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玄幻魔法 - 大夏镇夜司在线阅读 - 八百五十七 唐门暗器榜

八百五十七 唐门暗器榜

        “各位……好啊!”

        刚刚走进议事堂的唐傲云,感觉厅中有些安静,这让他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尴尬,只能主动打招呼。

        只是他这话说出来之后,清玄宗众喝茶的喝茶,低头的低头,就是没有一个人过来招呼他们的,场面很是诡异。

        相对于刚才来的那些人,清玄宗诸人对这个唐门门主无疑有着更多的恨意。

        唐傲云从一开始就刻意针对清玄宗,当初就在这议事堂内,他还差点恃强抢了原本属于清玄子的主位,嚣张霸道之极。

        要不是清玄子也有几分傲骨,又拿撂挑子不干作为威胁,这个唐傲云说不定就吃定清玄宗了。

        之后在清玄宗[祠堂,唐傲云也是自告奋勇向秦阳出手,只可惜最后被打得很凄惨而已。

        秦阳在进入清玄宗总部第一天,就跟唐无遮结仇,因此在他的心中,对整个蜀中唐门没有任何好感,甚至很是厌恶。

        他觉得以唐傲云的傲气,吃了这么大的亏之后,肯定是不可能再过来的,没想到对方终究还是带着唐无遮来了。

        可是唐傲云二人心头苦啊,他们确实是嚣张跋扈,可这一次的潜龙大会,却是实实在在吃了好大的几个亏。

        先是唐无遮被秦阳给一挥手打成重伤,紧接着秦阳又在广场之上击杀了唐门天才唐青莲。

        后来更是连唐门门主唐傲云都闹得灰头土脸,这一桩桩一件件,对于唐门来说其实都是奇耻大辱。

        可他们又不得不来,因为他们清楚地知道唐门跟秦阳结的仇有多深,若是不说开的话,以后绝对会后患无穷。

        唐门二人内心深处是不想道这个歉的,可谁让那个镇夜司的掌夜使齐伯然太恐怖呢?

        “秦小哥,今天我是专程带着这个劣徒过来给你道歉的!”

        见得没有人理会自己,唐傲云毕竟是一门之主,他先是表明来意,然后便在唐无遮屁股上狠狠踢了一脚。

        “来的时候说得好好的,事到临头,你哑巴了?”

        唐傲云这个时候丝毫没有给唐无遮这个第一天才面子,踢脚的时候还怒骂出声,让得唐无遮极尽委屈。

        说实话唐傲云现在真是对唐无遮很不满,你小子好端端的去招惹秦阳做什么,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得如此明显。

        如今所有人都知道秦阳跟唐无遮有仇,而且跟其他天才只是因为潜龙大会的竞争不同,这二位是真有深仇大恨的。

        要不是这样,秦阳也不会在第三轮的时候逼得唐青莲不得不应战,像对待诸葛炼一样不就行了?

        最终唐青莲的下场,所有人都看到了,秦阳没有半点的手下留情,将其一拳就轰杀,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所有人心中都清楚,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其实是唐无遮。

        是唐无遮想要追求沐清歌,从而迁怒于秦阳这样个“情敌”。

        只是没有人能想到秦阳这个在古武界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竟然恐怖到了如此程度。

        秦阳自身的战斗力碾压所有古武界年轻一辈,身份背景更不是古武界任何一个宗门能比的,所以造就了现在这样一个局面。

        被唐傲云狠狠踢了一脚的唐无遮,无论他心中有多憋屈,这个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因为他清楚地知道,如果自己今天不能求得秦阳的原谅,就算能躲过眼前这一劫,回到唐门恐怕也得脱层皮。

        这并不是仅仅为他个人着想,更是为整个唐门考虑。

        有着大夏镇夜司这一个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爆炸,唐傲云也会寝食难安。

        “秦阳,对不……”

        “小兔崽子,秦阳也是你能叫的吗?叫秦先生!”

