者们,都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总觉得要发生什么大事。

        隔着落地窗看到王天野乘坐的那班飞机起飞,秦阳脑海之中海现出一串数字,心中已经有了一些计划。

        “无论你藏得有多深,我都会亲自把你找出来!”

        秦阳口中喃喃出声,而旁边的赵棠则是伸出手来,轻轻握住了秦阳的手掌,让得后者眉头微展,心情变得一片大好。

        “走吧,还没陪你好好逛逛京都呢,今天所有的时间都给你!”

        紧接着从秦阳口中说出来的话,让得赵棠又惊又喜,仿佛连没有找到母亲的阴霾,都随之消散了几分。

        哪怕是赵棠,也依旧有属于女人的天性,只是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她一直没有心情逛街罢了。

        至于最开始那几天,秦阳又太忙,她一个人逛的话,未免太过无趣了。

        秦阳也知道赵棠因为母亲的事心情郁郁,倒是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放松放松。

        事实上除了没有找到赵母这一件事,这一次赵棠前来京都,可以说已经化解了一大半的心结。

        那个赵家差点直接土崩瓦解,赵云朗母子和赵辰泽三人身死,赵立鼎和赵辰雷修为大跌,赵辰风这个现任赵家家主失魂落魄。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赵棠亲手造成的,算是她亲自为当年之事做了一个了结。

        看看那个当年的罪魁祸首赵云晴,如今恐怕在镇夜司禁虚院生不如死,哪里还有身为赵家大小姐的风光?

        “棠棠,要不我们在京都也买个房子吧,免得下次来还得继续寄人篱下。”

        秦阳突如奇想,一边朝着候机厅外走去,一边开口出声,让得赵棠侧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她可是知道如今的秦阳身怀巨款,不提那将近六位数的镇夜司积分,大夏币的积蓄,恐怕都已经超过十个亿了。

        如此财大气粗,哪怕在寸土寸金的京都三环以内,都能买到一套不错的房子了,这就是有钱的好处。

        不过赵棠对京都有着一些复杂的情绪,现在突然又要在这里买房了,甚至以后可能还要常来这里居住,她的心情就有些感慨。

        “放心吧,我猜赵家恐怕很快就会离开京都,以赵立鼎那老头子的精明,又岂会待在这里束手待毙?”

        秦阳眼眸之中闪过一抹精光,从其口中说出来的话,让赵棠心中的感慨变得更加浓郁了几分。

        曾几何时,赵家虽然比不过那四大掌夜使的家族,却也算是京都有头有脸的二流变异家族,有两个合境强者坐镇。

        没想到一夜之间,赵家就被人打落谷底。

        以赵家以前的嚣张跋扈,又怎么可能没有结下不死不休的仇敌呢?

        以前那些仇人是拿赵家没有什么办法,毕竟赵家不仅有两尊合境强者,隐隐间还攀上了殷桐和赵古今两大化境掌夜使。

        所以那些仇人只能将仇恨深埋在心底,轻易不会表现出来。

        可是现在,赵家陷入风雨飘摇的境地,那天晚上的变故虽然还没有彻底传开,可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所以秦阳猜测,赵家肯定会在一个极短的时间内撤离都,免得被那些仇家吞得骨头渣都不剩。

        也就是现在赵立鼎和赵辰雷跌境的消息还没有传开,但假以时日,一旦此事被赵家那些仇人确认,那就是赵家彻底灭亡之时。

        对于从上到下卑鄙无耻的赵家,秦阳从来就没有任何好感,所以他也不会有任何的愧疚。

        没有跟那些赵家的仇人们一起痛打落水狗,都算是秦阳看在赵棠身上流淌着赵家血脉的份上了。

        对此赵棠只是微微一笑,如今的她对赵家早已无感,她一心只想要尽快找到自己的母亲。

        严格说起来,赵棠现在因祸得福,赵母虽然失了踪,应该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忧,好像那赵家还要更惨一些。

        既然赵家落到了如此下场,罪魁祸首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还搭上了三条人命,赵棠也就不再得寸进尺了。

        “那就……买房!”

