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书屋 - 玄幻魔法 - 大夏镇夜司在线阅读 - 八百五十六 你不要害我好不好?

八百五十六 你不要害我好不好?

        “秦阳,那虫子你可要关好,别让它跑出来了!”

        片刻的安静过后,赵棠终于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显然还是对那一对子母蛊虫感到恶心。

        甚至如果有可能的话,赵棠都不想秦阳要那对虫子,万一哪天跑出来吓自己一跳怎么办?

        “放心吧,这不是普通的盒子,应该是涂过一层特殊的药粉,它们跑不出来的!”

        秦阳现在已经将那黄纸之上的内容,全都用精神念力扫了一遍,在出声安慰赵棠的同时,也不由佩服岭南蛊术的神奇。

        果然不愧是传承千年以上的古武宗门,果然是各有各的手段,而且都是外人难得一窥的特殊手段。

        虽然说岭南蛊派挑选弟子的方法有些残酷,但据秦阳了解到的蛊术,他就知道想要传承蛊术,恐怕也只能用这样的方法。

        就拿姬无寿来说吧,他算是这一代蛊派最有天赋的天才。

        而这种天赋可并不仅仅指他在内气修炼一道上,而是对蛊术的领悟天赋,或者说契合度。

        这其他人修炼天赋再高,实力再强,若是不能领悟岭南蛊术的精髓,那蛊派的传承恐怕也要就此断绝了。

        这操控子母蛊的方法,并不算是岭南蛊派真正的核心秘术,最多也就是入门而已。

        这要是被其他宗门的天才,甚至那些玄境高手得去,能理解的东西也有限。

        但罗蛊婆恐怕从来没有想过,秦阳的精神念力,会看到大多数人看不到的东西。

        更能举一反三,见微知著,最后产生的结果,远非她现在所能想像。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秦阳在脑海之中过了一遍子母蛊的催发方法后,便将装着蛊虫的盒子装进了兜里。

        “秦阳,还有人来了吗?”

        岭南蛊派的事告一段落,这个时候的顾慎却是有些迫不及待地问了出来,让得旁边诸人都竖起了耳朵。

        哪怕是玄境中期的清玄子,这个时候在感应能力之上也只能甘拜下风。

        他相信秦阳的感应肯定比自己更远,也更敏锐。

        “暂时还没有……咦?有了!”

        秦阳先是摇了摇头,但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他的嘴角就往上扬了扬,后头两个字让得顾瞬间就变得兴奋了起来。

        “是谁?”

        顾慎朝着议事堂大门外张望了几眼,却没有看到半个人影,急得他再一次问声出口,让得旁边的吴成景狠狠瞪了他一眼。

        事实上在遇到秦阳之前,他对自己这个弟子还是相当满意的,尤其是顾慎突破到冲境中期之后。

        可这在清玄宗数一数二的年轻一辈,跟秦阳比起来简直没有丝毫的可比性,这就让吴成景有些恨铁不成钢了。

        这凡事就怕对比,顾慎已经算很优秀了,可是当他站在一个更加优秀,甚至是优秀得不像话的秦阳面前时,吴成景真是哪哪都不顺眼。

        “这马上就知道了,你着什么急?”

        因此吴成景直接出声呵斥了一句,然后眼角余光看到秦阳依旧淡定地坐在椅中,这一下就体现出两者在心性上的差距了。

        踏踏踏……

        两分钟之后,一阵脚步声传来,紧接着门口就又走进两道对他们来说并不陌生的身影。

        “是湘西符家!”

        清玄子和吴成景对视了一眼,心情有些异样。

        毕竟相对于之前的武侯世家和岭南蛊派,他们对符家的印象似乎要好上许多。

        那天在清玄宗祠堂门口,文宗宗主孔文仲带人攻击秦阳的时候,湘西符家家主符魁,是少数几个没有动手的玄境强者之一。

        虽然不知道这其中真正的原因,但湘西符家没有在那个时候落井下石,无疑是增添了清玄宗正副宗主心中的好感。

        不过相对于这二位,年轻一辈的几人却是知道那个符家天才符萤,在潜龙大会第一轮的时候,跟秦阳起过冲突。

        虽说那个时候秦阳大获全胜,将符萤的那具尸傀大卸成了六块,最后让符萤拿出一千万,还写了一千万的欠条。

        可符萤跟秦阳之间,终究有了一些嫌隙。

        哪怕当时秦阳收了钱后说过不再追究,显然符魁这个家主在听符萤说了那件事后,还是觉得有些不太保险。

        实在是秦阳的背景太过强大,甚至能请出镇夜司的化境掌夜使,这几乎将符魁的胆都吓破了。

        又或者他还有一些其他的想法,所以今天带着符萤主动上门,以期能跟秦阳打好关系。

        “清玄道长,秦小哥,符某不请自来,还请不要介意啊!”