        就在唐无遮扭捏着上前,刚刚说出几个字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屁股上又吃了一脚,然后就是唐傲云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这个时候唐傲云真是怎么看唐无遮怎么不顺眼,如果有可能的话,他都想当着秦阳的面收拾一下唐无遮,以消对方心头之恨。

        就是这小兔崽子不知天高地厚,招惹了秦阳,连带着整个唐门都受辱,如今死了唐青莲,还得主动登门道歉。

        这是以前的唐门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哪怕是三大超一流宗门之主,也不能让他们做到这种程度,这就是实力带来的威慑力。

        “是,是,秦先生!”

        唐无遮所有的心气都被这两脚直接踢散,见得他走到秦阳的面前,身子都弯成了九十度。

        “对不起,秦先生,之前是我错了,还请您原谅!”

        低下身来的唐无遮眼眸中闪过一丝不甘的光芒,却半点不敢表现出来,单是这份道歉的诚意,做得好像比前边三位更足。

        而且秦阳没有开口之前,唐无遮也不敢起身,就这么弯着腰站在秦阳的面前,让得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秦阳的身上。

        他们都知道秦阳对唐门恨之入骨,而今天唐傲云带着唐无遮过来道歉,秦阳又会不会像之前那样选择揭过呢?

        “错哪儿了?”

        秦阳一边抿着茶,一边眯着眼睛,突然开口问道,让得厅中骤然一静。

        他们没想到秦阳竟然问出这个问题,现在就看唐无遮要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才能打消秦阳心中的怒意了。

        “秦小哥……”

        “我在问他,唐门主请自重!”

        就在唐傲云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秦阳的冷声已是再次响起,让得这个唐门门主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却只能选择住口。

        明明那秦阳就只是一个气境大圆满的年轻人,无论是修为还是战斗力,都跟唐傲云差了极远,偏偏他还什么都做不了。

        甚至唐傲云都不敢确定那个镇夜司的掌夜使还在不在清玄宗,所以他只能忍着,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整个唐门想一想。

        “唐无遮,我在问你话呢,你到底错哪儿了?”

        秦阳将目光转回唐无遮身上,再次的问话,让得这个以前不可一世的唐门天才身形狠狠一震。

        “我……我不该招惹秦先生您,不该猪油蒙了心,竟然敢跟秦先生您抢女人,我……”

        唐无遮把从跟秦阳遇到开始的事情在脑海之中过了一遍之后,终于不敢沉默。

        而当他口中这些话说出来的时候,沐清歌的脸色已经是漆黑一片。

        “什么抢女人,你别胡说八道!”

        沐清歌终究是个女孩,脸皮有些薄,总觉得这个唐无遮就算是在道歉也很讨厌,因此她忍不住呵斥了一句。

        “就是,再胡说八道,小心我大耳括子抽你!”

        秦阳的脸色也有些不太自然,他隐晦看了一眼似笑非笑的赵棠,脸色瞬间转为阴沉,而且抬起手来作势欲打。

        就是这一个动作,吓了唐无遮一大跳,甚至是下意识朝着后边退了一步。

        似乎生怕被秦阳一巴掌呼在脸上,变成一个肿猪头。

        “算了,看到你们两个家伙就烦,快点给了东西走人吧!”

        秦阳似乎并不想跟这两个唐门之人过多废话,听得他冷声出口,却让唐傲云和唐无遮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茫然。

        “东西?什么东西?”

        唐无遮口中喃喃出声,然后转过头来看了唐门门主一眼,发现对方跟自己的脸色如出一辙。

        “怎么?难不成你们是空手来的?这就是你们道歉的诚意?”

        秦阳双眼一瞪,心想这唐门怎么也算是三大超一流宗门之下的第一大宗,怎么看起来比蛊派和湘西符家还要小家子气呢?

