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玄幻魔法 - 大夏镇夜司在线阅读 - 八百五十九 三无产品?

八百五十九 三无产品?

        “阿月!”

        “嗷!”

        “阿月!”

        “嗷!”

        “……”

        议事厅内,赵棠跟小雌虎玩得不亦乐乎,让得秦阳手上的那只小雄虎眼神有些幽怨,似乎变得蠢蠢欲动起来。

        显然小老虎虽然灵智颇高,却也是很有童心的,它也想秦阳陪自己玩耍互动一下。

        只可惜秦阳也就只用手抚了抚它的毛发,虽然让它很是享受,但相比起那边的小雌虎来,可就有些比不上了。

        从秦阳体内散发出来的那种血脉气息,让小雄虎不想离他太远,所以也只能打消心中那些不切实际的念头了。

        叮铃铃……

        就在这个时候,厅内突然响起一阵电话铃声,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声音传来的地方。

        “哦哦,好的好的!”

        当顾慎接起电话连连点头之后,见是诸人看着自己,便是浮现出一抹笑容,然后看向了秦阳。

        “是那个杜茅打来的电话,他说给你快递了十箱好酒,应该已经到了!”

        听到从顾慎口中说出来的话,秦阳脑海之中都浮现出一个邋遢的身影,正是那个古武界的小酒鬼。

        杜家乃是酿酒世家,其所酿制的好酒,外边恐怕花钱也买不到,这倒是让秦阳的脸上也露出一抹笑容。

        那杜茅虽然看起来有些不靠谱,但这说过的话还是会一直记在心里的。

        当时他们都喝了很多,秦阳原本觉得这就是杜茅的一句客气话,没想到对方竟然从顾慎那里打听到了自己的地址,直接将酒邮寄过去了。

        “好,有机会替我谢谢他!”

        秦阳点了点头,轻轻抚了抚手中的小雄虎阿星,然后便是环视一圈。

        “看来今天不会有什么人来了,那我们就告辞了!”

        原本秦阳是早上就要走的,没想到这送财童子一个又一个主动上门,让他收礼把手都收软了。

        现在已经早过下午了,原本沐清歌觉得这个时间的话,秦阳或许还能在清玄宗多待一晚,所以此刻让她有些失望。

        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沐清歌也知道自己跟秦阳恐怕是不可能的了。

        她只能强压下那些心思,跟着师父师伯一起将秦阳送到了清玄宗大门口。

        外间依旧是白云缭绕,看不到外边的世界,偌大的峡谷,仿佛是清玄宗与世隔绝的屏障。

        “清玄宗主、吴前辈、几位,后会有期了!”

        秦阳朝着清玄宗诸人抱了抱拳,并没有拖泥带水,怀中抱着小雄虎阿星,直接跃到了其中一条铁链之上。

        赵棠也没有多耽搁,不消片刻,两人的身形就已经隐于了白云雾气之中,再也看不到半片衣角。

        一时之间,清玄宗总部入口处没有人说话,看得出来他们的心情都有些惆怅,尤其是年轻一辈的三人。

        谷清虽然跟秦阳认识的时间不久,相处的时间也不多,可就是这么十天左右的时间,他早已经对秦阳心悦诚服。

        顾慎算是跟秦阳有了生死之交,对方对他还在救命之恩,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也想要留秦阳在清玄宗多待几天。

        至于沐清歌的心情就更加复杂了,她无法想像,这一次分开之后,自己再想要见到秦阳,又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了。

        秦阳这一次的到来,几乎让清玄宗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尤其是他在这一届潜龙大会上的表现,更是惊呆了整个古武界。

        这也让清玄宗的正副宗主,还有那些门人们,看清楚了文宗这等卑鄙宗门之主的嘴脸。

        如果说以前的清玄宗,还谨守着古武界宗门的宗旨,对跟外边大夏镇夜司接触还有些犹豫的话,那现在他们的心态就生生发生了改变。

        孔文仲这些家伙一个个道貌岸然,说一套做的又是另外一套,不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其吞得骨头都不剩。

        反观一向被古武界视为蛇蝎的大夏镇夜司呢,却是每每在关键时刻帮助清玄宗度过难关。

        两相对比之下,谁更值得结交,其实已经一目了然了。

        可以说秦阳这一次进入古武界,做出这么多大事的意义,要远大于表面看去的那些。

        很多家族宗门其实都是被文宗明里暗里欺负过的,他们敢怒不敢言,更不敢去跟文宗作对,所以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但这一次文宗却是踢到了一块超级铁板,并没有像对其他宗门一下,轻松啃下清玄宗这块硬骨头。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等于是给所有被文宗欺负过的宗门打了个样,看来文宗在古武界也并非一家独大嘛。