        赵棠嫣然一笑,握着秦阳的手更紧了一些。

        看到她点头的动作,秦阳的脸上也不由浮现出一抹笑容。

        在走出机场的时候,秦阳就已经掏出手机查起了房源信息。

        所谓兜里有钱好办事,他看得自然就是高档别墅区了。

        秦阳心中想着既然要买房,那就买大一点的。

        免得到时候楚江小队的人来京都做客,都没有房间住的话那就尴尬了。

        再加上秦阳如今也是有朋有友的人了,别说楚江小队那几个生死兄弟,在这京都也有了一些聊得来的好朋友。

        比如洛家的洛闻,齐家的温晴和齐三石,顾家的顾烁,包括阿会和阿闲等人,都算是他结交的新朋友。

        “咦,京都也有天骄华府啊!”

        当秦阳看到某个高档别墅区的名头之时,忍不住眼前一亮,口中的惊噫声,让得旁边的赵棠也不由凑过来看了一眼。

        “刚好也是六号别墅要出售,那咱们去看看?”

        秦阳心中觉得有些巧合,便是征求了一下赵棠的意见。

        后者自然没有什么异议,当下两人直接联系中介,直奔京都天骄华府。

        待得二人在机场外等了半个小时才打到车时,秦阳坐上车的第一时间就开始抱怨起来。

        “看来买了房之后,还得买个车了!”

        听得秦阳这话,赵棠微微点头,而前边的出租车司机却是看了后视镜一眼,脸色有些异样。

        “兄弟,不是京都本地人吧?”

        不得不说,京都的出租车司机果然如同网上说的那样,倍儿健谈,这不就开始主动搭讪了。

        而秦阳的大夏官话虽然已经说得很标准,但跟土生土长的京都味还是有一定区别的,真正的老京都人随随便便就能听得出来。

        这位出租车师傅无疑就是个地地道道的老京都人,这都没有直接问客人去哪里,就开始唠了起来,尽显老京都人民的气质。

        好在从机场出来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无论去哪里都得先经过这条路,这或许就是司机师傅并不着急问目的地的原因。

        “师傅好眼力啊,这都能看得出来?”

        秦阳心情不错,自然不会在意司机师傅的主动劳嗑,无形之中还拍了一记马屁,让得司机师父脸上浮现出一抹得意之色。

        “那可不,老王我可是土生土长的老京都人了,这四九城大大小小的巷子胡同,就没有我老王不知道的。”

        司机王勇算是打开了话匣子,一口浓浓的京都官话说得极溜,听得秦阳和赵棠一愣一愣的,心中道了一声果然。

        早就听说京都的出租车司机几乎人人都有话唠的本质,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曾经就有人在网上笑称,京都这些出租车师傅个个都是相声演员,所以在京都坐出租车的话,绝对不会沉闷无聊。

        此刻秦阳和赵棠无疑就遇上了一个,在出机场的这一段路上,几乎就没有停过嘴,哪怕是秦阳也有些插不进话。

        “小兄弟,妹子,你们应该是想在京都买房结婚吧?”

        司机王勇百忙之中又看了一眼后视镜,心中涌现出一丝对赵棠的惊艳之后,便是开口问了出来。

        说实话王勇是真的羡慕那个年轻人的艳福,这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才能找到如此如花似玉,又这么有气质的女朋友啊。

        “嗯,算是吧!”

        秦阳看了一眼脸色有些红润的赵棠,便是点了点头,让得司机王勇顿时一脸果然如我所料的表情。

        说起来秦阳和赵棠年纪也已经不小了,早就过了大夏法定结婚年龄。

        真要你情我愿,这婚礼随时可以提上计划日程。

        不过秦阳的意思是想要等非人斋这一档子事结束之后,再来考虑结婚的事,对此赵棠自然没有什么意见。

        “小兄弟哪里人啊?来京都几年了?”

        王勇再次问声出口,但还不待秦阳回答,便自顾说道:“看你这么年轻,应该是刚毕业不久吧,这就要在京都买房子了?”