        如果对方真的这么没有诚意,什么东西也不给就过来道歉的话,那秦阳可就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对方了。

        直到秦阳这样冷笑着反问出口之后,唐青莲才恍然大悟,秦阳这家伙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敲竹杠啊!

        这让唐青莲极度憋屈,也让唐傲云的眼眸之中闪过一抹阴霾。

        但下一刻他们就看到秦阳有所动作。

        只见这个年轻人把手伸进兜里,掏出一个精美的檀香盒子,放在了旁边的桌面之上。

        “不妨告诉你们,刚才武侯世家、岭南蛊派和湘西符家都已经来过了,他们的道歉诚意,可比你们唐门大得多了呢!”

        秦阳右手食指轻点着那个檀香盒子的盒盖,其口中说着话,却是看向了身旁不远处的赵棠。

        赵棠会意,随之从包里掏出了那个诸葛家的混沌阵盘。

        虽然阵盘没有开启,却有一股隐晦而强大的气息透发而出。

        与此同时,秦阳的身上也冒出了淡淡的特殊气息,让得感应到这股气息的唐门门主脸色微变。

        “他竟然已经突破到冲境了?!”

        这就是唐傲云此刻的发现,这个发现让他瞬间打消了想要多说几句废话的念头,甚至后背有些发毛。

        一个冲境初期的秦阳,跟一个气境大圆满的秦阳,对唐傲云这种玄境强者来说,原本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可这个秦阳的天赋和战斗力,唐傲云都看在眼里,那是在气境大圆满就能逆伐冲境初期孔正扬的逆天存在。

        如今秦阳已经突破到了冲境初期,或许他再来收拾同境同段的孔正扬,恐怕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如此天赋,如此修炼速度,必然也会是大夏镇夜司的宝贝。

        如果他们敢对秦阳做点什么的话,说不定都会有灭门之祸。

        这样似乎也能解释堂堂镇夜司的化境掌夜使,为什么会在秦阳一个电话之下,就连夜赶过来替秦阳撑腰,打得他们这些古武强者哭爹喊娘了。

        现在秦阳和赵棠接连拿出诸葛家和蛊派的“诚意”,唐傲云自然是知道什么意思。

        那是让他们唐门以这两件宝物的珍贵程度为标准,你拿出来的道歉诚意,总不能比那两个宗门家族差得太多吧。

        唐门一向号称三大超一流宗门之下的第一宗门,以前谁也不放在眼里,岭南蛊派湘西符家这些,不过是次一等的宗门家族罢了。

        但这个时候唐傲云又在心头暗暗腹诽,骂罗蛊婆和诸葛瑶,为什么要拿这么好的东西出来,这不是提高了自己了赔偿标准吗?

        “呵呵,既然是来道歉的,又怎么可能没有准备呢?”

        事到如今,就算是临时被逼着上架,唐傲云也只能赔着一副笑脸。

        他略有些颤抖的右手,还是在唐无遮闪烁的眼神之下,伸进了怀里。

        在所有人目光注视之下,当唐傲云将手从怀里拿出来的时候,已是多了一个圆筒形状的东西。

        唐傲云手中这个圆筒约莫只有成年人手腕到中指间的长短,可以一手而握,看起来颇为小巧,让得清玄宗诸人都有所猜测。

        蜀中唐门除了古武修为实力强横之外,一向以两大秘技著称,那就是暗器和毒术。

        尤其是两者相结合之下,更是让唐门暗器的威力独步古武界,让无数人谈之色变,根本没有人敢轻易招惹。

        因为一旦中了唐门暗器,身体受伤倒在其次。

        那淬在暗器之上的剧毒,往往会让人生不如死,痛苦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解脱。

        很多古武者其实并不怕死,可他们是真的怕唐门剧毒暗器啊。

        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真是想想都觉得可怕。

        所以这个时候当众人看到唐傲云取出这个小圆筒的时候,尽都能猜到那应该是唐门的一种暗器。

        而且从唐傲云这个门主手中拿出来的暗器,应该不会是普通之物吧?