        只不过由于根深蒂固的观念,想要让那些宗门跟清玄宗一样,选择去跟大夏镇夜司合作,或许他们一时之间还转不过这个弯来。

        这些都需要时间来慢慢积累,或许哪一天文宗真的再向他们发难,宗门陷入生死存亡之境时,有些东西也是时候该改变一下了。

        “清歌,这人都走了,你的那些心思,也是时候该放下了!”

        吴成景侧过头来,盯着沐清歌看了片刻,最后终于还是轻轻叹了口气。

        其口中说出来的话,让得所有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感情这种事说起来是很微妙的,原本吴成景和顾慎都觉得秦阳对沐清歌也有些意思。

        要不然他也不会把那么珍贵的清玄经分文不取地就送给沐清歌了。

        不过现在看来,秦阳固然是对沐清歌有好感,却并非男女之情,这次来清玄宗也从来都没有表现出过这样的情绪。

        再加上秦阳不止一次强调赵棠是自己的女朋友,这种当着外人面介绍自己对象的举动,无疑就是在宣布他跟赵棠之间的关系。

        “师父,我有点累了,就先回去了!”

        在众人目光注视之下,这一次沐清歌倒是没有害羞,只是轻声说了一句,转身朝着清玄宗内部走去。

        只不过几人看着那有些落寞的背影,都有些心疼。

        尤其是顾慎有些欲言又止,甚至想要追上去劝几句。

        “算了,让她自己静静吧!”

        但随之从旁边传来的轻声,让得顾慎只能强压下那个念头。

        他的心情也变得惆怅了几分,看向外边缭绕的云雾,更多了几分幽怨。

        秦阳那家伙长得也没多帅,为什么这么多的美女都喜欢他呢?

        这不科学啊!

        夕阳西下,映照出几张各不相同的脸庞。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重新开启?

        …………

        楚江,天骄华府,六号别墅!

        此刻的天骄华府六号别墅内人影绰绰,正是大夏镇夜司楚江小队的队员。

        显然他们都接到了秦阳的通知,知道秦阳会在今天晚上从古武界回来,所以早早过来等着,想要大伙儿聚一聚。

        至于钥匙则是秦阳早就放在门口某处的,对于这些队员,他又怎么可能信不过呢?

        主业是厨师的庄横早就做好了一大桌子菜,而且大多都是硬菜,馋得江沪和常缨口水直流,却终究忍住了没有在这个时候动筷。

        “秦阳这家伙,不是说早就从清玄宗出来了吗?怎么还没到?”

        有些等不及的江沪不时走到大门口张望,却始终没有看到秦阳的身影,让他忍不住发起了牢骚。

        “是啊,这再不回来,菜冷了就不好吃了!”

        常缨身材很不错,这个时候却盯着那个红烧大肘子两眼放光,恨不得现在就能拿在手里美美地啃上一口。

        “冷了就再热一下,慌什么?”

        王天野冷冷地看了一眼常缨和江沪,这话却让大主厨庄横有些幽怨。

        “热第二次的话,就没有第一次完美了!”

        作为一个在食物上极其精细的五星级酒店主厨,庄横很不满意队长的那句话。

        至少他每次做菜,都务必要做到尽善尽美。

        滋……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口外间突然传来一道剧烈的刹车声,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尤其是刚刚转过身朝着餐桌走来的江沪,这一刻猛然又转了回去,然后一个箭步冲到了别墅大门口。

        “终于回来了!”

        这个时候的众人也看到了从副驾驶位置开门下来的赵棠,然后驾驶室走下来的那个身影,对他们来说没有半点的陌生。

        “来两个人,跟我一起搬酒!”

        秦阳朝着别墅的方向招呼了一声,待得他打开后备箱时,江沪早已经神出鬼没地站在那里,还重重拍了拍秦阳的肩膀。

        “你小子可以啊,这么久都不跟咱们联系,心里还有没有我们这帮兄弟了?”

