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玄幻魔法 - 大夏镇夜司在线阅读 - 八百五十八 两只小脑斧

八百五十八 两只小脑斧

        “咳咳!”

        眼见厅中气氛有些尴尬,驭兽堂堂主司天刚干咳了两声,先打破了厅中的沉寂,然后直接将目光转到了秦阳身上。

        “秦阳,我今天带司辰和刘寅来,是专程来给你赔礼道歉的。”

        相比起其他几位宗门家族之主,这驭兽堂堂主显得更加直接,而且是直呼其名,并没有叫什么小哥先生的。

        或许他常年跟猛兽打交道,就是这样的性格,却并不会让人讨厌。

        相比起文宗宗主那样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秦阳反而是对这种直来直往的人更有好感,因此微微点了点头,鼻中发出一道轻声。

        不过下一刻秦阳的目光就转到了驭兽堂两个年轻天才的身上,尤其是看到那个司辰脸色的时候,神色有一抹玩味。

        “看起来司辰小姐对我杀了那头大鹰的事,依旧有些耿耿于怀呢。”

        秦阳精神念力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了司辰并没有太多掩饰的心态,在这个时候开口出声,吓了司天刚一跳。

        “秦阳你说笑了,此事前因后果我已经了解清楚,是司辰和刘寅不对在先,你不过是自卫反击而已!”

        为了避免再引起秦阳的误会,司天刚将当时发生过的事说了一遍,让得司辰心中憋屈,却不敢多说什么。

        以前的时候,哪怕是遇到三大超一流宗门的顶尖天才,他们这驭兽堂双璧打不过也可以乘坐飞禽兽宠飞到天上去,立于不败之地。

        当时他们也是这样想的,认为只要抢到了号码牌腾空而起,就凭清玄宗这几人,根本就拿自己没什么办法。

        没想到那个秦阳手段竟然如此诡异难测,一柄可以在空中转弯的手术刀,直接就将司辰的大鹰兽宠青丝刺杀,更是差点让她直接摔死。

        后来跟秦阳正面对战,他们二人也完全不是对手。

        其中刘寅靠着兽皮背心逃过一劫,后来司辰更是被秦阳一掌撕裂后背衣裳,丢了好大一个脸。

        要不是他们有司天刚给的兽影珠,说不定这对驭兽堂双璧,就要永远留在清玄宗后山的瀑布小溪之间旁了。

        严格说起来,那一次是驭兽堂的二人损失更加惨重。

        司辰不仅死了一头飞禽兽宠,还被秦阳打破后背衣裳春光乍泄,要多丢人有多丢人。

        可那个秦阳呢却是什么都没有损失,现在反倒是他们驭兽堂要过来赔礼道歉,你让司辰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究其原因,还是一个实力问题。

        如果秦阳没有那么厉害,如果他不是大夏镇夜司的队员,也请不来一尊堪比虚境的变异顶尖强者,他们又何必如此低声下气?

        “呵呵,话虽说得没错,但看司大小姐的样子,好像很不服气呢!”

        秦阳一直都盯着司辰,精神念力的感应下,再加上自己的分析,几乎将这位驭兽堂大小姐的心理活动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对于这些心高气傲的古武界年轻一辈,秦阳就是想要看看对方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你司大小姐不是傲气十足吗?就算我已经收拾了你一顿,还是想要看你给我道歉,你又能拿我怎么样呢?

        “你……”

        司辰这一气真是非同小可,大小姐脾气一上来,当场就要爆发,也早已把父亲叮嘱过的话抛到了九霄云外。

        “辰儿,住嘴!”

        司天刚再次被吓了一跳,好在他反应并不慢,第一时间已是沉喝出声,不过那口气并不是怒骂,更像是警告。

        “父亲,他太过分了!”

        司辰还在气头上,见得他抬起手来指向秦阳,脑海之中浮现出当时被秦阳一掌打破后背衣裳的情形,不由又羞又恼。

        “辰妹,你少说两句!”