        符魁如同僵尸一般的脸上,挤出一抹看起来有些瘆人的笑容。

        虽然他话语之中提到了清玄子,可他的眼睛却从来没有离开过秦阳。

        其身旁站着的自然就是符家第一天才符萤了,值得一提的是,今天的符萤并没有穿那身普通的灰衣,而是换了一身白裙。

        符萤的头发也束了起来,比起秦阳第一次见到她时要干净正式了不少。

        不过那张脸上依旧蒙有一面白巾,看不清其模样。

        当然这只是在顾慎沐清歌他们眼中看不到,秦阳强大的精神念力,早就把符萤白巾下的那张脸感应得清清楚楚,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呵呵,早在当初第一次看到秦小哥的时候,符某就看出你气度不凡,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符魁脸上笑容不减,听得他说道:“那什么唐无遮唐青莲不自量力,竟敢主动招惹你,简直就是一副短命鬼的样子!”

        这个符家家主极尽恭维之能事,也不知道这话让得唐门门主听了,又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符家主,你千里迢迢从湘西赶来这里,不会只是想说这些话吧?”

        秦阳又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那微皱的眉头吓了符魁一跳,心想原来这个年轻小子并不喜欢听这些拍马屁的恭维话吗?

        这让符魁感觉自己的马屁拍到了马腿上,所以他直接住口,然后朝着旁边的符萤看了一眼。

        “还请秦小哥见谅,我也是回到湘西之后,才知道阿萤这丫头曾经跟你动过手,所以我今天带着阿萤过来,是专程来给你赔罪的!”

        符魁不再说那些废话,此刻他姿态放得很低。

        只是这样的话说出来后,清玄宗几位天才都是脸现异样地看向了秦阳。

        说实话,目睹了当初秦阳收拾符萤那一幕的顾慎三人,其实都觉得两者之间的恩怨已经了结了。

        符萤也付出了应有的代价,再加上后来符魁并没有跟孔文仲一起动手,这让他们对湘西符家的好感提升了不少。

        “符家主,我跟符萤之间的事,当时就已经结束了,你也不必再亲自登门道歉。”

        秦阳放下茶杯,微微摇了摇头,听得他说道:“我当时打碎了符小姐的傀儡,她也赔了我两千万,我这人大度,已经答应过她既往不咎了!”

        听得秦阳这个说法,旁边几人的脸色更加古怪了。

        大伙儿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明明是你把人家的傀儡拆成了六块,还要人家倒赔你两千万的巨款,偏偏你还说自己大度,这脸皮厚得也没边了。

        符萤的身形微微颤抖,显然心头也很是不忿。

        一想到自己那被大卸成六块的尸傀,还有给出去的一千万现金,再加上那一千万的欠条,她心头就在滴着血。

        可就算她心头觉得秦阳这家伙太过分,却还是鬼使神差地跟着家主过来了,或许就是想要再看这个“讨厌”的家伙一眼吧。

        “不,怎么能结束呢?”

        就在秦阳话音落下之后,符魁突然变得有些着急,甚至其口中说出来的话,都让议事堂内其他几人目瞪口呆。

        这刚才过来的诸葛瑶和罗蛊婆,都巴不得秦阳息事宁人,不用付出什么代价就获得秦阳的原谅,然后就此走人。

        然而现在秦阳都说了跟符萤之间的恩怨已经结束,也不会秋后算账,怎么你符家家主反倒是不依不饶了呢?

        事实上秦阳对符萤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诚如他所说,对方已经付出了代价,自己也占尽了便宜,放对方一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更何况符魁没有在祠堂门口动手,秦阳也感应得清清楚楚,他对待符家也跟对待先前两家不太一样。

        “秦小哥,阿萤他毕竟跟你动过手,如果没点表示的话,我很是过意不去!”

        符魁搓着手,然后忽然伸出手来,在符萤的后背上推了一把,直接推了这个符家天才一个踉跄,朝秦阳的方向前扑了几步。

        “干什么?”