        “门主,你……你这……”

        就在清玄宗众人若有所思的当口,最先有所反应,甚至开口说话的,赫然是唐门的那个天才唐无遮。

        唐无遮的声音有些不可思议,脸上也有一抹不敢置信,这又让清玄宗诸人多了几分猜测。

        身为唐门第一天才,唐无遮肯定要比秦阳这些外人更加了解唐门暗器,所以他第一时间就认出了唐傲云拿出来的到底是什么。

        可他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门主竟然会将这么重要的东西拿出来送人,而且还是送给他的大仇人秦阳。

        那可是他唐无遮想了无数年,唐傲云也一直没有答应要给他的珍贵暗器。

        这一次前来参加潜龙大会,唐傲云倒是给了唐无遮一个机会,但前提是这个唐门天才能闯进潜龙大会的四强。

        前三确实是有些奢望了,所以唐傲云给唐无遮定的目标是前四,也就是三大超一流宗门天才之下的第一人。

        可没想到这一届的潜龙大会如此戏剧性。

        唐无遮这个唐门第一天才,别说前四了,就连第二轮都没有能进得去,不得不说大大出乎了唐傲云的预料。

        反倒是曾经的第二天才唐青莲走得更远,闯入了本届潜龙大会的八强,但最终的结果也不用多说了。

        唐无遮虽然没有闯进第二轮,可是他对唐傲云答应的奖励还是一直很觊觎的,可现在他却觉得这件宝物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秦小哥,听说过蜀中唐门的三大暗器吗?”

        唐傲云半点也没有去理会唐无遮的心情,而是手中握着那个圆筒,然后朝着秦阳问出这样一句话来。

        “孔雀翎我已经见过了,威力确实很大!”

        秦阳脑海之中浮现出当初在清玄宗后山,那唐门天才唐青莲祭出的那道绿色光芒,还有孔雀翎爆发之时的威力,选择实话实说。

        当时要不是秦阳有着防御禁器极烈钟,就算他能保证自身安全,也不可能保证清玄宗其他三人全身而退。

        甚至在极烈钟防御反弹之下,孔雀翎的毒针四散飙射而出,射中了好几个看热闹的天才,最终毒发而亡。

        从这一点上来看,唐门最顶尖的暗器确实是非同小可,无论是激发威力还是剧毒威力,都让人谈之色变。

        不过当时是唐青莲自大介绍了孔雀翎的底细,秦阳才有所了解,但要说他对其他唐门暗器有多了解,那就太抬举他了。

        “孔雀翎虽强,但在我唐门暗器榜上,也只能排在第三罢了。”

        唐傲云脸上有着一抹傲气,听得他说道:“我手中这件,乃是唐门暗器榜排名第二的暴雨梨花针,威力比孔雀翎还大了一倍不止。”

        “而且这件暴雨梨花针已经达到了初入玄级的层次,是花费了唐某无数时间和精力,也花费了无数珍贵的材料才铸炼组合而成!”

        唐傲云继续说道:“与敌对战的时候,只要将之启动机括扔出去,方圆百米范围之内玄境以下的敌人,都将无一幸免!”

        “而且……这暴雨梨花针的每一枚钢针之上,都淬有我唐门秘制的剧毒,就算中之能活下来,也必然死在剧毒肆虐之下!”

        当唐傲云说完这暴雨梨花针的威力之后,整个清玄宗议事堂突然变得有些安静,紧接着就响起了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嘶……”

        顾慎的声音尤其之大,他目光有些火热地看着唐傲云手中的那个圆筒,恨不得第一时间就去帮秦阳抢到手上。

        如果说武侯世家诸葛瑶拿出的混沌阵盘算是困人的防御宝物的话,那这个时候唐门门主拿出来的暴雨梨花针,就拥有极其恐怖的攻击力了。

        而且如果唐傲云所言不假的话,那以后秦阳遇到玄境以下的古武强者,恐怕都能横着走了。

        甚至听唐傲云的口气,这玄级的暴雨梨花针,甚至可能对初入玄境的强者,都有一定的威胁,并不是只针对玄境以下。

        要知道唐傲云可是玄境后期的强者,这暴雨梨花针又是唐门暗器榜排名第二的厉害暗器,如此之大的威名,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才第二啊?”