        见得师父脸色阴沉,旁边的刘寅忍不住拉了拉司辰的衣袖,低声劝道:“别忘了我们今天是来干嘛的。”

        不知为何,现在在驭兽堂中,对于司辰来说,刘寅的话好像还要比司天刚的话更管用一些。

        司天刚这个驭兽堂堂主脾气暴躁,在整个驭兽堂内几乎是无人不怕,偏偏他就拿自己这个宝贝女儿没有任何办法。

        或许正是因为从小的溺爱,养出了司辰这位大小姐目中无人的娇惯脾气。

        这以前娇蛮一些也就罢了,反正有驭兽堂堂主的父亲在身后兜底。

        别人就算是再愤怒,也不敢去找驭兽堂的麻烦。

        可偏偏这一次司辰踢到了一块超级铁板,招惹了秦阳这个煞星。

        导致明明是他们吃了亏,却还要巴巴地上门来给秦阳赔礼道歉,这到哪说理去?

        司天刚永远也忘不了当时在清玄宗祠堂门口,那股恐怖无匹的力量轰在自己身上时的感觉。

        那个时候他觉得自己好像要死了,后来虽然保得了一条性命,却让他意识到应该是对方手下留情了。

        一尊化境的变异超级强者,杀他这个玄境后期的古武者,恐怕没必要用第二招。

        这让他每每想起来,都是一阵后怕。

        在听说了司辰刘寅跟秦阳之间的冲突之后,司天刚想了几天,觉得还是再来一趟比较好。

        免得以后被秦阳惦记,再叫那位镇夜司掌夜拿来找驭兽堂麻烦的话,他们可没有太多抗衡之力。

        退一步说,就算秦阳不找齐伯然,单凭他自己的实力,恐怕也足以碾压古武界所有的年轻一辈。

        现在他们这些老一辈强者,肯定不敢再在明面上对秦阳出手,那会给自己的宗门家族招来不可预料的麻烦。

        所以说秦阳要是想针对司辰和刘寅的话,司天刚只能眼睁睁看着。

        可他却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女儿和弟子,远不是秦阳的对手。

        在刘寅都开口之后,司辰的脾气总算是收敛了一点。

        这让司天刚心头颇为欣慰,朝着刘寅这个得意弟子点了点头。

        自己管不住女儿,还好有刘寅在。

        至少在驭兽堂内,还有一个人说的话司辰能听,这也让司天刚大大松了口气。

        他心想要是司辰咽不下这口气,非要在这里跟秦阳掰扯的话,那无论自己带着多少诚意前来,恐怕最后的结果也不会尽如人意。

        “秦……秦兄,当初的事,是我跟师妹做得不对,今日特来向你道歉,还请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们这一次!”

        刘寅不愧是司天刚最得意的弟子,他知道这个时候司辰是肯定不会再主动开口道歉的,所以只能由他来代劳了。

        只不过刘寅低下午头来的眼眸之中,同样闪烁着一抹憋屈之感。

        这种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感觉,真是太让人难受了。

        可刘寅没有办法,谁让那个秦阳比自己厉害,身后的背景也比驭兽堂要强大得多呢?

        现在刘寅只想快点道完歉结束,自己和辰妹也就不用再面对那个讨厌的秦阳了。

        “也罢,男子汉大丈夫,没必要跟一个女人计较!”

        既然对方已经服软,司辰也没有再说什么气话,秦阳也就顺水推舟。

        只是他口中说出来的这句话,差点让司辰再一次爆发。

        包括旁边的赵棠和沐清歌都是下意识看了秦阳一眼,她们虽然知道秦阳是在说司辰,但这未免也太地图炮了点。

        “拿的什么东西,赶紧给我看看吧!”

        秦阳眼角余光看到赵棠异样的眼神,连续转移话题。

        而听得他这话,清玄宗这边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到了刘寅的手上。

        这个驭兽堂天才的手上,一直都提着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

        只不过有黑布包着,外人看不出那到底是箱子还是笼子。

        听得秦阳之言,司天刚也有些无奈。

        显然是没有想到秦阳如此直接,而且还第一时间猜到了这是驭兽堂的赔罪之物。

        “刘寅,打开吧!”