        说实话王勇心头还是有些吃惊的,因为京都可是大夏商业政治中心,说是寸土寸金绝不为过。

        哪怕是如今最偏僻的六环七环,被人戏称已经属于冀省地界的小区房,一套没个一两百万也绝对拿不下来。

        这还是说的清水房,不算装修。

        看后边这年轻人不过二十五六岁,在这个年纪有些人还在学校读研究生呢。

        就算这小年轻大四毕业就出来工作,最多也不过才三四年的时间而已,就这就能挣到一两百万?

        “看来这年轻人家里挺有钱啊!”

        这句话司机王勇并没有说出来,这也算是一种惯性思维。

        毕竟二十多岁的年纪,让他们自己拿出钱来在京都买房,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小兄弟,既然要结婚,那可就得学会怎么过日子,要是这钱全都拿来买房了,以后装修怎么办,柴米油盐怎么办?”

        四十多岁一脸胡子拉碴的司机王勇,此刻像是一个过来人一样,开始用自己的人生经验言传身教起来。

        只不过王勇虽然只是个出租车司机,却是土生土长的老京都人,倒也不必为房子发愁。

        他在京都四环有一套祖传的老宅子,真要卖的话那也得一千万往上。

        这就是老京都人的现状了,你要说他们有钱吧,那是真有钱,光是固定资产就是一笔天文数字。

        可你要让他们真的卖了房子,他们肯定也是不愿意的,那这所谓的资产就不能变现。

        就像王勇这样,坐拥千万豪宅,却也只能开出租车养家糊口,那你说他是有钱还是没钱呢?

        “王哥说得有道理!”

        秦阳自然不会去计较一个司机师傅说的话,在后边随口附和,而赵棠始终带着笑容,似乎很享受这难得的安静。

        他们变异者很多时候都是打打杀杀,就算是休养的时候也随时要提高警惕。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早就脱离人间普通的烟火气了。

        此刻从这个司机王勇的身上,赵棠有一种久违的感觉,似乎这才是一个正常人该过的生活。

        虽然这王勇有些话唠,但能听到这样一个人不断唠唠叨叨,也不失为一种异样的乐趣。

        “嘿嘿,王哥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这京都我熟,无论是大街小巷,还是大大小小的楼盘,无论是老旧小区还是新开楼盘,我都门儿清!”

        得到了秦阳的回应,王勇似乎是来了更大的兴趣,听得他说道:“如果小兄弟不嫌王哥我烦的话,我这里倒是有几套房源可以推荐给你,作为参考。”

        骤然听到王勇口中说出来的话,秦阳不由愣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旁边的赵棠,发现后者眼中也是疑惑和茫然。

        “王哥,你这除了开车,还兼职房产中介的活儿啊?”

        秦阳直接就问了出来,心想这些京都的出租车师傅还真是神通广大。

        “这个……也不算吧,就是觉得那几套房子特别适合你们。”

        王勇眼中闪过一丝尴尬,但很快就调整过来,笑着说道:“六环内的成熟小区,房龄绝对不超过五年,入住率高,交通也方便,附近还有医院和学校呢!”

        出租车司机王勇,此刻仿佛化身为房产中介,一大串的专业名词从其口中说出来,你要说他真是一个房产中介,秦阳和赵棠都肯定相信。

        事实上他们这些出租车司机,确实跟一些房中产介有所合作。

        只不过这种合作大多数时候看起来,都只是碰运气而已。

        如今京都的房地产业被炒得很热,很多外地人都涌入京都买房。

        这其中可不仅仅只有有钱人,还有很多中层人士。

        尤其是那种大学在京都上的,一毕业就留在京都工作的年轻人。

        他们的眼光放得很长远,往往靠着家里的积蓄,真能在京都买上一套不错的房子。

        眼前这一男一女,应该就是那种想要在京都落地生根,甚至可能是要买一套刚需婚房的潜在客户了。

        所以王勇三言两语之间,就觉得自己必须得抓住这个机会。

        若是能让这二人真的去自己熟悉的那几家房产中介买房,那作为介绍人,王勇也是能得到一笔介绍费的,那恐怕都够他跑一个月的出租车了。

        以秦阳的精明,自然能看出王勇之所以如此积极,恐怕是有利益关联。

        只不过以他现在的身份,不会在意这些小事而已。

        “多谢王哥,不用了!”