        然而就在清玄宗众人包括赵棠都被暴雨梨花针威力惊到的时候,从秦阳的口中,却是发出这样一道遗憾的声音,让得所有人目瞪口呆。

        因为听秦阳的口气,似乎这唐门暗器榜排名第二的恐怖暗器暴雨梨花针,他还有些看不上眼一般。

        事实上秦阳对唐门暗器榜并没有太多了解,所以这个时候他听到“第二”的排名时,忍不住对那排名第一的暗器极度好奇起来。

        “秦阳,你……”

        一愣之后的唐无遮,差一点又压不住自己的脾气,忍不住就要对秦阳说点什么。

        但他刚刚说出三个字,便感应到一道凌厉的目光投射而来。

        “闭嘴!”

        唐傲云虽然心中也很不满秦阳的态度,可他城府却是比唐无遮深得多,直接沉喝一声,阻止了唐无遮的失态。

        “啧啧看来唐门主的道歉诚意也并不怎么样嘛,那唐门排名第一的暗器,是舍不得拿出来吗?”

        秦阳半点也没有去管唐无遮的心情,而是就这么似笑非笑地盯着唐傲骨云,这反问之中,蕴含着一抹嘲讽。

        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秦阳自然是要将利益最大化了,他想要的也确实是唐门排名第一的暗器。

        反正从此之后,跟唐门恐怕也不会有什么交集。

        这唐门的家伙既然得罪了自己,那这羊毛自然是要一次性薅到底了。

        “不是舍不得……”

        唐傲云心中愤怒,他有些欲言又止。

        而他口虽然说着不是舍不得,但所有人都觉得他就是舍不得,要不然也不会如此犹豫。

        “唉,算了,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沉吟片刻之后的唐傲云,先是叹了口气,然后才说道:“实不相瞒,铸造组装唐门第一暗器佛怒唐莲的技艺,早已经失传了!”

        “这些年我遍寻唐门古籍,精心研究了一些古暗器的技艺,却始终不能重新组合出一件完美的佛怒唐莲!”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唐傲云脸上的遗憾不由更加浓郁了几分。

        这些话他原本是不会跟外人说的,可当他现在说出来之后,却觉得一直压在自己心口的那块大石头,都好像松开了许多。

        这确实也是蜀中唐门最大的一个遗憾。

        身为暗器宗门,却连暗器榜上排名第一的暗器都已失传,这要是传出去,可是很丢脸的。

        甚至唐门的修炼之法,似乎也跟暗器一道挂钩。

        唐傲云不止一次想过,要是自己能重新组合出佛怒唐莲,是不是也能一举突破到玄境大圆满呢?

        可诚如唐傲云所言,这些年来他遍寻古武界,甚至是寻遍了整个大夏,却始终组装不出一件完美的佛怒唐莲,这是他最大的遗憾。

        “所以,秦小哥,不是我舍不得唐门排名第一的暗器,而是我根本没有,所以也不可能拿得出来!”

        解释了一番之后,未免让秦阳生出误会,唐傲云只能遗憾告知这个事实,也让秦阳的脸上浮现了一抹遗憾。

        看这唐傲云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这样说来的话,由于传承断代,古武界很多宗门都被影响,这个唐门也不例外。

        “也罢,那我就相信唐门主一回!”

        到了这个时候,秦阳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总不能逼着对方拿没有的东西出来吧,那未免太过强人所难。

        “给我吧!”