        司天刚也没有拖泥带水,在他对着刘寅开口后,后者便把手中的东西放到了地上,然后揭开了盖在上边的黑布。

        首先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个四四方方的铁笼子,而此刻众人的目光却不在铁笼子之上,而是看向了铁笼子里面的东西。

        “这是?!”

        这一看之下,众人都是齐齐一愣,其中沐清歌更是惊呼出声。

        因为在那个铁笼子里面,有两头小兽。

        乍一看像是两只小猫,但他们都知道驭兽堂拿出来的东西,绝对不会是普通的小猫。

        “哇,小脑斧,太可爱了!”

        赵棠则是两眼放光,站在不远处看着笼子里两只毛茸茸的小东西,甚至有些忍不住想要上前抚摸一把。

        “嗷……”

        然而就在赵棠刚刚踏前两步的时候,其中一头小兽好像被惊到了,直接仰起头来,朝着赵棠叫了一声。

        看得出这头小兽是在威胁对方不要靠近,也努力想要表现出吡牙咧嘴的凶恶之态。

        但由于体型的原因,看起来却有一种奶凶奶凶的萌态。

        这无疑让赵棠眼中的光芒更加浓郁了几分,其眼神定在那头叫嚣的小兽身上,再也移之不开了。

        与此同时,秦阳也已经从椅中站了起来,强大的精神念力释放而出,感应着笼内两头小兽的气息。

        “秦阳,这是我驭兽堂血脉最为精纯的两头赤炼虎幼崽,哪怕在我驭兽堂内,也再也找不出第三头,这个诚意可还行?”

        司天刚脸现得意之色,而他说话的同时,眼眸之中又有一抹掩饰不住的心痛,甚至可能心都在滴着血。

        旁边的刘寅和司辰更是既羡慕又不甘,或许在他们的心中,也想要饲养这两头独二无三的赤炼虎吧。

        “难道是司堂主那头兽宠的嫡系血脉?”

        知道一些情况的吴成景忍不住问声出口,而他的心头也是一片火热,毕竟这已经算是驭兽堂最珍贵的东西了。

        据说驭兽堂堂主的兽宠,就是一头成年的赤炼虎,但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驭兽堂还有一只雌性赤炼虎。

        由赤炼雌雄双虎诞生的嫡系血脉幼虎,恐怕是驭兽堂每一个驯兽师都梦寐以求的兽宠。

        尤其是驭兽堂双璧,更是早就盯着这对幼虎了。

        没想到现在却被司天刚当成了赔罪之礼,送给了秦阳。

        “正是!”

        司天刚点了点头,而他的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秦阳。

        他觉得驭兽堂这一次的道歉诚意,肯定能让对方满意。

        而此时此刻,秦阳已经是朝着笼子走了过去,这让不远处司辰的眼眸之中,闪过一抹期待的光芒。

        “小赤炼虎,给我狠狠咬那家伙两口!”

        司辰目不转睛盯着秦阳的动作,心头则是在暗暗诅咒,而且她觉得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还是相当之大的。

        赤炼虎生性暴躁,可以称之为百兽之王,而且相比起一般的虎类来,它们更是拥有一些非同寻常的能力。

        司辰心中想着,若是秦阳毛手毛脚去打开笼子,以为那就是两只小猫一样温驯的小兽,说不定就要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吃个小亏,丢个大脸。