        江沪的口气有些幽怨,显然在秦阳进入古武界的这十天出头的时间里,双方并没有什么联系。

        不过小队诸人都知道秦阳做事靠谱,有时候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因为秦阳不跟他们联系,也不请他们帮忙,说明事态一直在掌控之内,凭他自己就能解决,自然也就不需要帮手了。

        如果秦阳真的哪一天打电话过来寻求帮助,那一定是发生了大事,那才会让他们担心忧急呢。

        “废话,心里没有你们,我会弄这么多好酒回来?”

        秦阳没好气地看了江沪一眼,而这个时候庄横和聂雄也已经来到了车后备箱前,一眼就看到装满了整个后备箱的酒箱。

        这是秦阳刚才在别墅大门口搬上车的,原本保安们是想自己送过来的,被秦阳给拒绝了,让他们马屁都没地方拍。

        “我说秦阳,你说这是好酒?怎么连个牌子都没有?”

        庄横一看就是好酒之人,而且是五星级酒店的主厨,对于食材酒水的眼光绝对是整个楚江小队独一无二,这个时候他脸上浮现了一抹疑惑。

        庄横口中说着话,然后已经是打开了其中一个箱子,然后他的眉头就皱得更紧了。

        因为从其内取出的这个酒瓶子上,依旧没有商标牌子,就好像是从路边花十多二十块钱打来的散酒一样。

        不得不说杜家装酒的瓶子密封性极好,这没有打开盖子之前,根本闻不到半点酒味,所以庄横他们只能从外观上判断了。

        此刻楚江小队所有人都已经聚集在门口,在酒水一道上,他们肯定是更相信庄横,所以都对秦阳撇了撇嘴。

        这家伙还说给自己等人带了好酒,现在这数量倒确实不少,却一看就没什么档次,这也太敷衍了吧?

        “庄哥,你要这么说的话,那等下这酒你就不用带了啊!”

        秦阳侧过头来看了庄横一眼,听得他说道:“本来准备一人送你们一箱的,现在看来,你们都看不起我这酒,倒是能省下一笔了!”

        秦阳环视一圈,眼眸之中闪过一抹狡黠的目光,让得庄横和江沪撇了撇嘴,门边的王天野和郭冷却是眼现异光。

        这二位的心思可就要深得多了,他们似乎感觉到了秦阳的口气有些不对,因此不断在几人手上的酒箱子上打量。

        只不过由于酒瓶的密封性,单看外表根本看不出来这到底是什么好酒,所以只能等下才知道了。

        “咦?海棠姐,这是什么?”

        常缨终究是女孩子,并没有过去跟那些大男人干力气活。

        而当她看到赵棠打开后座,从内里拎出一个铁笼子的时候,忍不住眼前一亮。

        事实常缨已经看到赵棠手上的铁笼子里,有着两只懒洋洋趴在里边,像是小猫一样的东西。

        女孩子嘛,总是喜欢毛茸茸的东西,常缨也不例外。

        其口中说着话,便是忍不住朝前走了一步,想要去摸一摸笼子里的小家伙。

        “嗷……”

        见得陌生人靠近,小雄虎阿星霍然站起身来,对着常缨吡牙咧嘴,让得后者不由呆了一下。

        “这小猫咪,倒是奶凶奶凶的!”

        常缨身为半步融境的变异强者,自然不会害怕这两只小东西,在一愣之后便是笑着开口,却让阿星更加愤怒了。

        “你才是小猫咪,你全家都是小猫咪!”

        要是阿星和阿月能说话的话,恐怕都会怒骂出声,骂这个打扮妖艳的女人太没有见识。

        自己明明是万中无一的赤炼虎,怎么到你这人类女人嘴里,就变成小猫咪了呢?

        你有见过如此威武雄壮的小猫咪吗?

        “无常,小家伙有点认生,之后我再给你细说。”

        赵棠轻轻拍了拍笼子,先是对着常缨解释了一句,然后又低下头来沉声道:“这些都是自己人,以后可别这样了!”

        “呜……”

        小雄虎阿星再次趴了下来,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赵棠的话,让得后者有些无奈。

        不过赵棠也知道这一对小家伙傲气十足,除了自己和秦阳之外谁也不服,这以后长大了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都给我消停点,再没礼貌,小心我打你们屁股!”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刚刚从赵棠身边搬酒路过的秦阳,却是狠狠瞪了一眼笼子里的两个小家伙。

        从其口中说出来的话,让得阿月和阿星虎眼中闪过一抹幽怨。

        相比起赵棠的温柔,这个秦阳就好像一个严父一般。

        可不知为何,被秦阳这样威胁之后,两个小家伙却真的不敢再闹了。

        对此赵棠也是哭笑不得,这也让她心中打定主意,以后跟秦阳就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效果或许会更好。

        “哟,做了这么大一桌子菜啊,倒是可以配我带回来的好酒!”