        所以秦阳直接出声婉拒,让王勇心中生出一抹遗憾,但他却没有彻底死心,一边开车一边斟酌着话语。

        “小兄弟,相逢即是有缘,跟你王哥客气个啥?”

        王勇努力让自己表现得自然一些,豪迈说道:“要不小兄弟你先说说心里预期的房子,或者说一个价位,我咨询一下我那几个中介朋友,也能给你当个参考不是?”

        王师傅这几句话中可就露出一些马脚了,不过如果对方真是第一次买房的话,有个专业人士帮忙把关,肯定也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他觉得到时候只要这对年轻人真找了他的朋友咨询,有些事情也就水道渠成了。

        最后交易成功的话,那他王勇这笔介绍费自然也就有了着落。

        不能说王勇就有什么坏心,他只是想要抓住这个掉到头上的机会而已。

        毕竟就算坐拥千万“豪宅”,也是需要养家糊口的嘛。

        “王哥,前面就出机场高速了吧,你都不问问我们要去哪里吗?”

        秦阳没有回答王勇刚才的问话,而是抬起手来指着前边的机场高速出口问了一句,让得这位王师傅不由一愣。

        “哦,哦,兄弟要去哪里啊?”

        王勇脸上浮现出一抹不好意思,这一路聊得太投入了,居然将正事给忘了,所以他连忙开口询问。

        不过他心中依旧在想着这一男一女如果是想要买房的话,恐怕至少也得去五环以外,那自己今天这车费也可以挣一大笔了。

        “天骄华府,王哥知道吗?”

        然而紧接着从后边那个年轻人口中说出来的话,让得王勇直接就愣了一下,总有一种风太大我没听清的感觉。

        “哪……哪儿?”

        王勇侧过头来看了一眼紧闭的车窗,下意识就又问了一句,让得秦阳微微皱了皱眉头。

        “天骄华府别墅区,地址应该是在……”

        秦阳还以为这位王师傅是真的没听过天骄华府这个名字,再次强调了一遍之后,便是拿出手机,想要把那个具体的地址给报出来。

        “啊,天骄华府别墅区啊,我知道我知道!”

        这个时候王勇已经回过神来,对于整个大夏最高端的别墅区,作为土生土长的京都出租车司机,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知道就好。”

        秦阳松了口气放下手机,不过他敏锐的精神念力,下一刻便发现前边的司机王勇开车都有些心不在焉了。

        “小兄弟,你……你在天骄华府有亲戚或者朋友?”

        最终王勇还是没有忍住问了一句。

        他打消了身后这一男一女是想要去天骄华府买房的念头,因为那太过不切实际。

        一则在经验丰富的王勇眼中,后边那个年轻人身上穿的所有东西加起来,恐怕也不超过五百块,一看就不是什么有钱人。

        那个女的倒是要精致许多,却也不像是那些特别有钱的贵妇名门,就这怎么可能买得起天骄华府的别墅?

        要知道京都的天骄华府可是在二环之内,在这种地方,恐怕都不能用寸土寸金来形容了,有时候就算是你有钱也未必能买得到。

        更何况天骄华府是别墅区,哪怕是最小的一幢别墅,价值也绝对在好几亿往上。

        不是特别财大气粗的土财主,或者是那些京都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谁能买得起天骄华府的大别墅呢?

        所以王勇在一惊之后,只能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去想。

        他觉得对方在天骄华府有认识的人,这应该才是事实的真相。

        “没有啊,我跟人约好了,要去看看天骄华府的房子!”

        当秦阳用这种极为自然和轻松的口气,说出这两句话时,前边的司机师傅王勇突然一个手抖,整个车身都是狠狠颤了一下。

        “师傅,你小心一点!”