        万一真不小心被赤炼幼虎咬上一口,也算是让司辰的心里平衡了许多。

        驯兽一道本是驭兽堂最拿手的好戏,对于这些没有驯服过的兽类,而且是这种脾气极为暴躁的赤炼虎,他们更是要小心翼翼。

        这一点,看刚才其中一头赤炼虎对赵棠的态度就知道了,根本不容许一个外人轻易靠近。

        驭兽堂驯化兽宠,从来都不是一朝一夕之功。

        大多都要花费好几年的时间,跟兽宠同吃同住,才能增进双方之间的感情。

        别看这赤炼虎才出生没有几天,但灵智却极为惊人。

        在司辰看来,这对赤炼幼虎一定当驭兽堂的几人才是主人,现在秦阳一个外人靠近,怒吼攻击都是天经地义的事。

        在司辰这些心理活动转过的同时,秦阳已经是越过了赵棠,站在了那个笼子的面前。

        然后秦阳就蹲下身来,看他的动作,似乎是想要打开笼门,把小赤炼虎拿出来好好玩一玩。

        乍一看这就是两头壮硕一点的猫咪,因此在看到秦阳这个动作的时候,清玄宗众人都没有多说什么。

        刚才其中一头赤炼幼虎倒是对赵棠吡牙咧嘴过一番,但那奶凶的气质,却反而将赵棠和沐清歌都差点萌化了。

        除了驭兽堂三人之外,没有人会觉得那对赤炼幼虎有什么攻击力。

        如果有的话,那也是成年以后的事情了。

        这个时候包括驭兽堂的堂主司天刚,也没有开口多说什么,或许他也跟司辰一样,想要看一场好戏。

        不过此刻他有些奇怪的是,刚才还对赵棠怒吼的那头雌幼虎,这个时候在秦阳靠近的时候,竟然没有再发声。

        “难道它是故意的?”

        深知赤炼虎灵智惊人的司天刚,下一刻便猜到一个可能,这让他心中的期待不由更加浓郁了几分。

        显然他觉得是那小老虎想要将计就计,等秦阳真的打开笼门之后,就会展现出赤炼虎暴躁的一面,给秦阳一个下马威。

        啪嗒!

        在驭兽堂三人幸灾乐祸,清玄宗几人期待的目光之中,秦阳终于揭起了笼门的锁扣,然后往上一抬,打开了铁笼的笼门。

        “小家伙,来!”

        甚至在驭兽堂三人惊异的目光之中,秦阳还直接将手伸进了笼子里,其口中说出来的话,似乎没有察觉到半点的危险。

        这无疑让司辰的眼睛瞪到了最大,她觉得自己应该很快就要看到赏心悦目的一幕了。

        秦阳就这样毛手毛脚将手伸进笼子里,像面对一些小猫小狗一样想要抚摸赤炼虎,说不定等下手指头都得给你咬掉。

        旁边的司天刚这个时候却有些担心。

        因为他不敢保证如果秦阳真在小赤炼虎手中吃了小亏,会不会恼羞成怒,迁怒到他们驭兽堂的头上?

        虽然这是秦阳自己不小心造成的结果,但他们终究是没有出声提醒,而这个时候再开口,似乎有些来不及了。

        “咬他!咬他!”

        司辰都差点直接出声了,她期待着自己想要看到的一幕。

        而就在下一刻,她却是看到了始料未及,甚至是有些不可思议的一幕。

        “呜呜……”

        只见一直没有发过声的那只雄虎,在秦阳那只手伸进去之后,赫然是上前两步,将自己的虎脖子凑到了秦阳的手中,还发出一道撒娇的声音。

        甚至司辰还看到那只小赤炼虎不断转动着脑袋,让自己的虎脖不断在秦阳的手掌上摩挲。

        半眯起的眼睛,好像很享受这种被抚摸的过程。

        司辰想像中小老虎咬掉秦阳手指的一幕并没有出现。

        而这个时候那只小老虎的表现,不仅是让也百思不得其解,似乎也颠覆了她对驭兽一道的理念。

        一般来说,就算是家养宠物的一些后代,也天生带有一定的凶性,更不要说这种父辈还没有丢失野性的威猛幼兽了。

        为了保证赤炼虎不失去野性,司天刚甚至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放那两头赤炼虎兽宠回归大自然一段时间。