        饶是以秦阳的心性,也被吓了一跳,抬起头来的他,当即看到符萤面巾之上那极其不自然的眼神。

        包括符萤也没有料到现在这样的情况。

        此刻她离秦阳极近,四目相对,让得她的一颗心怦怦直跳,一时之间竟然没有任何的动作。

        “秦小哥,既然阿萤得罪了你,那我决定让她跟着你一段时间,照顾你的饮食起居,以此来给你赔罪!”

        就在整个议事堂都显得异常安静的当口,从符家家主口中说出来的话,直接让所有人风中凌乱了。

        他们刚才其实都有所猜测,觉得符魁最终也会拿出点什么符家的宝贝。

        没想到这个符家家主拿出来的宝贝,竟然就是符萤?

        除开清玄宗几位之外,赵棠在一愣之后,看向秦阳的目光充斥着一抹极度的危险,顿时吓了秦阳一跳。

        “尼妹啊,符家主,你不要害我好不好?”

        秦阳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赵棠那危险的目光,让得他直接从椅中跳了起来,口中大呼小叫,身体直接朝着旁边移开了好几米的距离。

        直到离符萤远了一些,秦阳才觉得安全了一点,这显然是让他始料未及。

        这个湘西符家的家主,也太不按常理出牌了吧?

        这他娘的还是你最得意的弟子吗?

        怎么现在搞得好像要把符萤当礼物送给自己一样,这也太不靠谱了吧?

        听符魁的口气,就差没有说让符萤给自己暖床了。

        你他喵的,老子是这样的人吗?

        “家主,你……你……”

        相对于秦阳的反应,这个时候符萤也被惊呆了。

        她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符魁竟然会这么直接,这让自己以后怎么做人?

        而且符萤的心头还有一抹幽怨,她既震惊家主突如其来的逆天之举,同时也对秦阳的反应很是失落。

        自己真有那么差吗?你秦阳用得着这么大的反应,如避蛇蝎一般地躲到这么远去吗?

        事实上经过这么多的事后,符萤对秦阳早已经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只是她不好意思表现得太过明显罢了。

        这一次跟着符魁过来,符萤也是想再见一见秦阳。

        可是现在发生的事,却是让她从来都没有想过。

        可以说此时的符萤,面临着有生以来最大的一次尴尬,这直接就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社死了。

        “阿萤,我知道你喜欢秦小哥,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符魁的脸皮就真好像僵尸一样,他可没有半点尴尬,甚至还在这个时候将符萤的心思给挑明了。

        这让符萤白巾之下的那张脸瞬间一片通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这样就不用面对厅内这些人异样的目光了。

        “符家主,我求求你不要再说了!”

        秦阳都被符魁打了个措手不及,他眼角余光发现赵棠的目光再次恢复了危险,因此只能哀求出声。

        “秦小哥,没事,我知道你有女朋友,但符萤她很听话的,绝对不会影响你跟你对象之间的感情,这一点请你放心!”

        符魁半点也没有顾及秦阳的感受,依旧在那里自顾说着话,让得清玄宗众人看向他的目光,都是惊为天人。

        听听这家伙说的是什么话?

        什么我知道你有女朋友,让符萤跟着不会破坏你们之间的感情。

        你妹啊,这还能不破坏人家的感情,你到底怎么想的?

        看起来这个符家家主,是铁了心想要把符萤推到秦阳身边了。

        哪怕对方已经有对象,他也不介意自己的弟子受点委屈。

        自始至终,符萤都没有说话。

        这就给了旁观众人一种错觉,觉得她是默认了这件事。

        事实上这个时候的符萤是害羞和紧张,紧张到她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又或许符萤心中还有一丝奢望,她想要看看在这样的情况下,秦阳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又到底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符魁的意思,其实符萤也很清楚,那就是想让她跟秦阳相处一段时间,说不定秦阳那小子就会移情别恋呢?

        “符家主,你别搞我了行不行?”

        秦阳都快哭出来了,这可比让他跟孔正扬那种顶尖古武天才真刀真枪大战一场难多了。

        不管怎么说,这个符家家主也是玄境中期的强者,秦阳又不能真的用强。

        现在这样的情况,他之前还真的没有想过。

        “要不然我把那两千万退给你们好吧?”