        这一下赵棠都有些不满了。

        虽然现在已经出了高速,而且他们二人都是裂境变异者,可一个京都的老司机,出现这种失误也太不专业了吧?

        “对不起,对不起!”

        王勇连忙握好了方向盘,重新稳定车身,事实上他心中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要是真出了车祸,那可就欲哭无泪了。

        只是直到此时此刻,王勇的心情也依旧没有平静。

        刚才那个年轻人的话,是真的把他给吓到了。

        他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这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竟然是想要买天骄华府的别墅。

        天骄华府那是什么地方,那可是整个京都甚至整个大夏最高档的别墅区,而且是在京都二环以内。

        王勇既然跟房产中介有合作,自然不会对这一行一窍不通,他对天骄华府别墅区的价位也是有所了解的。

        如此高档的别墅,每一平方米的单价至少也在十几二十万往上,最好的甚至直达三十万一个平方。

        既然是别墅,那自然也不可能是几十上百个平方米一套,哪怕是上下两层的别墅,那面积至少也要在两百个平方米以上吧?

        如此一来,按二十万一个平方米来算的话,京都天骄华府的一套别墅,至少也价值四五个亿,这是普通人能买得起的吗?

        王勇祖传的那套房子也不算小了,真要卖的话也能卖个千万左右,但跟天骄华府的别墅比起来,连小巫见大巫都算不上。

        本以为这个全身上下穿着不到五百块的年轻人,家里砸锅卖铁最多也就只能弄到个六七环上百万的房子。

        没想到对方这嘴一张,直接就是天骄华府的别墅。

        要知道一般人恐怕连想都不敢想如此奢华的豪宅,到时候真有人领你去看了,难道你不要面子的吗?

        如此玄幻的事情,让司机王勇在一阵震惊之后,突然又生出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莫不是这小子听了我刚才说的那些话,在这里打肿脸充胖子吧?”

        王勇心头念头转动,越想越觉得这或许才是事情的真相。

        没可能自己随便在机场拉的两个小年轻,竟然就真是深藏不露的大富豪,随便开口就要买天骄华府的别墅吧?

        说不定等下自己将这一男一女拉到天骄华府大门口之后,对方多半只是去大门那里转上一转,就换一辆车转去别的地方了。

        “对,肯定是这样!”

        王勇在心头肯定了一句,突然之间就没有了说话的兴致,甚至心头还生出一抹鄙夷之意。

        对此秦阳也没有在意,一个萍水相逢的出租车司机而已,以后恐怕不会再有什么交集。

        对方是什么心情,又关他什么事呢?

        专心开车的司机师傅王勇,一路风驰电掣,展现出他确实是对京都大街小巷的熟悉。

        半个小时不到,就将秦阳和赵棠拉到了天骄华府的大门口。

        “王哥,再会啊!”

        秦阳在下车之后,倒是对着王勇打了声招呼。

        而后者心情复杂,居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而是看着不远处天骄华府别墅区的大门不断张望。

        这天骄华府的大门是真的好气派啊,哪怕不止一次来过这里,王勇也同样极为感慨。

        “请问……是秦先生吗?”

        就在王勇打量别墅区大门的时候,一道女声突然从旁边传将过来,将他的心神给拉了回来。

        这一看之下,只见一个穿着黑色职业装的年轻姑娘,正有些腼腆地朝着那一男一女打招呼,让得王勇不由愣了一下。

        “这不会是托儿吧?”

        这是王勇第一时间闪过的念头,可下一刻就被他打消了。

        心想为了骗自己一个出租车司机,对方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吗?

        如此说来的话,那这就是真的了?