        在那种弱肉强食的大自然生物链之中,赤炼虎的凶性才能得到最原始,也最真实的发挥,这会让它们的战斗力永远保持在一个最高水准。

        由这种完全没有丢失野性的猛兽生出来的后代,天生就带有极度的傲气,甚至会从心底深处看不起人类。

        这两只赤炼虎出生也有半个多月了,在这段时间内,司辰和刘寅不止一次想要先行跟其打好关系,却都是无功而返。

        两只小赤炼虎不是对他们吡牙怒吼,就是埋头睡觉置之不理,让得他们两个驭兽堂的天才,都没有太好的办法。

        他们可是驭兽堂年轻一辈最厉害的驯兽师,如果给他们再多一点的时间,未必就没有驯服赤炼虎的可能。

        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司天刚竟然将这对赤炼虎当成了赔罪之礼,带着过来清玄宗,要将之送给秦阳了。

        刚才那一刻的想法,已经是司辰最后的奢望。

        她想着若是秦阳真被其中一只小赤炼虎咬伤,肯定会极其愤怒,多半也就不会再要这凶猛的赤炼幼虎了。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根本不是驯兽师的秦阳,竟然能让小老虎露出那样一种享受的神情。

        这岂不是说他们钻研了二十多年的驯兽一道,还不如一个根本不是驯兽师的半吊子变异者吗?

        “这是怎么回事?”

        包括驭兽堂堂主司天刚都直接凌乱了。

        而在驯兽一道上的造诣,他可就比两个年轻一辈厉害得多了。

        最重要的是,司天刚自己的兽宠就是赤炼虎,更是从赤炼虎还很小的时候,就朝夕相处培养起来的感情。

        当初驯化赤炼幼虎时的情形,司天刚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这也让他不动声色地抚了抚自己的左手手腕。

        在那里有一道已经变得模糊的牙印,正是几十年前他在驯化赤炼幼虎时,被那只公虎咬伤的位置。

        试问一下,连驭兽堂堂主,拥有古武界甚至是全天下最厉害驯兽之术的司天刚,第一次驯化赤炼虎都是这样的下场,秦阳这样的情况又有多不符合常理?

        虽说这对赤炼幼虎的父母曾经都被驯化过,但潜藏在赤炼虎骨子里的凶性,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就消失不见。

        此刻赤炼幼虎对秦阳的亲近,仿佛颠覆了司天刚这数十年来的驯兽理念,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呜呜……”

        尤其当他看到另外一头赤炼雌虎,在犹豫片刻之后,竟然也走上前去,脑袋不断拱着秦阳的右手时,他下巴都差点直接惊掉了。

        “难道……他才是天生的驯兽天才?”

        想不通其中缘由之后,司天刚也只能给自己找了一个勉强说得过去的理由,这让他的眼眸之中掠过一抹不为人知的异光。

        在如今的天地环境之下,哪怕是古武界这些大宗门家族之主,想找一个天赋绝佳的弟子,也是相当不容易的。

        或许找到一个可以修炼古武内气,而且修炼天赋还不弱的弟子不难,但他们这些家族宗门,却是各有各的特殊秘技需要传承。

        比如说文宗的浩然气、天道府的雷法、嵩林寺的佛门金身,都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弟子来传承下去。

        次一点的像唐门的暗器和毒术、武侯世家的奇门阵法、丹鼎门的炼丹一道,还有岭南蛊派的蛊术,湘西符家的操尸术,都是不传之秘。

        一个年轻天才或许在战斗力上很有天赋,但并不代表他们在修炼这些各派秘术之时,也能有这么高的天赋。

        刘寅算是司天刚这么多年以来,找到的一个最契合驭兽堂驯兽师的弟子。

        再加上司辰,他觉得自己的运气还是相当不错的。

        可是此时此刻,刘寅和司辰那所谓的驯兽天赋,在秦阳现在的表现面前,直接就被碾压得体无完肤。

        司天刚突发奇想,若是自己能把这个可能是天生驯兽师的秦阳收为嫡传弟子,以后的驭兽堂说不定都有机会跻身古武界超一流宗门。

        天赋这种东西,旁人是羡慕不来的。

        司天刚清楚地知道,秦阳本身并不是驯兽师,应该也没有接触过驯兽一道,却能让两头初生的赤炼幼虎如此亲近。

        也就是说秦阳身上的气息,或者说他身上的血脉,让他天生就是成为驯兽师的料,这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运气。

        古武界之中,弟子挑师父的固然很多,但很多时候师父也要挑弟子的。

        想要找到一个修炼天赋和驯兽天赋都同样高的弟子,谈何容易?