        秦阳一转头之间,就已经看到了那满满一大桌子硬菜,第一时间就知道庄横亲自下厨了,这同样让他下意识咽了口口水。

        虽然刚才庄横吐槽了自己带回来的好酒,但这厨艺肯定是没得说的。

        秦阳曾经有幸吃到过几次,差点把自己的舌头都给吞进去了。

        只不过当秦阳打开酒箱,拿着一瓶没有任何牌子商标的酒走过来的时候,搬完酒的庄横和江沪都有些不以为然。

        “要不……还是喝我带过来的茅子吧,两千多一瓶呢!”

        庄横走回自己的位置,然后朝着那包装精美的茅子指了指,让得几个大男人的喉头都下意识动了动。

        楚江小队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是好酒之人。

        哪怕是常缨也不例外,只不过她平时为显优雅,更喜欢喝红酒而已。

        这一次为了给秦阳接风洗尘,庄横不仅亲自下厨,而且还从酒店带来了一瓶上好的茅子。

        那可是大夏名酒,普通人想买都未必能买得到。

        相对于秦阳手中那瓶啥也没有,就好像用二手瓶装着的无名酒,众人自然相信庄横面前的那瓶茅子更好喝,所以都下意识点了点头。

        “行,你们喝茅子,我跟棠棠喝这个!”

        秦阳也没有过多解释,只是听得他这话,王天野和聂雄不由对视了一眼,总觉得这事儿有些不对。

        秦阳多精明的一个家伙,绝对不会放着上好的茅子不喝,而去喝那啥牌子也没有的杂酒散酒,更不会带着赵棠一起喝。

        “死鸭子嘴硬!”

        庄横这个时候似乎想要跟秦阳较劲,他嘀咕了一声之后,便已经打开了面前的酒盒,从内取出一尊经典瓶装的茅子。

        而当庄横刚刚打开茅子的瓶盖时,一股浓郁的酒香已经是从其内传将出来,让离得较近的江沪很是享受地深吸了一口气。

        “这酒是真香啊!”

        哪怕茅子还没有从瓶中倒出来,江沪也一脸陶醉的表情。

        说着这话的时候,还有些挑衅地看了看那边的秦阳。

        他和庄横都觉得秦阳下一刻就要被拆穿了,试问在整个大夏境内,还有什么酒是比茅子更有名更香醇的吗?

        更何况秦阳那酒箱子和酒瓶上连个商标都没有,一看就不可能是那些可以跟茅子齐名的大酒厂出品,那就更没有丝毫的可比性了。

        “香吗?”

        秦阳也抽了抽鼻子,而在喝过古武界杜家酿制的好酒之后,就算那是外间最好的酒,他也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众人都是撇了撇嘴,心想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要打肿脸充胖子,难道你不知道等下就要真相大白了吗?

        秦阳并没有理会这些家伙,在旁边赵棠有些异样的眼神之下,终于抬起手来,开始扭起了手中酒瓶的盖子。

        秦阳手中这个酒瓶,无论从外观还是材质上,都透露出一股廉价的感觉,甚至有点像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那种老酒二锅头。

        可人家二锅头至少还有商标吧,此刻秦阳手中这酒,根本就像个三无产品,给别人都未必敢喝。

        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下,秦阳终于打开了酒瓶的瓶盖。

        而下一刻一股浓郁之极的酒香蔓延而出,几乎填满了整个别墅大厅。

        “这酒香……”

        刚刚还在享受茅子香味的庄横和江沪,这一刻不断抽动着鼻子。

        然后他们就瞪大了眼睛,目光再也移不开秦阳手上的那个酒瓶了。

        因为这股酒香正是从秦阳手中酒瓶内传出来的,几乎在一瞬间就盖过了茅子的香气,简直就是呈碾压之势。

        虽然说酒香不能代表一切,可是整个楚江小队尽皆是好酒之人,他们对酒的了解比普通人更加全面和精细。

        嘟嘟嘟……

        秦阳这个时候却好像没有注意到众人的表情似的,见得他先给身边的赵棠斟满,然后又给自己面前的酒杯满上了。

        一片安静的气氛之中,酒水倒入酒杯的声音传进所有人的耳目,让庄横的一双小眼睛直接就瞪直了。

        一个对酒文化极其了解的人,可不单单会从酒的气息和味道上来鉴定这到底是不是好酒。

        此时此刻,庄横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秦阳手中的那瓶酒,将后者的每一个动作都看在眼里,包括酒水落杯的每一个细节。

        “难道我真的看走眼了?”