        秦阳现在忽然觉得符萤的两千万拿着有些烫手,而且有欠条在手中,以后还得跟符萤有所纠缠,这势必引起赵棠的不满。

        如今的秦阳早已经是身家亿万,这区区两千万,他也只是想给符萤一个教训,完全不会看在眼里。

        没想到现在这两千万,或者说那一千万的欠条,反倒是变成烫手山芋了。

        “那不行!”

        哪知道符魁铁了心要将此事进行到底,直接摇了摇头,说道:“我们符家太穷了,现在根本拿出不剩下的一千万,只能让阿萤跟着你做点事,看能不能偿还这一千万了!”

        这个时候符魁口上叹着气,心底其实乐开了花。

        他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绝佳的理由,这下你秦阳应该不好拒绝了吧?

        是我们符家穷,拿不出欠你的一千万,只能让符萤以身相许。

        到时候你想要让符萤怎么偿还,又用什么方式偿还这一千万,都是你秦阳说了算。

        “不不不,那一千万我不要了,剩下的一千万我也退给你们,只求求你们不要再来烦我了好不好?”

        秦阳一个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一般,跟那边符魁的动作如出一辙,看得清玄宗诸人都是叹为观止。

        那可是两千万啊,现在一个非要还,另外一个却打死不要,真是要多古怪有多古怪。

        不过他们也能猜到一些真相,可能是那符萤真对秦阳有些好感,符魁想要促成此事,所以抓住这个机会不放。

        一旦秦阳真的还了那一千万,再把欠条还给符萤,那两者之间也就再没有关系了,以后自然也不可能再有什么交集。

        “秦小哥,秦小哥,你听我说,阿萤她做错了事,就需要付出代价,你就不要再推辞了吧?”

        符魁激动地踏前几步,这话要是让武侯世家和岭南蛊派的那几位听到,也不知道会是个什么心情?

        他们都心头滴着血地拿出了自家宗门的宝贝,这才让秦阳息事宁人选择了原谅。

        偏偏这个时候秦阳主动说不再追究,符魁却好像才是那个债主一样,不肯放下此事,这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我……我……”

        秦阳真是欲哭无泪,他看了一眼赵棠,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措词。

        这他娘的是我想推辞吗?我是真的不敢不推辞啊!

        如今的秦小哥,早已经不是那个单身的秦小哥了,而是已经名草有主,不敢再对其他女人有丝毫非分之想了。

        “啊,我知道了!”

        就在这个时候,符家家主突然大叫一声,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包括刚才一直低着头没有出声的符萤。

        “秦小哥,你一定是觉得我们家阿萤成天戴着个面巾,长得很丑对不对?”

        符魁觉得自己看穿了秦阳所有的心思,更知道这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都喜欢长得好看身材也很好的女孩子。

        符萤确实一直都戴着面巾不肯示人,之前就有一些风言风语传出,说是因为这个符家天才长得太丑,所以才不敢露脸。

        当时符魁还差点跟那些家伙打起来。

        事实上也不怪旁人这么想,符魁姓符,符萤也姓符,这两者之间肯定是有血缘关系的。

        可是符魁这副尊容,几乎都能吓哭小孩子了。

        在一众家族宗门之主中,比容貌丑陋的话,恐怕也只有岭南蛊派的掌门罗蛊婆可堪一比。

        既然符魁这个长辈都长成这副鬼样子,那符家一脉相承的符萤又能好看到哪里去?

        这差不多已经是古武界大多数人的共识了,他们觉得符萤要是真的长得不难看的话,又何必成天遮着张脸呢?

        都不用她长成赵棠沐清歌这样的绝世大美女,只需要像穆青霜或者司辰那样有七八分姿色,就不会不敢见人吧?

        而听到符魁这几句话,除开秦阳之外,厅中其他人心头都生出一抹好奇和期待,然后他们就看到符魁一个箭步冲到了符萤的身前。

        “我……”