        秦阳没有拖泥带水,话音落下之后便是朝着唐傲云伸出了手。

        后者不敢怠慢,连忙走上几步,将暴雨梨花针递到了秦阳的手中。

        只不过秦阳精神念力感应得很清楚,这个唐门门主的眼眸深处,在这一刻闪过了一抹不为人知的心痛。

        这让秦阳心情变得相当不错,脸上更是浮现出一抹满意的笑容。

        从唐傲云的反应之上,秦阳清楚地知道这件暴雨花针对于这个唐门门主来说,也并不是说送就能送的随便之物。

        或许刚才唐傲云说得没错,这确实是他花费了无数精力和时间,还有无数珍贵材料才炼制组装而成的唐门暗器。

        在唐门第一暗器佛怒唐莲失传的情况下,暴雨梨花针虽说名义上是第二,实际上已经算是唐门如今的第一暗器了。

        相对于武侯世家所给的阵盘,还有岭南蛊派给的子母蛊虫,此刻唐傲云给的这件暴雨梨花针,无疑更让秦阳满意。

        虽说这很可能也是一次性的暗器,却是对玄境以下所有的强者都有致命危险,等于说是又让秦阳多了一条保命之法。

        对于让唐门拿出暴雨梨花针的组装图纸,秦阳没有过这样的奢望。

        因为这已经涉及到了唐门的底线,想必唐傲云肯定是不会答应的。

        不过秦阳也没有太多在意,他甚至有一种想法,那就是靠着自己强大的精神念力,或许可以靠自己的本事将这件暗器分解,研究出真正的精髓。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他也不可能在施展暴雨梨花针之前,就将这件珍贵的间器拆解,万一组装不回去,那不是欲哭无泪吗?

        他只会用精神念力,探查暴雨梨花针所有的内部结构,并将之牢牢记在心里。

        真到了那个不得不施展暴雨梨花针的时候,再来看看精神念力记着的那些东西,到底能不能完美复原?

        “好,你们唐门的道歉,我接受了!”

        秦阳手中拿着沉甸甸的暴雨梨花针把玩了一番之后,便是抬起头来说道:“只要你们以后不再针对我和清玄宗,之前发生的事,一笔勾消!”

        听得秦阳这几句话,唐傲云总算是大大松了口气。

        旁边的唐无遮心中固然憋屈,但他也觉得压在自己心口的大石被人搬走了,神色复杂地多看了秦阳一眼。

        只是这个时候的秦阳哪还有心思来理会这个唐门天才。

        他精神念力袭出,感应着暴雨梨花针内部的每一处结构,越感应越觉得这唐门第二暗器果然名不虚传。

        “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见得秦阳不再说话,唐傲云也不奢望清玄宗会请自己吃饭,因此话落之后,便是带着唐无遮离开了清玄宗议事堂。

        一时之间,堂中没有人说话,显然他们都知道秦阳正在研究唐门的暗器暴雨梨花针。

        如果这是别人拿着暴雨梨花针这样细看,没有人觉得他能研究出什么东西来。

        要知道这可是唐门排名第二的暗器,甚至在佛怒唐莲不再出世的情况下,更是唐门如今最厉害的暗器了。

        你一个年轻人拿在手上研究一番就能研究出什么东西来的话,那未免把唐门这千年来的传承之秘看得太过简单了。

        就连墨家那些机关师,也不敢轻易拆卸唐门暗器。

        据说唐门的厉害暗器都是有防拆机关的,哪怕你拆了之后再一模一样组装回去,也根本不可能再得到一件完整的唐门暗器。

        不过厅中众人已经见识过秦阳那些逆天的本事了,这别人不行,秦阳未必也不行,说不定就能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呢。

        “呼……”

        良久之后,秦阳吐出一口长气,脸上也在此刻浮现出一抹惊叹之色,将那个暴雨梨花无的圆筒轻轻放在了旁边的桌面之上。

        “这唐门排名第二的暗器,果然是名不虚传!”