        这是庄横下意识生出的想法,紧接着他就已经站起了身来,似乎是想朝着秦阳的方向走去。

        下一刻庄横像是想起了什么,伸出手来拿了自己的酒杯,这才快步走到秦阳的身旁。

        而越是靠近秦阳,那股浓郁的酒香就越明显,也彻底勾起了庄横心底深处的酒虫。

        “秦阳,给我也倒一杯!”

        庄横显得有些迫不及待,他想要第一时间鉴定秦阳带回来的这酒到底达到了什么程度。

        什么酒气,什么挂杯和色泽这些东西,都只是表面,也只有真正将酒喝进嘴里,才能知道这酒的档次。

        “庄哥,你不是要喝两千块的茅子吗?我这破酒怎么能入您的法眼呢?”

        秦阳紧握着酒瓶,并没有依言给对方倒酒,反倒是在这一刻出言揶揄了一句,让得小队诸人都有些哭笑不得。

        “秦阳……阳仔……阳阳……阳哥,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就给我尝点吧!”

        庄横这个大胖子脸皮肯定是极厚的,这个时候他仿佛没有听出秦阳的揶揄似的,腆着脸将酒杯递到了秦阳的面前。

        “停停,能不能别这么肉麻!”

        秦阳被庄横叫得头皮发麻,这连“阳阳”都叫出来了,实在是太肉麻了,更何况这是一个两百多斤的大胖子。

        秦阳终究还是受不了庄横,所以下一刻便给他倒了一杯酒,终于让这个大胖子脸上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吡溜!”

        庄横有些迫不及待,见得他将酒杯凑到嘴边,一道轻声发出,已是酒到杯干。

        而他的那双小眼睛,早就已经眯了起来。

        这个时候庄横没有说话,可所有人都能从他的表情之上,猜到他正在回味那杯美酒的味道。

        在场这些人都是庄横的老队友了,他们可以肯定的是,就算是喝到二十年甚至三十年的茅子,这死胖子也不会露出这副陶醉的表情。

        “好酒,啊不,美酒,真是美酒!”

        直到良久之后,庄横才睁开了眼睛。

        而冲口而出的这个词汇让他很不满意,随之就换了一个更能表达自己心情的词汇。

        庄横从来没有喝过这样的美酒,他忽然觉得,自己以前喝的那所谓茅子,在这连牌子都没有的美酒面前,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怎么,现在庄哥不说我这酒是三无产品了吧?”

        秦阳似笑非笑地看着庄横,这话让得后者差点找个地洞钻进去,满脸全是尴尬之色。

        开玩笑,如果连这种举世无双的美酒都是三无产品的话,那些所谓的大夏名酒恐怕都得扔到垃圾堆里。

        “秦阳,你刚才说了要送我们一人一箱的,对吧?”

        庄横脸皮果然极厚,虽然他脸色尴尬,却并不妨碍他想起某些东西,让得旁边诸多队员们都是眼前一亮。

        “我是说过,可你们不是不要吗?”

        秦阳说着这话的时候,目光已经是转到了那边墙角。

        那里堆着十箱什么标志都没有的酒,正是刚才江沪他们亲自搬进来的。

        先前他们都觉得那肯定是秦阳在街边随便买的杂牌酒,他们都没有太多在意,所以全都搬了进来,也没有想过要一人拿一箱回去。

        “秦阳,是庄霸王和江鬼手说的不要,我们可没有说过!”

        常缨也是个好酒的女人,见得她站起身来朝着庄横和江沪一指,让得这二位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了几分。

        “不错,他俩不要,我们要啊,把他们两个的份额分给我们就行了!”

        队长王天野接口出声,现在他们都知道秦阳带回来的那酒非同小可,同时对江沪和庄横有些幸灾乐祸。

        “我觉得可以!”