        秦阳有心想要说自己不是不知道符萤的容貌,只是当他刚刚发出一个字的时候,符魁就已经抬起手来,一把扯掉了符萤脸上的面巾。

        然后厅中众人就看到一张有些陌生的脸庞,这也是他们第一次看到这个符家第一天才的真容。

        由于长年戴着面巾,符萤的这张脸看起来有些许的苍白,而且还有些不自然,再加上几分突然被扯下面巾的惊愕。

        可众人有一个算一个,都可以肯定这张脸虽然算不得极度惊艳,却也绝对不能说丑。

        如果容貌有十分的话,符萤这张脸至少也能打七八分。

        单以长相而论,并不比金峨派的穆青霜和驭兽堂的司辰差多少,绝对能称一声美女。

        如果这样的容貌让其他宗门家族的年轻一辈们看到,恐怕他们都会目不转睛盯着看。

        要知道在古武界中,美女可是很稀缺的。

        就拿穆青霜和沐清歌来说,她们在古武界的追求者不计其数,只是她们都看不上眼罢了。

        以前大多数人都觉得符萤长得很丑,这才成开戴着个面巾不敢见人。

        要是早知道这个符家第一天才长得这么漂亮,恐怕湘西符家的门槛都要被人踏平了。

        要说厅中反应最小的,还得是秦阳。

        毕竟他早就用精神念力感应过符萤的样子了,有面巾和没面巾并没有什么区别。

        符萤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而她的心底深处,其实也升腾起一抹隐晦的期待。

        毕竟符萤并不知道秦阳早就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她觉得秦阳也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真正的容颜。

        或许之前秦阳也觉得自己是一个丑女,所以才没有兴趣。

        现在看到这么一个大美女,或许会改变一下态度呢?

        “怎么样,秦小哥,我没骗你吧?”

        符魁脸现得意之色,也不管符萤幽怨的神色,开口问道:“我就问你一句,我们家阿萤到底好不好看?”

        “嗯!”

        对于这个问题,秦阳也不可能睁着眼睛说瞎话。

        而当他鼻中发出这一道轻声的时候,当即看到一道凌厉的目光投射到了自己身上,让得他心头一凛。

        “咳咳……那个,符家主,这不是漂不漂亮的问题,而是……我真的已经有女朋友了!”

        秦阳知道自己不摆正态度的后果,他口中说着话,然后便是抬起手来,朝着不远处的赵棠一指。

        “恕我直言,符小姐虽然长得很漂亮,但比起我们家棠棠来还是差了不少!”

        秦阳这个时候也不怕这样说话会得罪符萤了,相比起一个以后可能一辈子不会再见的符家天才,安抚好赵棠才是更重要的事。

        当秦阳话音落下之后,符魁的目光终于从秦阳身上转开,看向了厅中除符萤之外的另外两个年轻女子。

        其中清玄宗的沐清歌,符魁肯定是认识的,所以他最终将视线停留在了赵棠的身上。

        再下一刻,哪怕符魁如今年纪已大,但还是在第一时间生出一股惊艳之感。

        赵棠是变异者,所以在她原本的相貌之上,又多了一种独特的气质,而且这种气质是其他变异女子都不可能拥有的。

        从赵棠的身上,符魁找不出半点的瑕疵,从上到下都是极其完美,最多也就是修为差了一点。

        如果说符萤的容貌能打七到八分的话,那赵棠至少也能打九分,再配合那独特的气质,简直就是完美女神。

        在符魁打量赵棠的时候,符萤的目光也隐晦朝赵棠看去。

        这一看之下,她忽然有些自惭形秽。

        原本符萤对自己这副容貌已经相当自信了,可这种事情就怕对比。

        在遇到赵棠这完美无缺的绝世大美女之后,她的信心至少被打击掉了一半。

        秦阳的意思她已经明白了,甚至她还可以肯定,如果非要一个男人在自己和赵棠之间选择的话,恐怕绝大多数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而且秦阳已经算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刚才那些,都只不过是符萤心中那丝不甘奢望在作祟罢了。

        如果没有赵棠,如果赵棠不是如此绝艳无双,那符萤觉得自己或许还有点机会。

        可是现在看来,不仅秦阳对她没有半点男女之情,如今还有这么一个形貌绝佳的女朋友陪伴在身边,又岂会再看上其他的女人?

        事实上符萤比起沐清歌来都还要差着一两分,这就让符萤彻底打消了那些不切实际的念头。

        “那个……”

        “家主,不要再说了!”

        就在符魁还有些不死心,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符萤突然大叫了一声,紧接着捂脸转身,头也不回地跑出了清玄宗的议事堂。

        “阿萤,阿萤,你跑那么快干嘛?”

        符魁也被符萤的反应惊了一下,不过到得现在,他也知道继续说下去只是做无用功而已,所以只能脸色尴尬地回过头来。

        “秦小哥,你看这事儿弄得,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符魁也不再提符萤的事了,僵尸一样的脸上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倒是让秦阳大大松了口气。

        只要这家伙不再说那些尴尬,还会让赵棠不满的破事,那他觉得什么事都是小事。

        “秦小哥,那我就先走了,有空的话,来我们湘西玩啊,我带你玩小僵尸!”