        秦阳赞叹了一声,却没有说过多的细节,显然他并不想跟清玄宗这几位讨论这暴雨梨花针的底细。

        在秦阳的感应之下,这件唐门暗器榜排名第二的暗器精巧之极。

        很多的内部结构都让他叹为观止,仿佛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而且他之前的猜测也没错,唐门顶尖暗器确实都有防拆机关,而且设计得很是巧妙。

        如果有人想要拆卸这件唐门暗器的话,只需要进行到某一步,这件暴雨梨花针就会彻底瓦解报废,再也不可能还原。

        也就是说除了秦阳这种拥有强大精神念力的精神念师之外,其他人根本就不可能学得到唐门的暗器之术。

        但秦阳不同,他是早就已经感应清楚了这件暗器所有的内部结构。

        哪个地方有陷阱猫腻,他都是知甚深,拆解起来必然事半功倍。

        不过现在秦阳也不会轻易拆卸,他打定主意,等空下来之后,再来仔细研究一番,这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真是没有想到,连唐门门主这种傲气十足的家伙,竟然也会登门赔罪?”

        吴成景脸上有着一抹极度的感慨,同时看向秦阳的目光,充斥着十分的欣赏,显然他清楚地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清玄宗其他几人也是深以为然以点了点头。

        相比起秦阳,身在古武界的他们,无疑要更加了解那个唐门门主的性格。

        这要不是被打服了打怕了,以唐傲云的傲气,绝对不会如此低声下气主动过来道歉,更不会送出如此珍贵的暴雨梨花针。

        从这一点上来看,古武界确实是一个武力为尊的世界。

        这种事要是拿到外间的世俗世界,哪怕你背景再强大,恐怕也得好好掰扯掰扯,对方也绝对不会轻易妥协。

        极度复杂的事情,只需要齐伯然这一尊达到化境的强者出手,就能迎刃而解。

        这也让秦阳再一次坚定了要成为真正强者的信念。

        这靠别人不如靠自己的道理,秦阳一直很懂,只是他之前没有办法,这才只能让齐伯然出手。

        但他也知道,齐伯然不是每一次都能像这次一样及时赶到,甚至这一次也并非没有风险。

        若是那文宗宗主孔文仲不管什么道家吉时,铁了心要在潜龙大会结束的那一天发难,就算是秦阳也绝对无法力挽狂澜。

        一切的阴差阳错,让主动权掌控在了秦阳的手中。

        “嘿嘿,连唐门门主都来了,接下来是不是该轮到文宗宗主或是天道府府主了?”

        顾慎突然之间生出一抹期待。

        不过也难怪他会这么想,毕竟唐门一直号称古武界三大超一流宗门之下的第一宗门嘛。

        要说这一次得罪秦阳最狠的人,绝对非那个文宗宗主孔文仲莫属。

        当时在清玄宗广场之上,孔文仲怀疑秦阳是变异者,自恃玄境大圆满的实力,压得秦阳趴在地上都差点喘不过气来。

        顾慎他们清楚地知道秦阳表面看起来温和,实则骨子里的傲并不在孔正扬须风之下,那一次也一定会被他视为生平奇耻大辱。

        当时在清玄宗祠堂门口,齐伯然固然是已经替秦阳教训过孔文仲一次,可他们都知道秦阳不可能咽下这口气。

        如果文宗宗主真的主动过来赔礼道歉,秦阳也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拿回属于自己的脸面。

        “孔文仲那家伙估计是不会来的,天道府多半也不会来!”