        旁边的司辰和刘寅,自然不知道司天刚心头的那些想法,他们同样被这一刻看到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

        尤其是司辰,到了这个时候,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刚才那些祈祷已经落空。

        这跟她刚才心中所想,简直就是截然相反啊。

        她是想要让赤炼幼虎去咬秦阳一口的,没想到那两个不争气的小家伙不仅没咬人,反而还跟秦阳如此亲近,真是两头白眼狼。

        而且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本司辰觉得秦阳只是肉身力量强些,战斗力厉害一些,在自己最专业的驯兽一道上,肯定是比不过自己的。

        没想到对方仅仅是略微出手,就已是这个境界的极限,以一个外行把他们这些所谓专业的驯兽师碾压得体无完肤。

        没有什么是比在自己最专业的事情上,把自己全面碾压更难受的了。

        现在看来,秦阳无论是在任何一个方面,都不是她司辰能比拟的。

        甚至两者之间的差距,还不是一般的小。

        或许直到这个时候,看到秦阳在驯兽一道上的表现后,司辰那一直含着的一口傲气,才终于被她咽进了肚中。

        那个秦阳确实是有真本事的人,虽然有些事想不通,但事实就摆在眼前,就算你再想不通它也是事实,由不得别人置疑。

        在所有人目光注视之下,秦阳已经是一手一个,将两只小脑斧从笼子之中抱了出来。

        自始至终,两只小老虎都没有露出半点凶恶之态,反而是不断在秦阳的手掌和手臂上打滚,玩得不亦乐乎。

        “秦阳,我……我也想抱抱!”

        这一幕让刚才就想抱一抱的赵棠极其羡慕,此刻她终于忍不住开口出声。

        而她的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那只小雌虎。

        “嗷……”

        然而就在赵棠话音落下的时候,似乎是听懂了她的话,那只小雌虎赫然是站起身来,又冲着赵棠吡牙咧嘴吼了一声。

        这跟刚才对秦阳撒娇时的叫声截然不同,很明显是在拒绝赵棠的亲近,这让后者的脸色不由变得有些尴尬。

        啪!

        就在赵棠失望之时,秦阳忽然伸出另外一只手,在小雌虎的脑袋上轻轻拍了一下,让得厅中众人尽皆目瞪口呆。

        “小家伙,叫什么叫?那是你姐姐,再敢吡牙咧嘴,小心我大耳巴子抽你!”

        秦阳的话语随之传来,他这第一次的口气和动作,蕴含着毫不掩饰的威胁。

        他的意思所有人都听明白了,那就是小老虎要是再敢不听话的话,那等下就不是轻轻敲一下脑袋了。

        “呜呜……”

        刚才对赵棠奶凶奶凶的小雌虎,被秦阳打了一下脑袋,忍不住委屈地叫了两声。

        却真的再也不敢对赵棠吡牙咧嘴了,看起来有些楚楚可怜。

        “秦阳,你也太凶了吧?干嘛打它啊?”

        这样的一幕被赵棠看在眼里,顿时心疼不已。

        见得她一边说着话,一边已经是走到秦阳身旁,想要从其手中接过那只小雌虎。

        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小雌虎虽然满眼委屈,那小爪子却是死死抓着秦阳的衣袖不肯松开,这让她再次有些尴尬。

        “听话,去跟姐姐玩一会儿!”

        秦阳抬起的来作势欲打,吓得小雌虎连忙松开爪子,那虎眼之中的委屈都快要满溢而出了。

        这让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虽然秦阳又是打骂又是威胁的,可小雌虎还是更愿意待在秦阳的身上,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乖乖别怕,那家伙要是再敢打你,姐姐就替你打回来!”