        在这边王勇心情复杂的同时,秦阳和赵棠也已经将目光转到了那个小姑娘的身上,更是看得后者低下了头。

        这姑娘的年纪看起来比秦阳还小了两三岁,一看就是个刚刚从学校毕业的大学生,甚至可能只是一个实习生。

        而且这位看起来也没有什么接待客人的经验,在看到秦阳和赵棠的时候,除了开头问的那一句之外,就没有什么下文了。

        “嗯,我就是秦阳,刚刚给你们打过电话,要看一下天骄华府的房子。”

        秦阳倒没有看不起对方年纪的意思,点了点头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让得听到这话的司机王勇,完全打消了先前的那些念头。

        看来这个姓秦的年轻人,确实是要来天骄别墅看房子的,至少在这一点上并没有骗他。

        至于对方只是来看看,还是真能买得起这天骄别墅的房子,那跟王勇就没有半点关系了。

        总不能厚着脸皮跟对方一起进别墅区去看吧?

        “秦先生,我……我叫徐莹,今天……今天由我带您去看房!”

        小姑娘的声音有些不太自然,一句话结巴了两次,让得旁边的赵棠微微皱了皱眉头,一股不被重视的感觉油然而生。

        事实也确实如此,眼前这个小姑娘徐莹,是刚刚从学校毕业的大学生,进入这家房地产中介公司还不到一个月,实习期都没过呢。

        之前秦阳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是另外一个中介老鸟接的。

        不过对于这种主动打电话问,而且问的还是天骄别墅区房子的人,老鸟们多半都是不会重视的。

        天骄别墅的房子,可不是一般人能买得起的,而这最高档的别墅区,在京都的知名度无疑很高。

        这家名为“安客”的房产中介公司,已经算是极为高端了,在京都名气也不小,所以才会有天骄华府的房源。

        但自从天骄华府建成以来,像这种主动打电话要看房的人并不少,但成交率几乎为零。

        这些人大多数都只是慕名而来,想要体验一下天骄华府别墅区的豪气罢了,真正买得起的人是少之又少。

        说句实话,住在天骄华府别墅区的人非富即贵,每一个拿出来,都是京都乃至大夏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如今天骄华府六号别墅空了出来,就这一段时间,打电话说要看房的人络绎不绝,但也都只是看看而已。

        久而久之,这就成了一件费力不讨好的差事。

        大多数公司的老鸟都不愿接这个活,毕竟跑一趟别墅区也挺累的。

        虽然说带人去看房会有看房费,而且像天骄华府这种地方的看房费还不低,但安客这样的大中介公司,谁又会看得上这点钱呢?

        如果真能成交一套房子,提成都够他们带几十次客人去看房了。

        当然,这也是那些老鸟们明知道带人去天骄华府看房没有结果,这才会觉得这是一件费力又赚不到多少钱的事。

        所以这个差事自然而然就落到了实习生徐莹的头上,这倒是双方都喜闻乐见的事。

        老鸟们不愿费心费力,但作为实习生的徐莹,却是需要这样的实事来积累经验,还能赚一笔看房提成,何乐而不为呢?

        虽然徐莹已经有过几次带人看房的经验,但她还是有些紧张。

        这结结巴巴的状态,跟之前那侃侃而谈的出租车司机王勇,简直是天壤之别。

        “秦先生,天骄别墅的看房费,一次是……是五百,这个您应该是清楚的吧?”

        一边朝前走去的徐莹,似乎是想起了一些什么,连忙转过头来又问了一句,看起来有些心有余悸。

        因为就在几天之前,前一个来天骄别墅看房的所谓客人,在听到高达五百的看房费之后,那唾沫星子差点没把徐莹给淹死。

        当然,这也是徐莹经验不足,没有像今天这样在进别墅大门之前就特别强调一句。

        事实上在安客的官方网站之上,这些都是明码标价的。

        否则什么阿猫阿狗随随便便就能看房,那他们工作量必然剧增。

        当时那个客人就是抓着这点不放,说徐莹没有事先说清楚,最后害得小姑娘还被主管给骂了一顿,扣了一天的工资,让她很是委屈。

        所谓吃一堑长一智,虽然这一男一女看起来慈眉善目不像是无理取闹的人,但人不可貌相的道理,小姑娘已经牢牢记在心里了。

        “嗯,我看到了。”

        秦阳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以他现在的身家,区区五百块钱,对他来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根本不会有丝毫在意。

        听得这话,徐莹大大松了口气,却是下意识看向了秦阳旁边的那位,心头瞬间浮现出一抹惊艳之感。

        “秦先生,这位姐姐是您夫人吗?好漂亮啊!”