        秦阳却是对某些事分析得很透彻,听得他说出来的这句话,顾慎他们的脸上,都不由浮现出一抹遗憾。

        秦阳现在对孔文仲还是相当忌惮的,更知道相对于其他的宗门家族之主,那家伙才是古武界心智最高,也是实力最强的一位。

        而且文宗跟秦阳早已经撕破脸皮,无论是年轻一代的孔正扬,还是老一辈的孔文仲,双方似乎都没有调和的余地。

        想必那个文宗宗主也清楚地知道,无论他带着多少诚意过来赔礼道歉,最终都很可能做无用功,不会得到秦阳的原谅。

        文宗跟唐门蛊派这些宗门不一样,那是真正用自身实力,把秦阳踩在脚下的奇耻大辱,秦阳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当日之辱。

        既然如此,那孔文仲又不是傻子,明知道秦阳不会原谅自己,又何必主动过来自取欺辱呢?

        “嘿,这两个宗门没人来,倒是又有几个送财童子到了。”

        秦阳突然眉毛一扬,听得他口中说出来的这句话,旁边诸人都是收起了惆怅,再次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心头更是生出一抹期待。

        现在他们也不去问来的人到底是谁了,而在这个时候主动前来清玄宗的其他宗门之主,多半都是带着门人弟子过来赔罪的。

        这一次潜龙大会之上,得罪过秦阳的人不在少数。

        在没有看到对方之前,他们也不敢肯定到底是哪一宗门哪一族的人。

        约莫一两分钟之后,议事堂的大门外终于出现了三道身影,让得清玄宗几位都是吐出一口长气。

        “是驭兽堂的人!”

        对于走进大门那两男一女的配置,清玄宗诸人都没有太过陌生,那又是一个老牌的一流宗门。

        来者三人之中,为首的乃是驭兽堂的堂主司天刚。

        他穿着一件兽皮衣袍,头发披散在两边,看起来威武豪气,身上也在散发着一种特殊的气势。

        不过跟之前的唐傲云一样,司天刚被齐伯然轰出的严重内伤,并不是几天时间就能好全的,因此他体内的气息,有些隐晦的紊乱。

        跟在司天刚身后的,自然就是驭兽堂年轻一辈的两大天才,有着驭兽堂双璧之称的司辰和刘寅了。

        其中司辰乃是堂主司天刚的独生爱女,从小疼爱之极,捧在手心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可以说是有求必应。

        刘寅则是司天刚最得意的弟子,也是被他视作未来女婿的后辈。

        此人在穿着打扮之上,跟司天刚都有六七分的相似。

        只不过这二人的城府明显比司天刚差了不少,当他们走进厅内看到那个坐在椅中的年轻人时,神色都有些不太自然。

        尤其是司辰看向秦阳的目光,还充斥着一抹幽怨。

        毕竟她最喜爱的那头飞禽兽宠青丝,死在了秦阳控制的手术刀之下。

        那可是司辰从小喂养,甚至可以说是陪伴她十年之久的伙伴。

        如果有可能的话,她恨不得将秦阳碎尸万段,给自己的伙伴报仇。

        只可惜司辰虽然心恨秦阳,但她也清楚地知道,今天父亲带着自己和师哥过来,绝对不是来找秦阳报仇的。

        相反在司天刚反复的劝说之下,他们都只能强压下心中的愤怒,在今天跟着这个驭兽堂的堂主,来找那个最讨厌的人赔礼道歉。

        值得一提的是,司天刚和司辰父女二人都是空手。

        刘寅的手上则是提了一个用黑布遮起来的物事,四四方方,也不知道是箱子还是笼子?

        一时之间,清玄宗议事堂显得有些安静。

        秦阳端起茶水喝了口,自然不会主动打招呼。

        而清玄宗正副宗主倒是看向了那个驭兽堂堂主,却没有率先开口。

        其他几个清玄宗小辈,则是似笑非笑地看着驭兽堂三人,脑海之中响起刚才秦阳说过的某句话,再次生出一抹期待。

        “善财童子,多多益善!”

        这就是顾慎谷清他们心中此刻的想法。

        因为每一次有宗门家族之主带人前来,秦阳都能收获一件好东西。

        这样主动送礼的人,当然是越多越好了。

        (本章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