        抱到小老虎的赵棠母爱之心瞬间泛滥,这样话让秦阳目瞪口呆,也终于让那小雌虎抬起头来,看了看这个抱着自己的姐姐。

        “呜呜……”

        似乎是听明白了赵棠的话,刚才还有些不情不愿的小雌虎,这个时候低低叫了两声。

        还拿自己的脑袋在赵棠胸口蹭了蹭,让得赵棠忍不住吃吃笑了起来。

        “小家伙,变挺快啊!”

        见状秦阳也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他也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他早就看出赵棠对这小老虎爱不释手,现在这样的结果,无疑是皆大欢喜。

        不远处的沐清歌也有些蠢蠢欲动,但看秦阳的样子,好像并没有让她也抱一抱小老虎的意思,所以她只能强行忍住了。

        女孩子嘛,总是对这种毛茸茸的东西没有太多抵抗力。

        变异者和古武者自然也不会例外,这是天性使然。

        更何况这还不是普通的小猫小狗,赤炼幼虎这肥嘟嘟肉团团的模样,会更加招人喜欢。

        相对于清玄宗几人,另外一边的驭兽堂师徒三人早就已经看呆了。

        那对小赤炼虎不仅对秦阳极其亲近,现在竟然都跟赵棠成一家人了,你让几个造诣极深的驯兽师如何自处?

        他们想要驯化一只猛兽或者说猛禽,至少需要几年甚至是十年的时间,可人家竟然只用了一分钟不到。

        司天刚目光闪烁,他倒是猜到那只小雌虎对赵棠亲近,大多应该是秦阳的原因。

        可秦阳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能让两只凶猛幼兽如此心悦诚服呢?

        或许只有秦阳自己才有所猜测,应该是自己那一身特殊的血脉,让得两只小赤炼兽打心底里想要跟自己待在一起。

        这是秦阳血脉的另外一种特殊功用。

        这让他又多了一种期待,期待着自己的血脉之力,能开发出越来越多不为人知的功效来。

        “秦阳,既然决定要养它们,那得先给它们取个名字吧?”

        赵棠真是对这小老虎爱不释手,她一边抚着小雌虎的毛发,一边开口问道,让得那边的司辰扬了扬眉。

        “它们是有名字的,叫……”

        司辰冲口而出,只是下一刻他就看到父亲凌厉的目光,让得她将到口的话语又咽回了肚中。

        显然她已经意识到现在那对小赤炼虎已经不属于驭兽堂,更不属于她司辰或者说刘寅了。

        他们师兄妹二人,之前确实给这对小赤炼虎各自取过一个名字。

        毕竟那个时候的他们,觉得自己就是赤炼幼虎将来的主人。

        如今赤炼虎已经送给了秦阳,也就跟他们再没有什么关系,对方又怎么可能会用他们之前取过的名字呢?

        “取名太麻烦了,要不就叫小白和小黑吧!”

        然而就在司辰刚刚定下心来的时候,突然听到了秦阳的话,让得她差点再一次直接爆发。

        甚至司辰有一种感觉,那对赤炼幼虎落到秦阳这个不负责任的主人手中,实在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

        在驭兽堂中,给兽宠取名字一直都是一件大事。

        有时候甚至会让主人查阅群书,想上一两个月才会取出一个既好听又有意义的名字。

        可现在你看看,秦阳这家伙都懒得动脑袋,取的这叫什么破名字?

        还小黑小白,你自己怎么不叫秦黑呢?

        连取名字这样的大事都能如此敷衍了事,司辰觉得以后在照顾这对赤炼幼虎的事情上,这家伙恐怕也不会上心。

        “呜呜……”

        “呜呜……”

        秦阳手中的小雄虎和赵棠手上的小雌虎,也在此刻各自发出一道不满的声音,那小小的虎眼之中满是幽怨。

        你这家伙睁开眼睛好好看看,自己身上哪里有半点黑白的东西了,你这小黑小白的名字到底是从何而来?

        它们都知道,如果这种名字真的确定下来,那就要伴随自己一辈子,以后岂不是要被笑话一辈子?