        符魁临走之前所说的最后一句话,吓得沐清歌颤抖了一下,脑海之中也不由自主地脑补出了一幅恐怖的画面。

        “呼……”

        看着符魁追出去的背影,秦阳吐出一口长气,忿忿地说道:“总算是把这个瘟神给送走了!”

        听得这话,清玄宗几位都有些想笑又不敢笑,就连清玄子也不禁莞尔。

        自他们认识秦阳以来,这家伙总是天不怕地不怕,仿佛大山崩于前也能面不改色。

        就算是面对那个玄境大圆满的文宗宗主孔文仲,秦阳也能做到不卑不亢,没想到在今天竟然如此失态。

        而一想到秦阳这副状态的根源,众人又有些感慨。

        看来这世上能降得住秦阳这家伙的,恐怕也只有赵棠了。

        这让沐清歌眼眸深处愈发幽怨了几分,同时又暗自神伤。

        因为她突然发现,就算自己真跟秦阳在一起了,恐怕也根本镇不住秦阳。

        也只有那位赵棠姐姐,才有这样的本事。

        “这或许就是古话所说的一物降一物吧?”

        清玄宗几位的脑海之中,都在此刻冒出这样一句名言,心中也是颇为感慨。

        事实上自始至终,赵棠都没有开口说过哪怕一句话。

        也就是说赵棠仅仅只用了几个眼神,就镇得秦阳不敢表现出对符萤这个大美女的半点非分之想,震慑力还真是非同小可啊。

        “棠棠,你看到了啊,是符魁那老家伙为老不尊,跟我可没什么关系!”

        秦阳还觉得有些不太保险,在这个时候再次开口强调了一句,让得赵棠都有些哭笑不得。

        事实上赵棠早就知道秦阳是个什么样的人,虽然平时喜欢跟人开玩笑,但这人品绝对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赵棠也从来没有怀疑过秦阳会移情别恋,更不会脚踏两只船,她只是享受那种看戏的感觉。

        不过秦阳的态度让赵棠很是满意,她也知道秦阳对这段感情很有信心,说那些话也就是缓和一下气氛罢了。

        至少赵棠现在所知,就有常缨、沐清歌和符萤三位喜欢秦阳,而且这三位可都是一等一的美女。

        但赵棠一点都不担心,反而是有些欣喜。

        自己喜欢的男人,有这么多优秀的女人喜欢,那岂不是更说明她眼光不错,而且近水楼台先得月了吗?

        “啧啧,我也没想到,你这家伙长得不怎么样,女人缘倒是真的不错呢!”

        赵棠笑靥如花,从其口中说出来的话虽然开玩笑的成分居多,但还是让顾慎谷清几人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秦阳这副容貌,就算是用d级淬体液排除了很多的杂质,但最多也只能算是清秀,绝对称不上帅哥。

        更别说跟孔正扬诸葛炼唐青莲那样的容貌相比了。

        只能说有时候气质的加持,还有修炼天赋的加分,让得秦阳比那些长得比他帅的男人更有魅力。

        无论是古武界还是变异者,强者为尊这个观念是不会改变的。

        所以她们更看重的,显然不是容貌长相,而是天赋和实力。

        先满足了天赋和实力之后,再来看长相身材,或许帅的人确实能加分,但对于秦阳来说,长得如何反倒是没有那么重要了。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难道我长得不帅吗?”

        可对于赵棠这话,秦阳却有些不以为然,更是在此刻开口反驳,然后他的目光还环视了一圈。

        这一个眼神,让得被他看到的诸多清玄宗男人都有被冒犯到,就算是吴成景也有些脸色不自然。

        “秦阳,你这是什么意思?”

        顾慎更是忍不住反问出声,反正他觉得自己这个样子不说比秦阳帅,但至少也不会比秦阳丑。

        这家伙看自己的眼神,仿佛两者之间在长相上真的天差地远一样,这是顾慎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结果。

        “嘿,你这么激动干嘛?果然老话说得好,越没有的东西就越在意!”

        秦阳淡淡地瞥了顾慎一眼,从其口中说出来的话,让得所有人都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也让顾慎的一张脸胀得通红。

        “你……”

        顾慎有心想要反驳一下,可他突然反应过来,若是自己继续如此激动的话,不就越证明秦阳刚才那句话是对的吗?