        就连一向不喜欢多说话的郭冷也开口附和了一句,让得江沪和庄横欲哭无泪。

        他们是真的后悔啊,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嘴贱,竟然要去说秦阳带回来的东西不好,现在被打脸了吧?

        事实上现在楚江小队的人,对秦阳已经十分信任了。

        也知道从这家伙手中拿出来的东西,绝对不会是简单之物。

        刚才他们只是没有放在心上,觉得酒水只是普通的东西,他们已经有大夏最好的茅子,秦阳带来的酒还能开出花来吗?

        没想到秦阳这酒真的开出花来了,庄横满脸后悔之色,其目光就死死盯着秦阳手中的酒瓶,恨不得直接出手去抢过来。

        “庄哥,你不会是想抢我的酒吧?”

        秦阳将庄横的心情猜了个八九不离十,然后似笑非笑地说道:“不好意思,现在你可能不是我的对手哦!”

        当秦阳话音落下之后,他的身周突然升腾起一抹变异者的气息,顿时让整个大厅之中所有楚江小队的队员都瞪大了眼睛。

        “这……这是……裂境初期?!”

        江沪都有些语无伦次了,声音颤抖着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那满脸的不可思议,昭示了他极度震惊的心情。

        “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常缨一张小嘴都成了“o”字型,听得她说道:“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他是半个多月前才突破到筑境大圆满的吧?”

        “嗯,没错!”

        王天野肯定地点了点头。

        想着当时楚江大学结束之后的情形,他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要从自己的脑门顶心冲出来。

        “离谱!”

        不喜多言的郭冷只说了两个字,可是他脸上的震惊无论如何掩藏不住,毕竟现在他依旧停留在裂境后期。

        楚江小队之中,王天野实力最强,是融境初期的修为。

        不过他的情况有些复杂,并不是简单的融境初期。

        其次是副队长常缨,当时秦阳认识她的时候,她是裂境大圆满,不过靠着清玄经之助,现在已经达到半步融境了。

        再然后就是郭冷,但就算有清玄经之助,他依旧停留在裂境后期,不过好像已经有突破到裂境大圆满的迹象。

        至于庄横和江沪,他们原本都只有筑境大圆满的修为,同样是靠了清玄经的帮助,这才在几个月之前,一举突破到了裂境初期。

        这其中清玄经的作用固然是极大,但也是他们厚积薄发的结果。

        毕竟他们在筑境大圆满的层次,已经停留了三年之久。

        “这……这有点过分了吧?”

        离秦阳最近的庄横,是感应得最清楚的一个,此刻他都下意识忽略了秦阳刚才说的话,直接就被惊得目瞪口呆。

        要知道他们在筑境大圆满这个境界,可是停滞了整整三年。

        三年时间以来,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打破那个桎梏屏障,突破到裂境这个更高的层次。

        只可惜就算他们是天然变异者,大境界的突破也不是这么容易的,力量的积累和合适的机缘缺一不可。

        现在看来,他们三年的积累其实早就够了。

        而秦阳给他们的那篇清玄经心法,就是他们等待了三年之久的机缘。

        两者结合之后,他们也就顺理成章地突破到了裂境初期,所以他们的心中一直都很感激秦阳。

        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半个多月前才刚刚突破到筑境大圆满的秦阳,只是去了一趟古武界,怎么突然就突破到裂境初期了呢?

        他们自己就是过来人,清楚地知道想要从筑境大圆满突破到裂境初期,到底是如何的艰难。

        尤其是那的谓的契机,又是如何的可遇而不可求?

        “如果从他成为变异者算起的话,现在好像还不到半年时间吧?”

        常缨再次说出一个事实,让得整个别墅大厅更加安静了几分。

        半年时间,从一个细胞开始变异的准初象者,达到如今的裂境初期变异者强,这他娘的说出去恐怕没有人会相信。

        “怪物!”

        一直没有说话的聂雄,也终于忍不住开口说了两个字,让得楚江小队所有人都是深以为在地点了点头。

        秦阳这家伙的修为提升速度,已经不能以正常的人类来形容了。

        这真就是个怪物,一个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的怪物。

        有些事情就不能往深了想,而那些在秦阳身上如同家常便饭的修炼速度,在其他变异者身上,却是一辈子都达不到的成就。

        尤其是庄横和江沪,他们这么多年努力修炼,就是想要打破突破到裂境的那层桎梏。

        现在他们倒是打破了,可这种难事在秦阳的身上,却好像吃饭喝水一般简单,这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他们修炼多年才突破到的裂境初期,现在秦阳在短短几个月就达到了。

        这让他们有一种感觉,自己的修炼方法是不是一直都错了?