        “你这也太随便了点,还是我来取吧!”

        赵棠也是狠狠瞪了秦阳一眼,这话出口后,让得两头小赤炼虎都是大大松了口气,满眼期待地看向了那个人类漂亮姐姐。

        或许现在它们终于明白,秦阳身上也就只有那特殊的气息吸引自己,至于其他方面,还是听这个漂亮姐姐的吧。

        秦阳这家伙取名字如此随意,还动辙打骂威胁,如果不是那气息实在是太吸引人,小雄虎都想要跳到赵棠的怀里去了。

        “你叫秦阳,要不我这只叫阿月,你那只叫阿星吧!”

        赵棠沉吟片刻之后开口出声,虽然她取的这两个名字也是简单直白,却比什么小黑小白高级多了。

        这甚至让那边的司辰和刘寅都大大松了口气。

        至少那对小赤炼虎,不会有一个阿猫阿狗的土名字跟着它们一辈子了。

        “我觉得还是小黑小白更上口!”

        秦阳这个取名废还在那里嘀咕出声,而就在他声音发出的时候,他怀里的小雄虎已经是站起身来,朝着那边的赵棠指了指。

        “呜呜……”

        赵棠怀里的小雌虎也是站起来,用脑袋蹭了蹭赵棠的胸口。

        显然在它们的心中,更加中意赵棠取的这两个名字。

        这可是要伴随它们一辈子的大事,千万马虎不得。

        哪怕小雄虎有些迷恋秦阳身上的气息,这个时候也要据理力争。

        “行行行,就叫阿月和阿星,行了吧?”

        秦阳也只是随口那么一说,或者说还有要跟两只小老虎开玩笑的意思,这个时候从善如流,让得两个小家伙大大松了口气。

        “阿月!”

        赵棠笑靥如花,抱着小脑斧轻轻兴奋叫了一声。

        “嗷!”

        小雌虎阿月抬起头来回应了一声,这种要把人萌化的叫声,让赵棠的一颗心都酥了,也让沐清歌羡慕不已。

        但现在这一对小脑斧显然是秦阳跟赵棠一人一只了,而且两人也不会分开,因此沐清歌也只能心中遗憾。

        相对于沐清歌只是心中遗憾,此刻看到赵棠和小雌虎的互动,司辰的一颗心都在滴着血。

        可是她又清楚地知道,就算是没有把这对赤炼幼虎送给秦阳,恐怕自己要做到对方现在这样的程度,也得花费至少一年的时间,甚至更长。

        直到现在,包括司天刚在内的驭兽堂三人,都没有想通为什么两个不是驯兽师的人,甚至都不算纯粹古武者的人,竟然能让两头赤炼幼虎如此依恋?

        只可惜秦阳肯定是不会给他们答案的,赵棠其实也只是沾了秦阳的光。

        这个疑惑,他们只能埋在心底深处一辈子了。

        “好了,我们也该走了!”

        司天刚知道司辰和刘寅等在这里只会浑身不自在,因此他在这个时候开口出声,打断了赵棠跟那只小雌虎阿月的互动。

        对此清玄宗众人自然也不会挽留,双方并没有什么交情,甚至还有一些嫌隙,留人吃饭这种事只会让人感到尴尬。

        下一刻司天刚就带着司辰和刘寅转身朝着大门走去。

        但在走出大门的那一刻,两个驭兽堂的年轻天才,终究还是恋恋不舍地回过头看了一眼。

        可惜他们看到的只是秦阳和赵棠跟两只小老虎的亲热,甚至是那对赤炼幼虎,也根本没有朝着他们这边看上哪怕一眼。

        “白眼狼!”

        最终司辰只能在议事堂门口低低骂了一句,然后狠狠一跺脚转身离去。

        也不知道她心中的不甘,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平复?

        又或者说双方自此之后,不会再见上哪怕任何一面。

        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对方人生之中的过客罢了。

        但秦阳这个名字,恐怕司辰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了。

        这是她二十多年来,除了父亲和刘寅之外,记得最为深刻的一个男人。

        (本章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