        越没有的东西就越在意,自己越激动,那就是越在意自己的容貌,按秦阳的意思,就是自己没有帅气的脸庞了。

        “好了顾慎,你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跟秦阳斗口,你又岂会是他的对手?”

        吴成景没好气地接口出声。

        心想自己这个弟子修为比不上秦阳,口舌更是天差地远,可为什么就这么没有自知之明呢?

        秦阳的口才,他们已经不止一次亲眼见过了。

        那文宗宗主孔文仲口舌够厉害了吧?还不是常常被秦阳怼得哑口无言,最终只能用武力来解决问题。

        如果说秦阳在修为之上,跟那些玄境古武强者还有很大差距的话,那在口才一道上,恐怕他比很多老一辈古武强者都要厉害得多。

        你顾慎竟然敢在这个时候跟秦阳掰扯,简直就是自取其辱,说得越多,受到了羞辱也就越多。

        不过相比起秦阳怼孔文仲那些家伙的话来,现在两者的斗口无伤大雅,不过都是朋友之间的玩笑话罢了。

        “行行行,你最帅,行了吧?”

        得到师父的提醒之后,顾慎总算是意识到了这个事实,只不过他认输的口气,让得秦阳颇有些不满。

        很明显顾慎只是屈服于秦阳的“淫威”之下,并不是说他真的觉得秦阳就是最帅。

        清玄宗议事厅中,气氛有些欢乐,众人的心情都相当不错。

        而且清玄子和吴成景都很享受这样的气氛,总觉得秦阳跟顾慎之间的斗口,可以拉近双方的关系。

        这对清玄宗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

        “不知道今天还有没有人来?”

        笑了一阵后,谷清突然开口问道,然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到了秦阳的身上。

        毕竟他们都知道秦阳是精神念师,自己现在没有感应到动静,说不定秦阳就有所感应,前几次也是秦阳最先发现的。

        “有,来了!”

        秦阳精神念力祭出,而他有话音出口后,脸色忽然变得严肃了几分。

        眼眸之中也在闪烁着一抹冷笑之光,然后走回椅中坐了下来。

        看到秦阳的脸色变化,旁边诸人也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他们忽然有了一些猜测。

        看秦阳的样子,来者或许并不会像符家一样让他心平气和,甚至可能比武侯世家和岭南蛊家还要让人讨厌。

        “是唐门?驭兽堂?还是天道府?甚至是……文宗?”

        清玄子和吴成景,包括几个年轻一辈心中都是疯狂猜测。

        而他们猜的这几个宗门,都是往死里得罪过秦阳的。

        原本他们觉得这些超一流宗门或者说顶尖的一流宗门,或许不会像蛊派符家一样过来给秦阳赔礼道歉。

        但在刚才那几家来过之后,他们却又不敢肯定了。

        毕竟秦阳的背景摆在那里,单单是一个齐伯然就已经让整个古武界吃不消了,更何况他身后还有整个大夏镇夜司。

        哪怕是文宗和天道府,他们心中极为不甘,也极为痛恨秦阳,为了自家宗门着想,拉下脸来道歉,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之事。

        这样的疑惑和猜测,只在他们心中停留了一两分钟。

        紧接着他们就看到议事堂大门外间,出现了两道熟悉的身影。

        “是唐门的人!”

        顾慎眼尖,第一个低呼出声。

        然后唐门门主唐傲云,就带着那个唐门第一天才唐青莲,脸色不太自然地走了进来。

        唐傲云那天在清玄宗祠堂门口,也是受过重伤的。

        他身上被自己的碧磷针刺得千疮百孔,几天的时间肯定不可能将养得好。

        而直到现在,唐傲云也没有想通,自己祭出的碧磷针,怎么会被别人控制,反而将他这个主人给刺得这般凄惨?

        他倒是知道秦阳是一个精神念师,可是就凭这筑境的精神念力,绝对不可能达到那样的效果。

        最终唐傲云也只能将之归结到齐伯然这个镇夜司掌夜使的恐怖之上,显然他并不知道齐伯然其实也是一尊顶尖的精神念师。

        至于跟在唐傲云身边的唐无遮,脸色同样有些苍白。

        很明显他被秦阳轰出的伤势也没有好全,尤其是那心情,更是相当恶劣。(本章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