        似乎是感受到了秦阳的善意,这个时候的徐莹也不像刚才那么腼腆了,甚至还大着胆子问了一句。

        一来既然入了这一行,真正内向的人其实是不可能走得长远的,徐莹只是工作时间太短,有些经验不足而已。

        再者她这也算是好话,她觉得自己就算看走了眼,像这种谁都爱听的话,总不会让这位秦先生生气吧?

        “哈哈,小徐你真会聊天!”

        果然,一句话说得秦阳眉开眼笑,当即就让徐莹知道自己这一记马屁是拍对了,那对于接下来的工作肯定是会有帮助的。

        当然,在徐莹的心中,这一趟看房多半不会有什么结果。

        因为看这位秦先生的穿着,绝对不像什么有钱人。

        这再低调也不可能全身上下穿着不到五百块钱的便宜货吧?

        天骄华府这是什么地方,没有个几十亿的资产就想在这里买别墅,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就算这位秦先生可能有些钱,多半也是买不起这里的别墅的。

        可能也是慕名而来,想要看看这天骄华府的别墅,到底是如何磅礴大气吧?

        新人就是有一点好,他们不会看人下菜碟,对待客户也会一视同仁,不会因为客人穿得寒酸就狗眼看人低。

        至少这个叫徐莹的小姑娘,给秦阳的第一印象还是相当不错的,他能感觉到对方是发自内心地尊敬自己。

        “别瞎说,只是女朋友而已!”

        然而就在徐莹觉得自己拍了一记好马屁的时候,旁边那个漂亮姐姐却突然接口出声,让得她心头一凛。

        原来这一男一女不是夫妻,还只是女朋友吗?

        那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会不会让这位漂亮姐姐心头不悦呢?

        徐莹只是工作经验不足而已,又不是真的天真无邪。

        现在看来,这一男一女之间,似乎是这个漂亮姐姐作主啊。

        “现在不是,很快就是了嘛。”

        秦阳却有些不满地反驳了一句,这一下徐莹更不确定自己该说什么话了,有些马屁看来也不要再随意拍了。

        走到别墅区大门口,徐莹掏出了自己的证件,看来跟这个门卫保安也颇为熟悉了,毕竟不是第一次带人来看房嘛。

        “是小徐啊,你们于主管刚刚不是已经带客人去看六号别墅了吗?怎么你又带人过来了?”

        趁着徐莹登记的当口,门卫保安却是突然说了一句。

        这话让得前者愕然抬起头来,脑海之中浮现出一个有些厌恶,却又不敢得罪的身影。

        这让徐莹的心头瞬间涌上了一抹阴霾,甚至有心想让身后的那二位就在这里等一等,等那个所谓的主管走了再说。

        “走吧!”

        但在徐莹刚刚生出这个念头的时候,身后已经是传出一道声音,让得她将到口的话语又咽回了肚中。

        事实上看房这种事嘛,有几拨客人其实并不冲突。

        你看你的,我看我的,说不定到最后两边都没有“看上”呢。

        签字登记之后,徐莹也只能硬着头皮带着二人走进别墅区。

        由于前面已经有一拨同公司的人去看房,徐莹也没有再从门卫保安这里拿钥匙。

        只是一想到马上就要看到那个一脸猥琐的于主管,徐莹的心情就不是太好,她是真的不想跟那个讨厌的家伙打交道。

        走在前边的秦阳和赵棠,倒是没有那么多的想法,他们二人一直都在打量着这京都天骄华府别墅区的布局呢。

        相对于楚江的天骄华府,这京都天骄华府的面积似乎要小了许多,毕竟这里的地价远在楚江之上。

        但能在寸土寸金的京都二环内,建这么大一座别墅区,不得不说这天骄集团不仅财大气粗,背景也是相当惊人呢。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