        “都这么看着我干嘛?还吃不吃饭了?”

        秦阳收敛了自己身上的气息,然后环视一圈。

        这话出口后,总算是将小队众人的心神全都拉了回来。

        “算了,以后这家伙身上发生任何事,我都不会再吃惊了!”

        王天野深吸了一口气,他深深看了一眼秦阳,将后者这几个月的表现过了一遍之后,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其他人都是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事实上秦阳做出的事一直都让他们震惊,他们也不止震惊这一次了。

        似乎在这个家伙发生任何事都是正常的。

        可你要是将他换成其他人,甚至是换成一个裂境强者,恐怕都并不容易办到。

        “庄哥,你能不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你这样看着我,我害怕!”

        见得庄横还站在那里发呆,秦阳便是没好气地再次开口,这让庄横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太自然。

        “我刚才都是开玩笑的,那边的酒,你们一人一箱,吃完饭自己带回去!”

        似乎是知道庄横在想些什么,秦阳抬起手来朝着那边的酒箱一指,总算是让庄横和江沪大大松了口气。

        其中庄横快步走到酒箱旁边,一手拎了两瓶走回桌边,然后直接就将那价值两千块的茅子给放到桌子下边去了。

        “这酒真是太妙了,我从来没有喝过这样的好酒……哦不,美酒!”

        喝过一口之后的江沪直接就大呼小叫了起来,让得同样干了一杯的小队诸人都是连连点头,同时他们的目光都转到了秦阳身上。

        “秦阳,你这酒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么好的酒要是拿出去卖的话,什么茅子五粮,全都要靠边站!”

        庄横本就是五星级大酒店的主厨,这些年来什么样的好酒没喝过,能得他一句好酒的评价,都是很不容易的。

        但现在庄横却是对面前这酒赞不绝口,他觉得自己喝过了这酒之后,再去喝什么茅子,恐怕都要索然无味了。

        不过他转念一想,秦阳既然这次能弄来十箱,肯定能弄到更多,说不定这就是一个极大的商机啊。

        “庄哥,这个你就别想了,这酒有钱也买不到!”

        然而秦阳却是微微摇了摇头,从其口说出来的话,让得小队诸人都是心生好奇,将疑惑的目光转到了秦阳身上。

        “既然话都说到这里了,那我也就不瞒你们了!”

        秦阳抿了口酒,听得他说道:“你们应该都听过‘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这句话吧?”

        “不错,这酒就是古武界之中杜家千年传承的家酿,我有幸结识了杜家那个小酒鬼杜茅,跟他喝了一顿酒,所以他答应送我十箱好酒!”

        秦阳简单解释了一下自己得到这十箱酒的原因。

        只不过对于什么杜家,还有什么小酒鬼,楚江小队几人就两眼一抹黑了。

        古武界中势力林立,又一向不跟大夏镇夜司打交道,所以就算是队长王天野,也只知道那些出名一点的一流古武势力。

        这让他们心中多了很多的好奇,心想秦阳去古武界的这一段时间,或许并没有自己想像的那么平静啊。

        “秦阳,跟我们说一说你在古武界的事情呗!”

        常缨喝干杯中之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后,便是问声出口,让得小队诸人都是竖起了耳朵。

        “这个啊,说来可就话长了!”

        秦阳脑海之中浮现出在潜龙大会前后发生的事,倒也没有想过要隐瞒,开始从潜龙大会第一天说起。

        “那个唐门天才唐无遮想找我的麻烦……”

        “文宗第一天才孔正扬临阵突破到冲境初期,碾压一众古武界天才……”

        “潜龙大会结束之后,文宗宗主孔文仲突然发难,想要强抢清玄经……”

        “后来我直接打电话给齐叔,请他连夜赶到清玄宗,这才力挽狂澜……”

        “……”

        随着秦阳口中对这一次古武界之行发生的事一件件说出,楚江小队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越来越怪异。

        尤其是他们听到秦阳说打电话给齐掌夜使,让那位镇夜司的掌夜使连夜赶到清玄宗替其撑腰的时候,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小子的面子也太大了点吧?

        试问整个大夏镇夜司中,又有谁能一个电话就让齐伯然放下手中的事,连夜赶去给一个筑境队员出头的?

        (本章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